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941

主题

乌鲁木齐

山中七日

查看:6386 | 回复:11
发表于 2020-3-16 22:47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hyzxm 于 2020-3-21 19:47 编辑

                                                               山中七日
长久年来,春节假期我都会外出旅行。原本是约好去甘肃定西一带的一个山村去住上几日的,未果。便想着去南山找一个风景好的地方,安安静静地住上六七天。这个地方必须是:高高的
面南山脊,居高临下,四周视野开阔,北靠松林,可以晒着太阳南望雪山,清净无人,同时有可以徜徉的山脊坡面。想着去昌吉庙尔沟——南山群列最西的山谷,那里幽静、人少,
未被开发。先在卫星地图上寻找合适的大山,看中一个离乡上不远的一个阔大绵长的东西向大山,它具备所有的条件。唯独不好的是山脊西有一处哈萨克牧民的房屋和羊圈,心想冬季他
们该是迁走了吧,若是山上极冷,我也可以搬到那里去避避风寒。而且这架大山,早年前我曾看到过北山羊,远望它们穿过林间。
好,就是这了。

第一日  2020年1月25日(正月初一)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0至-2度。
背包里装着六天的食物(六个大馕、几个咸鸡蛋、一小罐掺了些花生的米、一点黄萝卜泡菜、切好的熏马肠、一个皮牙子、茶叶、盐),炊具、筷子、茶杯,一捆绳子、大块塑料布
(以备太冷搭房子用),两条鸭绒睡袋(套着用)、防潮垫,望远镜,针线,一双备用袜子。所有的物品逐一核对后,11点多背包出门。用惯的军dao没法带,因为一路都有安检,要坐公交
然后换乘地铁,最后再乘市郊大巴。包里还有一根线锯,也不知道会不会查,背包很大是90升的,不知道地铁让不让上。哎,都是麻烦事,只有去了再说。刀和打火机计划到了庙尔沟再买,
那里有几家商店。
公交站没人等车,安检的老乡晃过来,拿仪器检查我的包,发出滴滴声,人倒厚道,我更不想把包一层层给他打开。给他解释说:是炊具,我呢,是利用过年这几天到山里去旅行。
他不解,我说山里空气好,还可以晒太阳。他说现在空气好多了,他八几年从甘肃来乌鲁木齐时,天都是灰的、黑的……下了公交车才想起身上忘带现金,地铁票没法买,
这地铁为什么不能微信支付呢、或者和公交支付软件通用。没几家店开门,药店说微信不找零,水果店都是包好的水果,量多又重。算了,只好下地铁找人帮忙买了,
可初一谁出门呀,应该会等很久。安检口,举枪测体温,包倒没事,但要解开外套,皮袄绳扣半天解不开,
移到旁侧定神解开,要走时其中一位安检的姑娘,幽幽一句:“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心中这才升起一丝温暖。还好下去一会就有人帮买了票,转款道谢。地铁上乘客寥寥,
有几位戴着口罩,到达终点,出站就是南郊客运站。
安检口再测体温,“你从哪来?”,我一怔"铁路局"。到买票窗口“买昌吉庙尔沟的”,“没有”,“哎,有,1:30的”,差点改去其他地方了。还有一个小时才发车,所处的候车楼是专发
南山各个地方班车的,人不多。买了一瓶“脉动”,可以在路上喝,空瓶计划在山里时别有它用。
上了大巴,满车就我一个乘客。司机是个戴着黑色口罩的哈萨克。他说你到山上干嘛,我说拍照片、转转。他说:山上什么都没有,就几家放羊的。有什么可去的,而且你回来没车。
又说:这车原本不发的,去昌吉庙尔沟的班车已经停了有一段时间了。这样看来,我还真幸运,一个人的大巴,原本无法到达的到达。路上前面的司机一声喷嚏,哇,可别把我给连累了。
行至硫磺沟检查站被拦停,上车再次举枪测体温。
南阳光愈加强烈,有几年没来了,原本沿河而上的公路,有一段往西拐到了山里,纳闷。车在山腰上盘绕,是新修的公路,路边崭新的护栏。行到高处,俯望,原来是新修了水库,
尚未建好。这头屯河是流往昌吉的,水库建成后会截留部分河水注入乌鲁木齐的水系。我想截来导去倒不如把现有的水合理细致充分的利用,干旱区水就是资源,挥霍和无序利用无异于自杀。
或许唯一能得到的,是从这里便多了一处湖光山色,但是临近公路,势必会有丑陋的人造景观和不堪的建筑,会有游赏的人们行走其间,看似是在风景之内,实则之外才是风景,那里才有
无人染指的亘古样貌。
车绕回原来的路径,不久便到达了庙尔沟乡。下车时我问六七天后回去的班车时间,司机说应该没有,
不确定。我说去昌吉的呢。他说有。不管那么多了,到那天再说吧,终究会有办法回家。
山村还是以前的样子,变化不多。固执或是幸运地保留着原来的样子,质朴自然恬静。有一家
新的商店,把包先在店外面放好。“有没水果刀”,"没刀","其他家有卖的么",“没有,我们这里都不卖dao”。莫名其妙,山上的人不切菜不做饭么。去年去山里前,满城买不到斧子,
今年是满村买不到刀,荒诞依然。只好买了两个打火机,四袋纯牛奶。再到其他店找找,“没有,没有商店卖dao”,这下完蛋了,没刀我怎么上山。先去饭馆吧,放好包,点了拌面,接着
出去找。心想着去哈萨克的商店里看能否找到铁质的替代品,那里会销售一些马的驮具,杂七杂八的东西,应该可以买到可利用的铁器,炉钩或是其他什么的,只要是尖头、结实的
就可以,不然在深山里心里绝对不踏实。第三家也没有合适的,看到一个四爪尖头铁钩,是挂售羊肉用的,没法弄。去找第四家店,门开启的招牌都没有的一家哈萨克商店,“有小 dao么”
“有”,递给我一双手套。小 dao、手套?这发音倒是有一丁点的关联。“yake,pijiake bame?(不,小 dao有么)”“jiaoke(没有)”。这下完蛋了,估计也没其他商店了,左寻右看,
咦!
身前玻璃柜台里就有一把超大剪刀,是羊毛剪,觉得可以,拿到手里,很长很结实的感觉,满意,而且价格不贵,就它了。只需要用石头把中间的连接栓砸掉就ok了,如意。
去吃拌面,餐馆的南窗阳光强烈,屋顶面是铁方管框架担着的一条条紧密排列的松木板,漂亮的房顶、美好的阳光,这才是山里餐馆该有的样子。查到乡里海拔是1500多米。
15:30左右出发,过桥结果走到了河的东侧公路,因为桥边都被铁丝网拦住,没法下到河边。西侧是有公路的,从那走,会路过很多年前带着家人住过的一幢哈萨克房屋,很想再看看,
