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86

主题

日本

飛驒山脉纵走 | 上高地至日本海

查看:41025 | 回复:167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昨夜的露水随着气温的回升,也慢慢从山脚升腾起来。

经常有朋友问怎么才能看到云海,其实雨后的清晨,只要天色不太坏,基本都能见到类似的景象。



今天的行程在抵达奥穗高之前,难度系数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依次从C上升到E+的。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最初的热身就是十几座难度C~D的小山头。



其中的西穗独标基本算是一个分水岭,之前是C,之后略难,按照登山地图的说法算是难度D。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回看身后的独标。



抵达西穗高岳之前,图中所示是最后一处斜坡,因人流量较大,且存在不少浮石,有一定落石风险。

于是我们在通过此处之前,干脆一边等着前方的大队伍通过,一边看看风景。

恰逢一对日本年轻人停下与我们唠嗑,得知三个中国人的两份北阿纵走计划时,年轻人的眼中流露出毫无掩饰的憧憬。

纵使只计划抵达西穗高岳后就折返,年轻人还是好奇地打听前方Gendarme(ジャンダルム)和马背的情况,老污终于逮着机会,老气横秋地说 "It takes courage, determination and carefulness."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从西穗高岳往南望去,昨日造访的烧岳,静静矗立于天际。

当得知三位外国友人要从此继续前行时,正在山顶带队修整的一位登山向导善意地询问我方队员是否有这条线路的经验。

得到正面答复之后,还不忘称赞一声"You are a real expert!"

哈哈!心中自满度默默+5。



其后的路段冷清得几近肃杀。

往年这么好天气的周末往往需要耽误非常多的时间排队。

今年瘟疫肆虐,反而因祸得福,下午几乎没有碰到其他人。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沿着破碎的山脊,三人谨慎地通过一处处难点。



据大勇前辈分析,对于这种纹理竖立发育的岩层,3000米基本就是它们的生长极限,自然的侵蚀作用使它们几乎无法变得更高。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虽然已经走过两次,但是看到一处处吊诡的岩壁,真是每每让人倒吸一口凉气,感叹道“这可怎么过去?!"



而开路的先辈,早就用白漆标识了通过方式,虽然辅助设施有限,在危险处也往往能有贴心的铁索或者铁梯方便游人通过。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绝大多数情况都是没有辅助设施的,那就得认真遵循三点支撑的原则。

时而小心翼翼地向下迂回,




时而向上攀援。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当雾气渐渐裹挟山体时,因为不能远视,反倒少了对于滑坠的恐惧。



背着二十公斤的家当,想要轻松地通过这样的山脊,可不太容易。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好在我们当天的行程预计会在天气继续恶化之前结束。



要说老污不恐高那肯定是假的,然而每欲在恐惧前退却时,都会提醒自己"Your nightmare is someone's everyday",这么一想,害臊胜过怯懦,咬咬牙也能沿着前人的足迹拜访不少绝伦的去处。

恰恰是这些铭心的体验,一次次提醒着自己,这颗孕育万物的蓝星,何其珍贵慷慨 - 赐予我们生命以及一切使生命变得美好的体验。


发表于 2020-12-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西穗到奥穗这条2公里的山脊,说来惭愧,每小时只能推进几百米。



背上一堆家当,真是腾挪不开。在逼仄的地段,需要把自己幻想成一个体积翻倍的小胖子。不然,没准一个自信转身,包就把自己给挤下去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