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尼泊尔

世界尽头的温暖仙境---尼泊尔珠峰大本营EBC,岛峰(Island peak)纪行

查看:73991 | 回复:235
发表于 2015-11-24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尼泊尔不愧为徒步圣地啊
发表于 2015-11-24 11:23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户外!
发表于 2015-11-24 12:24 显示全部帖子
bluesemitone 发表于 2015-11-23 20:15 9月26日 尼泊尔EBC第7天 Gokyo(4790米)-Tragnag(4700)山友们起的 ...

佩服楼主,请问最后小便正常了吗
1人点评 收起
  • bluesemitone 当天就恢复了,可能我太紧张,加上海拔高气压低,膀胱就更加需要用力才能小便出来。谢谢。 2015-11-24 13:04
发表于 2015-11-24 13:04 显示全部帖子
rray 发表于 2015-11-24 12:24 bluesemitone 发表于 2015-11-23 20:15 9月26日 尼泊尔EBC第7天  ...

当天就恢复了,可能我太紧张,加上海拔高气压低,膀胱就更加需要用力才能小便出来。谢谢。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11-24 13:0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bluesemitone 于 2015-11-24 13:10 编辑

9月27日 尼泊尔EBC第8天 Tragnag(4700)-Chola Pass(5420米)- Dzonglha(4830米)

凌晨4点半起床整理行李。那旺说今天是极具挑战的一天,除了要过Chola pass垭口,过雪原,还要穿越岩石区。我早早的穿戴整齐,套上头灯,准备出发,心里忐忑的像个即将奔赴疆场的战士。

黑夜里行走紧紧跟随,渐渐的我步入前3人之列。当清晨的第一抹朝阳照在远处的山头,天空由玫瑰红转为金黄,继而淡蓝。在我转身之际,我看见云雾如潮水般涌了过来,消失了山谷。
L1010277-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285-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走着走着,队伍越拉越长。那旺放下背包,让我们休息,顺便等走的较慢的队友。我望着眼前的群山问那旺:“Chola Pass垭口在哪里?”垭口通常是指山脊上呈马鞍状的明显下凹处,也或两山之间的交汇处。
“那就是。”那旺回答。
顺着那旺手指的方向,一座马鞍形的山立在眼前。从我站的的位置看过去,几乎垂直角度的垭口,人如何能翻过去呢。
“不会吧,这么险。”我脱口而出。
L1010291-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通往垭口的路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岩石和砾石子。越靠近越能感觉Chola pass的险峻。垭口边耸立着的块块巨石像张着血盆大口随时要把人吞下。其实,Chola pass垭口的路慢慢走并非难走。垭口给人的压力是岩石随时会倒下的姿态,是路线的不清晰,是行走者心理上的压力。

走着走着,我被巨大的岩石挡住去路,只能手脚并用的攀上岩石,再寻找前人垒叠起的小石头,那通常是路的标志。我一边走,一边让自己远离倾斜的怪石。心想,如果此时来个小小的地震,恐怕我便会永远消失在巨石堆里了。

阿弥陀佛。

终于翻过垭口,一个立着的玛尼堆前挂满了经幡。背夫和山友们在此歇息。我不能免俗的拍了一张到此一游照,一副历经劫难的表情。

从玛尼堆前放眼望去,雪原就在坡底。战战兢兢的下到坡底,跟着前人的脚印往前走。雪原路很好走,不知觉中就超过队友,独自走入黑石坡。

黑石坡上只见岩石不见脚印,有叠着的石头便是前进的方向。走没多一会儿,叠着的石头没了,巨大的岩石挡住了去路。我找不到行走的方向,站原地发呆,视线所及处,没有背夫,没有队友,犹豫中准备朝岩石的下方走。
“Hi,That's a wrong way,you have to go up.”(你走错了,朝上走)有人在我上方很远处朝我大叫着,提醒我正确的方向。我才发现一位年轻的白人从巨石后走出来,正带着他的女友朝我的来时路方向走。
“Thanks you!”我回应着。朝着他指引的方向走去。

一路的巨石非常多,有时看似坚稳的石头踩上去才发觉会晃动,我不得不用登山杖来维持身体的平衡。在小心翼翼的走过一段乱石坡后,我终于摔倒了。小腿骨磕在了锋利的岩石边,一阵剧痛传遍全身。我没有掀开裤腿去查看,立刻站起来去回想刚刚这莫名其妙的一跤。我发觉我左脚穿的登山鞋底开口了,只剩下脚跟的部分还连一起,刚刚一定是抬脚时鞋底翻过去绊倒了我。于是,我坐在岩石上,考虑该如何走剩下的几小时路程。