而且上山点也在西侧。可是自桥边开始一路都是围网和栏杆,算了,走一截再说吧。
路边架着摄像头,无处不在呀,在这荒僻的大山。在它的窥视下踌躇走过,因为山里严禁点火。对面又走来一位哈萨克路人,本该问好的,我失礼了,而且是在
如此的风景里。因为以前在山里遇到过无赖,平添烦恼,无事生非。虽然这里他是主人,我是过客,但这里既是他生活的居所,也是我心灵的归处,对这里的爱我们恐怕一样多。
陌生人之间的善意呀!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堪,好人之间为何也会筑起了高墙。不得已默然而过,心里只想着快点到达登山点,不想再遇到任何人。
围栏驱使着我继续向前,阳光下转身看手机里的卫星图,比较对岸的大山,计划中的上山点还在前方。群山之上,目测到一个高点很理想,是一个舒缓的雪坡山脊,往南可以延伸到峰顶,
那里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登顶路径,登顶后再往南爬升到更远的目的地。
继续往前,眼看着道路拐向了左边的山,同时讨厌的围栏也终于结束了。往右通过台地,再下土崖,走过是结冰的河面,河水在冰缝下流淌。对岸是个没人的度假园区,
翻出园区大门就是公路。对面山体有一条蜿蜒的上山土路,心想那就从这上山吧,有路就可以省力省时,这么宽的土路,应该可以上到很高的位置。可是土路没多远就到头了,没关系,
沿山脊上山,坡面没多少雪,有3、40度吧,背包很沉,脊面很窄,而且中线被一条金属拦畜围霸占了,走得很别扭,得贴着它一路往上。
上着上着看见前方有蒸腾的热气从地底冒出,伴着浓重的硫磺味,手探到出气口,有70多度吧,难怪下游有个地方叫“硫磺沟”,原来如此。陆续又有两处,不过到达这里,心情已放松许多,
因为不会再有人了,只剩下干净的大山了。
再往上就都是积雪路面了,迪卡侬的雪地靴真好,畅行无阻,再厚的的雪也不会进到鞋里,满目的风景里鞋袜干爽真是奢侈幸福的事情。
方向基本是一路往西,不一会就看到了第一片云杉,它们在雪坡台地的北侧尽头后露出了头,雪地上还有草食动物过夜的痕迹,是七八处雪窝,雪窝里的粪蛋比羊粪大一倍不止,后来知道那
是马鹿的,还有排尿的痕迹。这些聪明的马鹿选的地方真不错,视野开阔、背风,虽然离公路不远但却很难发现。它们是大山的主人,最懂这里,知道哪里舒服又安全;
继续蜿蜒而上,走山脊。北侧贴着云杉林,再上,是无法攀越的岩石,只好折进右边的云杉林里绕行,路非常不好走,很陡,又有跟着捣乱的金属围网。因为
一心想走山脊,所以总想往上突出去,不想在林子横切,但是直线往上又实在走不了,没有动物的路径。坡陡包重,只得放下包上去探路,直上很难,
但不想在云杉林里切,切要好走些,有马鹿的路径,它们知道哪好走,怎样省劲。可那时不知为何,一心就想走山脊,因为脊线视野好,也好走,不用绕路
同时可以一路走一路俯览风景,也便于选择合适宿营地。那就爬吧,有树的地方还好,可以借力,没树的地方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抓树根、抓灌木,抓小草,
抓带刺小灌丛的根部,有些地方得踢出脚的受力点。谨慎地迂回攀升,用带杈的树枝勾住云杉借力,结果费劲上去又是陡峭的岩石山体,无法上行,只好再下山,背上包在林中往西切。
沿着动物的路径横切和上行。
爬升绕过巨大的悬崖岩石后再向上爬,又遇到岩体,再向西在林间切。反反复复,快崩溃了。行经一片倒木区,陡坡地上散布着冲下来的巨石、倒木。小心下到一棵大的倒木前,
咦!一头牛的残骸,头担在倒木上皮毛尚存,再细看它的腿和蹄子,不是牛,是马鹿,一只成年马鹿,死去有一段时间了,躯干只剩骨头了,被掏空了。或许是它行经此地,恰巧被倒木
或滚石砸中,若是那样,应该事发盛夏,雨水最多的时候;也或许是猎食动物选择此地形进行了伏击。
谁知道呢,一个美丽的生灵从此不再,在它快乐生活过的林间永远逝去。
在林间迂回,已过去了很多时间。一般天黑前1-2小时,就得选定宿营地的,因为要留有时间,找到并整理睡觉平地,铺好防潮垫、睡袋,要拾柴点火做饭,饭后还要在篝火旁小坐。执意到
山脊也是为了找个合适的睡觉的地方,林地太陡没法睡觉,脊面上找一个合适平躺得地面也很难,要在行进过程中找寻合适宿营点,更希望的是在山脊上看到壮观的日出风景。所以一心
想着山脊、山脊。就这样在本该停下来的时段内,不停地费劲地爬呀爬,遇见岩石,然后绕行,反复几次。树林里视野不好,看不了多远,辨别不出哪个方向会是岩体。天色渐晚,执念依旧,
哪怕到达脊面时天色全黑。前行中看到左上
方露出一处天光,那是坡顶、是山脊。就冲那攀升,手抓树干、再树杈挂住树干、接着抓住树根、草根,再往上就无物可抓了,山脊就在眼前3-5米处,可就是上不去,思量半天的确没有可
攀爬的路线,坡陡雪薄,而且即将天黑,必须得确定宿营点了。硬上吧,手脚并用爬了两三步,一下俯面滑了下来,急着用脚登住左下方的树干停下来。停住了,脑袋也清醒了,只有在林间
坡地想办法睡觉了。小心翼翼的俯面下到10米外前面看好的一个树根下土窝,土窝只能容半个身位,而且上方云杉的一枝树根斜长其上,斜根下的空间倒是可以钻进去。干活吧,赶紧扳断近
前云杉树干底端的枯枝,需要很多,然后层叠交叉、粗细并用垫高下半段身位,在斜坡上垫高了约40cm,和土台持平,表面垫上空背包,然后铺防潮垫,睡袋。就绪后,也不饿,就喝了点水,
钻到睡袋里,睡觉。平度还不错,垫高层没有制造丁点的不舒服。
一夜极安静,也没有一丝风,同时很暖和。是个不错的夜晚,睡得很好。虽然这并非我的心仪之地,虽然我没看到满心憧憬的日出;


IMG_20200125_1725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硫磺出气口

IMG_20200125_17515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上升途中

IMG_20200125_1805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途中

IMG_20200125_1805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途中



第二日  2020年1月26日 (正月初二) 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0至-2度。

