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36

主题

南美

狂野亚马逊-巴西大冒险

查看:29725 | 回复:93
发表于 2020-2-19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简单的徒步过后,回到营地, 安东 尼奥一直对我说“王,相信我,保罗一定会回来”,午饭过后,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吊床,静静等待保罗的回归,又是在睡梦中,听到03大哥高兴的呐喊,“哈哈,保罗开船回来了,我们有救了”,看到保罗回来,大家都十分开心,以致开心到,保罗回来告诉 安东 尼奥,先去寻找那艘丢失的船再回来接我们,我们竟然不假思索的同意了,也许这就是乐极生悲的由来,这一走,竟然又是“永别”, 安东 尼奥当时拍拍胸脯的告诉我“明天中午12点之前,保罗肯定回来”,我们相信了,结果第二天12点,保罗仍旧不见踪影,此时又下起了大雨,也不知道谁给我们的自信,竟然潜意识认为保罗一定会回来。


等啊等,等啊等,直到第二天下午,保罗仍然未归,此时不由的想起一个故事,一个人掉河里了,过来一艘船,船员刚要救他的时候,他说,不用,我相信上帝会救我,不一会,他被淹死了,到了天堂他问上帝为什么不救他,上帝说,那个船员就是他。
渐渐的,一种不安的情绪慢慢的传递给每一个队友,显而易见,第二次错误又接踵而至,天真的认为保罗会归来,我们可以继续行程,却没想到先让保罗把我们送往安全地,此时,另外一个意外出现,当地购买了几瓶防蚊虫药显然没有作用,短短一天翔哥已经被叮咬到全身过敏,检查了一下食物,仅仅够5天所需,坏消息一个接一个而来,队友甚至开始争吵,相互抱怨,显而易见,恐慌开始蔓延。

没有饮用水,只能用河水➕净水片煮沸饮用






发表于 2020-2-19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6月22日,困在雨林第三天,保罗依然未归,由于食物原因,早上 安东 尼奥问我们去不去打猎,此时大家早已忍受够蚊虫的叮咬,都躲在蚊帐不愿意出去,翔哥自告奋勇,不一会,竟然 成功 抓到一只野鸡,成为了接下来几天的食物。

勃朗宁曾说过,爱情,希望,恐惧和信仰构成了人性,他们是人性的特征和标志,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这几天中,人性的特征一览无余。

安东 尼奥突然对我说“王,你相信上帝吗”,我说“ 中国 没有上帝,你呢”,他笑了笑,告诉了我一个故事,在他年轻的时候,抓鳄鱼,腿上被咬了一口,医生说他从此不可能走路,但是他不相信,每周都去教堂祷告,最后,他的腿竟然奇迹般的好了,“god will bless us”他最后说




向导无奈只能试着爬到树端,看手机是否能接收到信号,但是无功而返,暴雨时不时的侵蚀我们的顶蓬,食物也逐渐开始变质,此时我们明白,不能等下去了,今天要做一个决定,最终得出了这样一个方案,我,03大哥, 安东 尼奥依靠03大哥的gps穿越雨林,寻找救援,左姐和翔哥继续在这里等待,这样,即使一个队伍发生危险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如果超过24小时没有归来,左姐和翔哥沿着我们做的标记寻找我们,为了尽可能的增大穿越 成功 率,我们把所有的相机器材背包留在了营地,只带了最后剩下的几个巧克力和一把dao。





发表于 2020-2-19 11:23 显示全部帖子
6月23日,今天是需要穿越雨林的一天,因为如果太早穿越,雨林有时候会有瘴气,十分危险,于是决定吃完早餐再出发,一大早看到 安东 尼奥在这里抄写什么东西,他留下了2块板.第一块写着如果保罗回来,让翔哥交给保罗,第二块,应该是他的遗书,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堆。

此时也许有人会问,保罗用了7小时就回来,至于这样吗?我只想说,一个在这里生活了40多年的jumgle man,和几个第一次踏入这片土地以及一个虽然经验丰富但是已经50多岁并且腿受伤的向导 成功 穿越的概率能相同吗?如果被蛇咬一口,如果迷路,如果在沼泽地遇到鳄鱼,任何一个如果如果实现,也就自己就要长眠亚马逊了。

临走时,我问保罗,我们 成功 的几率有多大?他只说了一句“相信上帝”




仍然低估了雨林的徒步难度.尽管没有负重,呼吸却越来越困难,走了2公里,汗水却早已打湿了衣服,失水严重,蚊子嗡嗡嗡的在你耳边环绕,在这里,没有任何方向感可言,所凭借的只能是手中的gps的大致方向,没有路,就用砍dao砍出一条路,藤蔓时不时的勾你衣服和鞋,被不知名的红蚂蚁钻进衣服,叮的可以让你一阵麻痹,鞋早已被水打湿,如果再长时间泡在 水里 ,脚将会溃烂,真正体验雨林穿越,也知道当你拼命的想活着,就没有了任何恐惧的时间。彷佛成了一个机器人,移动,移动,移动。














