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36

主题

南美

梦会阿凡达-亚马逊穿越纪实(作者本人发帖)

查看:138070 | 回复:415
发表于 2010-6-25 23:01 显示全部帖子
10
     亚马逊河上的浮屋是很有特点的。我们在深圳的南澳也见过浮排,但那是渔民的临时住处。不像这里,是渔民真正的家。大片的浮屋在水面上飘荡,形成了一个小村庄。

图:浮排的村庄
9-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浮屋的价值可以从下面这张图片上的小方盒子里体现出来。

图:邮箱?
1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是什么呢?好吧,是本村的邮箱。要不是乌特拉特意提醒,我怎么看都觉得是无线通信的基站呢。亚马逊河涨水的时候,邮箱就在正常的高度,而到了旱季,它就高高地悬挂在树顶,似乎只有鸽子或者猫头鹰做信差才能用。
     我不可置信地问乌特拉:"那邮递员是怎么把信放进去的呢?"
     "爬树。"乌特拉毫无表情。我和乱毛双双被雷得七窍生烟。
发表于 2010-6-25 23:01 显示全部帖子
11
     巴西=亚马逊 (这是我的观点)
     巴西=足球 (这是乱毛的观点)
     亚马逊=足球 (这才是真正的玛瑙斯人观点)
    
     在巴西,早就听说贫民窟的孩子也在踢足球,更听说无数球星都是从沙滩上成长起来的。但是图上这个简陋的足球场,还真的让我们震惊了一番。土著居民的孩子们占据了不断变化的河岸,他们开辟出一个只有旱季才能用的小球场。南美的足球之美就在无数这样简陋的小球场里迸发出来,并流传下去。

图:足球场
10-2.jpg
发表于 2010-6-25 23:03 显示全部帖子
12
     雨渐渐小了,我们重新上船向前行驶。我们没有直达安米尼基家,而是在路上绕了一个小弯,来到了玛瑙斯著名的观光景点:合流地。这里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它完美地展现了我们熟悉的一个成语:泾渭分明。
     "Negro河"就是"黑河"的意思。因为富含大量的酸性物质和腐殖质,到了合流之处Negro也无法于亚马逊主干河迅速融进一起。据乌特拉说,在Negro河中酸性最强的流域,ph值只有3.7。这也是我们选择了Negro流域的丛林作为穿越目标的原因之一:这里蚊虫略少一点,也就导致了生态稍微简单一点,略微"安全"一点。当然,这些"略微"和"一点"也都是对于亚马逊雨林来说的--这片生命的荆棘地不存在真正的简单。
    
图:Negro河与亚马逊河的合流
1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但不管怎么说,两个生态完全不同的河合在一起,对很多动物来说都是天赐良机--比如说亚马逊河的河豚。这里的河豚不是那种有毒的鱼类,而是和海豚长相类似的哺乳类。亚马逊河主要有两种淡水豚,小一些的呈灰色,大一些的呈嫩嫩的水粉色,与普通海豚相比体型稍小,嘴更尖更长一些。合流之处各种鱼类汇集,把大大小小的河豚吸引过来。暴雨把河水打出一个个漩涡,粉色和灰色的胖胖豚在漩涡中飞腾欢悦。只可惜它们的动作太快,船又不稳,想抓拍却只能拍下一弯弯白色的波浪。想起海象鱼的遭遇,我心有戚戚地问乌特拉:"没有人捕杀它们吧?"
     乌特拉愣了一下,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没听说过。"
     "那就好”。我舒了一口气。
     “因为它们不好吃。” 乌特拉补充道。
     看着河豚圆鼓鼓粉嫩嫩的额头,我脑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画面。紧接着又出现了小学自然课本学到的,长江流域的白鳍豚。那时候白鳍豚是濒临灭绝,现在呢?似乎很多年没听人说过在长江看到过淡水豚了。我叹了一口气,心下祝福它们,祝他们离人类越远越好,最好远得让我再也不要看到。
发表于 2010-6-25 23:03 显示全部帖子
13.
     亚马逊河并不温柔,但却很纯净。
     雨水大片大片砸进河里,被水淹到脖颈的树木放肆地摇晃,整个天地看起来多少有些粗鲁。但不时从阴霾中跳出的河豚,两岸如同雕塑般栖于树上的白鹭,甚至在沙滩上寻觅的秃鹫,万般鲜活的生灵把这份粗鲁演绎成质朴的狂放。
    
