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501

主题

防城港

记2017年5月穿越十万大山-婆皮隘

查看:9476 | 回复:3
发表于 2017-8-19 09:02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阿勇@ 于 2017-8-19 12:05 编辑

       经历家庭、生活的种种困扰,内外压力的日渐加重,让我长时间处于心情郁闷的状态,胸犹如大山重压喘不过气来,遂决定5月28日与山海群群主阿毛穿越十万大山通商隘口---婆皮隘、当征隘。
       记得去年的五一,是人生的第一次出驴,与阿毛,老记,猪头姐穿越大录高雪隘游扶隘。现在回想,那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第一次出行就参与如此强度的驴行!要不是之前读书训练积累的底子,要不是路上得于阿毛及猪头姐的照顾,我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来的。 当我衣服褴褛,一瘸一拐的走出瑶寨,瑶民妇女小孩看我裤裆开挂狼狈的样子偷偷发笑的时候,我竟然不觉得害羞,反倒感觉松了一口气:终于活着走出来了!
         人生总是充满苦难,一年后,我发现我依然没有摆脱那种心境,感觉异常的痛苦,于是通过选择出驴来宣泄心中的苦闷!
         与阿毛约定,5月27号晚上收拾好行装到东兴市客运站旁旅馆小住,第二天一早坐上去板八的客车,八点多钟到达板八。这是我熟悉的一个小村镇,在板八吃过早餐,在市场简单购置物品后包一辆三轮车前往南碑村,这段路已经是硬化水泥路,当年经过这里还是机耕路,变化真是大!车到南碑村,留了车夫号码,以便出来有接应。向西步行约一公里到横利村,过小河,往西北方向上山,一路上,阿毛给我介绍前面各山坳的情况,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鹰岭,真如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

IMG_20170528_0819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板八街)

IMG_20170528_0926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前往横利的路上)


IMG_20170528_0928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横利村)

        在山腰,阿毛带我去看一个房子,这房子三间一字开,旁边有风柜等农具,前面为坡地,杂草丛生,可以看出很久没有人居住了。毛哥说欧伯以前住这里的,几年前上婆皮隘就是他带的,如今他已经过世,儿女外出打工谋生,不回这里居住了,物如旧,人已非,不禁令人感叹人生变幻无常,今天可能还在,明天可能就不在了,莫名的伤感顿时涌上心头。继续往上走,岔路看到一新坟,如没猜错应该就是欧伯安葬之地,我们俩都默不作声,继续上山。

IMG_20170528_1005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腰杂草丛生的房子)

      上山之路坡度比较大,幸好有村民割松脂放牛走的路,当上到第一波高峰的时候,往下看,南碑及板八村尽收眼底…5月天的太阳比较热,我全身出汗,一到休息,就不及待的脱光上衣,大口大口的喘气,已经不顾得什么形象了。而毛哥似乎受天气影响不大,但他说我体力比上次(攀越浦龙山时)又提升了不少…估计他也是累得够呛,不表现而已,…受到他的称赞,我竟然有点飘飘然的感觉,要知道这段时间我可经常骑自行车,而骑自行车,好像又是受了某人影响…..
         

IMG_20170528_1132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阿毛吃玉米的英姿)

IMG_20170528_1214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从山腰往下看)

        翻过山,可以清晰看到婆皮岭在前方,至于要到达隘口,不知道还要多久,因为我知道,是有看山跑死马的说法的,我们下了岭,在一条溪沟阴凉处休息吃午饭,今天是端午节,毛哥在板八买了粽子。吃饱喝足,休息约半个小时,直奔婆皮隘,路上是开阔地,有牛活动的痕迹,草料丰富,中间有小溪,判断应以婆皮隘为源头,所以,一旦路不明显的时候,我们就沿着小溪而上不会错。后来路是没有了,直接走小溪,再后来小溪也没有了,就根据方向直接攀爬。

IMG_20170528_1437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528_1531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林荫溪谷前休息)

IMG_20170528_1446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过端午节)

IMG_20170528_1548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流水潺潺)

IMG_20170528_1539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峭壁攀爬)

       因负重几十斤,山腰尽是灌木竹林,攀爬是相当困难。爬着爬着,我感觉不大对劲,因为坡度越来越大,简直到了寸步难行的境地。我便向东横向移动约10多米稍微高处地带一看,原来我们已经偏离了方向,婆皮隘在两点钟方向,我赶紧招呼毛哥,毛哥过来一看,说刚才我们已经往最高峰岸连山攀爬了!幸好我发现及时!修正路线,要经过一个约10米高的悬崖,负重贴壁而过,真是惊险万分…终于达到一个小型瀑布下,水如雨点般洒落,毛哥说这里是个标志点,到这里,离隘口就很近了…于是就照了相,发现手机有微弱信号,就把相片发到群里面。

IMG_20170528_1802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横穿悬崖)

IMG_20170528_1643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小瀑布前)

