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35

主题

朝鲜

朝鲜四天,没看到一个胖子

查看:13261 | 回复:56
发表于 2020-4-24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出了平壤火车站,又坐上了旅游大巴。大巴开动后,美女导游首先对大家表示了欢迎,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又开始介绍平壤的历史。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对窗外的市容很感兴趣,一直盯着看,而且拿出了相机,不断偷偷按下快门。不一会儿,车窗外出现一个大广场,广场上很多学生模样的人,成群成群的,穿着同样的服装,在做一些舞蹈动作。大巴停在广场外侧,大家下车转了转,朴导介绍说这就是金日成广场,广场一侧较高的建筑是人民大学习堂,另一侧紧挨着大同江,江对面是主题思想塔。想来大家对这个广场应该不会陌生,朝鲜的重大活动一般都在这里举行。最近的一次大活动应该就是去年年底金正日的葬礼,朝鲜军民冒着大雪肃立默哀,金正恩手扶灵车送别前任,就是在这个广场。这里相当于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和天安门城楼,只是比天安门广场要小。


广场上那群人果然是学生。朴导说那是大型团体操《阿里郎》的演员,正在为8月份的正式演出排练。他们都是学生,朝鲜的学校不分中学和小学,从一年级到九年级,统称为学校;而且学生只上半天课,所以他们利用下午时间来排练。这样的排练场景,不只这一处,我们在平壤这几天,经常在体育场外、公园旁、路边空旷的广场等不同的地方看到。一场《阿里郎》表演同时有10万名演员参加。10万人,在某些国家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的人口数了,要把他们同时集中在一起排练,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把不同部分的排练分开进行,演出时再合起来,不管怎么样,都是一项庞大复杂的工程。也许,这样的演出只有朝鲜这样的国家才有能力动员组织起来。《阿里郎》的演出每年8月份才开始,这次我们是没机会看到了,真是个遗憾!


发表于 2020-4-24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4-24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平壤街景,坐在车上抓拍的效果不好:


发表于 2020-4-24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4-24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很快,我们抵达了住宿的酒店——羊角岛饭店,是朝鲜最好、档次最高的,他们叫做特级酒店,相当于中国的五星级。羊角岛饭店位于大同江的一个河心洲上,出入市区都要过桥,把外国游客安置在这里,也许有这方面的考虑。当天入住的游客不多,总共也就4-5辆大巴一百多人。而在周末时会有更多的中国游客,我们离开的前一天即6月16日晚上,等待入住的中国人挤满了酒店大堂,密密麻麻,嗡嗡嗡地说着各地的方言。我目测估计有五六百人甚至更多。这似乎成了国人的标志,到哪儿都是成群结队,一窝蜂的动静。


饭店在地图上的位置:

最上面是个旋转餐厅:


发表于 2020-4-24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饭店门口停的车辆:

使用这样的工具:


分配给我们的都是双人间,导游在前台办手续时我跟室友认识了,他是中央民族大学的教授,姓王,也是六十年代出生,大我5岁,来朝鲜前正在敦煌从事宗教方面的研究。敦煌的洞窟,对普通游客是不开放的,他们可以自由出入,近距离接触那些宝贝,这点让我很是羡慕。王老师认为金正恩上台后,朝鲜会逐渐开放,所以要趁改变之前来看看。他说:“三年内肯定会有变化,这是大趋势,谁也违抗不了。”我对另一个问题更有兴趣,便问他:     “你认为三年内中国会有什么变化吗?”     “会的,#&!?^$?%—*……(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略去几千字)。”拿到房卡,坐电梯上到18楼,找到自己房间,刷一下卡,电子锁嘀一声由红转绿。开门进去,看到房间里的装修摆设也是熟悉的风格,一次性拖鞋、电热水杯、袋装泡茶叶......感觉就是回到了国内,只不过他们这个最豪华的特级饭店只比得上国内的三星级。


发表于 2020-4-24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从房间窗口望出去的景色

右边那个就是主体思想塔:



发表于 2020-4-24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远处圆锥形建筑就是著名的烂尾楼——柳京饭店:



