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069

主题

西南

2020国庆念青东鲁易线

查看:16536 | 回复:27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念青东段位于昌都林芝那曲交界的地区,气候多样化。似江南烟雨的清丽婉约,也有着雪域高原的雄浑苍茫。近年来吸引着无数户外大咖前往探索,开发了数条经典的徙步路线,如:波密北线,通参线,萨普线等等。念青东鲁易线是指鲁朗到易贡藏布的穿越线路,由守静笃老师规划设计,涉及念青东隐秘区域,是鲁朗水系到易贡藏布水系之间的切换。


        为什么要选择念青东鲁易线?2019年国庆走完狼塔,除了瘦了几斤外,反而没有当初走鳌太之后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这也激起了我向更难路线挑战的欲望。目前能有攻略游记、轨迹的狼塔C+V,耗时最短是残剑峰海青芽三人18年国庆时期所创,为5天半,我队伍三人用了七天半。至少从体能上看,经过这两年的锻炼,可以说有了挑战更高难度路线的体能基础。


        回来后我开始搜索还有啥更高难度的路线,很快有两条路线进入我的范围~大雪塘跟念青东。经过一轮大致的研究,觉得大雪塘虐,连残剑这么强的前辈都觉得虐。而且每天下午都会有雨,能看到的景色少了,关键是在景区进出的,真是麻烦,估计去徒步的人会很少,很难约上伴,于是排除,最多列为备选路线。


        关于念青东的介绍,孤月已经有了非常详细的帖子可供各位参考,在这里就不做赘述了,目前走通鲁易~易贡藏布水系的有任我行、孤月、玲玲等队伍,总共走通的人数不足两位数。


        前半程(娘约隆巴~德庆隆巴)跟看海子线重合,难度一般,沿途有牧民点,景色不错,但难说惊艳,除非花季时期天气给力的时候。后半段(勒布青~吕松)是鲁易线核心地带,鲜有人问津,也有这令人惊艳的红石滩、瀑布,以及难度大的门索拉垭口、冲果俄的密林以及响打垭口。估计是地质灾害原因,门索拉垭口下山大石多且松动,已无明显路迹。原来的章碑村已废弃,牧道开始被草木占领,关键是沟通两岸的桥会被大水冲毁,更增加徒步穿越难度。


        本次徒步就遭遇到了近几年最大水量的严峻考验,章碑到力苏的两次过河,都有着很大的难度及惊险,导致我们不得不放弃最后冲果俄~响打的路程,从洛木村出山,未能完成鲁朗~易贡藏布的穿越。后来出山了解到,此次国庆还是有队伍完成了后半程的,在此向他们表示祝贺。


       虽然遗憾,但后面路程更艰险,尤其是考虑到后面的水量无法估量,后面至少三个过河点,其中上一年任教主在比这次水量更少的时候都有需要拉绳过河点。章碑、力苏都已经有不少探水树、独木桥被冲毁了,水量太大而水流太急,再往前就是开始有探险的意思了,山就在这里,下次再见。


       在此感谢守队、任我行冰河大山、孤月、心宇、玲玲等人,没有各位前辈的努力,我们就无法欣赏到鲁易线的虐美。尤其是任我行、冰河大山两位,17天的探索,为我们后人提供了详尽的攻略、轨迹,无私的分享,详尽的解答。


       如果喜欢荒野原始野性,那么鲁易线肯定不会令人失望,尤其是后半段,鲁易线的核心地带,这也是检验自己综合能力的好地方。


       此行队员的简介。


        此行五人。右一是本次鲁易线的领队,秋桐。很早就开始户外,经验丰富,背负能力很强,走过非常多路线,过河技术好,胆大心细,淡定乐观,中国优秀队员。也认识很多菌类,让此行腐败不少;


        右二磊,由于工作繁忙,没来得及适应高原,导致第一天就高反,只能遗憾退出;


        C位,此行唯一的女性,猪猪侠。马拉松爱好者,也很早接触户外,走过很多高原线,不过后面因为出现状态不好,在德庆隆巴下撤;


        左二百丈江,据他自己说接触户外时间不久,却是越野跑大神级,此行是第一次高原线,但学习能力强,而且爬坡基本在最前面;


