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749

主题

甘南

烟雨蒙尘,怀羌城畔行(一)

查看:14857 | 回复:16
发表于 2019-6-25 17:03 显示全部帖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25 17:03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6-25 17: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蠡窗旧梦 于 2019-6-25 17:04 编辑

    唐代的恢宏散去,五代的纷争迭起。去而反复,土地在易手间易主。狼烟起,风尘塞,青藏高原的东部边缘,唃厮啰的追逐在一场陈桥轶事后又回归中国。夏河境内,传说一独眼将军洒索玛驻守八角城。日月往复,城内忽生疾患,瘟疫起,城中之人亡之六七。
        


     自此,城中精气折损。独眼将军亦染病,亡时嘱托死后置葬棺入大夏河,棺木顺河飘行至受阻处即可驻军筑城。行行复行行,棺木顺河逐流,停至麻当乡当日卡村下的激流河滩。自此,筑了怀羌城。此城上承八角城,续延驻守,乃至辽金。


6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6-25 17:03 显示全部帖子

     唃厮啰的故地在世事更迭里盘亘。千余年流逝,这片城,风语迭蚀,那个国,陨于长河,此处芸芸,已是陈年往事。



     丹丘生,曾丛发。风萧瑟,雨叠覆。旧日城郭,已遁散,不为世人闻。



发表于 2019-6-25 17:04 显示全部帖子

     当日卡山下,汉代的白石县频仍易主,已是荡然无存。这山麓之上的高台地,那个城池依在,它东南隔望麻当村于大夏河的遠饶,西邻上下玛利巴村于一片油绿。


     村人常说,夏秋雷雨交加的午夜,高台地上鬼火粼粼,厮杀声腾起,山下村民在自家院落遥看它们的热闹,面面相觑,使之更多一重神秘,也多了一层鬼魅。它们的表演在雨夜谢了幕,他们的子孙代代酣睡在故乡身侧。         



     这里,西有且隆河注入,沿西可至旧日八角古城,乃至循化丝柔城直至青海。东望河州二十四关之一——槐树关,东南可至洮州故城。北出土门关直至河州。南接合作、玛曲、阿坝。委实为军镇要塞,一夫挡之,万乘莫开。



发表于 2019-6-25 17: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蠡窗旧梦 于 2019-6-25 17:05 编辑

      今日古城,在对岸现代化水泥厂的喧嚣里一次次沉睡,一次次苏醒。它的身上蒙上了尘,它的岁月里留下了这里的风唳。        



     跟着传说,渴盼亲见神秘的口耳传闻,过了下红墙,在东面问询了藏族阿妈,往西步入汉族村落的消夏道中,机器隆隆,扬起了风鹤延绵,牛羊的口腹就在这单调的声音里苏醒又沉睡。蒲公英,在林间的小路飞舞它季节的梦想,太阳照着它们,它们的羽翼渐渐丰满。一条河挡住了去路,一面桥搭起了连亘,一丛树枝复又挡住了去路,跃过枝叶,我走近宋代留下的气息里。        



      一滩滩地衣复核石头的年轮,在看得见的间隔,鬼见愁鸣壑着它们锦鸡一样的花冠,它们浑身的长刺警告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夯实的黄土,交错的沉积岩间或变质岩。它们的方向是地球运动的方向,地球每一次的踱步,都会在世上留下痕迹。




发表于 2019-6-25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羊群在山顶悠扬,我走近,它们作鸟兽散。一个已残破的峰遂和不远处坍塌多半的峰遂对望,城池的外墙从左边的山头延伸到近前又绕过峰遂再伸向前方,墙基本完整,马面多在,墙体的夯土里裹挟着卵石,在这一段,黄土里掺杂了一道青灰。        



     这里已是山顶,天空的高远离得近了,对面高山白色的积雪也近了。从东南那个开着的阙门走进去,宛如进入一个不一样的天地,心中升起旷然的空远。即使眼前还是刚才看到的山,置在这个城郭内的天地里再看,空气里苍远浮动,山顶的耸峙腹满往事层重。山下那片平坦的葱郁,在这里已切换成深冬的寒风和深秋的枯黄。




发表于 2019-6-25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墙体绵长,有近千米。墙体西北、西南、东北均有残缺,西北外缘有人工补缺的痕迹。角墩和外凸的马面均尚在,有疑似峰遂三处,均已残损不全。



     许是建筑早已颠沛不存,显得城郭内的空间很大,四下里荒草萋萋,随风沐历。零星散落着骆驼蓬这种沙地里才长的植株,它们开着白色的小花,淡黄的花蕊坠满甜蜜,许是这里风劲,空气里并不曾嗅到它们的香气。



     在城郭里环视,四围的情形,山峦的姿态均在眼内,在冷兵器时代,这的确是一处地理位置绝佳的军事要塞,难怪宋代的将军要在这里屯驻守卫。


发表于 2019-6-25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城中心区留有一建筑物,台阶门阙均已无存。尽管已无屋顶,却墙体结构均完好。在建筑物四围的墙下,散落着砖石,并间落一些残缺不一的绳纹瓦。瓦片上覆着厚厚的尘土,尘土已和砖块板结。



     这个建筑物中间的厅堂宽大,墙体上缘还留有雕刻的镂花,外围两侧耳室的墙体亦有残缺,但结构安好,看似这应是当时办公的核心地所在。         



     建筑物内顽石、杂草与野花交错,非置身塞外,这一切,在一瞬间也有一种恁是时光荏苒,已是往昔不存的错落之感。走出建筑物,在它西南的台地上看它,暗淡的天色里,它墙体的色彩凝重了,它的轮廓嵌进后面山顶的白雪里,生出时空的恍惚。





发表于 2019-6-25 17:06 显示全部帖子

     朝着北面的墙体走近它,看到了夯打在土里的板筑夹棍,或长或短。走到北墙外,野生的紫鸢尾正悄然绽放在路侧。有三道的御敌和排洪兼用的壕沟并行,甚是壮观。



     再往前,有个小台地可登。在台地上回看来路,北面、西面的墙体均尽在目中,只是要想观城郭全景,这里却是高度尚且不够。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