天亮了,起来收拾,装包。再细看这个土坑,内侧有很多羊粪,看来我不是这里唯一的房客,很久以来这都是北山羊或是其他什么羊过夜的地方:温暖、安静、隐蔽,
坑面没有雪,很平整,坑壁有加工过的痕迹,看来大家为了睡得舒服都曾改造过这里。东侧的陡坡斜挡了大半的朝霞天空,强调了惊人的50度陡坡。
没法做饭,没法停留,走人吧,离开这个只能站立的地方。先慢慢下行,然后横切,再迂回攀升。山林极幽静,地面积雪不厚,
动物的路径很多,马鹿的蹄印最大,也有羊的印记,不知是岩羊还是北山羊。有些积雪下会出漏出一丛绿色的针茅,
偶尔会有一团绿油油、毛绒绒的苔藓,岩壁上也有,一派生机,看来草食动物的冬季食谱一点也不单调。
岩石山脊下方的一些地方,会有很多倒木、乱石,那是雨水的杰作。
不停地穿行、爬升,好不容易上到一处山脊。一下从幽暗的林间到达灿烂的脊面,总算到达了我的景观餐厅,卸下重负,点起篝火,炊具里盛满积雪,烧奶茶。餐厅无敌,满目风景。
坐在背包上端着杯子喝热腾腾的奶茶、就着馕,迎着11、2点的太阳,阳光下的森林,小鸟自己奏乐翩然起舞,没有什么可以比得上此刻。
餐毕,返身继续进树林,先下行,再横切,再迂回攀升。
整架大山,西坡、北坡的褶皱隆起,抬升剧烈,一并隆起,最终会到达我最初选定的那个主山脊。我是在北坡褶皱爬升,褶皱里含林地和雪坡,南坡是草地雪坡,北坡是森林。我计划是沿
褶皱中的东西向
山体爬升到我在山下观测好的那个雪坡高点,然后再折向南到达顶面。最后在顶面上南行到达主山脊。褶皱南坡是很陡的雪坡,无法通行,只能走脊面和北坡面,北坡遍布云杉,除了少量山
脊处的岩石区。岩石区多是悬崖,岩体巨大。我想走脊线,
可这个地方的现实是:山脊无法形成一条通路,途中会有悬崖和陡峭岩体阻挡,根本无法通行,所以就得通过林间绕行,还得找路,因为林间视距有限,无从判断哪个方向有合适的脊面。
树林里没有直射光,但不会觉得冷,幽静丰富。四通八达的草食动物路径,看得出这里的繁忙。有些地方会出现马鹿走过带出的泥土,在雪地上黑白分明。
绕行南侧的岩石区,到达了一处雪坡地带,不着一物,一斜到底,令人生畏。眼看着20米外对面的山坡林地,却不敢贸然通过,昨天的滑落心有余悸,这么沉的包,一旦失控,不堪设想。
雪坡顶部是巨大的陡峭岩石,对面的云杉林一上到顶,雪坡上也有动物通过的路径,坡下十多米还有一条平行的路径。思量半天,放弃,返身回到树林,向上往山脊爬。就这样不断地
迂回上行,绕行,横切,迂回攀升。
山脊情结依旧,不过心情比昨天是要松弛多了,走得没那么急,可以一边走,一遍欣赏了。到达了一段脊面,先是沿着脊面雪地走,
然后是近两人高的垂直岩体挡在前面,不过岩石间隙有受力点,手脚并用地攀上去。哇!是个山顶,还有地柏,面积也不错。有两块理想的睡觉地面,都在地柏丛中,选中高的那处。
这是一个东西向山顶,南面有个脊面连通到一个更高的山峰,脊面是雪地缓坡。这地方很理想,时间也不错:17:30,略早了点,不过不想走了,前面未必可以找到如此理想的地方。
基本要素这里都具备,唯独不如意的是:南面的山峰遮挡了我的视线,北面的极远山脚下可以看见房屋、露出的几段公路、和东侧的村庄,万重秃山一路缓降正对着城市的方向,另外
散步只能往南,距离有点短。不过东、西两个方向我都很满意。同时这个地点也恰恰是我在山下目测好的那个舒缓雪坡。
就这里了,俯览众山、一望千里、风光无限。我美好的日出日落将要在此实现。
测得这里海拔2100多米,等于是爬高了六百多米。整体来说一路上升剧烈,坡面都比较陡,很难爬;
好了,终于到家了。得着手食和宿这两项工作了,
从南边的云杉林里拖回枯树、枝,烧雪做饭;接着平整睡觉的地面,马鹿曾在我的床位睡过觉,看来英雄所见略同。用羊毛剪剪地柏,铺平洼面,浅洼用地柏,深洼用枯枝。没剪两下羊毛
剪螺栓就崩开了,这牛叉的质量!也好,直接两把刺刀,结实又顺手。铺上叠好的塑料布,展开防潮垫,铺好睡袋,刺刀放在枕边。然后接着做饭,真好呀,不用再背着大包费力爬山了,
这里水柴不缺应有竟有。热腾腾的饭、温暖的篝火、满眼的风景。西侧远方有一架南北走向的大山,与这里基本等高,云杉林间有起伏的雪坡,山顶上方的云辉映落日,不停变换色彩,
夕阳迎接我的到来,安静、美好、惬意。东望群山和暮色雄宏壮阔。
金黄的上弦月早早地挂在了西南夜空,火光映着夜色,满天的星。
篝火选在营地的南侧的脊面雪地上,旁有一柱岩石,刚好是凳子的高度,但是风一直没断过,
不是西风,就是东风,吹得烦人。离开脊面风就会变小或消失,可以看到下面村庄的灯火,篝火该不会让人看到吧,心中隐隐不安。坐到21:00时,
脱衣进入睡袋,在甘冽清冷的空气里,一丝丝的地柏清香飘来。银河就在上方,南北方向流淌,繁星满布,看见有流星划过,卫星走着直线,还看到三颗星是奇怪的蛇形轨迹,飞机是频闪
的直线。周身暖和舒服地躺着,浩渺迷人的星空伴着我。
星辰画出各种符号和我对话,可我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北斗七星。但是夜空如此浩大深邃,
让你明白所有的无法面对,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宇宙的力量和无限又无解使你悄然入睡。不知过了多久,鼻子脸面的冰凉使你醒来,
摸摸鼻子,收紧睡袋,侧身睡去。
子夜醒来,西南天空有一组星辰引我注目:六颗星,长短两列各三颗,成角并列,上小下大,顶端齐平,左短右长。特殊的样貌,回来后知道那是猎户座大星云,上方有个五颗星组成的不
规则五边形,左下角的是参宿四,古人谓:三星正南,就要过年。所指便是是猎户座大星云,是呀,正是是过年第二天,夜里十点到11点间它应该挂在正南。
凝神接着睡去。


IMG_20200126_09355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宿营点东望.黎明


IMG_20200126_0936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宿营点.陡坡树根下土窝



IMG_20200126_1159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苔藓

IMG_20200126_1217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途中东望
IMG_20200126_17225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营地

IMG_20200126_15575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马鹿残骸.林地乱石倒木区


IMG_20200126_1844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睡眠区.日落西山

IMG_20200126_1920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篝火.晚饭




第三日   2020年1月27日  (正月初三)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0至-3度。