进了房间,王老师选择了靠窗的那张床,窗下有个小茶几,他说晚上要用来做功课。我本以为是准备上课的教案,后来才知道不是。原来,王老师是蒙古族,蒙古人一般信仰藏传佛教,他也不例外。到了晚上,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香炉,点上香,还有一些其它器物用品,摆满了小茶几,披上袈裟,在床上打坐,手持念珠,口中默默诵经。这才是他说的做功课,哈哈。每天早晚都要做,他怕吵着我,每次都小心翼翼,不弄出声音,我的休息睡眠也没受到影响。王老师修的是小乘佛教的密宗,听我说是江西人,他说:江西出大师啊!他似乎很想引起我对宗教的兴趣。无奈,我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每到这样的场合,内心某个角落就会下意识地响起列宁的那句话: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说回来吧。到房间后,稍微整理了下,我们就下到一楼餐厅吃晚餐。餐厅很大,按照中餐习惯10人一围。刚坐下,朝鲜服务员就上菜了,不算很丰盛,但是鱼、肉、蔬菜、豆腐、饮料、啤酒、烧酒什么的,该有的都有,辣辣的朝鲜泡菜是我的最爱,这可是最正宗的!米饭也不限量,每桌一个大盆,吃完了接着盛。大家吃得都还满意,没人刻意想到这是在朝鲜,离席时,桌上的菜剩了一部分。在几十年前的中国,这是一种可耻的浪费行为。不知道现在的普通朝鲜人是否也这样想。



晚上在房间跟王老师聊了会儿,他拿出家伙事儿准备做功课了。虽然王老师很诚恳地表示不介意我在旁边,但我还是不习惯这种气氛,感觉有些神秘兮兮、故弄玄虚。我走出房间,想去大堂逛逛。在走廊等电梯时,透过两边的大窗户望向市区,只能看到零星的灯火,夜晚的平壤是黑暗沉寂的,一方面是因为朝鲜电力供应确实很紧张,另外显然也说明了城市还不够发达。酒店大堂面积很大,一点不比广州花园酒店的小,装饰方面就显得相当简陋。仅有的几个小商店也打烊了,好在书店和纪念品店还开着。书大多是金家父子著作,还有一些关于朝鲜历史朝鲜革命的,有英、俄、法文的,最多的当然还是中文的。还有些地图、明信片、邮票等印刷品。角落里有不少纪念胸章,我买了两个,其中朝鲜国旗图案的那个就一直戴着,回国后也没取下。还有个小插曲:在沈阳故宫参观时,碰到一个韩国旅游团,有个棒子盯着我这枚胸章看了好半天。他会以为我是朝鲜人吗?在朝鲜,只要看你戴的胸章就立刻能判断出来,领袖形象的胸章由国家免费发放,朝鲜人不管男女老少,从出生到死亡一辈子都必须佩戴;而外国人是不允许佩戴的,这种胸章是非售品,想买也买不到,未戴领袖胸章的肯定不是朝鲜人。礼品店里基本基本是些工艺品、穿着民族服装的公仔、朝鲜产的香烟、烧酒之类的。我买了件汗衫,印着朝鲜国旗,还有英文的PYONGYANG,作为到此一游的留念。

发表于 2020-4-24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6月15日,平壤—开城—平壤
今天要去板门店,也就是南北朝鲜的军事分界线所在地。计划早晨八点出发。我7点起床,收拾完毕出房间准备下去,可是电梯间停电了。我指指手表跟开电梯的服务生比划了一下,他伸出5五个指头。五分钟后还是没来,我不愿意再等,正好也想活动下,就到楼梯间从18楼走了下来,下到餐厅已经过了7点半。餐厅很大,就餐的全是中国游客。早餐是自助式,食物充足,有足够的选择。王老师差不多快吃好了。他起得很早,洗漱、做功课、出门,都没惊动我。啥叫素质?这就是素质!

