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97

主题

尼泊尔

EBC番外:二探岛峰

查看:15480 | 回复:47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午夜一点出发。四点多,在离雪线很远的地方向导带领我们下撤了。

并不是体力能力不够。一言蔽之,向导对我们耍了小把戏。出发后不久他就不断的在一旁说,你们太慢了,根本在规定的时间到不了。你们太慢了,你们不行,你们上不去。这些话像魔咒一样在我们耳旁萦绕,一点点打磨着信心。

后来朋友提起,这种向导不想上便告诉你你上不去的情况并不罕见。我一直很得意自己及时止损的决定,彭彭却每次嘲笑我退堂鼓打的太响。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和月亮一同下降。回到营地碰巧安成也下撤回来了,我们速速收拾好行李准备返回Chhukhung。反方向回顾,才发现这一路比来时还要精彩。被三百六十度的雪山环绕着,河面有层薄冰,流动处有牦牛在饮水,脚下的草地糅合着碎石。我说这景色和稻城亚丁有点像,安成说这是高配环绕版。也不赶时间了,我们在这里和牦牛一起汲取着阳光。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唐唐在晚上十点多回到了Chhunkun,她跟着另外一个向导到了峰顶。我们都被她的决心和意志力震撼了。

也是她亲身的经历,印证了此前我们所谓登不上顶的原因,都是向导的无良。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知道了真相又有什么用呢?坏的情绪开始发酵,我对自己的怀疑和沮丧并没有半点消减。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我向Bimal发微信讲述了这件事情,他的追问并没有动摇我失败了就算了的念头。

直到第二天造成我们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Chhukhung,在即将收不到WiFi信号的边缘时(EBC后面的行程只有在旅馆链接WiFi上网,手机在那里没有移动网络)。又收到了Bimal的信息,他再次确认,你不想去了,那你另外一个没登顶的队友呢?他也真的不想再试一次吗?我怔了两秒,转头看向安成。

转述了情况后,安成表示其实有些遗憾的,既然他提供了再次登顶的机会,还是想要试一下。确实,以他的实力登顶本来是极其轻松的事情,他的体力与脚力不逊于夏尔巴人。

唐唐说,这样她正好在这休息等我们。计划了一下,只是额外耽误两天的时间,况且也没有买返程的机票我们都不赶时间。于是我和安成决定,再次出发。

我们就近去了村口这家最豪华的guest house吃个午餐顺便等待安排向导的消息。得知了来龙去脉,在我们表明要再次出发岛峰后,她俩也毫不犹豫的决定要一起!

就这样,在Bimal的不断“追问”下,和命运巧合的安排下,我们四个决定再探岛峰。

而这一次,知道了一些无良向导的套路后,我们信心满满。



出发前合照,唐唐作为第一次唯一登顶的人在春困等我们回来。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老正在试装备,高仿夏尔巴。下山之前不知道她的样子,永远只有半张脸。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天,我和安成新的向导Karma Gyalgen和我们会面了。有了之前的经验,登峰时我也不准备自己背设备了。和他谈好了价格到时帮忙背设备,一切就都妥当了。



向导主动提出帮我背包~


发表于 2020-12-18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时隔两天,再次面向同样的风景时,心态经历了一番巨大的起伏。

午餐后去彭彭和老正的帐篷里玩,恰好有一队西班牙来的爷爷团。也不知道哪来的担忧,怕他们因为年龄也被向导以体力不行之类的理由半路劝退。我竟用蹩脚的英语滔滔不绝的给他们开起了演讲,告诉他们每个人都可以上去,要相信自己,千万不要被别人的语言所影响。队伍里唯一一个年轻的人一直和我互动对话,爷爷们花白的眉毛下眼睛里也闪烁着信念之光。正说到慷慨激昂时,他们的向导进来了。吓得我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