东方泛白时鸟儿鸣叫,天色由白变黄、桔黄直至火红。天穹之下原本高大宽广的博格达山脉变成小小的一片剪影,朝霞晕染群山。背后的山体却愈发冷峻,山尖慢慢的燃起金黄。是理想中
的日出!
太阳升起,天地一片光明,初日就有暖意。起床穿衣,烧雪煮茶。端着奶茶,迎着阳光,蘸下馕,吃一口再喝一口,不知道翻飞的鸟儿有无我这般幸福,除了不断闯入耳朵的高音喇叭声,
它自山下的村庄传来。
吃完早饭去散步,在我的领地里信步走走,探查下南面的山峰。通过不长的脊面雪坡,左拐进入树林,不用负重地轻松游走。森林里味道、光线、地貌、景象和林外迥然不同,一体的
两面。上行在林间,听到一阵密集强劲的敲击声,循声透过云杉间隙望去,一只啄木鸟正在一株枯树上勤勉工作,浅色的羽毛,大小介于岩鸡与麻雀之间。看来是我打扰它了,还没来得
及拍照就已不知所踪。
沿着先行者的足迹顺利到达了山脊,到达阳光之地,脊面很窄,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地面是岩石、地柏、积雪。脚下是深谷,对面是长满云杉的陡峭大山。阳光下小鸟在林间纵情舞蹈,
有的情侣双飞,有的八九成群,
还有一只的在攻占枝头;岩石山峰在西侧,东侧是一条小路,路尽头又是是一个马鹿的雪窝,居高临下很好的一个观景台。它怎么那么智慧,选择这么好的地方,夜里它会做一个怎样的梦,
不过
我知道它的白天本身就是在梦中。石头山峰,无法直上,很陡峭。山峰左面是雪坡右面是森林,挺陡的雪坡上有绕行山峰的路径,我不敢前行,在这看看就好。
还是回去晒太阳吧,看来昨夜选的地方还不错,顺路又在营地附近拖回一些枯枝。想在营地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晒中午最好的太阳。脊面不能坐,一直有风,上午西风下午东风,不过地柏
西坡和东坡避开对应风向就是无风区。东坡是无雪坡面,西坡是积雪地面出露有零星岩石和地柏丛。
阳光下的云杉让你季节不辨,富贵透明的光晕,健康温暖的绿色,蓝天映衬它们,感到应有尽有的丰饶。中午有点东风,
所以坐在西坡石头上,躲开风,面向暖阳,周身舒畅,晒着晒着脱去上衣,光着膀子感受温暖的太阳。
脱衣时衬衣袖子烂了,取来针线补好。三点多的太阳比正午的要更暖和些,用望眼镜观察一只胸前泛黄,脸部黑白纹的小鸟,它在杉树枝上灵动跳跃、欢欣自在地啄取松塔里的松子。这种鸟
很多见,但我并不认识,若是只是在路上行走,必定会无法相识,停下来才会有细致的发现,时间久了你才能真正得有所了解。来过无数次的大山,这次才认识了这个林间的主人,
可爱的小精灵。
它们飞过时我听见翅膀划过风的声音,树林里偶尔会传出啄木鸟强劲有力的敲击声,星鸦也很多见,它和黄胸小鸟一起分享这座大山。星鸦黑衣白点,尖长的嘴,比乌鸦小些。
既可以婉转低吟,也可以鼓噪聒叫,经常形单影只,也常会飞到我这看看热闹,做一番点评,不知何时又悄然而去。
太阳一直在,蓝天无云,晒得不愿离开,索性在岩石间用枯枝搭了一个凳面,背倚岩石,正对5、6点的太阳,很舒服,好不惬意。就这样与太阳不离不弃,直至快要日落西山,赶紧填火做
饭。到了夜里,坐在篝火旁,先是上弦月,然后东边亮出几颗星,其他地方的星渐次显现,再后是头顶的银河,最后是东南星空的猎户座大星云,它告诉我该进睡袋了。
21点,一进睡袋,不一会就感觉周身温暖,通体舒畅。仰望夜空,浩大迷人,引人遐想。子夜时猎户座就到了西南侧,而北斗七星则在正上方。原来星辰也是东升西落,一刻
未曾停息,这些轨迹印证了地球的转动,生生不息。这种感觉如此强烈,因为白天看到的太阳的轨迹,习惯的近乎忘记,夜晚的崭新印象则会引发思考和联想,强化了地球转动的的本质,
天体深邃、宏大,蕴含无限未知……
夜里只着衬衣再寒风中起夜,然后再费事地钻进睡袋,真是糟心痛苦的过程,我想明天必须改变。
夜很长,床不是很如意,肩部地面不平整、枕头位置高度不舒服,和起夜一般同美丽星空一点都不般配。



IMG_20200127_0910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西望


IMG_20200127_0927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东望

IMG_20200127_0927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东北方向,远景剪影为博格达山脉

IMG_20200127_0927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宿营点



IMG_20200127_0939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日照金山.日出

IMG_20200127_11395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00127_1548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营地西望

IMG_20200127_1900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营火.傍晚东望

IMG_20200127_2015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日暮西南新月

第四日  2020年1月28日 (正月初四)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1至-2度。

