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579

主题

西南

世间风雨琳琅,山水终会相逢——记10月洛克徒步

查看:33552 | 回复:19
发表于 2020-11-20 15:0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610454528 于 2020-11-20 17:05 编辑

写在前面

       大家从8264论坛相识,原定相约挑战全程70公里+洛克线5天轻装徒步,攻略、装备、物资、向导等一切均准备妥当,难得地利人和,可惜天时:第三天山上下雪,垭口结冰马帮无法通过,被迫下撤,尽管旅途充满遗憾,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但,还好,人的故事足够精彩~



左起:全会,新天,末,捍卫,十月,老熊,十元,六,Luca,星星




实际行程安排

DAY 0:全国各地——西昌市

DAY 1:西昌市——木里县

DAY 2:木里县——嘟噜村

DAY 3:嘟噜村——白水河起点——菩萨洞——牛顿营地

DAY 4:牛顿营地——万花池牛场

DAY 5:万花池牛场——嘟噜村

DAY 6:嘟噜村——稻城亚丁村(下午短线游玩)

DAY 7:稻城亚丁(整天长线游玩)

DAY 8:稻城亚丁——成都

DAY 9:成都——全国各地


以下为游记正文:


      喜欢什么季节?那应该就是金秋吧。有一种期待,我可以一直藏在心里,慢慢的把它实现。洛克线,对于我来说,就是这种期待。

      那天晚上,我们在尼莫家的屋顶,对着满天繁星,静静地看着。有流星划过,一阵雀跃,笑声蔓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没有一星半点的光污染,肉眼清晰可见的银河,忽闪忽闪的星星铺满了天空。我们嘲笑捍卫看不到流星,他和小六索性把睡袋拿到屋顶躺着看星星,我们几个靠墙抬头望,快把多年的颈椎病都要治好了。治愈的不只是颈椎,还有在世俗生活里积攒许久的浮躁。那一晚绝美的星空和无尽的欢笑,成了后续故事的一个最好铺垫。


抓拍到两颗流星,机智的你找出来吗?



Day1

西昌市——木里县

       17号凌晨,背着70L大包和35L小包出门,当然心情是激动的,哪怕只睡了两个小时。久违了,就像时间都消失了,我还是当年那个我,我依然向往川西高原,喜欢深秋的徒步。

       我和小六一起到机场遇到的第一个小伙伴是十月,早上七点多的航班一起从浦东飞西昌。十月穿着一身黑,第一印象是很靠谱、斯文,不像是在群里埋怨我不给他添加美女队友的十月。下飞机火速赶到汽车站,和另外两个队友会合去木里。新天,不大的身板背着一大一小背包,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单纯,同时附有执着和坚忍不拔的精神,纯粹又乐观的广东女孩。Luca,第一眼就能看出是一枚强驴,长时间锻炼出的略显魁梧的身材加上随时可以开玩笑的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大巴车晃晃悠悠开着,山谷、山腰、垭口,忽高忽低的弯弯山路,忽然在云雾中,又忽然群山尽收眼底,浑浑噩噩到木里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木里县城风景


       终于,十个人要见面了。一打开电梯门,我就听到了大家的声音。敲了敲房门,末末很快给我开了门,第一眼就有了一见倾心的感觉。瓜子脸,短头发,温柔中有种莫名的刚强。刚卸下大包小包,听到星星的声音伴随爽朗笑声传来,她给我们分小礼物,一个可以折叠的方便坐垫。星星不亏是一枚经验丰富又细心体贴的老驴,坐垫在之后的行程中使用率非常高,真的是小而美的好东西。这时候捍卫和拾元出来说之前寄过来的高压锅放在他们房间里。两个高高瘦瘦的九零后广东男生,很庆幸在最后在快要满员的情况下还把他们两个加进来了。捍卫和拾元不仅很有趣,还特别体贴,体力超级好,简直是两枚活宝,让我和末末在筋疲力尽的时候总能一下就满血复活。十个人互相熟悉好像也不需要什么过程,一顿蜀大侠火锅已经可以相识相知,开怀大笑。



