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749

主题

甘南

入川纪行二: 姚渡

查看:19785 | 回复:16
发表于 2019-6-25 17:08 显示全部帖子

天空

赐予黑夜眼睛

那些眼睛

在夜空眨动

后来

我们之间的距离

彼此模糊



偶尔

在纯粹的夜晚

再次看到它们时

那些眼睛

又装点了天空

也装点了树的梦

从此不在夜晚孤寂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25 17:08 显示全部帖子

白天的留梓


        花木迷香,白龙江东随,绿了山歌,染了芸薹。山,高了,插入了天际。山桃花,和娇,山际又沉下来,掉进季节的河流里。火车从山中穿过,在半高的地方隔窗秀香。


       辞陇入川,姚渡到了。站外清徐的风吹来,我落足在油菜花的海洋。空气里、鼻腔里,尽是浓郁的花香。白龙江逶迤走来,她瘦了,塑就了这里的清俊。两岸山川之间,田舍壑宇交错相间。







发表于 2019-6-25 17:08 显示全部帖子

        花香的蜜靥里,环顾思维,山戴上一抹淡淡的青,空气温热。台阶边,野花簇围着歇息的铁路工人。走上靠山的小路,在田垄边,我看见了半山竹林里掩映的屋檐,去那里正可换去厚重的衣裳。



        那半山的房屋前,山花出俏,门前一窝土蜂嗡响春天的收获,主人听闻人声,出门递水指路,及尽热心之道。



        芸薹的盛姸,醉了花香,醉了春天。极目山际,驰目的灿黄,一朵朵秀色可餐,一颗颗健硕肥美,一片片香伴风移。






发表于 2019-6-25 17:09 显示全部帖子

        路边,芫荽已生出健硕的根茎,鲜葱结出肥硕的果实。山桃花正盛,农人的春耕未有停歇,老妇从柴房挪出干枯的蓑叶,老夫在地里播撒春天的菜蔬。太阳正浓,热汗不时撩起他衣服的肚皮。平原村,伴着书声,随着汽笛,正入髓在陶元亮的世外桃源。


        过石桥逆河溯上,路侧屋舍接踵,青菜已在檐下干瘪,暖阳映透梨花的经络,山桃花的花蕊飞蜜粘露,萃雅一片胭脂雪。暮色柔情,几丛身影,几多耕作,罗帐一片鹅黄。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25 17:09 显示全部帖子

夜晚的星耀


        桥底下,白色的花影缀零;桥那边,小站一点点嵌在晚阳里;桥这边,树影和水影纠缠。


       傍晚,一碗面的时光和着屋前的闲谈。饭后,走出房间,走入山间那花包围的梯度,钻进那沁幽的香气里,直到身上沾满蜜黄的花粉。夕阳里,花影和山影都印在了水塘里,山虫聒噪了。天色慢慢暗淡,我走回桥的这边。









发表于 2019-6-25 17:09 显示全部帖子

        闲聊的四邻已然归家,三四点远远近近的灯光跳动。门扉后传来各家低低的闲语,平原村的夜晚浸在了夜色里,静悄悄,黑魆魆。


        小卖铺的门开着,电视里正上演民国的悲喜人生,声音蛮大。店家半倚在门口,夜晚分外清净。店家见我回来,开了灯,热好水,关好了门舍,这简单的言语和行动如家一样随心。房间外是一片山野,鸟叫声停了,虫鸣偶起。


        周围安静极了,我走出了屋门,外面一片漆黑。偶有路过的汽车照亮了道路,火车不时灯盏通明的走来,又很快消失在眼前的黑夜里。车里的人,这时看不清外面的世界,我在离他们近近的这里想象着他们的模样,想像着他们的表情。他们,会贴窗想象这路过山村的模样吗?



发表于 2019-6-25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桥下,水声淙然。倚着二楼的栏杆,仰望屋檐外的夜空。天上星河千帆舞,星辰遍撒幕,它们晶晶点点,或在树上闪耀,或挂在更高的空中,和遥远的星河遥望。


       树,有了星辰,有了童话一样的梦境。它们,在这样纯粹的夜晚,在这样明净的夜空,又一次布了天幕,填了夜梦。


       我回到房间,抱香入梦,枕星待晨。在这片驾香探幽的山野里,平原村和他的山民正沉睡在梦乡。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25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一梦天亮,店家唤醒我,他已在楼下帮我等待早车,顺便嘱咐我前路的琐碎,多热心的一个人。车来了,我告别这个村子,去寻往陕南的传说。


        这个朴实的山野,这片玲珑芳郁的花语,在这个春天留在了记忆里。



发表于 2019-6-25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点击    [写留言]

                  分享你的感悟吧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发表于 2019-6-25 17:40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