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524

主题

北京综合

遥知兄弟登高处,踏遍青山未服老--探访河防口-青龙峡长城

查看:5447 | 回复:22
发表于 2019-8-29 16:29 显示全部帖子

上次勇闯神堂峪-河防口长城,这次尝试河防口东段-青龙峡(大水峪)长城。仍是夏姬江三老同行。


天气如同上次穿越神堂峪河防口一样,晴得碧透,蓝得纤尘不染,昨夜啸叫的风也基本息了,只是轻风拂面,被太阳晒得有些暖暖的感觉。

公交车在青龙峡道口下车,国道左侧,是河防口长城西段,两周前穿越过;东侧即是本次要探访的路段。

循乡村路上山,不久经一处果园,沿土路寻觅长城。果园入口处,有村民收买路钱,每人10元;如果不缴,就跳出来一位老者,以防范山火名义阻止上山。也罢,不与他们争执耽误时间。此处收费,以前驴友记述中并无,应是近期新增。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9 16:29 显示全部帖子

不久就登临长城。往对面遥望去,长城从脚下的深谷中向高耸的山上延伸,与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连成一体;深谷中即是111国道,高架在峡谷中构成一道优美的曲线,向燕山深处进发;右侧白茫茫的山坡,是九谷口滑雪场。


脚下这一侧的长城,是修复的结果,缺少了历史的风雨沧桑感。往上不久,是一段之字形转折的墙体(如首图所示),然后一路往最高峰攀升。这段的最高峰,应当是北斗峰。下图最右处的那座敌楼,在走完全程后才弄清楚,已经在青龙峡景区内,地势最高,山名玉皇台,因视角原因,似乎并不在最高处。

发表于 2019-8-29 16:30 显示全部帖子

往南望,东南方是几座矮山,西南方雁栖湖已经进入视野,南部一马平川的平原一览无余。北部的燕山山脉,就在平原的边缘突兀地拔地而起。


往前攀登。

这座敌楼只是部分修复加固,保留了部分的断壁残桓。背后的几座敌楼及北斗峰,也在视线之内。

有意思的是,红色箭头处,阴影如同一个古装人像,在数张照片中反复出现,可知并非人影。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9 16:30 显示全部帖子

在高处再次遥望对面的群山与河防口长城西段,鲤鱼背段下坡处清晰可见,异常险峻。江山如画,一时顿生豪情。

仙境岂是画能摹,山险还需脚生风


从敌楼的瞭望孔中望去,山川雄峻,气势磅礴,又兼具秀丽柔美,多彩多姿。


发表于 2019-8-29 16:30 显示全部帖子


到达北斗峰,先要经过右手边那座敌楼。这段坡度极陡,又都是借助山体陡崖修建,墙体并不完整,多巨大的原石,从下仰视,不无惊心。

不到长城非好汉,若无险关岂长城

眼看一块陡立的巨石挡住去路,有一人多高。老夏竟然沿着凌空的绝壁边缘,攀爬了上去。 不但爬了上去,还迈上了巨石向外凸出的尖角上,双脚悬空垂坐了下来,惊出我们一身冷汗。

可恨劣汉似顽童,惹我怕来又是惊

发表于 2019-8-29 16:31 显示全部帖子

老夏垂坐处,手机拍不出险峻的落差效果,似乎下面的长城就在脚边。


路遇的游人不多。有一个独行者,早早返回了;两个小姑娘,过了某个敌楼也不见了踪影;刚才登上的这座敌楼中,有三两个外籍青年昨夜在此野营;陪我们走到景区外围的,只有一对年轻小伙。

跟在那两个年轻小伙的后面,我和老姬从敌楼的右侧绕路登上了这处小高点。

北斗峰是天然屏障,长城的墙体只沿绝壁修筑,残留了一段墙基,往峰顶并无路可行。于是穿过一片荆棘密布的小路,绕行过去。这条山路走过的人一定很少,荆棘的枝条挤占了路的空间,枝条多刺,不但扎进衣裤,而且柔软而细长的枝条,还会随着人的经过,反弹在身上,反弹在脸上。我拍了两张照片,已看不见老夏老姬身影,一会听到老姬呼唤,渐渐跟上。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穿出荆棘丛,一座敌楼随着绝壁向峡谷凸出的岬角拐了个弯,又随残存的墙基向东折去。这座敌楼,应当是冲着峡谷起瞭望作用。此处即本次河防口东段能够走到的最高点,海拔586米(不包括青龙峡景区内的高点),比鲤鱼背上海拔低30米。