Day2

木里县——嘟噜村

       18号一大早,我们一起到菜市场采购徒步物资。两辆七座车装好了我们所有的装备和物资,离开木里,开往嘟噜村,就是开头看星星的那个村子。我们车里因为塞了很多东西,坐了四个女生,而另外一辆车坐了六个男生。女生的话题永远都是聊不完的,一路欢笑,一直沿着227国道向北开。路况还可以,山路难免急转弯,新天和末末有些晕车。最后到了水洛乡之后变成了土路,尘土飞扬,坐在车里不能开窗,晕车闷热的感觉很难受,还好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大家终于……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不用坐车了。

       我们提前联系的向导是尼莫。尼莫家一共三楼,一楼不住人,只有家禽和仓库,爬上略陡峭的楼梯到二楼宽阔的客厅兼厨房,很有藏族特色的布置配上昏暗的光线,喜欢极了。晚上七点多,天还没有黑下来,站在三楼大露台看着风景,好惬意。




Day3

嘟噜村——牛顿营地

       19日,心心念念的洛克线徒步正式开始!昨日的湛蓝天空已躲进厚厚的云层里,我们忙着打包行李,尼莫忙着把食物和锅具整理好放在编织袋。好了,整装待发。在尼莫家的院子里拍照凹造型,金灿灿的一地玉米穗和湛蓝的天空,有了鲜明的对比。


出发前合

       九点半的时候,我们的向导蓝布带着马帮过来了。其实,从嘟噜村到洛克线的起步点还有9km的长路,这段路一般是坐车去的。我们因为被前两天连续的山路坐车虐到,这一天毅然决然得决定徒步到起步点。一路欢快,走了一段山路后,下到公路继续走。


左起:向导尼莫、酷酷的星星和熊叔

我们的马帮


       约两个小时之后到了徒步起点。坐下来简单吃点东西,开始掉雨点了,我们匆匆上路。刚开始的路是沿着白水河而上的相对平缓的上坡。白水河的水是那种冰蓝色的,水量不小。




       一路听着悦耳得水声往上爬,路面还算干燥,徒步很舒服,走到一座小桥附近吃午餐。老熊开火煮方便面,我们席地而坐分享午餐。老熊很会享受又酷爱跑步,很会照顾人,不仅给我们分享方便面,还体贴地削了苹果,烧了热水。蓝布说后面要开始爬山了。


队长全会、末



        哦,原来我气喘吁吁上来的这一段路只算得上平路,真正得上坡还在后头。下着小雨,开始爬坡吧,七拐八拐一路上山,反正沿着白水河一直往上走就对了。


可爱强悍的luca


      按着自己得节奏慢慢走,强悍的Luca前后蹦跶照顾着别人,嘘寒问暖,帮队友背包。一步步往上爬,走到菩萨洞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毕竟完成了一半路线了。


恍如漂浮在暗河上的小岛——菩萨洞

摆拍中的十元


       菩萨洞后面的路没有那么陡,不过一直是上坡。蓝布一直在问我要不要骑马,我心里想,我第一天就骑马的话后面是不是就可以直接放弃了。虽说出来之前在家也有所锻炼,很显然没到位,明显感觉体力大不如前了。




       脑袋一片空白地往前默默地走着,捍卫拾元以及小六早就不见踪影,Luca还是上蹿下跳帮女生们背包,看到十月和老熊跟着向导最后收尾,而四个女生基本都在一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拾元和捍卫在木桥的对面开心地跟我们打招呼,说快到了。果不其然,看到了相对平坦的地方有牛棚和若干帐篷以及远处已经燃起的篝火。第一天的营地——牛顿牛场终于到了,洛克线果然还是有点强度的,第一天徒步25km,上升1000m。


       天快黑了,赶紧搭好帐篷,去看看其他队员的状况。Luca搭了他的单层帐篷,没有地垫、没有防潮垫,只有一个轻薄羽绒睡袋,看的我目瞪口呆,他一脸的满不在乎更是让我哭笑不得。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安排Luca去跟十月拼帐,稍微有点放心了。马队里有个女生很漂亮,她叫曲珍(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记不住,居然问了四次)穿着红色大衣在地上切牛肉,手冻得红彤彤的。她说今天太晚了,就一菜一汤,我觉得不够我们13个人吃,也不忍心让她再干活,于是我自己下厨多炒了一个西葫芦。招呼大家过来吃饭,把青椒牛肉丝和西葫芦都吃个精光,看着大家吃饱了,我也就放心了,回帐篷养精蓄锐。3400m海拔上的睡眠如我所料并不是很好,偶尔能听到雨水拍打帐篷的声音,还好不怎么冷。


