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南美

行走在缺氧与醉氧地带---攀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与探访伊瓜苏瀑布

查看:121356 | 回复:512
发表于 2014-11-12 05:48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这次队伍中的4名向导,左起依次是Andy、Javier、Christian和David。




午饭过后继续赶路。沿途的景色越来越荒凉,我想我们距离今天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在距离智利边境20公里左右的一个公路检查站,警察们正在检查我们拖车上的行李,以防夹带毒品。来自美国的Don在笔记本上正记录着今天所发生的故事。

发表于 2014-11-12 05:48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17:20,队伍抵达今天的目的地Penitentes。队员们环顾四周景色,眼神里充满着新鲜与期待。





我们到达旅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对自己的行李进行再次整理,以方便马帮明天的运输。




发表于 2014-11-12 05:48 显示全部帖子

我的个人装备。一旁的工业包装袋用于打包自己的行李,方便马帮运输。





来自加拿大的Patrice和Laurent父子正在旅馆外交谈着什么。Patrice至今已经游历过了75个国家,能说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的他在与儿子Laurent完成了乞力马扎罗的攀登后,这次又一同向阿空加瓜发起了挑战。





旅馆外的景色

发表于 2014-11-12 05:48 显示全部帖子

趁着晚饭前的一点时间,我与Andrew、Karen和Mithun又在旅馆四周转了转。





傍晚20点,月亮早已高高升起,而太阳此时也在慢慢落下,夜幕即将来临。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9 显示全部帖子

在旅馆餐厅内晚餐




我要的主菜羊肉。味道还不错,可惜没有吃完,因为下午的烤肉到现在还没有消化干净。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4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johnlubao 于 2014-11-12 11:24 编辑

Day 4 Punta de Vacas---Pampa de Lenas(2400m-2800m)

攀登阿空加瓜从高温开始


正式进山的日子,每个人心里都有种莫名的兴奋,也许这就是山带给我们诱惑。今天的天气不错,没有了昨天的大风。上午10点,全部行李整理完毕。因为车上的座位有限,全队20人分2批抵达了距离旅馆约10分钟车程的徒步起点Puntade Vacas。这里是阿空加瓜省立公园Vacas山谷一侧的入口,海拔2400米。与传统路线一侧的起点不同,Vacas山谷一侧的入口非常简陋。几块木牌加上一个简易集装箱式的办公室就是这里的全部,而阿空加瓜的真身此时更是连影子都见不着。从这里我们要连续徒步3天约40公里才能到达海拔4200米的登山大本营---阿根廷广场(Plaza Argentina)。


公园门口的注册登记处。今天除了我们这支队伍外,还有6名自主攀登阿空加瓜的登山者,听说队员主要来自俄罗斯。对于像阿空加瓜这样的山,自主攀登就意味需要携带大量的物资。Laurent和Dharmesh看着那几个人背的大包小包,小声说道这才叫登山。话语中既有玩笑又带着些许崇拜。上午11点,我们的队伍完成了必要的注册手续,随后大家集体在公园大门木牌旁合影留念。正式徒步前,Andy建议大家用头巾把嘴和鼻子盖上,防止呼吸带走过多的水分。由于阿空加瓜地区气候非常干燥,如果没有合适的防护,身体内的水分便会随着呼吸而大量流失,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昨天Andy会特意找了一批相对薄的头巾换给大家。原来头巾在阿空加瓜的作用并不是为了套在脖子和面部上进行保暖,而是为了在不影响正常呼吸(质地厚的头巾可能会影响正常呼吸)的情况下防止身体内的水分过多流失。不过对于Andy这条的建议,起初我并没有在意。


徒步正式开始。在经过了公园入口处一段短暂的开阔地带后,队伍马上进入了狭长的山谷地带。安第斯山脉深处冰川融化成的流水从我们身旁穿堂而过。Andy带队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这让我在路上很难有时间停下来拍照,很多照片几乎都是在行走当中拍的。可即便是这样,出发后不久我还是掉到了队伍的最后。要说Vacas山谷一侧的进山路线与Horcones山谷一侧的传统路线在景色上有什么不同,最明显的可能就要数视野中的绿色植被了。从Vacas山谷的入口到阿根廷广场大本营,我们几乎一路上都能看到些绿色。片片的绿色为四周光秃秃的大山平添了一分秀气,也让徒步的人们不会感到太过枯燥,而这正是Horcones山谷一侧传统路线所无法给与的。今天的徒步难度不大,大多是相对平缓的路段,队伍基本上是每走一小时休息10分钟左右。