我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每一步鞋底都会翻开。这样走是不行的。我翻找背包里可用的东西,看看是否能有东西暂时把鞋底与鞋身绑在一起。找不到绳子,胶水更是别想。突然发现背包里有我在网上购买登山用品时赠送的护腕,松紧带式的。我试着把护腕套在鞋子上,不大不小刚刚好可以套住。太棒了。心中一阵窃喜。

虽然鞋子上套个护腕,看起来很唐突,走起路来却不觉有何不妥。一群背夫正在路边休息,走过他们时,每个人都在看我的鞋。的确,深色的鞋子上套个肤色的护腕,很显眼。但此时的我完全不顾了。能走,已是谢天谢地。

走过岩石坡,护腕被岩石的边缘划破了。走过小溪流,护腕被溪水弄湿了。走过湿泥地,护腕被泥土粘上了。但护腕依然套在鞋子上。至少我还可以行走。

3小时后终于抵达民宿。我掀开裤腿查看,左小腿上一道7公分左右的伤口,刀切一般,有些触目惊心。不过,腿骨上没肉,出血不多,在这里也没医生帮我缝合。我拿出我的ok绷贴上。好了,随它去了。

今天是中秋节,三宝从国内带了牛肉月饼,虽然不够8个人吃,每人尝一口,有个意思便好。晚餐我点了蛋炒饭,吃起来不会反胃,想吐的感觉没有了,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我的鞋怎么办呢。接下来还有十天的路程要走,我穿着破鞋要坚持下去可不容易。那旺说明天可以帮我找胶水,那家民宿应该有卖。可我不觉得用胶水简单的就可以黏住鞋底,因为那鞋底每天要经过那么多疯狂路程的折磨。

(三宝给了我一个简易冰爪,套住走了一会,一直翻过来,不大好用。明天我得装上自己买的冰爪,在干旱的土地和岩石上行走,那模样应该很滑稽,但现在的我哪里有资本谈什么美观和风度。听队友说今天有人过垭口时吐了,估计是高山症或走的太快导致的。真是不幸。也庆幸自己在最艰苦的一天高山症突然缓解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11-24 13:10 显示全部帖子
L1010294-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302-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306-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11-24 13:11 显示全部帖子
L1010314-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315-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309-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11-24 13:11 显示全部帖子
L1010318-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321-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L1010324-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11-24 13:12 显示全部帖子
L1010333-02.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11-24 13:20 显示全部帖子
9月28日 尼泊尔EBC第9天 Dzonglha(4830米)-Lobuche(4910米)-Gorak Shep(5140米)-KALA PATTHAR(5550米)-Gorak Shep(5140米)

民宿离雪山很近,近到广角镜几乎快拍不全。雪山的名字也不知,只管拍就好。我这不求甚解的个性,或者说随意不在乎的个性曾让我几次在关键时刻差点误事。

一大早,山友们约好爬上民宿边的山坡拍日出。我穿着凉鞋上山。我那只张嘴的鞋先让它屋里歇一会儿,今天有的是机会让它受罪。
L10103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许是海拔高的缘故,日出后见不到红色的天际。阳光打在了山头已然白色。云海很低,陷入了山谷,出不得头。山屋倒是清晰的现了形。

早餐时胃口奇好,身体逐渐适应后,心里满是阳光,包括我的鞋,替我高兴,成天的咧嘴。
上路前拿出我的冰爪,装在开口的鞋子上,紧紧的箍住,扎扎实实。穿上鞋,脚痛。没办法,不箍紧,走两步冰爪便歪一边。
三宝说:“两边都装上吧,走路平衡。”
我说:“不了,不平衡就不平衡,穿上脚痛的很。一只脚痛就好。”
“不知道这样走在岩石上会不会滑倒?”我问三宝。
他回答道:“不会,更稳定。”
那就好,我心里嘀咕着,上路了。

山岚在阳光的作用下升腾起舞,“剔剔挞挞”是登山杖坚毅的踏在山石上发出的声响。微风掀起遮阳帽的耳帘,队友豪情万丈的驾云骑雾,绝尘而去。我深浅不一的踏着脚步,紧紧跟随。云海旖旎,我时而停下,拿出相机拍几张美丽。雪山玉立,我时而踯躅,掏出手机捏几张逶迤。停停走走间,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背夫与队友们坐在阳光下歇息。
L1010373-0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直升机从眼前飞过,乌鸦在天空盘旋。这一路走的热闹,舒畅。美景没完没了的撞入眼帘,不绝不息。走着走着,我差点摔倒。完蛋了,我的右脚登山鞋也开口了。兄弟俩真的是一对,昨天,今天,商量好了,给我难堪。

