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367

主题

广东

心中的日月(泸亚线)(完篇)

查看:42739 | 回复:168
发表于 2020-12-17 08:16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2-17 13:41 显示全部帖子
许哥在这里发现了纯正的野生艾叶。气味很香。好象艾草都是野生的吧。这里长的很细小。但气味浓烈。




穿什么衣服是个问题。这里海拨低。温度高。




他又在看植物。







乱石摇摇欲坠




发表于 2020-12-17 13:43 显示全部帖子
想拍的时候,队友已经转过弯去。




我说:“长的这么好看,让我拍一张照片”。后座两个女孩尖叫一声捂着脸躲进了车厢。男人把脸凑了上来。说他也很好看。可以随便拍。他们不是本地人。向我问路况。







山崖下。人象蚂蚁







数的拐弯。景色差不多。



发表于 2020-12-17 13:44 显示全部帖子
土路快要结束了。




这里是最后一个高边坡。




这张回头拍的,太象丙察察了。我记得相似的场景里,远远看见许哥的红衣消失在拐角。山谷里只有我一个人。好着急想赶上他。如今我一点也不着急了。




这两个藏民好黑好黑。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2-17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还是刚才拍照的地方。转身拍藏民




前方就是两河交汇处。土路会在那里结束







许哥在走猫步




最后一个坡了

发表于 2020-12-17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还有三百米




到达土路的终点。也是甘孜和凉山的分界。




我们从凉山过来的




是俄伦村


发表于 2020-12-17 13:49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个村子好大。






我以这个村子的规模来预判蒙自乡。结果蒙自乡消失了存在




俄伦村路边没有小店。我沿着一条小路走到人家。发现这户人家有东西卖。许哥和这个小姑娘聊了好长时间。小姑娘普通话说的非常好,不象本地孩子。一问才知道他爸爸是汉族人。常年成都。她也经常在成都生活。

我们在她家买了蜂蜜。很奇怪的味道。不是极甜。不齁牙。腥味重。里面还有蜜蜂的**。许哥对这种原生态的东西很喜欢。我们买了两斤。240元。







我在这里看到一毛钱硬币在地上闪闪发光。我觉得它的命运本不该是这样。我要挽救它。把它捡了起来。带到了亚丁。
发表于 2020-12-17 13:52 显示全部帖子
俄伦村好大。回头再拍一张。告别。




对岸山上的村庄




我一路都没有看到蒙自乡的牌子。非常奇怪。其实这里就是蒙自乡。比俄伦村小很多。

后面离亚丁越来越近。我也没了拍照的愿望。泸亚线突然就结束了。象做了一场浅浅的梦。





我走过很多的路,最后都消失在时光里。脚步之后,是一处一处的遗址。如同我回不去的过往。我们追求那亘古不变的荒凉。只有在那里才能安放我对永恒的幻想。


发表于 2020-12-17 14: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20-12-17 14:09 编辑

心中的日月D8(亚丁徙步)

   从轨迹能看出我原先的计划是徙步转仙乃日神山,然后向南骑到中甸。这两个计划都没能实现。许哥身体不适决定退出。我也同时结束了行程。这是第二次没有完成原计划。第一次是前年骑行山南。

    每次骑行我都把路线画到谷歌地球上。再把轨迹导入奥维。这样就算在没有信号的地方也不会迷路。在出发之前我就已经在地图上神游了很久。把平面的影像在现实中立体展现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两者有时候一致,有时候差别很大。就好象你和某人的初见。

    在通讯落后的过去,和陌生人的初见只能在路上。不早不晚地同时到达相遇的地点。差一秒即错过一生。各奔天涯后的重逢也如大海捞针。“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句经典台词我理解的意思是;千山万水,不如归去。回到一念未起的从前。我们终将独自走向终点,寒江孤影,是行者的宿命。


    有一种人永远不会去亚丁,去收费的景点他感觉是对自己人格的污辱。问题其实不是收费,而是扎堆。向幽处才能发现你自己。向人海即消失了存在。但是风景无辜呀。你自绝的,是你自己的日月天地。


    看过《消失的地平线》的人都会相信,香格里拉在亚丁。雪山近在咫尺,一片晶莹。森林收纳神秘,牧场滋养生机。云水来去,把山的信息带向远方。携一身苍翠奔赴沧海。呼应我们的生命,从毫无防备的天真,去向幽远未知的前程。


     我们常说“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燃不起人间烟火的地方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当然“冷酷”。在仙居和人烟之间有一个缝隙,那就是亚丁。它把天堂倒影在人间。

    文字描述是大地行走,而诗意则是天空飞行。意念于天地之间,人间故事如流光碎影……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你已飞过。


    去年一天转完了神山岗仁波齐,海拨4500米以上52公里的起起落落,好像并不痛苦。因为没有什么风景,我的注意力完全在前进方向。但是我在亚丁徒步的时候就非常痛苦。因为风景太美。我就觉的那地方应该是去享受的。当对环境的定义改变后。意志力崩塌……想哭想死,想倒地不起……

    大家常说:“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也即是我描述的情绪。只是轻抹淡写的一句,没有人好意思承认身在当时亚丁是一段痛苦的历程。但是当你离开后痛苦随即淡去。看看照片,又会去告诉下一个人,亚丁是多美。

    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最快乐。什么时候对这个世界最不舍,什么时候万念俱灰好象什么都可以失去。在天堂和人间交界处什么情绪都会有。


    这里就是亚丁。要么来,要么别来,所有的人都是骗你的。

随手掐一张,许哥不知道从哪里整出个背包,象变魔术一样。这是景区入口。门票266元。许哥免票,我太嫩要付钱。;




从售票处到景区坐车好象要一个小时,我都睡着了。想在没开发的时候,亚丁离这个世界有多远。





这是个观景台,观光巴士司机停车让我们下来拍照。前方的雪山就是仙乃日。三怙主神山的最高峰。





许哥说骑行约伴比找对象还难。但他和我这个刺头竟然约了三次。可见品性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你的审美是否能包容对方的瑕疵。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2-17 14:21 显示全部帖子
我已经习惯了走在他的后面。前方央迈勇雪山。许哥叫它“羊麦用”




都不好意思告诉你们真相,它们在吃屎。







飞上枝头,样子高贵了好多。




在这里有个休息平台,许哥说他不舒服。不想走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