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35

主题

老挝

老挝精彩城市——琅勃拉邦

查看:2940 | 回复:9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大约快过了两年了,这两年过了什么呢?都烂在肚子里,看着朋友圈的大多数人的匆匆风景,我却沉寂了下来,以至于很多人都在过问最近你都没有出去,你到底在做着什么?我很快关闭上自己的手机,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记录下自己的心情。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在每个孤寂的夜晚,孤单的读着诗篇,每每想起旅行的自由时光总是好的,却总是要挣扎,回到一个被别人认为一个正常的却极度压抑的氛围中去。久而久之就觉得正常了,可是旅途中的快乐也是极为短暂的,而后还不过是心情的落寞而已。总记得姗告诉我要绝缘于网络,回归于正常的生活中去。就越觉得有一种慰藉。也同时厌倦了在旅途中的刷存在感。但仍旧觉得旅行和自由就是慢性毒品一般吸引着。翻看着老照片用以回忆往事,和故人,只是故人又何尝来回忆着你?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清晨,我和在万荣捡到的日本小伙子两个人坐车到达琅勃拉邦,我们还未睡醒,两个人趁着夜色乘坐突突车来到琅勃拉邦的市区的景点处,我因为手机没有了流量跟着他找到一家叫做《老友记》的客栈,没错,就是经典美剧《老友记》的名字,而且床位的价格是当地最为低廉的,那是一座小花园形式的客栈,有一个花园的院子,而门则是用栅栏关上的,门旁边还种植了一株木瓜树,而木瓜还是青涩的,天还未亮,我们进去的,只得在外面叫喊着,不一会来了一位说着韩语的姑娘,他们怎么也不能给我们打开门,起初我们还以为这是一家韩国客栈。后来他们在院子中拿了一把椅子递出来给我们,示意我们可以这样跳进去。当然我最终跳进去了,在花园的座位上等候着前台能睡醒给我办理入住,只是那名日本小孩却把他的登山包让我看着,跑出去,后来我才得知他是去看晨间琅勃拉邦街头的布施了。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大约过了许久,他又重新回来了,直到天一亮客栈的老板起床了,他是瘦瘦高高的,一颓废样,带着一 双眼镜,带点络腮胡子,结果说起话来我才得知他是一名中国人,他们是在国内和人合伙众筹开的客栈,店内还有一名当地的前台伙计,健壮的皮肤黑黑的,那名伙计会说英文,中文,和老挝语,每周末都会去周边的中文学校补习,而中文的样子几乎不带有口音。我们办理了入住后,就跑去拥挤的床位房中睡去。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直到中午我才睡醒,我和客栈的老板打了声招呼,没想到他们的客栈招义工前台,我遇到了一名湖北的女孩子来此做前台,和一名骑摩托车游走东南亚的陕西小伙子,我问到我可不可以拼餐,结果交了10元钱,和他们一起拼餐,午饭是那名老挝前台做的,一个排骨,几碟子青菜,老挝男孩子下午就出去买摩托车了,而因为在柬埔寨摩托车事故的缘故,我没有在老挝摩托车旅行,甚至也没有去光西瀑布。下午的时刻,我就一个人去菜市场和夜市的地方走走,并参观了一下当地的庙宇,但是在老挝的庙宇几乎都大同小异,也看不出许多名堂。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菜市场买卖的都是当地的农作物,红的红,绿的绿,是丰富的,有鱼,有鸡,有各种菜蔬和水果。这令我回想起我在国内是最喜欢不过逛菜市场的,还可以还价,我经常陪着外婆去菜市场,她腿脚不好,骑着老年三轮车,我呢则走在路上。我想那是一种幸福的时光,可是生活并不允许我那样,还要奔波于生活。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就回到客栈休息,随便和客栈新认识的一些朋友聊天,那名日本小男孩刚从新加坡毕业,准备回日本去开一家咖啡店,专程跑到东南亚各国来考察咖啡,在老挝的巴色买了一袋子手磨咖啡给我们品尝,还遇到了一名泰国中年男子在此出差,他还教我怎么使用YouTube看电视剧。老板给我们几个人分发了一些新疆夹枣吃,后来我们给了一名法国女人,和那名皮肤黝黑的法国女人很是健谈, 和两个日本人聊得很欢快,另一名日本人骑着一辆崭新的代步自行车在东南亚游走,还滑稽的带着一张柳条帽子。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晚上我出去吃了琅勃拉邦当地的夜市自助,也不贵10元钱左右自己选择,我看到很多鬼佬在那边吃饭,我也凑了上去,选了一些简单的蔬菜吃,回来的时候在客栈和那名日本小伙子预定了去往泰国清莱的夜间大巴车,并去夜市看了看,有很多东西,精致的香料盒子,简单的带有当地特色logo的T恤,还有一些纸灯笼,都很精致和崭新,甚至不亚于后来泰国清迈的周末夜市。只是价格略微贵了些。我只是简单了买了一袋子速溶咖啡带走,然后回到客栈的时候,老板阿锋告诉我说车子已经来了,并让当地的突突车司机送我到达车站,然后拿票子上车,只是那名日本小男孩出去散步,现在也见不到回来,回来我又回去找他,也没见着,只好先走了,后来我给他发了 Facebook信息,当我焦急的到达车站的时候,还是没有上车,只见到最后那名老挝前台骑着他那崭新的摩托车来送这名日本小男孩来了,小男孩笑着对我抱了声歉。然后我们一同上了车。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而车子上只有,一个高个头的韩国男子,他几乎不会说英文,还有几名来自泰国的叽叽喳喳的游客,再加上我,中日韩三国凑齐了。


发表于 2020-8-19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环球旅行者,特蕾莎修女的追随者,世界旅行代购杂货铺,旅行文学写手,Web前端工程师--行者小六

个人微信:1285306825

马蜂窝/穷游网:行者小六

新浪微博:环球者小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