牛顿正在准备做饭的向导

营地烤火炸迸的火星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20 15:31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发吧
发表于 2020-11-20 15:48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11-20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继续更新
发表于 2020-11-20 16:48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欣赏好贴分享
发表于 2020-11-20 16: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610454528 于 2020-11-20 17:02 编辑

Day4

牛顿营地——万花池牛场

       20日,七点多出帐篷,探了探大家的状态如何。老熊跟我说他高反一夜没睡,糟了,如果第一晚就高反的话后面几天会很严重,毕竟后面都是四千米以上的营地。和老熊沟通后,最后决定让蓝布陪着老熊下撤到菩萨洞,后面的路老熊自己下撤,蓝布再回来找我们。

       湿漉漉脏兮兮的帐篷收拾好,继续徒步。今天算是全程最轻松的一天,只有10km左右。那就慢慢往前走吧。大雾和小雨依旧陪伴着我们,依然沿着山腰上的小路往上爬,有很多大石头需要翻过去,加上一夜的雨水造成的泥泞再加上马队的粪便,一点都享受不到徒步的快感,只能闷头往前走。



      满措牛场简单休息后继续向前走,海拔到了4000m左右之后几乎没有上升了,平路徒步可以好好欣赏一下风景。植被的颜色层次分明、形状独特,山间云雾缭绕,如果有蓝天那该多好。藏别牛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垂直山体之间宽阔平坦的草地是金黄色的,中间有弯弯曲曲的河水流过,还有一些古老的树木和大石作为点缀,在这里逗留、拍照。


捍卫在万花池牛场前的草场

       没过多久就到了今天的营地——万花池牛场。



       万花池牛场也是相对开阔的地方,离河水很近,牛棚若干间。有一间牛棚已经点好了篝火,大家纷纷把湿漉漉的衣服、鞋子、帐篷拿到篝火边围一圈坐着烘烤。淋湿了两天之后坐在火堆旁边聊天是一种小确幸,坐着不想动了。下午四点还早,我起身烧了排骨萝卜汤给大家喝,去去寒。


想进来偷吃苹果的马儿


       淋了两天的雨,舍不得离开篝火的温暖,女生们恋恋不舍地用热水洗脸泡脚回去睡觉了。睡觉那间牛棚中间是过道,两边都是搭好的木板,铺防潮垫就可以放睡袋了,比帐篷方便和舒服。睡着倒是挺快的,不过总做梦,有时候分不清是外面的河水的声音还是雨声,总之,醒了好几次。


Day5

万花池牛场——嘟噜村

       迷迷糊糊早上醒来,其实第一个关心的就是外面的天气。确定了轰隆隆的声音是外面的河水而不是雨水之后,其实是有些安心的。到外面看……不好了,下雪了。昨天傍晚还看到了一丢丢的蓝天呢?怎么都没了?白茫茫的一片……雪越下越大……没有一点风……虽然这种雪景我很忐忑,但依然忍不住去欣赏这份雪景。雪花轻飘飘地飘落下来,落在已经枯黄的草地和树木上,像是童话世界。马儿冷的有点啰嗦,一下子把我拉回到现实,糟糕,情况不妙。蓝布去山上探了情况回来说,今天没有一个队伍可以翻垭口,全部撤退!




    今天要直接退回到嘟噜村,从4200m下降到2400m,徒步大概25km……一下子担心今天能不能天黑之前到达,所以没有多想,我带头往前走了。再一次走过藏别牛场,昨天那美丽秋色早已换成了冬装,变得真快。所有队伍一起下撤,小路有点拥挤了。到了满措牛场的时候还没到12点,可以安心了。捍卫和拾元拿出自热盒饭当午餐,还分我AD钙奶,相当高级的午餐了!山上的鹅毛大雪,到这里已经变成不小的雨下下来了,太难受了,继续下山。我压队,和蓝布、末末一边聊天一边下山。连续几日的雨雪造成的泥泞和岩石落差,下山特别痛苦。每一步走下去都非常难受,会让人觉得路途漫长,菩萨洞遥远的让人匪夷所思。




