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502

主题

越野跑 : 长穿毕 生活在别处,亦在此处

查看:14643 | 回复:22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接上篇,昨天的大峰速攀赛
【越野跑 | 大峰VK赛】生活在别处





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抬抬双腿,乏力;抬抬双臂,乏力;转转脚踝,依旧在痛。

此刻是凌晨两点,三点的闹钟还未响起,四点半的长穿毕比赛已有兵临城下之势。
我依旧在被窝里一动未动。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昨天的大峰速攀赛欢脱又轻松,赛道上一步未停歇。虽然全程都是有氧状态,但疲惫感依旧强烈。

我不想起床,我也不想弃赛,我左右为难,我内心煎熬。




但我还是站在了起跑点。



会场似乎比前一天热闹不少,但我没有激情与热情。

之所以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我没有主动弃赛与退赛的坏习惯。

我还能走,我只是很乏力。

原地粗略计算了一下,只要CP1不要被关门,后续快速徒步,完赛应该还是可以的。至于能跑多久能跑多远,就完全听天由命吧。毕竟目前为止跑过的最长距离只是宁海55km。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夜空美丽,星星还是去年的那些星星吧。

右手边溪水潺潺,掩盖了人们沉重的呼吸和杂乱的脚步声。

晚秋的长坪村,跑道两旁夜色融融。


起跑时巴山哥传授了一个收杖小技巧,路跑用不上手杖的时候省心了很多。起跑点到CP1只有3.8km,全是路跑。从鸣哨那一刻起,我就感觉自己在机械式运动,跑的每一步,都是肌效贴压缩裤和髌骨带的功劳,而我不过是个傀儡。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手机报速8分配,慢是慢了点,但感觉只有这样的节奏和强度,我才能续航40km,何况这是海拔3300m的高原。身后渐渐响起急促的呼吸,回头看到大胡子渐渐赶上来。他迈着矫健的步伐一路向前,我听着他沉重的呼吸,结合他昨天大峰速攀的状态,不禁为他担忧。讲道理这样跑是会跑崩的。但事实证明全地型推土机不是吹的,比赛结束终点再次见到他时,状态不要太好哦,完全是我多虑。赛后他告诉我,他当时也很替我担忧,路跑居然还没他快速徒步跑得快。哈哈我已经尽力了哇。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CP1过后先是一段山路,从二道梁一直到木骡子,从枯树滩上栈道。

上了栈道后一直有个男生跟着我,我跑他跑,我停他停,我走他走。我叫他先跑,他也不,说我节奏好,就跟着。后来知道是巴山老爹。


我就发现高海拔总被男生跟着,都说我节奏好。

我太难了,我也想被带着跑。

我也想有人帮忙开路呀。


栈道某处偶遇志愿者,告知我是女子第三。

之后我一直第三,和昨天一样,孤独又自娱。

好像从来没有体验过角逐的感觉,紧张刺激争分夺秒。

最好不要有。


讲个彩蛋。

长穿毕组别女子前四名用时呈等差数列,分别相差50分钟。很巧呀有没有。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天色依旧未亮,我开始有了饥饿感。

三点多吃了半份泡面和一个蛋黄酥,cp1只吃了一块巧克力。

我自己的补给带的不多,五根能量胶,一排50g巧克力共五块,半包昨天大峰剩下的水果干。
优先选择吃了水果干,饿。

吃了两块巧克力,饿。

吃了一根胶,饿。
又吃了一根胶,饿。
这时候我还没到木骡子。



巴山老爹一直跟着我,我在黑暗中一边开路,一边计算着补给。
怎么算怎么都不够。
一路勉强饿到木骡子补给站。吃了一个饼,拿了一个馍,抓了一把葡萄干和香蕉干,接满两壶水就出站了。本以为这下可以补回来,但没多久又饿了。。。



一直饿一直吃,一直吃一直饿。没到卡子沟尾,我就把身上所有的补给全吃完了,只留一支能量胶用来保命了。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正当我觉得快要体力透支时,太阳迎面洒了下来。


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相信世上寒冷,相信秋高气爽。


我也是被爱的

被整个世界所爱

被日光所爱

被层层袭来的晨风所爱

被柔软的草甸所爱

被秋叶以金黄的方式所爱


一切都好起来了啦

我也不饿了啦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嗯,找我买有折扣hhha)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开始翻垭口时太阳当空照,但并没有花儿对我笑。我顶着烈日炎炎,身后的宋也顶着烈日炎炎,我们艰难的爬着坡。他问我今年为啥不戴毛线帽了。


今年天气真的太好了,我这下降的体能再加上不排汗的毛线帽,在这烈日当空下应该会有暴毙的风险





发表于 2020-11-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