东方白色挤走灰暗,天空是空白的画布,阳光晕染出淡黄、黄,然后是深黄、桔黄,越来越暖,起伏的的群山配合着用暖色替代了灰暗。身旁冷郁的地柏尖端现出如火的桔黄,
清冷灰暗的山顶同时被点燃,之后阳光到达遥远的雪山,抹上一片金黄。转脸,太阳自山后冉冉升起。同时,一只星鸦赶早就落在近旁枝头,开始对我进行好奇的窥探,它好像有
大把的时间,先是佯装看着别处,低声鸣叫,我用口哨一声声应和。然后我忙我的,它在身后偶尔
大声鸹叫,你认为它还会这样闲淡下去,转头却已飞走不见。
站起身,睡袋外表面满是冷霜,看来它也是个外表冷酷内里温暖的家伙。
点火,烧雪,做饭。早餐是前夜就煮好的米粥,主食是馕。雪层很厚,40多厘米吧,刮去表层,锅里盛满干净的积雪。
冬季山顶的优势是饮用水用之不尽,燃料也充足,枯枝无数。米粥里有花生米,吃着挺好,但还是奶茶最香。幸福的是还有阳光、还有静谧、还有风光。
早上天气还好,没云。希望就这样好下去吧。
避开脊面的西风,坐在地柏东坡的地面枯木躺椅上晒太阳。腰感觉有点不适,这多少影响了心情,高音喇叭配合着让心情变得更糟。
阳光下,看森林,看小鸟,看山也补补手套;
又到林间捡回很多枯木,至少要捡够一整天直到明早做饭的量。收集枯木的时候,在林间看看走走,树林与营地完全不同,是两个世界。没有一丝风,寂静,身处其间可以使心绪
沉静。森林是山的房间,所有的故事在森林里上演。森林是动物的庇护所,林外是山和天地风雪的对话,森林里却是动物的私语;林外粗犷,林内细腻,林外受制于天地,树林却自成
一体;林外直白,林里婉转,林外是表面,林内却是本质,就这样组成了完整的大山;森林从外看茂密暗郁,进入却是尽显温存。没有阳光却也明亮,更加安静,无法看得很远,
近处、更近处却有丰富的内容。天山里生活着:马鹿、野猪、棕熊、雪豹、狼、狐狸、盘羊、北山羊、岩羊、鹅喉羚、狍子、雪鸡、岩鸡、石蛁等等还有各种禽类,多样丰富的大家庭。
森林里天和地、风和光隐去,生命的故事却得以呈现。林下交错的路径各走一方,鸟鸣从空中传来,更加静谧;
沿着小径向前走不远到达树林边缘,一片雪坡挡在前面,另一边还是森林。森林边沿伴着雪坡一斜而下,迅疾坠向山脚。对面森林应该可以上到南面山峰的西脊。雪坡很陡,滑坠后遗症
让我止步于此,未敢逾越。
回到营地,太阳还是不怎么样,我和它之间隔着一层薄云,终日未散。
坐在地柏西坡,避开东风,忍受天空的折磨。
空中每天都有军机飞过,固定的航线。西北远山中有一个村庄,和我呆的地方基本等高,以前路过,但不知道村庄的名字,它很安静的呆在大山深处。
总希望薄云散去,迎来暖阳蓝天,间或会有一会露出太阳,但更多的是被云阻挡,总是晒不舒服,还会觉得冷。
也不想到去脊面烤火,因为那里始终有风。若是燃一堆巨大的篝火,又担心山下会看见。
腰依然不怎么舒服,又看到城市里什么公共交通已停,人员不许流动的消息,都些败兴的事,想想我初七该怎么回家呀!哎,糟糕的一天。
太阳隐没,温度骤冷,余晖还在掌控天空,它操纵云的色彩,由暖转灰,再由灰化为几团浓墨,浓墨加重山体的冷郁,画面残酷而又诗意,黑暗而又有力。
云杉的剪影之上,一弯新月,一颗孤星。
黑暗最终吞噬了一切,篝火通红。
温暖触手可及,一切归于简单:火与夜。静默而坐看火,抬眼黑夜宽广,穿过去,远方山的背后泛着微光,那是另一条山谷村庄的灯火。
抬头银河流淌,所有的星星都挂在了空中。这是一天里最为安静的时刻,篝火相伴,可以这样坐上四五十分钟。床铺也充满诱惑:身体可以被被温暖包裹着,仰面躺着。星空便是我的穹
顶,地柏是我的焚香,冷冽澄净的凉风会轻拂脸庞。
夜很长从21:30到9:30,夜里会醒来四五次,醒来的奖励就是星空,它不会让你失望。每次都会不同,看着看着又会睡去。睡袋里挺暖和,里面的那层在脖径收口,外面的那层包住头面,
紧紧收口直至鹅蛋大小。脸鼻
得避开进风口,否则会因鼻子冰凉而醒来。但是呼出的热气会冷凝,使睡袋内壁变湿、冰冷。若觉得还冷,我就将备好的干净袜子塞在通风口,只留些间隙,再冷就全部堵上,又会很闷。
总之怎样
都有点不舒服;肩部的地面还是不平,是些大小高低不一的枯枝。枕头也老是移位,它的底部是放倒的雪地靴,表面铺着装在塑料袋里的几层馕,滑来滑去老不在原位。实在不舒服了我就
侧身换个姿势。但欣慰的是:脉动瓶一试成功,因为它滴水不漏,安全可靠,实用方便。伟大的脉动,自此往后,不用钻进钻出在冰冷的寒风里起夜了、再不用在内急的胁迫下一早起床、也

用顾忌睡前喝了多少水。真是脉动在手,一夜不愁。
依然会在子夜时看见猎户座走到了西南,北斗七星挂在上方……黎明之前猎户座西下不见,天空依然黑暗。
期待裹在睡袋里的壮阔日出。



IMG_20200128_0933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东方


IMG_20200128_0941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日出.日照西山

IMG_20200128_0941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东北方向

IMG_20200128_1804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来营地探查的星鸦

IMG_20200128_19054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夕阳


IMG_20200128_19223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傍晚.宿营地

IMG_20200128_1928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傍晚篝火.东望

IMG_20200128_1928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日暮篝火.西望


第五日 2020年1月29日 (正月初五)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0至-4度。

直到所有的星隐没不见,东方显出白色。再躺一会,一睁眼,上空一群乌鸦在冷郁的灰色高空围着我盘旋,我可不是你们的大餐,动动身子,它们顷刻散去。第一个拥有脉动的早晨,
当然是要裹着睡袋看日出,又一个不同样貌的朝霞。眼前是马鹿眼中的世界,天地一同醒来,开始新一天的梦。
饭后继续去树林拖柴,倒木很多,都是陈年倒木,直径十来厘米。森林庇护动物同时给它们提供食物,使其躲避风雪。
在云杉林里驻足静立,环顾、凝神、远望、倾听、嗅闻,它都不会让你失望;它很丰富,充满内容,它讲述着大山的万般故事,不会为你所动;它千百万年都是此种面貌,充满勃勃生机。
山林里的动物们,各得其所。都有着与大山匹配的美好样貌和生命的力量。
回到营地,在宽大的坡地枯枝躺椅上晒太阳,腰还没好,云也依然挡在我和太阳之间,高音广播继续强行闯入,倦意无聊生起。原地不动第三天了,坏天气也第三天了。既然前两天都晒得
不如意,那我就再坚持一天吧,但愿今天可以一碧如洗,阳光灿烂。别枉费了我搭的极致躺椅、靠椅、坡地躺椅,希望我能迎来期盼的暖阳。
森林中被阳光照耀到的一线树木,在暗绿的底色里,显得充满生机而又富足,轮廓被照射得透明,小鸟加入其间,很快它又折入暗绿,划出起起落落的白线。
有一对小鸟远远的朝我飞来,其中一只突然箭一般迎面刺来,然后又在不到两米处迅疾折向一边,悠然成双而去。我不知道,它缘何如此,是炫耀、是挑衅还是为了看个真切,
它会如何向女友讲述,或者压根不会提起,这林中的精灵,这不知姓甚名谁的黄胸小鸟。
星鸦会时不时飞来,形单影只落在离我你三四米的枝头,聒噪探瞧。相比高音广播,我倒宁可听它的呱叫。
天气依然不怎么样。
午饭是第二天就煮好的薰马肉片加上土豆,煮雪炖汤,煮好后放些皮牙子,主食依旧是馕,掰成小块放在热汤里吃。饭后到躺椅上等太阳,虽然有薄云但是比前日的稍好些。
用望远镜看阳光下的云杉,看黄胸小鸟,看星鸦,看喷着白烟的军机。看西面的大山,山间的雪坡平缓,看陡坡的积雪岩石,北山羊、马鹿依然不见。看偏北的远山顶上架着的两根移动
信号线塔,那该是服务于高山上的那个村庄的,怎么四天了,天线下一个人也没出现。
没有太阳,越坐越感觉到冷。以前在山里从来不会有腰不舒服的感觉,不行,明天一定得动动了,应该是这几天窝在这不动造成的。再也不等什么太阳了,越想等什么就越等不来什么。
明天我要去散步、去远行、去看新的风景。想爬到南面山峰的西脊,到那看看可以到达哪个更远的地方。待够了,实在待烦了,前几天就不该等太阳的。
最初没计划呆在这里,只怪第一天误判,莫名其妙提前上了山,而且费那么大劲,所以爬到这里就不想再动了,结果窝了四天。点火又畏首畏尾,
加上烦人的高音广播,而且北面风景很平常,不是我想要的。还有就是微信消息一天比一天糟糕:班车、出租、公交停运、公路设了很多卡点,疯了。赶紧联系车,提前做准备。一番联
系确定好后,心里踏实了些。约好后天上午12:30前后,车到庙尔沟。这样明天就可以尽兴远游了。心里还盘算着车不要停在乡里,
让他往山里开一截,上车点不要让人看见,免得通过乡里时拦停后,因为生火产生事端。
北面脚下是很陡的云杉林地,再往下尽头是公路,远方是一重重的山,近前的几座北坡有云杉林,再往北就全是秃山,一路往北渐次变低,一望无际。群山中有一条河谷,进山的公路便在
其中。极北方的天空底部明显的灰云水平带自西北到东南,目测高度达2000米(正北有一架山以前带孩子沿山脊走过,主峰2千多米),这是污染的空气,有1200米高(乌鲁木齐海拔约
800米),乌鲁木齐上空颜色最深,昌吉上空略浅,柴窝铺上空再浅些。但和上方的广阔蓝色天空相比,是明显变态异常的灰色。1200米高的灰雾笼罩着的几百万芸芸众生。
不管怎样,纵有一些不如意,这里依然是天堂,在山上先好好享受,下山的事后天再说,我期待明天的远行。
晚霞与大山交相辉映,云朵儿在落日前起舞,从红舞到灰再转入黑;东面的天空也辉映落日,底部晕染着最后一线温暖,昭显余晖的广大和力量,最后所有的一切遁入黑暗。
上弦月金黄,篝火正旺,银河流淌,山村灯火点点。一颗颗星,慢慢聚拢到银河,银河外星星组合出图形,我看不懂它们的意象,只感觉到一切是那样深邃迷人。
夜航的飞机闪着黄灯执着地飞着直线,而流星则洒脱的一划而过。仍然是猎户座大星云,亮在我的左上方,它知道,待会我便会进入梦乡。
伴着我的还有清凉的夜风、地柏的暗香,当然还有完美的脉动。


