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97

主题

尼泊尔

行走在雪山的国度-尼泊尔EBC跨年纪行

查看:9258 | 回复:56
发表于 2020-12-29 16:09 显示全部帖子
日落后的雪山显得格外宁静:


第二天出发先去珠峰大本营,还是沿着昆布冰川的边缘走:


全程唯一看到的骑骡马的游客: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2-29 16:09 显示全部帖子
此刻天上飘来了一片奇异的云,像羊毛一样:


在这种陡峭的乱石坡上,马都不敢走了,最后这位游客还是自己走下来了:


昆布冰川的中间在这里不再被碎石覆盖,通体洁白,非常好看。其实珠峰大本营也看不到珠峰,冰川才是这里最美的景色:


发表于 2020-12-29 16:10 显示全部帖子
冬天很少有攀登珠峰的队伍,大本营没有任何帐篷。徒步客倒是一茬又一茬地到来,让人感觉这里不像是5300多海拔的雪山深处,而更像世界上任何一个著名景点,有时候为了拍纪念照还得排队。这多少也减弱了期望中的荒野感受。类似在Kongma La那样的体验,必须用危险和不确定性来换取,这是无法避免的矛盾。一次次的经历证明:人越少、越是靠自己的努力到达的地方,收获也越大、体验也越深。

有一队运输物资的牦牛经过,向冰川更上面走去,说明可能还是有登山者的。牦牛在这个海拔还可以驮货物,也是让我惊叹,不知道它们最高能到多少。

珠峰大本营其实也在冰川上,实际上这里的整个山谷都被冰川填满了,只是中间的那部分冰川没有碎石覆盖,两边的则覆盖着碎石,偶尔露出冰体。这里和几天前穿越的下游不同,基本上没有液态水。

珠峰大本营拍摄的昆布冰川全景:


大多数徒步客都在大本营拍照留念就返回了,其实从大本营往下翻越几个沟坎,可以走到昆布冰川旁近距离感受冰川。

这里像是一个奇幻的童话世界,洁白的冰 塔林 立,每一座都有几层楼房高,像是鬼斧神工的大自然雕塑家捏出来的作品,又像是一座居住着神灵的宫殿:




发表于 2020-12-29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有些地方散发着幽蓝的光芒,这种色彩仿佛不属于人间:


一个像镜子般光滑的冰面:



发表于 2020-12-29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如果不是担心安全问题, 真的非常想走入这片魔幻的迷宫,置身于这些美妙的冰山之间,感觉一辈子都看不够:


冲上了“岸”的冰山,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并不是所有的冰川都能有冰 塔林 ,高纬度地区因为 日照 不充分,冰川溶解不强烈,就无法形成冰 塔林 。只有低纬度高海拔的地区,例如喜马拉雅山脉才能看到这样高大的冰 塔林 。几年前我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曲登尼玛冰川也见过冰 塔林 ,当时也是无比震撼,那里的冰塔还有很奇妙的条纹。


大本营之行用了太久,开始加速往回赶,要在日落之前到达Kala Pathar。

路边一座漂亮的雪山:


发表于 2020-12-29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走到Gorak Shep旁Kala Pathar山脚的时候,太阳已经有点斜了。只能用最快的速度登上这座小山,也就是从5200爬到5550。好在是轻装,所以快了很多。终于赶在太阳落山前到达了Kala Pathar山顶。因为这里比较高,所以珠峰从前面的山后露了出来:


这里看努子峰显得更加高耸俊美:


珠峰和努子峰,下面是昆布冰川:



发表于 2020-12-29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努子峰夕照:



珠峰是最晚送走阳光的:


发表于 2020-12-29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日落后,月光下的雪山也很美:


其他人都提早下撤了,山顶上只剩下我和一对帅哥美女,一问才知道是在朱孔同一个旅店的爬岛峰的那对 苏格兰 - 爱尔兰 人,下午他们就一直在我前面,原来是强驴,难怪怎么也赶不上。这两人也够野的,那么晚才往下撤,和他们边聊边往下走,他们其实在Kongma La那天也只是在我前面不远,晚上过冰川的时候他们看到更前面的队伍往下游绕,所以也跟着绕了。而且他们还看到了后面我的灯光。

今天本想在去完大本营后回旅店休息一下,再爬Kala Pathar的,后来时间紧直接上山了,所以手套头灯都没带。这两口子一前一后用灯光“护送”我,很让我感动。

Kala Pathar下山途中:


发表于 2020-12-29 16:13 显示全部帖子
Gorak Shep-卢卡拉
因为有了Kongma La的痛苦体验,不想再翻有很多结冰路段的Cho La垭口了,没有向导感觉太危险。在Gorak Shep住了两晚后就开始回程。

救援直升机,每天都有很多飞过:

沿着主线往回走,这里也有很多大坡,不过和Kongma La比好太多了。主线Lobuche到Periche的风景,这一段从4900下降到4300:

在Periche住了一晚,第二天是全程唯一阴天的上午,但感觉也很有味道,略带一点忧郁,好像隐约唤起了记忆中一些经历过的类似回忆:

发表于 2020-12-29 16:16 显示全部帖子
早上起来洗漱,照镜子发现脸肿得认不出自己了,之前也有肿,但没有这么厉害,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从没见过那么胖的自己。不过后面很快就好转了,几天后就完全恢复了正常。应该是海拔的原因。

Periche虽然在主线上,但住宿的人很少,一帮喧闹的 韩国 大爷大妈走后(符合对 韩国 人的印象),只剩两个高大的欧美男人,外表邋遢如嬉皮士,留着EBC路线上常见的圣诞老人式络腮胡(不便刮胡的结果),静静坐在火炉前,一言不发,像在沉思,愈加增添了此时的宁静氛围。

阴天路上的风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