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南美

行走在缺氧与醉氧地带---攀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与探访伊瓜苏瀑布

查看:121355 | 回复:512
发表于 2014-11-12 05:44 显示全部帖子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4-11-12 05:45 显示全部帖子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johnlubao 于 2014-11-12 11:23 编辑

Day 3 Mendoza---Penitentes (760m-2700m)

初次感受阿空加瓜的风


早上8:30,所有人已经吃完了早饭并开始办理退房手续。Andrew收拾的比我慢,加之他昨天在房间内喝了一瓶收费的伊云矿泉水,我便让他最后办理退房手续。Andrew办理了退房,随后小声跟我说那瓶矿泉水要了他42比索。很显然,这样的价格让他有些意外。其实Andrew在当初喝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价格问题了,也许是因为他当时还不了解阿根廷的物价,想当然的认为会比较便宜,所以连价目表看都没看就直接打开喝了,所以这42比索也算是买个教训了。昨天最后抵达的3个人也同大家见面了,Sandra、Fredy及Daniel 三人来自瑞士。因为同说德语,所以来自德国的Michi一下就同他们熟悉了起来。大家每个人的行李都不少,加上公共物资,酒店大堂里到处都是大包。等所有人办理好退房手续,我们先将行李寄存在了酒店,随后在Andy的带领下步行前往门多萨旅游管理局办理攀登阿空加瓜的登山许可。


阿空加瓜同世界上许多知名山峰一样,攀登它必须要经过相关管理部门的许可。不管是商业攀登还是个人自主攀登,都必须与管理部门签署有关文件并交纳登山许可费之后才能前往。阿空加瓜的登山管理已经非常成熟,两条进山路线的登山大本营内都设有医疗检查点,所有攀登者必须在此经过医生检查并认可后方能继续向上攀登。同时,公园的救援直升机(兼顾负责部分物资的运输)随时待命,可以及时将出现问题的攀登者送出。此外,登山者在山上产生的所有垃圾也受到严格的控制,必须按规定带出,否则将会受到处罚。至于说阿空加瓜登山许可的费用,受“登山经济”与阿根廷本国严重通货膨胀的双重影响,这里每个登山季的登山许可费用都会有一个明显阶梯式的增长。以2012-2013这个登山季为例,攀登旺季(每年12月中旬到次年1月底)Vacas山谷一侧商业团队的登山许可费用已经高达4700比索/人(按当时的官方中间牌价约合950美元左右),而个人自主攀登更是达到了5700比索/人。要知道在上个登山季,Vacas山谷一侧商业团队的登山许可不过3000比索/人。短短一年的时间,费用涨幅高达50%以上!根据我对阿空加瓜2011-2012以及2012-2013两个登山季登山许可费用的比较,50%的涨幅当中“登山经济”的贡献约为30%,而通货膨胀的贡献则为20%。当然,以上的这些都是针对外国人而言的。对于阿根廷本地人来说,他们攀登阿空加瓜只需要交纳上述费用的25%即可。另外除了登山许可,在阿空加瓜省立公园内徒步的游客同样需要申请徒步许可。徒步许可按时间分为1,3,7天不等,费用也不大相同。出于对财产安全方面的考虑,登山公司已经提前为我们预付了每个人的登山许可费用,避免了大家需要携带现金前往旅游管理局。听Andy说之前曾有过团队在路上被人抢劫的事情发生,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在这段路上会带大量现金。正式办理登山许可前,所有攀登者都要签署一份声明文件,声明自己对攀登期间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所产生的任何费用负责,并同时放弃事后追究公园管理部门的权力。办理许可时,工作人员会仔细核对护照和申请表上的内容,申请人在签字确认无误后便可拿到阿空加瓜的登山许可。


再次返回酒店的时间已经上午10:40。经过昨天的初步整理,我把不用的衣服、笔记本电脑、相机镜头以及护照等重要证件连同我那120L的TNF黑色大驮袋一起寄存在了酒店。我的全部进山物资重量因此也减到了32公斤左右。大家的行李连同所有公共物资一起被搬到车上,乘车出发后的第一个目的地便是登山公司的办公室,在那里我们需要缴纳刚才办理登山许可的费用。这次我所跟随的登山公司的阿空加瓜最大的商业登山公司INKAExpediciones。我相目前国内所有组织商业攀登阿空加瓜的团队应该都是与这家公司进行的合作,这其中也包括当年孙斌、王秋阳、十一郎等人以及金飞豹的攀登。登山许可的费用是单独的,并不包括在登山公司的报价当中。攀登者可以选择使用美元或者阿根廷比索来支付这笔额外的费用,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按照出发前英国方面给我的信息以及我自己从网上查到信息,登山许可的费用应该只能使用比索支付才对,所以我早早就兑换了当地货币。在得知可以使用美元支付后,我心里暗自后悔,因为很明显那样会便宜不少(比索兑美元的汇率每天都在下跌)。交费是在登山公司门市内部的一个办公室里完成的,每个人要单独进去,其它人则是在办公室外等候。在此期间,Andy给每名队员发了一条头巾。后来他可能是觉得之前发的头巾有些厚,随后便又从公司库存里挑了一批薄的换给大家。作为一个没有太多登山经历的人来说,起初我并不知道Andy换头巾的用意。在我的认识中,厚的头巾似乎应该比薄的要好才对。