IMG_20200129_0949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日出"点燃"睡袋旁的地柏

第六日 2020年1月30日 (正月初五)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0至-5度。

早上醒来,天空比较阴。一对雕自东南向西北静默划过天空,双翅未见扇动,却一飞千里,庄中威严地划过天空,自远方来又往远方而去,气势非凡、强大壮悍的生命。
朝霞与以往不同,空中满布滚动的层云,自外围拢向尚未升起的朝阳,由灰暗浓重变得温暖热烈,直至红浪占满东方的天空,然后太阳升起,天地彻底醒来。昨夜的床仍然不舒服,
白天必须要平整一下了。点火,吃早餐,奶茶、馕吃饱,今天要远行。想着要去看风景,心里就开心。饭后把营地规整了下,东西各自收好,免得有人来会动,当然应该是没人到这的。
提前准备了两个枯枝手杖,进入雪坡山脊
西侧云杉林,手机还有电量,沿途拍无敌风光。走起来后浑身舒服,腰也好了,看来前几天待着不动确实有问题。穿过拾柴的树林,到达林间空白雪坡,两只手杖使
我变成了马鹿,有四只脚可以用。原本畏惧的雪坡轻松通过,原来是自己吓自己了,但手杖的确功不可没。干净的空气,迷人的林间,马鹿北山羊踏好
的路,它们的蹄印、行进的痕迹,茂密高大密集笔直的云杉。空气是甜的,美的,略湿的。间或传来
鸟鸣。无论那个视角,美好都会把你包围。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我不是主人,我只能做几个小时的马鹿,徜徉在林间,它们却已在这里穿行了万年。小径旁恰好有一个
被锯掉的小树,坐在断面上安静看云杉林,四下凝望,心安、幸福而又美好。继续前行,逐渐看到上方的亮光,山脊到了。真是个极致的所在,南面都是草坡,无雪,西面风景很好,远山很
美。
东面就是
岩石山峰,往南和更高些的山相连。倒是个宿营的好地方,可惜了之前没有来此探查,不过这里很难找到睡觉的平地,山脊上风会比较大,我那还不错。但这里比宿营地要
幽静的多,
高音广播不会传来,点火也可以肆无忌惮。继续爬东面的山头,迂回爬升雪坡,到达云杉山顶,这里回望就是那个岩石山尖,高度持平。往南依然是山脊,不过感觉要平缓的多,云杉与
雪地交错在宽大的脊面上,
走过不多的岩石区,
然后是积雪地面,再进入云杉林,山脊坡面逐渐抬升。今天天气很好,晴朗无云,阳光透过林间,映照杉树,生机盎然,投射在雪地上,愈发的显得光亮,森林更加安静。脊面是南北走向,
我一路向南,山脊东侧是很陡的云杉坡面,时不时会有上到山脊的动物路径,雪地上也会有微小的足迹,是些小动物留下的,轻盈的未曾在雪面上留下凹陷。动物的世界,一派繁忙景象,
大家各有各的事情
要做,各有各自的方向。山脊西侧是近乎平台的缓坡,真是别有洞天,真是我心仪的散步路线。没有比行走于此更幸福的事情了,阳光就是我的心情。出了一片森林,
哇,一个绝佳的宿营地:一个缓坡大平台,西望群山,南北是森林,东面是陡坡森林。好完美的地方,安静,惬意,不会被打扰。不光我喜欢这里,缓台上尽是马鹿过夜的雪窝和粪便,集群
在此过夜停留,不会有风,视野开阔,风景绝佳。
它们喜欢的地方,就是大山最美的地方,它们了解这里,世代生息,天山里的精灵。遗憾第一天,怎么就选错的上山点呢。停停转转继续前行,穿行林间。树林与陡坡林地截然不同,温婉
许多,没有斜坡树林那里险要强悍,不需要使那么大的劲挣扎顽强的生长。没有泥石流滚石的威胁,这里的树木舒缓闲逸许多,不需要笔直的争取阳光。可以弯出形状,可以丛生,可是分开,
疏密相间,同方向的动物路径也开始分叉相交。一切都契合我的心意,契合12点的阳光。穿过疏林,又有缓坡平台,不过没有第一个那么好。依然有一些马鹿的雪窝。已经走出有直线三四百
米了。继续
往前,雪地上出现了猎食动物的足迹,十多厘米大小。以前在冬天的山里见过一只独狼的足迹。这个明显大得多。这个是什么呢?是哈萨克牧民的家犬还是雪豹的。激动地赶紧拍照,运气不