     在这种质朴中是不能不做梦的:每个人似乎都回到了那尽情啼哭,放声大笑的幼年时代。城市里小心翼翼被压抑的喉咙在这里不经意地放开了,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混淆梦幻与现实的世界。
     你做过这样的美梦吗?
     一片静静的湖水上漂浮着巨大的莲叶,叶中还滚着露珠。你就是一个婴儿,或者拇指姑娘,赤身裸体蜷在叶子的中央睡得正香。不知过了多久你醒来,冰凉的雨点打在了脸上。你随手扯过来另一片叶做成巨大的伞,躲在下面又沉沉睡去了。
    
图:霸王莲
1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幅画面是我看到面前的巨大的莲叶后,第一个跃入脑海的愿望。小水塘突然出现在河边,直径将近2米的叶微微颤动,我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我被眼前的浪漫美梦迷醉了,眼中带着笑望向乱毛,见他也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莲塘。
     "在想什么?" 我轻声问道。
     "在找荷叶上有没有小青蛙。"
    
     我带着吞了一个椰子一样的表情转向乌特拉。乌特拉没听懂我们的中文对话,认真地提醒我们:“别走得太近,这些荷叶下面有一些有毒植物。”
    
     在亚马逊,只需要几分钟你就可以进入幻境,但用不了几秒钟你就会回到现实。
2人点评 收起
  • 心冢 5220,咱俩感觉一模一样 2013-5-8 08:05
  • angle3665220 上一秒我还在畅想多久能只有50斤,能睡在王莲上,体验下拇指姑娘的生活。下一秒,怎么有点冷。 2011-3-25 22:50
发表于 2010-6-25 23:05 显示全部帖子
14. 富人
     早就听说安米尼基家远离村子,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远离法。
     --安米尼基家自己就是一个村子.
    
码头:
1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房子和路:
1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主卧,客室,花园,凉亭。。。虽然每样都很简陋,但生活和享乐的设施一应俱全,--室外厕所甚至安装了一个座便器。可以看得主人是非常懂生活、也非常勤于打点自己生活的人。
     "安米尼基家好像满富有的。"我对乌特拉说。
     “嗯,明天我们要走的林子都是属于他的。"
     “。。。”这是我第二次被富人吓到。用钱砸人不可怕,可怕的是用地砸人;用地砸人也罢了,竟敢用亚马逊雨林砸人。
     既然被吓到了,就顺便讲一下第一次被吓到的经验吧。那年秋天,我漂到苏格兰偏远的西部群岛。渡轮转了几个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景色让我震撼了:一片明亮如镜的银滩被高高的黑色的岩壁封闭在海中央,那样平整,纯净,似乎从远古就无人涉足过。更有一道彩虹横空跨过,向凡间宣告这美景只属于天上的众神。呆立了半晌,我对旁边的挪威女子赞叹:"好美的沙滩。"她微笑说:"谢谢,这片沙滩是我的。"
1人点评 收起
  • angle3665220 看完这段只有傻笑了`````` 2011-3-25 22:53
发表于 2010-6-25 23:06 显示全部帖子
15.门的用途
     船停在了安米尼基家的码头,第一个迎接我们的是他家的小黑狗。小家伙脏脏的,带着满眼的好奇和亲切。它很快就明白我们是客人,采取了用缩起指甲的爪子挠我们、以及用牙齿咬住我们裤脚等等一系列既表达自己看家地位又避免出现决定性伤害的攻击行为(图)。


     但是这位看门的小朋友到底工作有没有意义呢?让安米尼基家的大门来解答这个问题吧:(请看图:门锁的外观)

15-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先看这张图:门锁着,我四处寻找,都没发现钥匙孔。
    
     安米尼基走过来,对我咧嘴一笑,带着一副"土了吧?“的表情,叽叽咕咕说了一堆。

     "我有秘密钥匙。"(乌特拉在旁边翻译,同时还学着安米尼基的语气、表情和动作。)我非常汗地站在旁边,看着他拉了一下门上露出的半截绳子(请在上图仔细观察),只听卡塔一声,门开了。
     进屋后,这高档自动门的原理终于暴露在我们面前。(见图,门锁原理)
15-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向乱毛感叹:这门锁还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乱毛表示强烈怀疑:要是防君子,还加锁干什么?不如坦荡荡算了。
    
