搜索

12308

主题

难忘的第一次穿越

查看:14572 | 回复:45
发表于 2007-12-29 14:16 显示全部帖子
草坡看起来很容易爬,其实不然,脚步下的泥土有的地方很松软,而且形成一个一个的坎,那些草根不深,想借力,手一拉就连根拨起来了,还有就是落石,前面的人踩落了就很下面滚,我的脚因此被砸伤,直冒血。大章郎一边爬一连说,不会等下又要退下来吧!
当我们千辛万苦爬到顶上,天已经全黑,先爬上来的纽叔在那里苦笑-----这是一条绝路!!!!前面是一个悬崖,只听到哗哗的水声,头灯照不到底。回头看,远处居然有灯光,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不过应该是隔一条河沟,距离很远。
那时的感觉是:又累又饿又冷!!已经是晚上20时,从早上8:30开始出发到现在,早餐吃的面条和中餐吃的干粮已经没了,所有的人身上都湿透了,我们所处的地方海拨很高,一阵接一阵的白色的雾气不断地漂过来。让不冷得发抖。而地上都是大石头,长着很多草,根本无法扎营。
怎么办????没法子,只能再次下撤!!!记得刚才在横切的时候,有一个地方,应该是当地村民曾经平整过用来搭木棚子。我们计划原路返回,找到那个地方,扎营。下撤也是很痛苦的事,大家打开头灯,紧紧跟着前面的人,没人有力气说话,只有为了前后照应才喊一两声。路上,水喝完了,刚好中间有个地方补了水。走到晚上23时,还是没有找到那个计划中的营地。队伍中开始有人不愿意再走了。于是停下来,各自找地方扎营。我们此时所处的位置跟跟今天其他地方一样,是半山腰,很陡,没有平地,也没有水。大家只能把水壶里的水倒出来,锅也没洗,米也没洗,菜也没洗,直接就煮个香肠饭,吃完,钻进各自的“窝”睡觉了!这一段时间,没有拍一张相片------太累了!





第二天起来拍的,各式各样的"窝".


这是偶的


换个角度看




这位正在"起床"



就在"床上"收拾装备




织布鸟的窝?





钻出一只肥鸟.呵呵




正在起床,严禁拍照!!



这是纽叔的窝





这个是唯一能撑起来的帐篷

发表于 2007-12-29 14:18 显示全部帖子
中间还有一小插曲:
半夜,纽叔的背包滚下了山坡,吓的某人高喊:山猪来了!!!
发表于 2007-12-29 19:27 显示全部帖子
夜里风依然很大,还好没有下雨。6点天刚亮,大伙就起床了,昨晚已经用完水了,想煮早餐也没办法,只有走到河边有水的地方再解决了。于是赶忙收拾行装,准备下山。昨晚大家已经商量过了,今天只有往回走了!

昨晚就这个样子进帐篷睡的!
发表于 2007-12-29 19:27 显示全部帖子
刚收拾完行装,雨就噼里啪啦地洒下来了,听到头顶风声很大,只是在林下没有风。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也没有必要去找了,只要往下走,走到河沟,再顺河沟出去就行了。一路滑下山,真的,就是滑下去的,没有路,泥土很松,下雨后更是如此,只是手一定要抓住树就行,脚怎么滑也不要紧。

发表于 2007-12-29 19:28 显示全部帖子
雨越下越大。半小时后,我们下到河沟,远远就听到轰隆隆的水声了------是山洪!!山里才下了半个小时的雨,山洪就暴发了。第一次看到山洪,觉得很壮观。褐色的河水,从上游咆啸着奔下来,在河谷的大石头之间左冲右突,刚从这边转弯过来,却又突然高高跃起,接着狠狠地摔下去。河谷中弥漫着一层白色水汽。
我们站在河边讲话,要很大声喊才能让对方听见。












发表于 2007-12-29 19:28 显示全部帖子
过不了河,我们就继续顺河沟往下游走,快中午时,终于走到昨天我们过河的那个双头瀑布。经观察,这是一个不错的渡河点。我们砍了两棵小树,架作桥,纽叔等先小心过了河,然后拉起一条绳子。用大的快挂做滑轮,把背包一个一个地拉到对岸。接着,我们也依次过了河。






















































发表于 2007-12-29 19:29 显示全部帖子
过了河,很快找到出山的路,补充了一下干粮,重上519,多次趟水过河,天黑时出到村边。找车回到南宁已经是晚上22:20了。



下了519,渡河中


















累啊,打死也不走了!










从遂道钻出来



终于上车了,给家里报个平安!



22:20公车上      (下一站友爱立交)



发表于 2007-12-29 19:30 显示全部帖子
后记及经验总结(请等待)
发表于 2007-12-29 20:11 显示全部帖子
很不错的帖子!

加精了~

发表于 2007-12-29 22:20 显示全部帖子
后记:

一个多月后的2005年6月3日,我们又再次来到达板壁,4日开始我们的A计划:向水陈峰进发,翻过519高地,在巴蕉林稍作休息.沿着上次发现的小路继续向上,上次渡河的双头瀑布很快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沿河岸时左时右向上,达到令人头痛的河叉口.上次我们是走左边的河谷,最后没找到路。按计划这次我们要走右边的河谷。纽叔去探路了,其他人留在原地,这时我们发现右边有一条不是很明显的路通向山。纽叔回来了,没找到路。于是决定改变路线,沿刚发现的小路上山脊。上到山脊,已是下午4点,这时,在河谷上一直在闹罢工的GPS开始工作了,根据*随意*给的水陈峰的坐标,我们现在的位置离它有3公里,方位角是259度。当时大家都没什么反应,继续沿山脊走了一会,我感觉有点不对头,怎么会有3公里那么远?于是拿出地图一对,才知道问题大了!!!!!上次探路,我们一直以为,下面的河叉就是地图上水陈峰下面的那个河叉,离水陈峰只有大约800米。按这样计算,我们现在向右(东)走没多远,那我们离水陈峰也就是一公里多,而GPS显示的却有3公里!再仔细看地图(黑白图),终于发现在离水陈峰约3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的河叉口,但是右边的河谷没有标明是河流。我们的位置是在这个不明显的河叉口,还是在地图上标的那个离水陈峰很近的河叉口?GPS的数据是不是错的?为了验证这几个问题。我又拿GPS测出与519高地的距离,是1公里多,在山脊可以看到519,目测的结果应该是这个距离。结论是:我们所处的位置是离水陈峰3公里的地方,而不是我们认为离水陈峰只有1公里的河叉口。3公里,高差700米,到处是悬崖和密林。再给三天的时间也是很难上到水陈峰的。我们终于承认我们再次失败了。下撤吧,晚上7点半,回到巴蕉林扎营。
5日,执行我们的B计划:穿越樊村。中午12点到达分水岭。下午4点到达樊村,6点到达塘栖。到达大丰镇时,最后一班回南宁的快巴已经开走了,只好包车冒雨赶回南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