       一路艰难、谨慎向前走的时候碰到了小六蹲在岔路口等着我们,他指给我们说往下走,蓝布说往上走是嘎洛村方向。这个不明显的岔路口,除了捍卫和拾元,都走对了。走到最后一段平缓的地方,小六突然大叫说,野猪!野猪!被蓝布鄙视了,是放养的藏香猪,大家笑得不亦乐乎。慢慢地看到农家了,再后来看到了之字形的路,那是从嘎洛村下来的路,我们还开玩笑说,路那么陡,那两个走错路的可以从嘎洛村滚下来了。到达起步点看到十月和Luca坐着等我们,已经17:15了。路口有很多车子,人群里还有尼莫,看来尼莫的大环线也没有走成。大家纷纷上车,Luca坐在了后备箱。而我和新天感觉状态不是很好,这种状态坐车会吐的,决定走回村子。蓝布说,他从十一开始带队,中间就休息一天,其他时间都在走路,腿有点酸了。这时候让他陪我们继续受苦,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左右,我想应该能在天黑前到尼莫家。出发的时候,把捍卫的电话号码给了尼莫,让尼莫去嘎洛村找他们。沿着公路走了十几分钟,看到尼莫骑着摩托车把捍卫和拾元接回来了。全员归队,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了,我上去给他们一个拥抱,让他们先回去了,回去可以慢慢听他们讲故事【段尾有十元视角的自述】。天色渐黑,山谷上方的云层变薄了很多,能看见大片大片的蓝天。这里依然宁静、深邃、壮丽,一种半途而废再次回到原点的挫败感使得这优美的环境带一丝忧郁。过了一个弯,又有好多弯,来时的兴奋劲儿不在了,自然感觉路途遥远,怎么都走不完。后来,蓝布去村里借一辆摩托车过来带我们回去。不是很冷的天气,坐着摩托车驰骋在川西某个不知名的深山峡谷中,有种不可言喻的自由感。看着蓝布的手没带手套冻得发红,还是有点愧疚。没一会儿看到捍卫和拾元在站在路边!他们说尼莫的摩托车爆胎了,等着其他人过来接应,惨兮兮的。摩托车开了好久好久,久到我怀疑我的记忆有问题。明明那天从尼莫家徒步去起步点,没多久就到了,怎么要开这么远还没到,而且后面一直在爬很陡的坡,是那种我完全没有体力可以爬上去的坡。尼莫家依旧,尼莫老婆依然嘘寒问暖帮我们忙前忙后。我们坐在炉灶旁边,又开始各种烘烤,只是缺少了笑声。十月和Luca看来是要早点回去,Luca决定原路返回,经木里回到西昌之后飞回上海。十月呢,一直在刷着地图,思考哪种方式可以最快回到家里。他问,为什么五六十公里这么近,要开车那么久?地图上显示只要一个多小时。他说的是从这里去稻城亚丁的方向。蓝布说,几乎都要在悬崖边的土路上走,所以需要3~4小时才能到香格里拉镇。综合考虑下,我们剩下八个人决定包两辆车去香格里拉镇,进景区逛逛。




       多日的阴雨天导致太阳能热水器无法供应热水,简单洗洗,睡了。确切地说,躺下了。尼莫家的火炉旁很温暖,裹在睡袋里,有一种闷的上不来气的感觉,应该是心理作用吧。辗转反侧,看到末末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看来她还在看小说,再后来,屋里没有了任何灯光,我依然睡不着。原本是沾枕头就能睡着的我,怎么会在累了一整天之后反而失眠?太不可思议了。我到底是在舍不得什么还是不愿意面对明天?