背夫Nuru走在我身后,看到我的状况,放下背包,走上前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鞋子坏了。不过,没关系,我还有一个冰爪,装上就好。”
我从背包里拿出另一只冰爪,Nuru帮着我一起装上。卡紧。
我对Nuru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左边的冰爪走路时总是歪到一边。”
他看了看我的鞋,说:“你有一个带子系错了。”边说边把我原本装在鞋底的带子松开,装在脚背上,用力拉紧。
好了,我试了试,咦,真的,走起路来冰爪贴着鞋子,不会歪了。但我的双脚啊,痛死。

中午在Lobuche吃午餐,看到Joyou坐在餐桌前大口喘着气,脸色发白,好一阵缓不过来。
我问他:“怎么了?和人吵架了?”
他边喘边说:“缺氧,喊人喊的,没吵架。刚刚你们先走了,我和薇拍照落在后面,走着走着,她走到别的道上。我拼命喊,她听不见。高海拔喊人费力啊。”
是啊,高海拔喊人费力,更别说行走爬坡了。不过,今天午餐我胃口奇好,吃了Momo(一种类似中国素菜的水饺,用蒸的,沾着番茄酱吃),一点不会反胃。就是穿着冰爪的脚很痛。按理说吃饭时本应该脱了鞋的,可我的凉鞋在背夫背的包里,背夫此刻不知道在哪里,总不能光脚啊。

我小心翼翼的走出餐厅,站在院子里喝水。阳光很好,明晃晃的照耀着。我闭上眼睛,感觉着光线暖暖地抚摸我的身体。我享受着此刻的光景。

午餐后走了两个多小时到达晚上的住宿地Gorak Shep,放下背包,休息片刻,穿着装了冰爪的鞋又开始爬民宿边上的KALA PATTHAR。从海拔5140米开始爬。一路上升,脚痛到不行,双腿沉沉的有些拖不动。爬至一半,我问坐在路边的Nuru:“这里拍日落和山顶拍日落,有什么差别吗?”
Nuru回答说:“山顶的景色更开阔,也更美。”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想放弃的我继续迈着沉重的步伐往上爬,像蜗牛一样。

走啊走,山顶好似望不到头;走啊走,太阳好似要下落。终于在太阳落下山的那一刻,我爬上了海拔5550米的Kala Patthar山顶,看见了令人心悸的美丽雪山风景。
山与冰川一字排开,依次排列着章子峰、坤布冰河、珠穆朗玛峰,努子峰。(我回家后查地图才知山的名字,依我的个性当时怎么可能知道)还有远处孤独耸立的阿妈到不了峰(Ama Dablam)。
乱云薄暮,山岚汇聚,山风乍起,刺骨冷厉。刚刚上山走的急,忘记带羽绒衣,仅穿一件冲锋衣的我此刻站在山顶冻的瑟瑟发抖,草草的拍了几张便告别队友下山了。一边下一边拍,颤抖的手指依旧不住的按下快门,留住这一刻的美丽,直到月升。

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不过如此吧。

不知是今天穿着冰爪走了太多的路还是体力消耗过了头,原本渴望好好吃一餐的我,看着刚刚端上桌的蛋炒饭,又没了胃口。吃了几口,抑制不住想吐的愿望。于是,把剩下的饭丢在一边,开始用手机给家人发信息,报平安。这里是离开南池后唯一有手机信号的地方。

晚上回屋后脱了鞋发现由于冰爪系的太紧,双脚供血不足,加之高海拔走太多路的缘故(9小时),我的右脚大脚趾甲发紫,左脚大脚趾甲发黑(多系了一天)。我可怜的双脚啊,真心对不住你们。欲哭无泪。

那旺为我买来两管胶水,约5ml的,一管200尼币。我用湿纸巾把鞋子被泥沙弄脏的部分擦了擦,简单的清理一下便涂上胶水,用手压合,然后把鞋放在墙角晾干。

是夜,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陷入池塘被鳄鱼咬住了脚,池塘边有看热闹的狗冲着我嘲笑。我用登山杖拼命的打鳄鱼,直打到鳄鱼变成了骨头架子。狗闭上了嘴,我看到它面目狰狞的蹲在我身边。于是,我醒了。

2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