在登山公司交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有人办完手续后已经是中午12:20,我们终于可以向阿空加瓜进发了。从门多萨市到今天的目的地Penitentes,两地间的距离约为168公里,车程3个小时,海拔提升在2000米左右。除了开始的一段路,我们乘坐的汽车很快便进入了山区。由于气候高温干燥,这里的山大多光秃秃的,没有什么绿色。下午14:20,我们一行人抵达前往阿空加瓜路上最大的一处城镇Uspallata午餐。阿根廷人的作息时间与其他地方不同,午饭通常下午要到14点才开始吃,而晚饭时餐馆则需要等到20点以后才开始上客。 作为特色,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品尝阿根廷烤肉,但对于团队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么大的一块整肉仍然让他们觉得很新鲜。当然,作为一个国际性团队,我们这支队伍当中自然也有素食者,而Mithun便是其中之一。说实话对于阿根廷这样的国家,素食者在这里似乎并不好过,因为餐馆里可点的东西太少。Mithun捉摸了半天才要了一份菜单上并没有的所谓水果沙拉,结果当服务员拿上来后大家都哈哈大笑,原来餐馆只不过是把新鲜的水果清洗了一下就装到碗里拿上来了。不要说沙拉酱,就连桔子皮和香蕉皮都没剥。Mithun看后相当无语,连忙让Andy帮他换一份别的。作为队中的少数族裔,我可以感到Mithun并不想被别人所冷落,所以他经常会找些话题把大家吸引过来,证明自己了解西方的文化与社会。可让人无奈的是,他的一些行为和举止却总让人觉得荒唐和不可思议,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他说的越多大家笑话的也就越多。这些笑话有些是公开的,有些则是大家私底下互传的趣事。见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Mithun又开始说起了好莱坞的话题,说他是有多么多么了解好莱坞的电影。后来有人问他是否喜欢印度自己的宝莱坞电影,Mithun回答说不喜欢,因为宝莱坞的电影剧本全部是抄袭的外国电影,随后便就又把话题转回了好莱坞。此时不记得是谁开玩笑说Mithun长得某某电影中的一个演员,这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从来不能吃亏的Mithun听后马上开始“反击”,给桌上除外我之外的每个人都用好莱坞电影中的角色起了个外号。而我之所以能够“幸免”,主要是因为Mithun实在想不出来好莱坞有什么样的华裔演员长得像我。


吃过午饭已经过了下午16点。离开Uspallata,汽车继续向西。车窗外的风开始逐渐大了起来,此时路上的一个检查站将我们的车拦了下来,几名荷枪实弹的阿根廷警察开始检查车尾拖车上的行李。向导跟大家解释说这些警察是在查是否有夹带毒品,毕竟这里距离智利边境只有差不多20多公里了。外面的阵风呼呼作响,吹得整个车都直摇晃。因为知道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所以大家带着玩笑式的口吻说这便是阿空加瓜的风。过了检查站汽车再向西行驶约10分钟,我们便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Penitentes,此时的时间是下午17:20。大家把行李搬下车,放到旅馆的地下室。这里是登山公司的一个固定联络点,每个登山季都会有专人在这里值守,负责相应的协调工作。大家到达旅馆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再次整理并打包行李。我们每个人都允许有30公斤的行李可以让马帮负责运到大本营。所有背包和驮袋都要自己动手先装到大号工业包装袋里,然后自己秤重并在包装袋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行李重量以及INKA字样。我的进山行李之前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所以很快便闲了下来。我拿出为了这次登山而特意准备的Spider HolsterBlack Widow相机腰带,将同样是才刚刚升级的尼康D800相机挂在了腰带上。本想秀一下这套我琢磨了很久的摄影解决方案,可没想由于对装备还没有完全了解,当我从一个陀袋上方跳过去的时候悲剧发生了---几乎崭新的相机重重的砸在了水泥地面上。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惨了,别还没进山主力相机就挂了。其他人见此情景也赶忙关心的问我相机有没有摔坏。Michi看起来有些经验,他跟我说恐怕镜头的前组镜片会出问题。我打开已经错了位的镜头盖,还好只是碎了一片UV镜,镜头镜片本身没什么问题。我走出地下室,打开相机想检测下其他功能。镜头始终是我最关心的,这次携带的17-35mm广角镜头此前因为磕碰已经被送修过两次,每次都是光圈环弹簧断裂而导致镜头只能处于最大光圈状态。如果这次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那我就只能用另外一台微单来记录了这次旅行了,这是我不想见到的。我用相机试着拍了几张,很幸运相机和镜头最终都能正常工作,这让我平静了不少。有了这次的教训,在后面登山日子的里我每天都会检查腰带与相机之间是否连接紧密,以防相机再次脱落(无奈最后还是在路上掉过一次,好在没什么影响)。关于Spider的这个相机腰带,这是我目前比较常用一个装备。它最大的优势就是整个系统非常简洁,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存在着一定相机脱落的危险,尤其是当你还需要加上一个相机腕带的时候(我的这次登山相机上就加上了一条腕带)。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它其实并不太适合大运动量的户外活动,但对于那些常规旅行,Spider的相机腰带应该还是禁得住考验的。