【十元自述】

      从菩萨洞稍作休息后,我和捍卫便继续出发。很快走到“踩石头过河”的地方,实际上这是山上流淌下来的一条小溪横亘在必经之路上,溪中躺着一块块小石头,我们便踩着这些石块前进,像小时候玩跳格子游戏一样。趟过小溪之后不久开始一段爬坡,捍卫走得较快,我在后面缓慢跟随。走了一段之后看到捍卫停下了,他指着前面,原来是出现了两条路,一条上坡一条下坡。分岔的两条路看起来都是可行的,但因为我们是要一路下撤也是下坡,随即我们决定走下坡路,而这,也是开头说的刺激和难以忘怀的一条路。事后回想起来,我们在这条路上实际只花了40分钟,但却是终身难忘的40分钟。


       沿着小路一直向前,路道逐渐变窄,不一会儿就好像没有人走过的痕迹。我有点迟疑地说好像没路,但在山里有时候看着没路走着走着又有路,捍卫便到前面观察开路,再走一会又出现了有路的痕迹,于是我们又继续向前。然而愈往前走,杂草越发茂密,脚下只剩下黄色的草丛,四周荆棘丛生,坡度也越来越大,我们就像横着上楼梯一样,左边是上坡,右边是下坡,我们就在坡上横切往前。走了一段后停下回头看,天,已经完全看不到路,陡峭的坡坡度快超过了60度,稍一不慎就会滑下去,如果从远处看我们,就像攀岩般趴在斜斜的坡上。这时候,捍卫在前面加快了速度,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开始有点慌了,而我可能是太累,也可能是觉得有人一起,就没想太多。渐渐地我感到越来越累,坡度巨大使每一步前行都要用手撑住左边的坡以免滑下去,另一只手又要不断地拨开荆棘。有几处地方完全被丛莽遮挡,我们硬是拨开穿过去,有一些地方需要往上一个坡再走,我们就拽着长在土里的草,手脚并用地爬上去,就在这不断地硬闯中,我们的手都出现了不少的划痕。到了一处接近90度且有1.5米高的坡,我用力把登山杖插在土里,双脚踏着坡上的石块往上蹬,然而石块松动不受力,完全无法上去。试了几次无功而返,捍卫索性把登山杖递下来,我抓着后才得以上去,即使这是很危险的操作,但为了上去也只能拼了。沿路偶尔看到马粪,说明还是有马来过这里,那就说明往前还是可行的。就在这样的披荆斩棘中,我开始走一步歇一步,走得越来越慢,而捍卫为了开路不断往前闯,彼此看不到了,他便传回声音告诉我方位。我无比艰难地前进,而这还是在我听捍卫喊方位的情况下,他在前面开路的时候如何找到的方向,我也无从知晓,我只知道一开始的岔路往下走后,如今我们处在这座山的半山腰上,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往上坡走,回到有路平缓的地方。捍卫开始在前面呼喊上面的人,看是否有人经过,后来他说,就是担心我们如果在天黑前赶不回去,也没有人来救我们,那真的是无比危险,所以一定要喊让人知道我们在这。而我的体力开始不支,跋涉了一天后在这平均坡度超过60度的半山腰上不断攀爬,我的每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而捍卫不停地呼喊我甚至都没有力气回应,这或许是我人生中体能的极限了。我也不知道捍卫哪来的力气往前走和不断呼喊,照他的说法就是充沛的体力和伟大的感情,总之折腾了很久,我们终于听到了上面传来回应的声音!我们几乎都要跳起来,在几十分钟的煎熬后,我们终于见到了黎明前的曙光!然而这声回应距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茂密的树丛遮挡使我们完全看不到人影,我们就顺着声音的方向继续往上爬坡,捍卫仍然不断地与上面的回音进行确认,我则努力使自己保持稳定,每踏出一步都格外小心,生怕一失足滑落下去。漫长而又艰难的爬坡之后,我突然听到捍卫跟一个人交谈的声音,原来是上面回应的人下来接我们了,他是另一支队伍的向导,我们跟着他又往上爬了一段坡,终于,我们回到了平缓的山路上。我已累得再无想法,无他,只想感谢这位向导,挽我们于山林。


      走出山路后,捍卫问我是不是不想说话了,我是累得已没力气,只想静静地走完这剩下的路程。大约走了又半个小时,我们走出了这片山,到了有信号的地方。然而出来的地方却无比陌生,嶙峋的峭壁,满地的碎石,全然没有第一天起点白水河的踪迹,原来我们走出来的地方是洛克线的另外一个徒步起点呷洛村。呷洛村也有一大片的草地,远处藏民的屋子鳞次栉比。我们要回到白水河起点,因为那里有尼莫家的车可以送我们到嘟噜村,然而询问藏民过后得知到白水河起点还有6公里,真是令人绝望。于是我们到村里面,询问藏民是否有车可以送我们到白水河起点,经过几番询问,有一个藏民小伙子答应用摩托车载我们过去,我们两个人给他70元。感激。