      毛哥说,在山隘是没有水的,所以我们必须在小瀑布这边装水背上去,否则晚上没水做饭吃,于是我们用水袋装了水,所有空瓶子都灌满水,一下子给原来就很重的包袱增加了5、6斤的水。虽然感觉到包袱很重,但想着隘口就在前面,于是倍加兴奋前行。终于到达隘口。左右两边是高山,中间竹林密布,有块标志性的大石头,放下行装,毛哥负责辟地起帐篷,我负责搭灶生火做饭。周围干竹子很多,是绝好的生火材料,简单洗米下锅,约半个小时后就做好了,毛哥也布置好了帐篷,他过来煲汤,热菜,晚上我们简单的吃过…由于太累,吃过饭我就进帐篷睡觉,因为是在海拔在1000米山隘上露营,晚上感觉到很冷,又没有带睡袋,只能用衣服盖住,毛哥在帐篷外面练歌,声音凄厉,而我实在太累了,在寒冷中进入梦乡…半夜醒来,仍然断断续续听到毛哥凄厉的歌声在回荡,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但太累了…又很快进入梦乡。

IMG_20170528_190639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婆皮隘上扎营)

IMG_20170528_191645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生火做饭)

IMG_20170528_194705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海拔900多米的晚餐)

IMG_20170528_190626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周围尽是竹子)

        早上六点多钟起来,简单做饭吃过后,收拾好行装,照相,然后轻装攀越左边的岸连山,此山海拔1200多米,从东边攀越,没有路,全是高过人头的竹子,猫着身子在竹林中向上穿梭,过了好几个山头,才真正达到顶峰,顶峰全是树木,唯有爬上树木,才能看到山下风景。毛哥说,这棵树就是阿朵他们爬过的,她QQ头像的照片就是爬上这棵树上照的。我们爬上树,能看到四周群山连绵不绝,上思方向村庄如星星点点,感觉很舒畅,完全忘记攀爬上来的艰辛。互相照相后休息了下,然后决定从从北边山腰横切回隘口。约摸30分钟,回到放行装的地方,我们作短暂休息,然后背起行囊,往北隘口下山,隘口已经完全没有路,只能想像当年那些背负生活必需品穿越隘口往返交换的景象,那是在交通极度不发达,物质缺乏的历史背景下的无奈之举,是何等艰辛!

IMG_20170529_0753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向岸连山行进途中抓拍,岸连山比前面这个山还高两百多米)

IMG_20170529_08080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没有路,在竹林中穿梭向岸连山攀越)

IMG_20170529_0847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竹林中发现不知名的东东)

IMG_20170529_0930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岸连山山顶的树,毛哥说阿朵曾经攀爬过)

IMG_20170529_0930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树上抓拍)

IMG_20170529_10373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青山连绵不绝)

        下山之路,完全沿着溪谷而下,两旁的原始森林几乎完全遮蔽溪谷,只听到潺潺流水和小鸟吱吱喳喳的叫声,超高浓度的负离子让人身心无比舒爽!中午在一大石头上熬粥煮汤,洗澡休息片刻继续下山,计划在今天能达到当征隘扎营,明天穿越板綆公路回板八。沿着溪谷而下,达到有人工引水的管前,我们便沿着管走渠道,经过一悬崖,达到一坡地,毛哥怕偏离去当征隘的溪谷,便执意下谷,那知道千辛万苦下谷后却又遇到将近10米高的瀑布,只能绕过,终于达到双水交汇处,便走另一条溪水上,途中遇到电鱼的百马村民,便询问是否可以沿着此溪谷只达当征隘,村民似乎听懂也不听懂,回答也不是很确定…无奈,我们只好往前行进,下午4点多的时候,到一巨大瀑布钱,起码有30米高,两边是悬崖绝壁,前进受阻,我们绝望了,往回走找地方安营扎寨,明天看是否有路上山,因为高强度的走了一天,我们两个人都感觉到很疲乏!做饭吃后早早睡下。这里不比在婆皮隘,海拔低,晚上并不感觉很冷。

IMG_20170529_1209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沿溪谷而下)

IMG_20170529_1250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午餐)

IMG_20170529_135022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人工引水管)

IMG_20170530_091123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让我们走回头路的岔口)

        第二天一早起来,简单吃了后,转来转去,的确找不到上山的路,只能继续往回走,看到一岔路,便往上走,约摸一个小时,回到人工引水的管前!我们终于醒悟过来:我们又回到昨天来时的路了!再去找上当征隘的路已经不可能,我们只能往前走经过婆皮隘回板八!

IMG_20170529_1037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婆皮隘另一侧的山)

IMG_20170530_185100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回到横利村的小河,在这里洗澡更衣)

IMG_20170530_195621_HD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晚上包车出东兴)
      又是一番艰苦前行,上婆皮隘,下山,过草岭,再上山,再下山,下午6点多回到横利村,身体已经是极度的疲乏。在河里洗澡换衣,联系车辆出东兴,此时已经8点多。至此,原计划穿越婆皮隘当征隘变成了往返婆皮隘穿越。行程之远,难度之大,令人刻骨铭心。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8-22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阿勇@ 发表于 2017-8-19 09:02 经历家庭、生活的种种困扰,内外压力的日渐加重,让我长时间处于心情郁闷的状态,胸犹如大山重压喘不 ... ...

行程之远,难度之大,令人刻骨铭心。
发表于 2017-8-23 08:00 显示全部帖子
行程之远,难度之大,令人刻骨铭心。
发表于 2021-1-5 23:11 显示全部帖子
不错啊,东兴人都没听说过这座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