     当我们看到一排走廊挂的画的时候,所有的怀疑和感叹都不需要了。

1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鹦鹉鲜艳的翅膀和黑豹犀利的眼神提醒我们,这里已经深入亚马逊。当人的地位仅仅是占据了食物链的一环,那人巢穴就只有一个用途了:防范其他的动物。
1人点评 收起
  • angle3665220 墙上那小黑的眼神,有点:请注意你踏入了我的领地! 2011-3-25 23:00
发表于 2010-6-25 23:08 显示全部帖子
16。Jaguar
     安米尼基有一个孩子是个画家,这些野生动物的画都是他画的。在赞美了这大林深处的艺术后,我问乌特拉:"那安米尼基真的碰到过豹吗?"
     其实这个问题显得非常的小白:当你穿着套装坐在办公室里打开电灯电脑电话,突然有人冲进来问你:"你邻桌的小张真的见过汽车吗?"我想你的表情比当时乌特拉的表情不会差多少。
     安米尼基转身走近卧室,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我的问题。
16-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经过乌特拉的翻译,他给我们讲了这块美洲豹皮的来历。在这片林子里,美洲豹(Jaguar)是很多的。对于当地居民来说,美洲豹强壮,高速,会游泳,能爬树,是最可怕的生物。十五年前的一天半夜,安米尼基被远处的声音从睡梦中惊醒(这时候我们还不了解,安米尼基的睡眠比一只负鼠还警觉,--这是后话)。家人都在熟睡中,他悄悄走出木房,正看到30米左右的地方有四只眼睛闪着寒光慢慢向房子靠近。“两只美洲豹!"他立刻意识到危险,冲回卧室取出***,迅速向其中一双眼睛间射去。子弹正中目标的头颅。
     "来的是母子两只,打死的是小豹,那只大的跑掉了。"乌特拉不无遗憾地说到。
     "那母豹就这么扔下小豹跑掉了?"我不无愤怒地说道。
     "瞄准的是哪一只?"乱毛不无突兀地说到。
     众人看乱毛。
发表于 2010-6-25 23:08 显示全部帖子
   17.
     不过打死了美洲豹,让我心里多少有些复杂。我是坚定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但不是迂腐的动物保护主义者。我经常觉得,当人为了果腹、为了自卫、为了最基本地生存与动物平等地在自然界竞争资源的时候,猎杀完全不是一种罪恶。人的罪恶都是与贪欲一起膨胀的。
     但是美洲豹。。。这美丽的毛皮难倒不激发人们的贪欲吗?
     我想起了海象鱼,想起了我们的白鳍豚,想起了发展中国家环保意识和保护力度都远远不够这个事实。带着担忧,我仔细问了安米尼基关于美洲豹猎杀状况的问题。
     “我已经很多年不打美洲豹了。”安米尼基很理解地回答我。
     原来很多年以前,毛皮商人大规模走私,引诱一些印第安人加入了猎杀美洲豹的行列。这是一个真正危险的职业,也只有各个部落中真正被视为勇士的人才敢与美洲豹对峙。为了保持毛皮的完整性,猎人们是不能用枪的:安米尼基用一把小刀绑在木棍上做成了简单的矛,一对一与美洲豹近身搏斗。在这样的危险下,与其说猎杀美洲豹是被利益地驱使,不如说是为荣誉驱使。年轻气盛的青年战士们就这样冲入丛林,带回一张张毛皮--或者带回同伴的尸体。
     几年后国家颁布了禁止猎杀走私美洲豹的法令,而安米尼基,这个生在山林长在山林的人,立刻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意义。“从那以后我一只美洲豹也没打过"他带着略微的自豪对我们说。
     (后来一起在林中生活的日子我们发现,安米尼基是一个真正坚定的山林保护者。他从不在危险时退缩,也从不随意杀死一只动物,哪怕是一只虫子,一条鱼,甚至是一棵植物。这位丛林中的老人用他的智慧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然的平衡与和谐。)
发表于 2010-6-25 23:09 显示全部帖子
18.
    其实我不是很贪心,但我仍充满幻想地希望美洲豹是我们在丛林将遇到的最大危险。
    躺在安米尼基家后院凉亭里的吊床上,我、乱毛跟乌特拉聊着天,享受着下午的宁静。乌特拉自在地悠打着吊床,非常快乐地告诉我们:美洲豹?当然不是。