       坐着藏民小伙子的摩托车出发,原来是沿着盘山公路一路向下。捍卫坐在前面跟他交谈,而我在后面冷得直打颤。开了约20分钟快到山脚,迎面忽然见到了同样开着摩托车来的尼莫!无比惊喜。告别了藏民小伙子,我和捍卫坐上尼莫的摩托继续前进,很快经过了白水河起点,见到了前面在走路的全会新天和向导。我们呼喊着,全会跑过来给了我们一个拥抱,一瞬间我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刚刚一路的艰辛、痛苦、绝望,都因为重新见到了他们而烟消云散,这就是劫后余生的感觉啊。这趟旅程,一开始就是全会接收了我们进的队伍,作为队长的她一路给了我们很多的照顾,而这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化作了无穷的感动。


       回想起来,这一天也许是我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天。曾经我只身去爬山,一路全然没有人影,唯独我一人穿梭在寂静的林中;曾经我在山上行走在一人高的芦苇丛中,突然在拐弯处遇到一只狼狗;但这些都远比不上今天的惊心动魄。捍卫说,如果我们在天黑前走不出去,黑暗和寒冷将使我们更加危险,而后来一路我们遇到了不少贵人,在山上下来接我们的向导、在呷洛村载我们下去的藏民小伙子、回嘟噜村途中的尼莫一家,都使我们得以幸运地回来,越想越后怕,这应该就是劫后余生的感觉吧。我们的人生路上,也许不会经历生死攸关,但难免曲折,而所有的曲折都终将被跨过,就像我曾经在洛克线的山坡上,前路坎坷且漫无方向,但有人在陪伴着你,为你着想,为你披荆斩棘,在这条路上,我不是一个人在行走。


Day6

嘟噜村——稻城亚丁村

       21日醒来时的空虚感让我明白是多种不舍和对于返回现实生活的抗拒。不舍的是这里的善良和淳朴、是温暖的酥油茶、是满天繁星、还有未完成的洛克线。那种空虚感持续了好久,我裹着睡袋,靠着柱子,看着大家收拾行李。过了大半个小时,实在是觉得不能耽误大家,只能起身了。蓝布很早就来了,他过来是为了把Luca带到水洛乡班车点。七点半,蓝布和Luca匆匆下楼,我也跟了下去,目送他们。说过再多次的后会有期,也比不上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吧,何况,谁又知道今生何时再相见?随后,我们和尼莫家人告别,坐上了车,开往香格里拉镇。我们的车主叫杜基,刚开出没几米,因为车窗被雾笼罩,停了下来,擦车窗。擦完才发现,半个轮子已经不在路上,车子挂在尼莫家门口好几米高的悬崖上,我的小命差点就这么不经意间流失了。上路,一段公路之后进入了水洛乡,继续沿着峡谷边的山腰土路慢慢前行。往山上看,可以看到尼莫家门口的白塔以及我们徒步过的公路,还有水电站。土路上有点颠簸,开的慢。新天说,这样挺好,比之前在柏油山路急转弯强很多,至少不会晕车。一路开着,偶尔下来休息,车主们下来抽根烟之后继续上路。有一段路因为上面在修路,停车等了一会儿,一起下来搬走了路上的大块石头再上路。天气不错,蓝天白云下,山体和河水格外的美。三个多小时后看到了甘孜州的界牌,以及界牌下面的柏油马路。我们一起感慨,甘孜州和凉山州的界限这么清晰,修路一米都不带多的。甘孜州的路况很好,一小时左右就到了香格里拉镇的青旅。中午了,云层越来越厚,我们急着去景区,就在门口的饭店吃了一碗重庆小面,星星和十月留在青旅,剩下我们六个人,包了一辆小的面包车进景区。




       买完票,从门口坐车约50分钟,33km几乎都是上坡。窗外的云渐渐多起来了,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可以遇见神山全貌。到达冲古寺前有好多转弯处可以看到仙乃日雪山,上面有些云层。下车的时候,发现小腿硬的举步难行,妥妥地变成了老弱病残。今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只能走短线。白白的山体前铺开的金色森林,比想象的美多了。