手机因为低温,无法启动,真是败兴。足迹和马鹿的路径并在一起,但不重叠,很清晰。凹陷在雪里,看来它很清楚,哪里马鹿最多,在哪里过夜。没有捕猎的痕迹,只是在这里巡行,断断
续续有一两百米吧,
和我的方向一致,也是往南,当然也是马鹿行进的方向。灿烂的阳光淡化对自然法则的恐惧,依然是兴致昂扬,一路不停。看不够的周边景象。在第二个缓台停留时,听见三声狍子的叫声。
和狗叫声很象,但没那么强悍。雪地上出现了马粪,怎么会有马?或许是马鹿的吧(我回来后才查到比羊粪大一两倍的是马鹿的粪便)。往前沿着路径迂回攀上一个陡峭的岩体山头,攀山
路径宽了许多,很好走,出现了明显的人工路障,倒木堆在路边,一根枯树杆斜挡在小路当中,还有条用于捆扎的陈旧烂布条。看来这也是牧场的边界,夏季用于阻挡牛羊的。过了路障上到
山顶,依然是缓坡山脊,和前面的类似,但已升高了许多,坡面更加舒缓,一路连绵向西。有一些粗大枯树有人工锯过的断面。平坦适宜的地形,是人都不会放过,牧民也发现了这里。再
往前走,远远看到了坡地上方出现的水平天空,前方就是山脊尽头,看来这架大山的主山脊就在前方了,我的散步终点即将到达,这里也恰恰是我原本计划宿营的地点。行经至此一路美不
胜收,
一个又一个惊喜,处处皆是最佳宿营地。西面出现了一匹马,的确是马粪,看来牧民并没有离开,若住在这,恐怕也有麻烦事。当然若是相看两不厌,那样再好不过。可以去他家拜访,小住,
深度的沟通也是美事一桩。地图上显示
这户人家在西面的几百米处。往南行到路尽头,也就是脊线,壮丽阔大的景致迎面而来。海拔2500米多米,正午的阳光之下,四千多米的天山主脉分水岭形成的天际线水平展开,连绵近百
公里,
山峰起伏陡峭,3600米雪线之上,是岩石的积雪,阳光下冷峻、威严。雪线下云杉和积雪覆盖的群山连绵,深浅相间如画江山,脚下是几十公里的蜿蜒河谷。一览众山,山,全是山,
各样的山,从主脉分水岭开始一路往北铺满大地。东南侧丛山中一架完完整整东西向山脉高高凸起,那是白杨沟、甘沟、小渠子南面的一座高大分水岭,山南是铁热克村(哈语quereke,白杨树的
意思)、东南沟,山南山北各自有水系,它比天山主脉低,但在主脉北,群山之间,它最高,其北坡山体庞大,一路缓降,云杉密布,积雪坡面也很多,北坡云杉,南坡草地。这架山我以后
一定会去走走,自那里远望天山分水岭,该是一番胜景。脚下
东面是坡度比较大的面南山谷,没有积雪,草地云杉相间。我若是按最初计划,上山路径该是此山谷一带,若是那样便会一次登顶,直接到达此地,坐拥绝胜风光。西面是舒缓的西坡平台,
间或有云杉林,很开阔视野很好,远处又有一匹马。中距有一架南北向的绵长大山,比较舒缓,
和我宿营地看见的那架应该有发射塔的应是同一架。山体间隙处露出一路西去的天山主脉分水岭。阔大天空下
的壮丽风光,让人惊叹,心中油然欢喜,空中有很薄的云,但不影响阳光的温暖,没有风。当然碧空如洗最好,不过我已是万分满意了。这慷慨的天山,谢谢让我看见。拿出在衬衣口袋里
捂了半天的手机,不错,有电了,拍下这惊叹的风景。若是夜宿在此,可以想见那会有多么迷人和令人惊叹的日出和晚霞。万山映照,绝世风光,壮大天山。
归程路上,雪地上一团动物的毛,麦色,毛发粗硬,质感看着象塑料,六七厘米长,根部有一厘米长的浅色绒毛,强大呀,这么简单的构造就可以踏冰卧雪,席地而眠,不畏严寒,闲庭信步。
应该是马鹿或是北山羊的,或是岩羊的,收好放进口袋,走到雪豹(回来查到是雪豹,狗和狼的足迹一是小,二是前端会有爪尖。这个足迹是大而且没有爪尖,熊的足迹更大而且形状迥异)
足迹处,仔细拍照,手在其旁比对的也拍了几张。好完美,手机居然也正常工作了。路上又看到它的其他印记点,是在一条行进路线上。归程也不错,一样美好。行到接近宿营地南侧的山尖,
专门走过去观望宿营地,看东西都在否,果然都在,本来就在,莫名其妙,多此一举。下行到西侧山脊口,往林间下山,怎么岩体这么陡,来时不是这个路线呀,怎么下都极陡,手杖神器
很牛,不会打滑也不会摔倒,仔细下就好,很顺利,下到好走的路径,安然一路返回大本营。点火做饭,已是下午四点左右。如此丰饶的旅程,满心欢喜。却接到沮丧的坏消息:约好接我的
车出不了小区,计划有变,这如何是好,真是极度欢喜极度忧。再联系车辆,好友说他会联系车想办法上来,我又联系的车说是可以出小区,至于能到达哪里就不清楚了,硫磺沟?距离这
里30
公里,小渠子?小渠子西拐到头屯河畔距离这里9公里。关键是车能通行到哪里,谁也不知道,我想或许连城区都出不来。真***狗屎,天也阴了下来,也罢,最不济,那我就走回去,走
上80-90公里,走上两天,下山就去商店先买好食物、水。
又听到消息,说是小区不让进人,不让进那我回去怎么办,大山接纳了我,自己的家却如此难回,我相信这阔大的天地也无法回答这诡异的问题。朋友说他找的车,明早也上,我过意不去,
他说没关系,两辆车各自上,哪辆能到就哪辆。我也告诉他,我做好了走路回家的准备。我想先走河谷,伴着流水,然后避开村镇,到达硫磺沟后切入西郊荒野,徜徉回家,总之一路只
想清净,不想心烦。正说着已做好这个打算,山下突然云雾涌动,雾气快速地填满两条山谷,不多时满山满谷已被云雾填满,我在云雾之上,村庄已不见踪迹,还原天地本色,一派风景。
云雾形成的
平面高度在我与村庄之间。啊,云海!我对朋友疾呼:这是上苍对我的馈赠,它让我看到如此盛景,为的是抚慰我焦灼的心绪。平生头次看到云海,我的云海,它为我而来,只为我的展现。
我兴奋地四下
拍摄,慷慨的大自然,丰饶的我的家园。如何回已不再重要,怎么会这么美,今天怎么会如此丰富。云海来的迅疾,消逝的也快。这里真让人不舍,今晚的篝火不想再憋屈了,移到了东北坡
面上,
既不会
迎着风更不会被村里发现,可以安心享受暗夜里的明亮温暖的篝火,伴着群山、星空,在零下十来度的清冷空气中。享受最后一个夜晚,安然的篝火,熟悉
的景象。猎户座已挂在夜空,该进睡袋睡觉了。明天约的是11:30,9:30天亮就得起来,早饭后就得下山,山高600米,有很多路要走。星空下,我看着繁星
入睡。白天已将睡觉的地面平整过,用一个粗大枯木做了枕头,高度也试过。只是相较前几天改为头南脚北,因为南面略高点。所以最后一夜睡得相对舒服许多。


IMG_20200130_1412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海拔2500米南望.天际线下方山体为天山主脉分水岭


IMG_20200130_1412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海拔2500米东南方向.高大山体为白杨沟、甘沟、小渠子南侧大山


IMG_20200130_0922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

IMG_20200130_0932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黎明.营地东北方向

IMG_20200130_1412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海拔2500米西南方向