下午13:10,Andy找到了块适合路餐的地方。天气很热,每个人似乎都不太想说话,默默的寻找自己觉得合适的地方午餐。吃的东西不过是自制的简易三明治和饼干。我看了下背包上挂着的气象数据仪,上面显示当前的温度为35.1度,而湿度则只有9%。看到这样的数据,再想想我所携带的那些大量保暖装备,突然感叹道这世上可能没有几座山会像阿空加瓜这样,所携带的衣物需要覆盖70摄氏度以上的温差。因为天气太热,我没有什么胃口,本就不大的三明治最后也剩下了。路餐的地方有条小溪,溪水很是凉爽。我将水壶连同里面已经被太阳烤温的白水放到流淌的溪水中,不少人看到后也纷纷效仿。向导David的背包里装了一个香瓜,他拿出来切好后分给大家。香瓜很甜,但在这样一个被太阳暴晒的日子里,每人一块实在觉得不够过瘾。路餐中的一盒250ml的软包装果汁也很快让我喝掉了,可我还是觉得渴。Laurent和Dharmesh在猜现在的气温是多少,他们知道我这里有温度计,便向我询问。由于之前我将气象数据仪放在阴凉处,仪器上此时显示的温度为33度。我将数字告诉他们,Dharmesh听后有些诧异,说他觉得现在怎么着也应该有36,7度的样子。13:50,队伍继续出发。也许是刚刚补充过能量的缘故,Andy带队的速度感觉一下加快了,这让我有些不太适应。这段路上的爬升虽然要比上午多,但经常是上上下下的,所以实际的海拔提升并不多,景色与之前相比也没有太多变化。又是近一个小时的徒步,狭窄的山谷中间几乎没有任何遮掩,让我们完全暴露在太阳的强光之下。风开始逐渐大了起来,干燥的空气加上大风让身体中的水份通过呼吸迅速流失。我开始正视之前Andy关于头巾使用上的建议,把头巾盖在了嘴和鼻子上。Andy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块可以遮阳休息的岩石,大家都纷纷躲了进去,享受一下这短暂的阴凉。Andy说前面还有大约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今天的营地,所以后面不再做固定休息,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状态调整行进的速度。继续前行,队伍一开始还保持得比较紧凑,但后来大家彼此间的距离就被拉开了。Andrew和Sandra等人一直跟着Andy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而Karen和Mithun则落在了最后,二者之间最远时有将近8分钟的行程。今天徒步的最后半小时,我的体能在也开始吃紧,需要不时的停下脚步进行短暂休息。我在整个队伍中的位置也从先前的中前部逐渐落到了几乎最后。下午16:20,在行走了近五个半小时后,我们的队伍分批抵达了今天的露营地点---海拔2800米的Pampa de Lenas营地。今天路程的大约在13到14公里之间,虽然看上去不长,但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擅长徒步的人,加上又是进山的第一天,所以到最后我仍感到体力有些跟不上了。