       卓玛拉措的观景台站满了各路人群,当然最多的还是拿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团。白雪皑皑的仙乃日近在咫尺,山顶有些被云层遮住,蓝天白云下的仙乃日倒映在卓玛拉措湖面上,加上湖边和山下层林尽染的衬托,风景如画、如诗、如我心中的世外桃源。这里拍照最适合不过了。相机手机拍不停,站姿、坐姿、前身、后影,还有双人的“打飞”系列和“背靠背”耍酷系列,在众多游客中抢占C位,蹦蹦跳跳拍个不停,也笑个不停。





       再这么亢奋下去要高反啦,带着一丝不舍,沿着湖边走向仙乃日观景台。




       新天沉迷于拍照,跟丢了一小段,还好这里有信号,很快会和了。观景台离仙乃日很近很近,人也相对少一点,绕一圈再慢慢走回班车点,路上碰到有一个澳门哥们儿手掌磕破,捍卫和拾元拿出了创可贴帮他贴好,我们继续一边赏金秋景色一边拍照下撤。到山下的时候,云层已经散开,可以看到月亮和星星,我们可以期待一下明天的景区长线吗?饿坏的我们加上等我们的十月和星星一起风风火火进了重庆小面那家饭店吃咸肉火锅。从一起吃的第一顿火锅十个人凑齐,到现在八个人,明天就变成七个人了,十月要从稻城直飞杭州,回金华家里。吃的心满意足后,我跟拾元一起去买了奶茶喝,嗯,满足了。今天终于可以洗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睡觉了,真幸福。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20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610454528 于 2020-11-20 17:00 编辑

Day7

稻城亚丁

       22日的早晨,按照原计划应该是今天早晨从蛇湖营地穿越到景区,结束洛克线徒步。那我们就假装我们是穿出来完成洛克线吧,迫不及待地想去景区长线。七点钟出门,阴天。继续在门口重庆小面那里吃了早餐后,熟门熟路去了景区。洛绒牛场好大一片金黄色草地,够开阔,够美。刚开始那一段还是比较宽阔平坦的路,看着好多人拿着氧气瓶走两步吸一口,我相当好奇吸氧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从洛绒牛场开始全程超过四千米的海拔,确实要注意一些。后面的上山路都是台阶,比斜坡路虐多了。一直低头往上爬,时不时还有溪水流出来。风也越来越大,可就是吹不走天上那层厚厚的云。到一个岔路口,左边通往牛奶海,右边继续爬台阶到五色海。往五色海方向看到了小六和末末,去找他们一起在一个避风口吃点干粮,顺便等等后面的新天和星星。吃完后再爬到最上面与捍卫拾元汇合。人齐了,在海拔4700m的五色海这里,实在是觉得景色一般,毕竟没有阳光的湖水是灿烂不起来的。


       捍卫给我们指了指牛奶海旁边的小路,说上次去那边拍过照的,那应该就是通往蛇湖的唯一一条路。下到牛奶海附近,看看时间是下午两点,我们决定往小路走过去看看,其实看到垭口方向一团迷雾,也没报什么希望。小六因为膝盖疼,先回到洛绒牛场等我们。坡路比台阶舒服太多了。沿着牛奶海边上山坡走着,慢慢地,镜头里可以装下一半的牛奶海到整个牛奶海,一路拍风景、拍自拍,嗨翻了,完全不顾阴沉的天气。




       通往不知处的路程总是充满新鲜和激动,到后来只能看到远处的牛奶海了。垭口相对平缓开阔,被雪覆盖的垭口和天色合一,分不清哪是哪。




       直到已经翻过垭口是因为眼前展现的蛇湖!!实在是太壮观了!要知道我可是一点都没有期待的,毕竟赫赫有名的牛奶海和五色海在阴雨天的笼罩下黯然失色,失去了本该有的额颜色和风采。但是蛇湖,还是惊艳到我了。对着这壮丽的美景忍不住在4700m海拔上欢呼。蛇湖,是很深沉的黑蓝色,特别平静。两边巍峨的上体加上乌云密布,阳光试着扒开厚厚的云层露出些许的光芒。