发表于 2020-2-19 11:23 显示全部帖子
艰辛的穿越过第一片丛林后,终于来到了有以前人类痕迹的地方,路过一片芒果树,吃了有数十个之多,总算恢复了一点体力,总以为最艰难的路已经过去,但是真正的挑战却还在后面。

看到了曾经人类砍伐树木的踪迹,这也意味着距离村庄不会有太远距离,但是, 安东 尼奥告诉我,由于现在政府对雨林环境的管理,这里已经数十年没人来过。同时这里也不知为何,存在强烈的磁场,导致03大哥的gps一度丢星,无法找到信号。


不知不觉已经徒步了8小时之久,此时03大哥的gps导航我们距离最近的公路仍然有30公里的距离, 安东 尼奥的腿因为以前的旧伤情况十分不乐观,03大哥把消炎药和止痛药给了他吃,他才略微好点,眼看现在只有俩条路可以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继续穿越30公里的森林到达高速公路,第二个选择就是穿越这片沼泽地,距离最近一个村落5公里,但是需要游泳才能过去,并且或许会遭遇鳄鱼,但是此时大家身体状态都已经濒临极限,即使我不会游泳,我也明白第二条路才是最优选择。




穿越沼泽地的痛苦更是一言难尽,你永远不知道脚下会踩到什么东西,有时候下面就是一根木头,稍微偏离,可能就直接溺水,还有无数的藤条在 水里 割你的腿脚,不及时处理,甚至会发炎。


然而最后一段的小河才对我这个旱鸭子是最大的挑战,不会游泳的我只能告诉03大哥和 安东 尼奥我在原地等待,等他们找到船再接我回来,但是 安东 尼奥始终不同意,说夜晚动物会出来觅食,危险很大,而且当时特殊的地理环境也不允许船开进来,眼看夕 阳西 下,天逐渐黑了起来,03大哥往返游了十几次为我寻找有没有浅点的水域可以走过来, 安东 尼奥也在为我探路,河里全是藤条,一不小心就会被勾住脚,我一直呐喊着让他们先走,说别管我了,03大哥告诉我“如果你过不去,那就继续原路返回,走那30公里的路”,最后过河的方法,也许所有的人都无法想象, 安东 尼奥找了一根木头,然后我拉着树上的藤条,来了一次人猿 泰山 式的飞跃,从河一头荡到河中间,憋了一口气,接到 安东 尼奥的木头,把我拉过来,正如前文所讲,当你一心求生,你就会忘掉恐惧。

过河之后,03大哥突然对我说“小王,我刚才其实想帮你拍一张照片,但是最后没拍,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说“不知道” 03大哥接着说“他说如果失败了,拍这张照片我会遗憾一生”


发表于 2020-2-19 11:24 显示全部帖子
看到第一个农家时,我们已经累的不成人样,没有任何电影中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此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个饭,喝杯水,然后安安静静的睡一觉,此时全身已经伤痕累累,生理和心理的极限会让你如行尸走肉一番。
安东 尼奥向农场俩兄弟讲述我们的经历。保罗的船正是从这俩兄弟手中借走,俩兄弟告诉 安东 尼奥,不用担心保罗,他们肯定会回来,保罗是他们村子最有经验的猎手,即使不给任何物资也可以在雨林一直生存。





喝到第一杯不加净水片的纯净水,真的是爽到飞起, 安东 尼奥的手机因为过河进水而不能使用,多亏03大哥送的防水袋,我们的设备逃过一劫,在这里安心等待 安东 尼奥联系的救援,坐上大 皮卡 ,回到小镇,明天还要去营救剩下的俩位队友。




发表于 2020-2-19 11:24 显示全部帖子
6月24日,和 安东 尼奥一大早出去借船,用卡车拉到岸边已经12点多了,眼看已经超过和队友约好的24小时,担心他们进去找我们发生意外,到了营地,却让我们大吃一惊,保罗竟然回来了,最后一了解才终于知道事情的原委,保罗用借来的船去寻找自己的船,结果丢失的船早已顺流而下,不知道飘到哪里,而借来的船的半箱油也已经用完,最后保罗和小 安东 尼奥用双桨逆流滑了2天2夜,才滑回来,遇到暴雨就躲在一个篷布下面,竟然还打了一只老鹰吃,小 安东 尼奥的手都已经磨破,真的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翔哥说,我们昨晚彻夜未归,今天早上刚准备去寻找我们,没想到保罗竟然回来了,保罗看了 安东 尼奥给他留下的信息,知道 安东 尼奥一定会回来,就在这里一直等他,还带了半个老鹰回来。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2-19 11:25 显示全部帖子
回程时,向队友讲述昨天的经历,一只只翠色、蓝色、白色、黑色的五颜六色的小鸟正在枝头欢唱,这清脆的叫声顿时让人心中产生了温暖的感觉,似乎暂时淡忘了雨林的神秘和危险。




