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573

主题

广东

心中的日月(泸亚线)(完篇)

查看:45683 | 回复:168
发表于 2020-12-12 09:48 显示全部帖子
lyyli1025 发表于 2020-12-11 21:08 拍得很不错,文笔也很不错。14年曾经走过的路线,当时泸亚线的路况令我印象深刻,比川藏线还要虐。但泸亚线的风景 ...

土路的风景更原始。我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候。
发表于 2020-12-12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20-12-12 09:55 编辑

心中的日月D3(屋脚乡—915林场)

2020年10月29日。86公里。


    泸亚线分东线和西线。西线全程油路,东线有一段土路很难走。自驾车友选择西线。骑友一般会选择东线。东西线的分叉就在屋脚乡。过了屋脚乡我们即开启了一段静谥的旅程。


    小时候喜欢在深秋去大山里采拮野果,毛栗,野柿那些。甚至是遗落在田间的老南瓜。嗯,那应该算偷。但我们老家有“摸秋“的习俗。小孩子在秋天里的欢乐行为不会被追究。皖南的秋色并不亮眼,树叶或土黄或赤褐。颜色深沉。但和春天的回忆比较起来仍然天地新颜,恍若隔世。秋天里的山野,心思蔓生的小孩。不知道时间会变得越来越快。不知道会身不由己地漂向远方。不知道和秋天的分别,一眨眼就是三十多年。


    许哥还是很快地消失了。林间只有我孤身一人。想起当年在察瓦龙的山谷里。追不上队友的时候一个人好着急。象沙丁鱼一样离开了集体就没有了安全感。

    后来我又骑行过很多地方,沙丁鱼的恐惧渐渐消失了。我意识到自由才是人的终极追求。过程中的一切都是可遇不可求。

    自由是我们的终极追求,没有自由世界静止,什么也不会发生。另一方面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又需要他人来支撑自己的存在感。就算是世外高人藏于深山,当没有人知道他的时候,他也失去了存在。自由和“存在感”即矛盾又相辅相成。户外的人在取舍时多会选择自由。然后才是存在的支撑点:即我们称之为“友情”的东西。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独自行走,因为自由比“友情”重要。但又因为虚境不胜寒,最后又回到人间。知已难寻。真正的知已不把希望寄托于人,也不让自己成为别人的期盼。我们都是时光里的旅人,随风聚散,一切交给时间。


    泸亚线的秋色非常明艳。有纯净的天空为底色,有明媚的阳光点亮每一片秋叶。有光影摇曳让画面生动起来。迎面清冷的风,时光里行走,每分每秒都清晰可辨。


    今天爬坡38公里,磨叽了七个小时才到垭口。看到许哥还是在等我。没有问他等了多久。话越少越需要默契。我们已经认识六年了。


    飞降了三十公里,精神完全松懈下来后,瓦厂两公里的陡坡不期而至。全身的肌肉都在抗拒。情绪崩溃到极点。


    瓦厂吃完饭,再飞20公里到达今天的营地,915林场。


屋脚乡在谷底,晨雾迷漫

早上起来许哥煮了稀饭,我把走婚桥上买的核桃仁也煮熟了当干粮。许哥在泸沽湖买米的时候我还在心里笑他。后来发现他是对的。屋脚乡是个让人无语的地方。看起来挺繁华但没有为游客做什么准备。为了应付屋脚乡的简陋,骑行泸亚线必须要带炉具。





山路总不断地塌方,路栏沉陷翻倒随处可见。




晨光照在山上,染上一层暖色。



上图同位置回头看。比较少拍到队友的正面。他速度比我快。一般都是背影。




前方有个村子。山脚有很多村庄。

发表于 2020-12-12 09:58 显示全部帖子
边骑边拍




左边牌子上写着学校。应该已经被废弃了。这个村庄分散的山谷里,孩子们上学要走很远的路。








上图同位置向后拍。



许哥在这个叉路口等我。他对这个线路完全不了解。只是跟着我走。





坡越来越陡了。


发表于 2020-12-12 10:00 显示全部帖子
这里就是泸亚西线和东线的分叉口。看见一个妇人在明暗交接处行走。剪影非常动人。但当我停下来拿出手机后,她已经不在最好的光线里了。




这里很多木头屋子。应该是个林场。







在这个地方和许哥分开了。




上图同位置,拍我的单车。桥上的栏杆已经破损大半。桥看起来有几十年了。




上图同位置,拍桥下的水。




这个路边的石头让我想起很多类似的画面。
发表于 2020-12-12 10:02 显示全部帖子

上图同位置回拍。难得看到一台汽车。翻山的八个多小时里,只见到三五台车。






逆光中的松萝,看起来象珠网。








看山下的村子。屋脚乡在左边的更低处。







雾最浓的地方就是屋脚乡。我们从晨雾中钻出来。



发表于 2020-12-12 10:04 显示全部帖子
这里有人种植。再往上就是牧场了。




怕错过风景,拍了许多照片。最悲哀的感觉是审美疲劳。身在风景中而毫无觉察。







出来之前某人说今年雨水多,叶子早落光了。事实正好相反。因为雨水多叶子落的更晚。




如果不是看到介绍说松萝只生成在空气纯静的地方。初见松萝会觉得它脏兮兮的。很象洪水退后树上挂着的垃圾。
发表于 2020-12-12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光线不同,颜色不同。





北方秋天的寻常。却是南方人一生难遇的色彩。





在每个变道处停下来拍。场景好象都差不多。




好象离色彩最浓烈的时候还很远呢。大部分叶子还是绿色的。
发表于 2020-12-12 10:08 显示全部帖子
两棵柏树好象火焰在跳舞。




相同品种的树,会在同一个时候现出金黄







海量插图,没有讲究,就是颜色喜人




春天肯定没有现在好看。但春天的地上有野花。
发表于 2020-12-12 10:10 显示全部帖子
前面的山就是鲁普洛山。




全是手机拍的。单反懒得拿出来。




这些树都是很多年前砍倒了。砍了又不用。这样浪费掉了。




继续颜色
发表于 2020-12-12 10:12 显示全部帖子
到了一个转拍点。光影的转折点。迎着阳光的时候,色彩就没那么浓了。




到了一个观景台。



观景台上有个小木屋。




木屋里有人居住。应该是本地的牧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