发表于 2019-8-29 16:31 显示全部帖子

坐在石头上休息的老姬,如思想者的雕塑。


在这段城墙上回望南面的平原,雁栖湖更加清楚更加完整在展现在眼前。右前方,一片白色的水域,旁边几座低山环绕,那是怀柔水库。极目远眺,透过幽蓝的天空,在怀柔水库的上方,分明是国贸大厦及央视大楼,大裤衩形状的央视大楼无可混淆。近处是通往北斗峰的荆棘丛及那段很短的城墙。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人感慨万千。

遥知兄弟登高处,踏遍青山未服老


在此处放眼望去,北斗峰的西侧是国道峡谷,北侧就是青龙峡水库,往东看,青龙峡景区至高点的那座敌楼,被一道绿篱笆围在里面。

其实青龙峡与国道所在的峡谷,直线距离非常近,中间就是面临国道峡谷的北斗峰及其向南延伸的余脉。而青龙峡的上游,则与国道峡谷并为一条峡谷,两条峡谷的交汇处,就是石门山景区,上次去过,也尝试从石门山往青龙峡方向走,因视线无法穿透,不知远近深浅,没有走到尽头。此时在长城墙体上看,石门山段跨过峡谷的钢索斜拉桥清晰在目。而青龙峡水库,确如一条青龙,摇头摆尾,雄浑虬劲,在大山深处姿意而为,不为天地所拘。

但恐青龙腾云去,且留乾坤亦孤单

青龙峡水库

发表于 2019-8-29 16:32 显示全部帖子

视线越过青龙峡对面的山体,密云水库又显现在视野之中。这也验证了上次穿越神堂峪-河防口长城所见,确实是密云水库无误。


景区与河防口长城之间,是一道断崖,偏南几处可攀登的石壁上,又钉上了铁蒺藜;偏北的花岗石石块巨大,并且异常光滑,上方又很陡峭,一般人无法攀越。老夏虽然爬了上去,无奈我与老姬无法通过,行动暂时受阻。

发表于 2019-8-29 16:32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且简单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再作打算。

几经尝试,发现左侧山崖侧边,似有一条不为人注意的小路,虽然在峭壁上有一处绕行的路非常的窄,需要帖紧石头迈过,但毕竟相对高度小,心里没有恐慌,略加小心,还是能够顺利通过。于是选择一处长城城墙破损处下到墙边,然后攀到了景区所在的玉皇台的山头,通过了进入景区的第一道障碍。

到得绿篱边,发现软铁丝的绿篱,顶端向内外两侧分别分叉,两边都是负角度;上面又绕了几条刺的铁丝,很容易把衣服挂破。这是进入景区的第二道障碍。

于是兵分两路,老夏顺着绿篱往前探路,老姬在尝试能否翻越绿篱。于是我留下协助老姬解决翻越的问题,最终得以进入景区内。

老夏历经艰险,在悬崖边攀行,几番上下,终于也找到一处绿篱与地面的缝隙处,钻进了景区内。

老夏从外(下)向上进入景区的缺口

发表于 2019-8-29 16:33 显示全部帖子

老夏进入绿篱后的路,也并不顺利。都已经听到说话声,看到密集的灌木被拨动,却迟迟不见人上来。再喊,没有了回应。知道此处下面定是悬崖绝壁,不由得担心逐渐加重。虽然老夏攀岩技能与体力均无问题,但没有回音,电话信号又不好,总是不安。

又过了一会。老夏从敌楼旁边上来,让我们大松了一口气。

在担心着是否被监控发现,被要求补门票的时候,发现景区内没有游人,继而发现,连工作人员都没有,缆车都卸了下来,排放在地面上。下山后遇到牵马带游人上山的村民,确认确实景区闭园了,自11月15日至3月15日。


这段长城,最近几年被景区重修过,完全没有了原貌,给人现代建筑的感觉。只是远远地看还有那种雄壮的气势。

长城围绕山体断层绝壁的边缘而修,在一处陡坡处向下垂伸,在峡谷中构成一处关隘,关隘已毁损,但残存的墙基仍在;跨过那道关隘,向北偏东的云蒙山方向去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