回到了昨晚住的宾馆,虽然只是短短的5天,但是彷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安东 尼奥给我们点了外卖, 巴西 烤肉➕米饭,或许因为太累了,大家都没吃几口,便回房间休息了。


今天是归程的一天, 安东 尼奥告诉我,保罗又去找那艘丢失的小船了,希望他能 成功 ,没想到,这次亚马逊徒步见到的唯一哺乳动物就是在公路上的这只树懒,小家伙爪子受伤了,躺在公路一动不动,合影留念后,我们把它放回到公路旁边的草丛,小家伙好像舍不得我们,时不时的还回头望一望,好像在感谢我们的救命之恩,这段小插曲也算这次经历的意外之喜了。





发表于 2020-2-19 11:25 显示全部帖子
回到 马瑙斯 ,来到 安东 尼奥的家里,短短的几天, 安东 尼奥也沧桑了不少,一次偶然的错误,却导致一个接一个的错误接踵而至,初到亚马逊,就给了我们一个如此深刻的教训,对当地环境的不熟悉,对向导的过度依赖,对事情危机处理把控不到位,以及雨林经验的浅薄,才产生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独自承担的严重错误。所幸,大家平安回来。

你的任务,就是珍惜你的人生,而且要比之前任何时候更加珍惜。


翔哥的背已经被蚊虫叮咬的不忍直视,但是这座小城市的公立医院竟然不接待外国人,无奈只能去药店买点药缓解,和 安东 尼奥约了明天一起去期待已久的子弹蚁部落,一段新的冒险即将又要出发。


发表于 2020-2-19 11:25 显示全部帖子
亚马逊子弹蚁部落篇
有时,看上去没有意义的事,实际上却有意义;当然也有时,看上去像是没有意义的事,实际上就是没有意义。人生不能总有常理来衡量。

我一直是一个喜欢挑战自己的人,对于任何带有最这个字眼的食物都有一种独特的冲动,那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去完成它,15年通过《侣行》得知子弹蚁手套的存在,“让子弹蚁咬你一口,你不会死,但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子弹蚁也正是由此得名,它的叮咬给人以子弹穿过般的剧烈疼痛。这是世界上已知最疼的叮咬。在施密特叮咬疼痛指数中,子弹蚁被描述为“带给人一浪高过一浪的炙烤、抽搐和令人忘记一切的痛楚,这一煎熬可以持续24小时而不会有任何减弱。”


子弹蚁在施密特刺痛指数(Schmidt Sting Pain Index)上的得分最高,这个指数是由西南生物学研究所所长贾斯廷·施密特制作的,该指数图表把不同昆虫的致痛因素进行对比。为了制作这个指数表,他亲自尝试了各种毒虫的叮咬。


南美洲 的一个本土部落(子弹蚁的产地)用子弹蚁对本部的年轻人进行严格考验——年轻人必须戴上有数百只发怒的子弹蚁的手套。这些年轻人不仅每次要让子弹蚁叮咬5分钟,而且还要不断重复20次。但是对他们来说幸运的是,虽然这种昆虫叮咬后非常疼痛,但是它不会留下永久性损伤。

所以,我来到了这个部落

子弹蚁部落位于 马瑙斯 30公里开外的一个小村子里, 安东 尼奥告诉我,以前部落在雨林深处居住,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政府的限制等因素,不得不搬进村落。部落总共十多个人,虽然搬进了村落但仍然纪律严明,不允许与外人通婚,每个部落长大的小孩一辈子必须至少接受5次以上子弹蚁手套的洗礼。

刚到村子,这个胖酋长就笑呵呵的朝我们走来,酋长不懂 葡萄牙 语,他让 安东 尼奥告诉我们,给我们准备了“精美的午餐”,同时交代了今天的大致安排,乘船去捕捉子弹蚁,制作子弹蚁手套,体验子弹蚁仪式。还记得出发前,我问 安东 尼奥“需要带医生吗?” 安东 尼奥笑了摇了摇头,看到部落酋长的笑容和眼神,原来,他们一致认为,我们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仪式的。


发表于 2020-2-19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这就是“精美的午餐”,没有佐料的烤蜥蜴➕食人鱼


捕捉子弹蚁的丛林距离部落不远,开船20分钟即可到达,丛林也有明显的道路痕迹,捕捉子弹蚁的方法很简单,用一根类似竹子的小棍子在树边钻土,不一会就会有子弹蚁爬上来,然后将子弹蚁放进竹筒里收集,总共收集了接近200只蚂蚁,部落小哥还让我耳朵凑过去听一听竹筒内的响动,只听到里面的蚂蚁竟然出发叮叮叮的声音。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