马帮出发的时间比我们要晚很多,抵达营地时我们仍然没有见到他们的踪影。大家只好坐在营地开辟出来的一块固定区域里休息。这里虽然不大,但设施相对齐全。有固定的房屋、供队伍吃饭用的桌椅、甚至厕所里还有马桶。营地的四周比今天徒步走过的地方要开阔不少,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阵风也强了不少。队伍的行李还没有到,之前还觉得很热的天气随着时间的变化以及阵风的影响已经开始让大家觉得有些冷了,大家都很自觉的给自己加了一件衣服。下午17:25, 马帮的队伍终于出现在了营地。卸下所有行李,Andy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大家演示如何搭建帐篷。登山公司为我们准备的是经典的Mountain Hardwear Trango 2高山帐,搭建起来比我以前独自徒步时所用帐篷要麻烦不少,所以我不敢大意,认真看着Andy的演示。从今天开始,我们每天都需要负责搭建以及收拾自己的帐篷。这与我当年攀登乞力马扎罗是完全不同的,那时帐篷完全是由背夫负责的。由于大家刚开始对这个帐篷都不太熟悉,所以在搭建上花费了不少时间,我和Andrew最后在Laurent的帮助下才终于把帐篷支了起来。说实话,我感觉这个帐篷有些小。一开始也许没有觉得什么,但后来海拔越高,这样的感触就越多。简单收拾过行李后来到营地的餐桌前,向导和马帮的人此时正在准备晚饭的材料。今天的晚餐依然是烤肉,但看起来要想吃上新鲜的烤肉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大家围在餐桌四周,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聊天,打法这等待的时间。今天正值圣诞前夜,Karen为了能在山里仍能感受到节日的气氛,居然把在节日聚会中才会用到的饰品带进了山并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同样是来自美国的Frank则保持着相对的低调。其实Frank和Karen在学生时代读的是同一所大学,两人在学校时就认识,这次来阿空加瓜也是他们联系过后一起报的名。Frank住在阿拉斯加,也许是受环境的影响,你从他身上很少能看到美国人常见的那种夸张。Frank同时也是一位素食者,不过他以前其实是吃肉的。说起素食的原因,Frank说他是在看了一部记录片后才转而吃素的,而那部片子主要记录的则是牲畜养殖业内动物们的恶劣生存环境和状况。Frank说他看完觉得很恶心,于是决定开始吃素。营地的气氛很热闹,Dharmesh带了一个指套式的光电血氧浓度测量仪,大家正在用它测量自己此时的血氧浓度。对于没有什么高海拔经验的我来说,血氧浓度这个词之前最多只是停留在书本上的一个概念,并没有实际的经历和体会。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仪器感觉还有点新鲜,只不过后来从大本营开始这样的测量就变成了我们每天必备的功课。仪器上显示我此时的血氧浓度是91%(或是92%),这样的数字在我们队伍中并不显眼。Karen在测量完自己的数据后便向Don询问有关血氧浓度标准方面的问题。同样是来自美国的Don是一家户外救援学校的教学主管,按照他的话说,他们是给医生发放执照的人。Don介绍说此时血氧浓度90%以上都应该算是正常的,毕竟现在海拔还不高。关于Don,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他只是户外救援方面的专家。直到旅行回来后我在网上找到他的个人主页,才发现这个老头实在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户外救援只能算是他的“副业”,他目前除了是美国当地一家紧急医疗服务中心(EmergencyMedical Services)的主席外,还在一家计算机安全公司担任着工程与客户服务高级副总裁的职务。Don的兴趣爱好广泛,同时也非常好学,已经年近60的他最近还拿了一个组织学专业(OrganizationalStudies)的硕士学位,实在让人佩服。血氧仪在队员们的手里转了一圈,最后来自澳大利亚的Huy拿到了最好成绩,血氧浓度高达98%(或是97%)。大家都非常羡慕这样的数据并称赞Huy的身体状态不错,此时可能没有人会想到他在后来会成为我们队伍当中第一个退出的人。


Andy走过来告诉大家,因为今天是圣诞前夜,所以他们决定派马帮的人骑骡子出山去拿红酒。餐桌四周一阵欢呼。话说今天的烤肉有点咸,而且肉也比较硬,倒是符合这种户外野炊式的烤法。山里的天黑的很快,刚才还是明亮的大白天,转眼间就已经暗了下来。气温随着日夜的交替迅速下降,装进碗里的肉很快便凉了。因为之前已经吃过一些零食,加上凉下来的肉会变得更咸更硬,所以烤肉没吃多少我便不想再吃了。包括我在内的一些队员开始起身准备返回帐篷去休息,而另外的队员则仍在等待着红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等待,返回了帐篷。晚上将近22点,我在帐篷里听到外面一阵欢呼,同样已经躺在帐篷中的Andrew对我笑着说,看来红酒终于到了。距离晚饭开始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想此时可能已经没有队员在那里继续等待了。这所谓的圣诞红酒更像是向导、马帮以及公园营地的管理员为自己准备的。毕竟对于阿根廷人来说,这时才是他们晚饭开始的时间。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2 05:50 显示全部帖子

队员们的个人物资以及公共装备




乘车出发前,来自美国的Don、Karen和Frank在Penitentes的旅馆合影留念




乘车抵达Punta de Vacas,我们此次登山的起点

发表于 2014-11-12 05:50 显示全部帖子

阿空加瓜省立公园Vacas山谷一侧的入口





我在公园入口处留影

发表于 2014-11-12 05:50 显示全部帖子

队员们唯一的集体合影,可回来后才发现里面少了来自南非的Cronje








进山前的最后准备

发表于 2014-11-12 05:51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开始后的短暂开阔地带





道路很快就变得狭窄起来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