整理完各自的进山物资,大家从地下室内部的楼梯来到旅馆前台。此刻大家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天气。旅馆的老板说到目前为止阿空加瓜今年这个登山季的登顶率很低,风一直很大。很多队伍别说冲顶了,就连6000米的三号营地(Camp3)都没上去(之前在门多萨酒店遇到的一支队伍甚至只上到了5000米的C1营地便不得不结束了他们的登山之旅)。我的心里有些郁闷,虽然知道登山过程中的不可控的因素有很多且登顶不是唯一目的, 但毕竟来这里一趟太不容易了。旅馆老板随后又查了一下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说过几天可能会有一个窗口,但不知我们能不能赶上。拿到钥匙来到房间,Andrew先进浴室冲了个澡,而我则想打开窗户看看外面的景色。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强烈的大风就把我刚刚才打开的窗户吹了回来。猛烈的撞击声像是阿空加瓜给我们的一个下马威,时刻提醒着人们它是一座以风而闻名的山峰。


由于正直阿根廷的夏季,这里的天要到晚上差不多八点半才开始变暗,而我们的晚餐也定在了那个时候。外面的大风似乎有减弱的趋势,我、Andrew、Karen和Mithun四个人一起趁晚饭开始前的时间到旅馆周围转了一圈。这里是典型的安第斯山脉地带,气候干旱,绿色植被并不多。Karen见Mithun拿着手机拍照便与他聊起了相机方面的话题。这次登山,Mithun的相机就是几部2手可拍照的手机,都是有了一定年头基本的款式。按他的话说,这样的手机买来很便宜,也不怕摔,随后便拿我之前相机脱落的事情举了个例子。Mithun还说,手机另外的一个好处就是方便自拍,而且几个手机轮着用也不必担心电池问题。转回旅馆前,Mithun又主动聊起了这次登山费用的问题。我在交谈过程中才知道Andrew原来跟我是通过同一家英国旅行公司报的名,而Mithun在听了我们几个人所支付的费用后便开始炫耀起他的讨价还价经历。在见识了Mithun的种种行为后,大家都开始逐渐都他所说的话不以为然,rank最后甚至怀疑他所说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吹牛。因为的确按照我们的理解和认识,他说的很多事情都太难让我们相信了。晚饭期间,旅馆的餐厅内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支刚从山上下来的队伍。同之前很多队伍一样,他们也没有登顶。也许是下午吃的烤肉还没有完全消化,晚上点的主菜被我剩下不少,虽然这是我们在山外唯一不用自己付费的一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6 显示全部帖子

早上退完房,队员们的个人行李以及团队公共物资一下就堆满了酒店大堂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6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前往阿空加瓜的管理部门办理登山许可




要想获得阿空加瓜的攀登许可,首先就要签署这个“生死状”。声明自己会对攀登过程中出现的任何危险以及所产生的一切费用负责,并同时放弃事后追究相关管理部门以及紧急救援部门的权力。




队员们在签署“生死状”

发表于 2014-11-12 05:46 显示全部帖子

队员在向导们的协助下办理攀登许可








攀登许可的办理每次只能一个人,而其他队员就只能在一旁耐心等待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7 显示全部帖子

队员们的护照,中间夹着的就是登山许可。许可证上分为好几栏,进山后每到一个检查点就会被撕下一部分。





2012-2013登山季阿空加瓜登山许可和徒步许可的价目表。按当时的官方汇率,这一年商业团队的攀登许可费用已经达到了1000美元/人左右,自主攀登则更贵。当然,阿根廷本地人来此攀登/徒步的费用是很便宜的,只有外国攀登者的1/4。





再次返回酒店,行李开始装车

发表于 2014-11-12 05:47 显示全部帖子

酒店内的巨幅阿空加瓜照片下,向导们正在核对行李,而队员们则抓紧享受这最后的轻松




在登山公司办公室交纳登山许可的费用。已经交完的队员们正坐在店面外聊天休息。

发表于 2014-11-12 05:47 显示全部帖子

前往阿空加瓜的途中




Uspallata镇的餐馆午餐




阿根廷烤肉。队中有不少队员是第一次来阿根廷,所以对此感到很新鲜。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