    来之前我们被灌输了这样一个错误的信息:Negro河流域河水比较酸,所以蚊子产卵不易;蚊子产卵不易,所以相对少;蚊子相对少,所以林中的所有动物比如毒蛇都相对少得多。但是经过乌特拉的教育我们明白了,"多"和”少"在丛林里是没有意义的,"有"和"无"才重要。平均一百步踩上一条毒蛇与平均50步踩上一条毒蛇对行人来说安全系数没有任何区别--任何一个"不小心",付出的代价就是生命。
    话说乌特拉的朋友1:晚上睡觉的时候火堆熄灭了,朋友1正在吊床上睡得正香。乌特拉半夜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借着月光看过去,一条蝮蛇正盘在朋友1的胸前。乌特拉不敢发出大声,怕蛇受惊后立刻咬人,只好哑着嗓子悄悄地说:"醒醒,醒醒,别动!你身上有蛇。"朋友1醒来以后脸都变色了。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印第安人,如果是在路上,徒手抓住扑过来的毒蛇都不成什么问题。但毒蛇在身上这种情况还是险到极致。乌特拉非常赞叹他的朋友的勇敢和机敏。据说这位朋友把手慢慢挪到了T恤的衣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掩耳盗铃嫌疑很大)飞速将毒蛇抖到地上,翻身跃下吊床抽出长刀。但毒蛇没有袭来,慢慢退去了。
    朋友1是幸运的,他还有不幸的朋友2.丛林里迷路了或者与队伍走散了怎么办?这是我最挂心的问题。乌特拉对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答案。据说在某次穿越,有朋友2,一个只有18岁的大孩子跟队伍走散了。层层密林中根本没有路,走过的人也不知道到该去哪里寻找。这个坚强的孩子独自在丛林中生活了一个多月,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极度虚弱了。"后来呢?"我问了听故事者有义务提出的问题。"见到家人后他很快就死了。不是死于身体的虚弱,而是死于太强烈的情感(emotion),他的精神崩溃了。" 很悲惨的故事,我一时无言以对.

17-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乌特拉很喜欢向我们讲丛林中的各种危险:毒蛇,鳄鱼,毒蝎,毒蜘蛛,美洲豹。。。于是整个美好而宁静的下午就在他的恐怖故事中度过。乱毛晃在吊床上发出一声长叹:"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
    "你想的是什么?"我问。
    "一条成熟的穿越路线,脚下会有依稀的小路,野兽都避让开人的气息,有熟路的向导,有背夫,甚至还有个厨子。"乱毛咂咂嘴回答。


    午夜,电闪雷鸣。别奇怪我为什么无聊地跑出来抓拍雷电:如果是你,你睡得着吗?

18-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0-6-25 23:09 显示全部帖子
19.
    出发当天,乌特拉起得很早。他把脑袋探进我们住的客室,撂下一句"我去买子弹”就走了。

    我迷迷糊糊从吊床上翻下来,重复着。"OK,去吧。。。"
    去买子弹?
    等我反应过来得时候,乌特拉已经驾着安米尼基的摩托木船消失在视线里,水面只留下一道白线。

    大概烤熟一条鱼的功夫,乌特拉回来了:我是从乱毛兴奋的说话声中听出来的。冲进门厅,只见乱毛手持一把枪低头凑在安米尼基身前,认真地学习上子弹和开枪。我挤吧挤吧凑过去,用爪子摸了摸枪--可惜土著印第安们似乎对教女人学枪没什么兴致。我有些嫉妒地嘀咕:"我可是多年的神枪手呢,想当年呐,--哈尔滨松花江边和大连星海广场的玩具枪摊位没有我拿不到的娃娃。。。" 乱毛连忙哄我:"这个我了解,你很厉害的,可厉害了,他们都不知道。" "Hia Hia Hia。。。"我满意了,老实地蹲在旁边看着。
    "最近美洲豹闹得很凶。我跟安米尼基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带枪进林子比较保险。”乌特拉向我们解释道。
    乱毛正在把装了子弹的枪四处乱指。我悄悄感叹了一下:这个"保险"的背后,怎么让我越看越危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