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97

主题

尼泊尔

行走在雪山的国度-尼泊尔EBC跨年纪行

查看:9258 | 回复:56
发表于 2020-12-29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从Pangboche附近开始,路边的高 大树 木消失,变成了灌木,然后变成了稀疏的草本植物。

Pangboche也是手机信号的终点。从这里往后,即使在村庄也没有信号了。在这里提前通知一下亲朋好友还是有必要的。不过,后面的一些旅店里有卖一种珠峰地区的Wifi卡,用的是卫星带宽,折合人民币60多一张,200M流量,但坑的是只能用1个小时!而且速度巨慢,只适合应急。

Pangboche就像是文明世界的终点。返程的时候,这里又成了接入文明世界的起点,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村子最后的同一个旅店,往返的时候我用手机联系文明世界的感觉。非常奇妙的是,失去联系和重建联系本身,对我有极大的心理影响。当我发朋友圈小视频的时候,好像自己也有些瞬间变回了在家看着远方风景的观众。当我和所有那些担心我的朋友重 新建 立联系时,我好像瞬间就走完了回家的一大半路程。手机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它产生的心理上的距离差异,有时候甚至超越了实际物理距离产生的差异。

路沿着这个山谷向珠峰延伸:


到Pangboche已经是3点左右,距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因为状态还不错,打算直接走到Dingboche(4300m)。Pangboche之后不远还有一个小村庄,过后一直到Dingboche都是无人区,6公里多的山路,有一些起伏,总爬升约四百多米。

这里一旦没有阳光就会立刻很冷,身体也会像跳闸了一样,突然失温和体力透支。不久山谷里就先暗了下来,我赶紧加衣服吃能量棒。周围已经是一片高海拔荒原图景,各种模样和大小的石头铺满了山坡,堆满了河谷。再往高处就是冰雪覆盖的山峰。放眼望去没有任何人烟,无论是村庄还是徒步者都看不到了。

继续往前走,Ama Dablam的 日照 金山 ,这个角度的 日照 金山 应该很少见,因为这里距离Dingboche还有两公里左右上坡路,此时还在这儿的徒步者是很少的:


发表于 2020-12-29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两三公里在平地只是很短的距离,但在高海拔的地方,如果体力不够,那就和天边一样远,尤其是碰到上坡。这一天我其实把体力透支了。天色暗了之后,我过了一个河谷,开始爬一座小山,发现已经完全没力气再往上走了,不背包还可以,但背着包走不了几步就要坐下来,包沉得像一座小山压在后背上。

我吃了一条能量棒,坐了一会,呆望着天空,星星已经出来了,气温骤降,但所幸空气很平静,没有一点风,所以还不是很冷。我没有料到还有这么一段上坡,虽然大概只有一百多米的高度,但居然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也没料到自己身体的罢工来得那么迅速,也许也是意志还不够坚强。那些最强悍的登山者都有一个共性,就是超乎常人的意志和忍受能力,可以让他们靠这种精神力量驱使身体走完常人无法忍受的行程。

当时虽然感觉起来很恐怖,但实际上也并非绝望,我可以就地休息等体能慢慢恢复,温度太低可以拿出睡袋露宿。只要不起风就没有关系。或者我可以把包先放在这里,去Dingboche吃饱喝足,休息好再回来拿。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坚持一下,只要能上完这个坡就行。走不动了,我就爬,四脚并用地爬坡确实省力一点,但爬的时候感觉真的很悲哀,已经退化到了四足动物的惨状。速度也很慢,因为视线不好,还爬到了一个悬崖边,用尽了力气站起来回到路上。

最后还是站起来走,像长跑比赛最后那段,用尽最后的力量冲刺。大概用了快一个小时,上坡终于结束,接下来是大段的平路。已经闻到了村庄的烟火味。坐下来又休息了很久,吃了最后一根能量棒。

洛子峰的 日照 金山 ,这里离洛子峰已经很近了。下方的小山右侧山腰的那条土路,就是后来压垮我的上坡路:


又翻过了一座小山梁,Dingboche稀疏的灯光终于出现在眼前。接下去都是下坡了,心情也就轻松。这段夜路也有好处,让我拍到了几张星空。每次早到了旅店,吃完饭就会想钻睡袋,不想到寒冷彻骨的室外了。

洛子峰上的星空,因为没有带三角架,摄于路边的一座玛尼堆上:



发表于 2020-12-29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到了Dingboche直接走进第一家旅店,一步路都不想多走了。

第二天早上,Dingboche西侧的雪山:


从Dingboche出发,沿着一条山谷去Chukhung(朱孔)。朱孔在洛子峰的南侧,四周雪山环绕,可以近距离看洛子峰等很多雪山。这段路不远,重装三个小时左右可以走完,上升大约550米,但由于海拔高,走得并不轻松。路沿着山谷底部的河边前行,再往上,河流就变成了冰川。

Dingboche到朱孔路上,风景很开阔:




发表于 2020-12-29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洛子峰的南侧山壁,落差四千多米、近乎垂直。只有一人从这里登顶过洛子峰——登山界的传奇 波兰 的库库契卡,他在登顶下撤中遇难。这里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体上方的一条条沉积带,那是亿万年前的海底遗迹:



快到朱孔,摆拍一张:


发表于 2020-12-29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路南侧的一片雪山,通体白色,非常漂亮:


到了朱孔,在旅店吃完饭休息到三点左右,感觉实在没有力气去爬旁边的Chukhung Ri,刚好和一个夏尔巴向导聊天,他推荐了往岛峰方向的一座小山,那里比较近,只要半小时左右路程。也可以很近距离地观看洛子峰等雪山。

轻装前进真的轻松很多,即使在海拔近5000米的地方爬坡也不那么累。

去岛峰的路牌,后面露出的雪山就是岛峰:


向导说的小山其实是一条巨大冰川旁边的侧碛垄,就是千百年的冰川运动在两侧积压、堆积出来的像一堵墙壁一般的石头堆。站在这条侧碛垄上拍的全景图,左面下方是冰川,上面覆盖着砂石,并不是白色的。侧碛垄到冰川表面的高差估计有五十多米:


在朱孔看洛子峰是全程最近的地方,这次为了减轻负重只带了24-70mm的镜头,这是70mm端没有裁切的效果。洛子峰顶下午开始飘起了巨大的旗云,上面的风力应该很大:


发表于 2020-12-29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这种时候总后悔没带70-300mm长焦,当望远镜看都会很爽。但是长焦真的太重了。

等了一个多小时夕 阳西 斜,东面的岛峰:


洛子峰通体反射着阳光,视野里是一片巨大的金色,加上山顶的旗云,整座山仿佛在燃烧:


最后的一抹阳光,褪去了灿烂,分外温柔:


发表于 2020-12-29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努子峰:


在朱孔的旅店遇到很多徒步客, 北京 的明爽、 英国 人、 比利时 人、 日本 人、一对刚爬完岛峰的 苏格兰 - 爱尔兰 两口子(没错,冬季也可以爬岛峰)。后来几天也不断再次遇到。其中几个强驴,第二天打算爬Kongma La垭口去珠峰大本营那边。于是也被鼓动着去尝试,此前完全没有做相关的功课,因为Kongma La是EBC三垭口中最艰难的一个,我基本没有计划去翻越。到了这里又没有信号,无法补习攻略。

第二天早上还没拿定主意是翻Kongma La 还是回Dingboche再绕道去大本营。起来感觉状态还不错,就想着干脆豁出去了。之前从其他人的夏尔巴向导那里了解到全程需要6到8个小时,要命的是中途完全是无人区,没有任何补给点,所以要背更多的食物和水。从朱孔的4800翻越到5530的垭口再下降到4900,还负重十几公斤,我预感到这将是一场艰难的行程,祈祷前天到Dingboche前的体力透支不会重演,Dingboche还只有4300左右的海拔。

早饭吃了不少,带了一袋土豆、一袋士力架作路餐,其实应该带更多才保险,但怕背不动。可恶的是那帮鸟人没等我就先出发了,说让我赶上来,结果我打好包出发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们。匆忙追赶中竟走错了路,一路往上爬了近百米高度,才发现是去Chukhung Ri的,等我回到Chukhung已经浪费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又走错了一次路,结果就再也没追上那帮鸟人。

一开始就领教了Kongma La路线的威力,大段的路是在陡峭山坡上的乱石堆里翻越,非常疲惫又提心吊胆。到了5000左右海拔路相对平缓了,这也是全程唯一比较平缓的路段。回望Ama Dablam,下面的山谷就是Dingboche到朱孔的路线:


5100米海拔左右一片平缓的山间台地,后面是洛子峰:


发表于 2020-12-29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虽然非常疲惫而且忐忑,但不得不说这段路是我整个EBC行程中最有荒野体验的部分。这片高海拔山地完全没有人,只有风声、鸟叫,被冰雪蚀刻出的狰狞的山岩,突入一碧如洗的蓝天。这里像是神灵居住的地方,又像魔鬼的家园,一切都没有被人类染指过。我只是偶然路过,凭借着神灵的仁慈得以短暂地停留,这是一生难得的幸运时刻。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片,好像讲几个 上海 的小朋友到 西藏 寻找外星人,片子的名字忘记了(风格有点像《 霹雳 贝贝》),但里面那种神秘的旷野的感觉在这里可以充分体验到。

