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502

主题

2020年,不完美收官

查看:8239 | 回复:27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目录
一、序
二、收官之一:三峡
1、  准备
2、 赛道分析及安排
3、 比赛

三、 收官之二:常德马拉松


   3.1  开赛前状态
   3.2  比赛
四、 师父
   4.1、 三峡108公里
   4.2、常德马拉松全马
   4.3、 汉寿123公里
五、   感悟




一、序
      2020年,已经结束。总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却又觉得无从说起。各种心境五味杂陈。特别是11月和12月所发生的事,一直在脑海中思考。到底是为了啥?









  2020年11月19日,在朋友圈发出,三峡108公里和常德马拉松全马作为自己的2020年收官。当时写的心境,是意气风华的。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二、收官之一:三峡

1、准备工作
      既然报了,就要全力以赴。没有谁会轻易认“怂。”首先是体力训练。这是11月月初做的体能训练,并且11月11日-20日参加了连续跑10天10公里的活动。疲劳的作战,也为后面留下了埋伏。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2、赛道的分析及安排







       报了三峡后,心情也是一直忐忑不安的。能不能去,一直象个石头一样压在心头。直到11月7日-8日左右,才得以松口气,可以出行。所以很多人总认为,“你那有那多时间呢?”其实每一次出去,都是忐忑不安的。在期待又不安中,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到临出发的前一天下午,突然单位又遇紧急事情,反正出发前的各种万难,唯有自知。  11月26日中午出发,五点左右到达目的地——秭归。金秋时分,道路上一排排银杏正黄,与红灯笼、国旗遥相呼应,让我们的心情也美美哒。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到达明天出发的会场。“一战封神”,让多少人为了这个名号趋之若鹜,一年、二年、三年......








出发前留影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的小分队,从左到右,简乐、华创、柳浩、淡定、翎静、林四(王林)、超动力、检哥。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3、比赛


       11月27日12:00,吹响了比赛的号角声。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午的原因,还是因为腿套小的原因。从出发起跑到CP1,人一直不在状态,迷迷糊糊的,这段路都是公路。到了CP1,与预计时间差不多。打了卡,CP1我没有做停留。CP1出来就开始爬升,一直到要下山时,我才进入状态。


     当我们从CP1到CP2的上山路时,突然听到乌鸦呱呱叫。师父说:“乌鸦叫,有点不吉祥。”我心里咯噔了下,让我想起2018年第一次上鳌太,从2900营地到盆景园营地的那段路上,那天天气风和日丽,我一个人走在后面。也是听到这烦人的乌鸦叫。第二天大风大雾,浓见度不到10米,140斤壮汉再背着30多斤的包,也能被风吹得几米开外。晚上6顶帐篷,二顶当时就没有撑开,一顶第三天早上塌了。另外三顶帐杆弯了。无奈下辙。这也是我第一次下辙。


     难道这次又会出啥状况?一阵阴郁在心头。


     一直到下山前往CP2时,我的状态才恢复了。下山时一路超人。到达CP2是下午15:30,比预计时间晚了半小时。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不得不说,三峡的补给真丰盛。鸡汤,菜、粥、各种水果、饮料。吃了一碗粥,因为肠胃不好,据说黄桃罐头很不错,可惜我却不敢吃。志愿者都很热情的为大家服务。


  所以有些赛事,之所以能成为经典,也与它的服务有关吧!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CP2出来,工作人员就站在桥上,会要大家尽量结伴出行,因为到CP3一定会天黑了。前往CP3芝兰谷,主要是爬升。CP2也是与三峡168公里重合,所以从CP2之后可以一路遇到168的参赛队员。168选手经过一夜的夜战,此时也慢慢显得疲劳了。到达CP3时间,17:48,比预计的时间提前12分钟。此时天色已经很黑。补给站吃一碗饭后出发。


  芝兰谷,为全程海拔最高的地方。所以一出来,手是僵的,一身发抖。CP3-CP4,主要是下降,我们一路奔跑,又不断超越别人。下山时,有人说:“跑那快干嘛,小心受伤。”我开玩笑说:“受伤后正好回宾馆休息,睡在被窝里不香吗?”结果真的没有想到,后面一语成畿。到达CP4时间:21:23,比预计时间晚了23分钟。


      CP4-CP5,此段应该是最难的一段,上升1290,下降1143米。陡升陡降。不过我喜欢这样,上的想死,下的舒爽。在离CP5大概不到2公里时,已经快下完山底,突然右脚膝盖后面筋一阵撕裂的痛,我大叫一声:“啊!”


   “”怎么了?摔了吗?”师父问道。


“没有。”


“碰到石头了?”


“没有。”


   “那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右脚膝盖后面的筋突然疼起来了。”


  “抽筋吗?”


  “不是。”


  喷了药,可是一点没有效果。往下的每一步都很疼。终于到了CP5,换了装,装了一碗饭,我一个人坐在烤火炉边,脚的疼痛感,让我一身发抖。


  “出发了。”


   虽然很疼,但是没有做声。默默的背起了包。


    出来又是上升,偶尔有些公路。平素最讨厌公路跑的我,没有比现在更想跑公路了。因为跑公路的疼痛感还可以忍受。当急剧的爬升时,那种撕裂疼,让我有种痛不欲生之感。望着上方因为头灯打在反光布条的亮光,看不到天际。


      当爬到大概2公里时,师父说:“我的腿也不行了。也是很疼痛。”


“要不我们下辙?”此时,我真的很想师父说下撤,因为剧烈的疼痛根本让我无法往上爬。


“再走走吧!”师父说。要知道此时我们才三点多,CP5的关门时间是5:30啊。也许自己也心有不甘,也许我也期待腿伤等下就不疼了。我没有做声,默默的忍着慢慢的跟在师父后面,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强忍着在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落下来。因为我很害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在这凄冷的夜里,肆无忌惮的哭泣。


所以当每次师父问我,你怎么样时。我都说没事,走吧。






发表于 2021-1-20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CP5到CP6,爬升1076米,下降1186米。与前一段强度差不多。因为想着前半夜,一路奔跑,身上并不冷。所以在CP5换装时,一切轻装。羽绒衣也没带。上山时的痛不欲生,是种绝望。那么下山时,就是十八层地狱。陡峭的下山路,让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艰难。眼泪水都要掉下来。真想打电话说:“我弃赛。来救援吧!”可是我知道,就算我要弃赛,也需要自己走下去,一种悲怆涌上心头,从来没有过的绝望。一步步艰难的往下走,无穷无尽的下山,看到了公路,以为马上到CP点,结果又不是。在一次次公路与山路的交替的线路中,在一次以为就到了CP点的希望中,接着又绝望中,终于在9:07到达CP6。CP6关门时间是9:30,这段路我整整走了6个小时。腿的疼痛感,让我没有办法继续前行。后面接着还有个900多的爬升,1000多的下降。我知道我无法完成。只能无奈选择放弃。我的三峡108公里就此结束。师父在我安全后,继续前行。









我最后的成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