       眼前这一幅壮美的大片,不禁让我们感慨,值了!早起的痛苦、阴天的失望、山路坐车的不适、一路台阶攀升、冰冷的午餐、失色的牛奶海……这些似乎没那么重要了,站在高处用上帝视角俯视蛇湖美景,之前的痛苦彻底消散了。一个是因为看到如此美景后我们克制不住的兴奋,另一个是因为15分钟后就必须返回感到急切,总之我们在4700m的高地上蹦蹦跳跳,拍照不断。三点钟,不能再耽误了,往回走。一路兴奋劲儿没有过,走的飞快,我还让拾元抓着我的登山杖拉着我走了一段上坡。帅气暖男小哥哥拉着走这等美事也可以发生在我身上,哎呦,老夫的少女心啊~~继续撤到牛奶湖旁边的山腰小路上,我感觉到背后凉丝丝的,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包里的羽绒服掏出来,毕竟不想在风口换衣服。到湖边的时候我感觉有点无力,下山的路又累又远,勉强支撑自己走到洛绒牛场,再走到车站。快到车站的最后几个台阶那里,捍卫和新天在等着我给我打气,新天喊道:“全会,加油!我爱你!”我差点跪在了台阶上。好不容易到了冲古寺那边,还是走了一段下坡路,我一路搀着末末走到大巴那里。大巴里坐好,我终于可以放松了,穿好羽绒服,直接睡过去了。下山后在出口附近买了一杯可乐姜茶,缓过来很多,不用给队友们添麻烦了。回青旅后吃了一顿吴铭火锅让我彻底恢复了元气。昨天八个人,今天七个人,明天一早我们五个人去成都,而星星和末末继续她们的旅程。吃一顿少一顿,不仅吃饭次数少了,人也越来越少了。在青旅和大家喝酸奶,我和新天和小六都是八零后,都在职场上混了十多年了,跟对面的捍卫拾元探讨职场发展。和初入职场的他们相谈甚欢,青旅老板也加入到我们的聊天。如果不是末末出来提醒我们,全然不知已经过了零点。要知道,我们明天要赶六点的班车去成都啊。散了散了,再多的不舍,总要面对离别。


Day8  

稻城——成都

     10月24日,周六。五点钟起床,五点半出门,06:00大巴在漆黑一片中开动了,我倒头就睡。到了稻城上了一批人,车子就满了,没有空位,继续沿着227国道向北开。到理塘的时候,看到外面蓝天白云,艳阳高照,和阴沉的昨天有了鲜明的对比。




       这么好的天气配这么美的景色,有何用,我都要走了。在理塘简单休息后开始318向东行,车里有人呕吐,有人吃东西,最受不了的是还有人抽烟。大巴车里各种味道和声音掺杂,实在是让本就很煎熬的长途车程变得更加难以忍受。我一路跟新天说,真后悔,350一个人包车就好了。别说,318的风景真不是盖的,随随便便都是一幅画,我也再一次感受到了翻越折多山的气势磅礴。




       开了整整12个小时,终于到了康定,天色已黑。晚上十点,也就是坐车坐了整整16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成都。住成都的好友过来接我,我下车跟大家道别。新天说,我们一起去吃串串吧,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相见。你想想这些年走过的长线,有多少人真的见了第二次。这句话一下子戳痛了我,是啊,有多少后会有期我可以期待和等待。


The end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在没有信号的世界里,我们几个即是全世界,单纯美好无忧无虑的小世界,谢谢善良温柔的你们。不知道这一段不算完美的旅程你们会记得多少,又记得多久。很庆幸,遇见的是你们,很多年后的记忆里最多的可能不是多少美景,而是我们的欢乐时光。那么好的你们,好过任何美景!因为你们,使不完美的旅程没有遗憾,真的!我们后会有期,不只是说说而已,对吧?




发表于 2020-11-20 17:07 显示全部帖子
emmmm,本来在编辑器排版好好的,放到这里居然就乱了,第一次发帖。。。。。。有点难搞,,,就这样8,谢谢各位大佬鼓励!!!!
发表于 2020-11-20 21:50 显示全部帖子
AK47重了点,想想还是带微冲合适,对了,手雷也挂两科颗,对付狼群管用。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0-11-21 00:45 显示全部帖子
请问下这个季节要用多少温标的睡袋呢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