站在这里,可以依稀看到前方高处山坡上有几个蚂蚁般的人在行走,肯定是那帮鸟人。他们和我之间横亘着一座巨大的崖壁,至少有两百米的高度,几乎全部是垂直的,看上去根本没路可上。崖壁全部是大大小小的碎石组成,很不稳定,大风天气的话肯定飞沙走石。根据依稀可辨的脚印和玛尼堆在其中向上攀爬,坡度很陡只能一步步走,有时每一步都要喘很多口气。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到达山崖的顶部较平缓的地方。这里不远有条岔路往左,是去Pokalde峰的,这座险峻的石头山峰是一个观景点,那里拍的雪山全景非常漂亮。我因为时间和体力关系就没去。

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吃了土豆和士力架,喝了热水,就算是午饭了。继续走了一会看到几个冰湖,Kongma La垭口就在其中一个湖后面的山脊上面,依稀可见风中飘扬的彩色经幡。我还听见上面有人在喊叫,应该是那些鸟人在喊我。这道最后的山脊大约高一百米,看上去也是几乎垂直无法翻越的。

Kongma La垭口,在冰湖后面垂直的山崖顶上:


往东回望:


发表于 2020-12-29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远处金字塔般的大山就是马卡鲁峰:


这最后一段爬升路非常艰险,比之前那段山崖还要陡,在近乎垂直、乱石堆积起来的崖壁上,按照脚印寻找一个个落脚点。在5500多米的海拔背包爬这样的地形是非常痛苦的,而且很多地方都有坠崖的危险。

终于爬到了垭口的经幡边,经幡在大风中呼啦啦地响着,垭口很小,只能坐几个人,看到另一面才发现这个山脊像刀刃一般薄,两边都是陡峭的碎石悬崖。

Kongma La垭口上远眺,东面的冰湖已经在下方很低:


垭口西面远处下方有一道巨大的冰川,那就是珠峰下延伸出来的昆布冰川了,冰川对面可以看到的一个小村就是今天的目的地Lobuche,不要被图片的比例迷惑,它们都还很远。山坡上那些看起来的小石头其实都比人还大:


我深知望山跑死马的道理,何况从垭口往下整个山崖都是乱石堆,此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不敢久留,马上开始下山。

下山的乱石坡也根本没有路,只有不时出现的小小的玛尼堆标记着方向,背着包在这些大石头之间行进,很容易摔倒受伤,也很伤膝盖,但没有办法,我的膝盖这天以后疼了很久。高海拔地区雪线以下几乎都是这种极端破碎的地形,剧烈的风化作用的产物。再往下沿着一条小冰川边缘走了一段,冰川上吹来的风像冰箱里吹出来的冷气。

走近了昆布冰川,发现它旁边的侧碛垄很高大,隐约有一条路上去。想到还要爬坡,心里就很痛苦,感觉真的爬不动了。另外也非常忐忑如何穿越昆布冰川,任何稍微了解冰川的人都知道横穿冰川是一种什么体验。

Mapsme上面的路径是几乎走直线穿越昆布冰川到对面的Lobuche,这也符合我看到的侧碛垄上面的土路的位置。但后来证明,冰川上的路线经常会变化,这条直线已经很危险不适合通行,在我之前的那批有向导的人,实际上选择了往南侧下游更安全的地方绕行。

在山坡上遥望下方,昆布冰川的侧碛垄像一堵高墙:


发表于 2020-12-29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四点半左右,终于爬上了昆布冰川的侧碛垄,已经用尽最后一点体力。在重新补充能量和好好休息前一步也不想走了。近距离看这里的冰川,更是让人发愁:完全没有路的痕迹,只有像波涛起伏的碎石丘,下面是冰。从这里穿到对面,不知道要翻越多少这样的小丘。而且很多地方还被冰水拦住了去路。更可怕的是可能暗藏的裂缝,掉进去就很难出来了!

导航地图此时已经完全无用。乱石堆中也没有路的痕迹。唯一可以信赖的依然是玛尼堆——那些好心的夏尔巴人做的标志!只要有玛尼堆的地方就能走。但爬那些冰川里的碎石梁真的非常累,Dingboche之前的那个傍晚的经历又一次重现,休息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久,内心中两个部分在打架,互相憎恨……一部分是理想,憎恨身体不争气,另一部分是身体,憎恶理想太虐待自己。

冰川绝对不是友好的地方,有的地方被水流阻断,要踩着堆积在水流里的巨石跨过,有的地方感觉整个位于不稳定的冰面上,随时会垮塌。

横越昆布冰川中途,休息时拍的一张:


好在后半段的地面比较坚实。我终于一点点挪上另一侧的侧碛垄,天已经全黑。看到下面的Lobuche的灯光,心里才真正踏实。穿越昆布冰川大约用了近两个小时。

到了旅店,才知道前面的小伙伴是绕道下游的,因为直接横穿的路线现在太危险。所以感觉走Kongma La,真的还是要有向导或者背夫,光凭导航是不够的,就算没有危险,也可能会经常走错路,多担很多心,影响看风景的心情。除了向导和背夫,还要注意一定要带够至少两顿饭的干粮,保证不会在后面体力透支。即使有以上条件,也得要有好天气,不然安全穿越垭口的几率非常低。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