这么一折腾,就有几个团友迟到了,重庆那对老夫妻最晚来。朴导有些不悦,说了迟到者几句,重庆来的老头脸上挂不住了,跟朴导争论起来,说是电梯停开才导致他们迟到的,情绪有点激动,旁边老太太想拉都拉不住。80多岁年纪了,当着众人面被批评,确实不好受。看老头急眼了,朴导口气软下来,解释说不是针对他的,好言安慰之下,老头总算平静下来。



发表于 2020-4-24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出发时已经八点半了。上车时就发现有两个朝方人员:朴导在车头负责讲解,多了个女的坐在后排,朴导介绍说她是我们的另一个导游,也姓朴。此后,在朝鲜境内全部行程都是这两个朴导陪同。后面这个朴导很少说话,一直静静地坐着,整个行程中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却又随时能看到她。

板门店位于开城,平壤和开城是朝鲜的两个直辖市,两市之间的距离是168公里,走高速公路需要行驶近3个小时。朴导幽默地说朝鲜的高速公路不如中国的好,路上会有些颠簸,请大家做好准备就当是享受按摩服务吧。路上仍然是不允许拍照,我仍然是我行我素、看到窗外有合适的场面就端机按快门。两个导游也装做没看见,没有阻止。不过,一路上并没有什么亮点,只草草拍了几张,印象最深的是环境特别好,到处都是绿色植被,河里的水很清,几乎看不到垃圾,也没有工业废弃物,很干净。

朴导很敬业,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中,一直站在车头给大家讲解,她对中国很了解,汉语掌握得相当熟练,不时蹦出一些中国最流行的新词。说话也很风趣幽默,她说自己30多岁了,还没结婚,连对象也没有,是个剩女。在朝鲜,男女青年认识的主要方式还是通过亲友介绍。他们把男人叫“裤子”,女人叫“裙子”。未婚男人是新裤子,已婚的是老裤子,离了婚就是破裤子。新婚夫妇一般都搬离父母家,住进国家分配的住房。结婚时都是由女方准备嫁妆,男方不用花钱。朴导自己家是三姐妹,她自嘲说“都是赔钱货”。两个姐姐都出嫁了,她跟父母住的那套房有150平方米,国家分配的,个人不花一分钱。朴导说朝鲜人从出生起国家就管起他的一生,上哪个学校、毕业后去哪儿工作,都由国家安排。国家提供免费的住房、医疗,每个月按标准发放居民口粮,每人每天0.7公斤大米。每栋居民楼有个类似楼长的人,根据各家的需要上报计划,按计划领取、发放生活必需品,包括内衣。朝鲜没有私营经济,连大街上摆摊的都是国家安排的。农民也没有自留地,农村的基本组织叫做集体农庄,实行工分制,每天劳动结束后评当天的工分,到年底结算。看来,虽然名称是学苏联的,但实质运行方式还是中国几十年前那套。朴导很懂中国人的心理,讲到日本在朝鲜半岛殖民统治的时候,用了一些感情色彩比较强烈的词,成功激起了满车中国人对日本的仇恨。一位东北大哥大声说:“日本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从朴导那儿我了解到一个典故:在英语中“朝鲜”这个词本来是拼成“Corea”,在一些国际场合,国家或地区的排名是按英文字母顺序来定, Corea是排在Japan之前的。后来日本人强行将“Corea”改拼成 “Korea”,就是为了把日本排在朝鲜之前。


人有三急,早餐时喝了不少牛奶和果汁,这时有反应了。我起身对后排的朴导嘀咕了一下,她冲司机说了几句,不一会儿,车靠边停了下来,朴导宣布:“现在开始唱歌,下车后男左女右,注意隐蔽。”车门打开,大家都下车了,不唱歌的也趁机活动下。


这条高速公路,单向只有两条车道,路面很简陋,看得出已经多年没维修过。一路上,没见到收费站,没见到养路工,也几乎没见到行驶的车辆,路面很空旷。除了在城市或居民点附近有些公交车外,来回几百公里,4-5个小时中,看到的机动车总共不超过10辆。朴导说,朝鲜人是不能随便外出旅行的,即使是工作出差去异地,都必须先得到批准。流动人员少,没有需求,自然就没什么车辆上路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