第七日 2020年1月31日 ( 正月初七) 乌鲁木齐市区温度-10至-0度。


早上九点半太阳从远山后升起,起床。烧奶茶,得到消息两辆车均已出发。早饭后,记得好像又把线手套新的洞眼补好,所有东西装包,营地除了有几根焦黑枯枝和灰烬外,一切
如初。再见了我的家,我的庭院。
背包轻了很多,又有手杖,没有走不了的路。尽快下山,免得接我人等得急,预计是11:30下到乡里,可山路漫漫,并不好走,没有捷径。还是要在褶皱里迂回,一会树林,一会雪坡;
看来预判失误,原定时间绝对到不了。
在林间坡地急匆匆下行时还滑了一跤,冷静,稳稳走。走得额头冒汗,途中接到信息,他们已到达硫磺沟关卡,不让再前行了。距离30公里,虽然依旧很远,总比出城就被拦停的好。至少
到村里还可以再
想办法。接着下山,过雪坡,走山脊,穿林地。朋友找的车出八钢没多久就被拦停,让他们折返了,心生感激。边走边想着下山后的办法:1、找一辆当地的车,谈好费用,让他送我到硫磺
沟;2、我走路到硫磺沟,那样接我的车就可以明早再来了。今天走到硫磺沟,在僻静处宿营一晚;3、让接我的车在绕行几十公里从小渠子通过到达头屯河畔,那里离乡上九公里;4、没有
运营的车可以搭载,那我就步行在公路上搭便车。5、下到乡上,先去乡政府求助,证明自己“无害”,是个户外旅行者,然后请他们通知硫磺沟卡点,放行接我的车辆。心里觉得第五种可行,
因为卡点是他们设置的,擒贼先擒王。他们定的规矩,他们清楚,尺度他们说了算,若不同意车辆放行,我就请求用他们的车辆,付费也行。他们不愿意,让他们介绍乡里的载客车也行。就
这么办。
总算下到低处的一个雪地平台,脱下外套,铺在雪地上用积雪好好的清理了一遍,浑身上下弄整齐干净。接着下山,山路弯弯绕绕,走得又急,感觉到有些累。最后通过一户没人在家的畜栏,
总算到达了乡上西侧的柏油公路,不远处走来一位哈萨克女士。“你好”,我向她打招呼。“我从山上下来,住了几天”,“我是来玩的,拍照片,看风景”。
“奥,你不冷么。我们哈萨克都不敢上山,在冬天”。“不冷,带了睡觉的东西,山上南边有哈萨克”,“啊,我送你一样东西”,我取出准备好的羊毛剪刀,她推辞不要。我说这个我
留着也没用,你若不接
受,我就放在路边了,谁捡走用都可以。她说这个东西,不好,她不能拿。这是dao具,不好的东西。随后,她把羊毛剪刀放在了公路护栏的立柱上,我们一起往乡上走。给她指看我的宿营地,
很远很高,视距有一公里吧,大山上那就是
微小的一片,篝火也就是一点星光吧,没人可以留意到,几乎无法看到,山很大,沧海一粟。是我多虑了,可我又为何多虑呢?我问乡上有去乌鲁木齐车么,她说有。价格也很便宜,
她还打电话确认了下。她说她是村医,上去牧民家看病人。说这里不是乡是庙儿沟村,要我和她去村里测体温,在村政府登记,然后再走,因为村里设了一个卡点。正如我愿,跟着她路过
商店、
饭馆,看都开着门。进到村政府,门卫室里装了铁栏杆隔间,她给我测完体温,就进去了,我说请问待会我去哪个办公室登记,她指着门卫室栏杆隔间里的三位戴口罩的男士,说他们就是
村政府,好吧,只看到
三双眼睛,应该都是哈萨克吧,他们并不关心我是什么人,做了什么。我还未深入解释,其中的领导说不用说了,你没口罩?然后给我一个一次性黑色口罩,说我们决定不了下面的卡点。
村里的
卡点在三公里处,你和他们商量下,看他们是否同意。好,赶紧往卡点走,通知接我的人,不想让他们久等,急匆匆往卡点走。走了约四十分钟吧,前面是撞车了么?一大一小两辆货车横
在路上,后一辆翻斗高高翻起,右面路边还有杂乱停放的一两辆小车。原来这就是卡点,这突兀的景象。找到在翻斗下修车的负责人,一位哈萨克。他说他决定不了硫磺沟卡点,说15公里
后还有一个
卡点。这下完蛋了,着急下来,在村里也没有补充水和食物,刚才一路就没有车。赶忙接着问他:你们有水么?尚未回答时来了一人让他把车移开,他赶忙去配合,我身边就有一辆要下山的
当地皮卡,前面挡着锥筒。犹豫中,我猛然走
到负责人那里,问我可以坐他们车下去么,同时看着那位让他挪车的男士,带个眼镜,衣着整洁。我一边手抚背包解释,一边不确定地注视他,估计他会拒绝吧。他停了一会轻声说道:来吧。当时
我还没弄清楚他是要上山还是下山,只是直觉告诉自己当地皮卡不会被放行,而这又是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大喜过望,连忙向负责人道谢,他说那位是他们的什么领导。车是要下山的尼桑皮
卡,把
包放到后斗里,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车上只有他和司机,向他表示谢意,简单讲了山上的事,找到马鹿残骸和雪豹足印的照片给他看,让他自行浏览图片
看他兴致不高,也就没在继续。中间关卡没有悬念的顺利通行,一路无车,好像有辆警用吉普相向驶过。到达30公里外的硫磺沟卡点,向他们两位道谢,下车后向领导欠身道谢,他也开门
下车话别,不错的相逢。看到接我的车,静静的停在右侧卡点后头屯河的桥上,就在近前……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3-16 22:57 显示全部帖子

hyzxm 发表于 2020-3-16 22:47

第六天




IMG_20200128_0934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地柏丛中宿营地.黎明




IMG_20200130_1413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海拔2500米南望



IMG_20200130_1511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雪豹足印



IMG_20200130_1512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00130_15124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南北向脊面坡地



IMG_20200130_1528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南北向脊面坡地


IMG_20200130_15593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林地岩石区


IMG_20200130_1559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林地岩石区


IMG_20200130_1600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00130_1604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云杉坡地倒木


IMG_20200130_1606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云杉坡地倒木乱石


IMG_20200130_18365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海拔2100米宿营地观云海


IMG_20200130_1837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宿营地云海

IMG_20200130_1838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云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3-16 22:59 显示全部帖子
hyzxm 发表于 2020-3-16 22:57 ...

IMG_20200128_1409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躺椅


发表于 2020-3-17 00:41 显示全部帖子
分楼层发比较好
发表于 2020-3-17 08:41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3-17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前来顶起
发表于 2020-3-17 12:30 显示全部帖子
孤独又强大,想起了离我远去的哪些日子,又要回来了!
发表于 2020-3-17 15:52 显示全部帖子
顶帖支持
发表于 2020-3-17 16:02 显示全部帖子
怎么这么多代码?
发表于 2020-3-17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顶帖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