        左一本人水牛。15年开始户外,走过鳌太狼塔,此次是第一次来西藏,喜欢走荒野路线,不怕它虐,就怕它不虐。此行主要在前面导航,以及伙夫。


        计划是9月27号在拉萨集合,再包车过去林芝-鲁朗。听说飞机直接到拉萨容易出现高反,于是我就飞机到西宁,西宁再坐火车到拉萨,这样有了一个过渡期。另外一位队友磊是直接飞机到拉萨,果然第一天徒步还没到中午就出现高反,中午的时候只能遗憾退出。


        在拉萨火车站出站等候的时候,太阳晒得让人燥热,阳光耀眼,这就是世界屋脊给我的第一印象。在拉萨民宿与队友汇合,再饱餐一顿,新鲜的牦牛肉让人大快朵颐。傍晚包车过去林芝,相比拉萨的干燥耀眼,林芝给了我江南水乡般的温润,鲁朗清晨的细雨更让我感到恍如隔世,这里似乎就是江南。


拉萨火车站等候出站,等了十几分钟,暴晒。






        吃完早饭后,就驱车前往本次徒步的起点娘约隆巴。随着面包车在泥泞的机耕路上停下,我们的鲁易线之行就此开始了。


D1 娘约隆巴~娘约错~牙依冲哥营地


D2 牙依冲哥~洞错拉岗错/垭口~珍洛玛曲营地


D3 珍洛玛曲~达才错~郎莫错~郎莫错湖尾营地


D4 郎莫错湖尾~则久错/垭口~黑力错~拉查营地


D5 拉查~江达错~德庆隆巴~下洛尺久错营地


D6 下洛尺久~勒布青~门索拉半山营地


D7 门索拉半山~门索拉垭口~门索隆巴~章碑前营地


D8 章碑前~章碑~力苏前营地


D9 力苏前~力苏~白马营地


D10 白马营地~堰塞湖~洛木村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1 娘约隆巴~娘约错~牙依冲哥营地


鲁朗的清晨下了小雨,这不禁让我担心起后面的行程了。今天基本都是机耕路,但细雨绵绵,道路泥泞,真的不好走,尤其是我非常讨厌的缓升坡,一路走一路喘气。沿途河水水声轰鸣,彰显着这两周的雨水充沛。


才出发不久,队员磊落后了,更严重的是他脸色苍白,看来是行程过于匆忙,直接飞机到拉萨,果然是没有缓冲期,导致未能及时适应高原,现在就出现了高反。在中午休息时,经过沟通,他决定下撤,于是剩余我们四人继续出发。


下午天气转好,出现太阳了,但路面经过两周雨水的浸泡,依旧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而我们这次贯彻“越虐越要腐败、要将腐败进行到底”的政策方针,男生五十斤起、女生四十斤。本人起步除水外就五十六斤,17年鳌太后到现在,已经好久没背过五十斤了,加上海拔有3700+m,所以今天也是疲惫不堪。


牧民搭的简易木桥。万万没想到,门索拉后无桥过力苏。


没到娘约措之前,有两条河要过,都是很浅。没想到翻过门索拉之后,水量会这么大,水流那么大,以至于差点无法到对岸。接近三点的时候到达娘约措湖边,娘约错虽然大,需要沿湖边的机耕路走6km左右,但湖色一般,尽管阳光明媚,但找不到什么好看的景色记录。本次唯一的女队员猪猪侠则从开始就几乎拍个不停,这也为后面的下撤埋下了伏笔。


娘约措一角。后面天色阴沉,拍不出好片。泥泞的道路也让我们拍照的热情减低。




实在是背负重了,于是只到了牙依冲哥就扎营,没有在杜鹃林前牧屋扎营。水源地离牧屋不远,就是牧屋有点小,而且晚上出到牧屋外的时候,在夜幕笼罩下,总有一种被狼盯着的感觉,尽管没有狼嚎。难道是狼塔没亲眼见到狼,导致的后遗症?晚上开炉生火腐败自不在话下,温暖的篝火也稍稍去除今天的疲惫。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2 牙依冲哥~洞错拉岗错/垭口~珍洛玛曲营地


今天出发不久就开始冲击第一个垭口。路迹明显,就是杜鹃林要看轨迹辅助,不然就跟着牦牛钻进更密的林子了。在拐弯上坡处开始见识了塔黄,不过整株发黄,已并无多大观赏价值了,越往上就会有脆黄绿的塔黄了。果不其然,在洞错拉岗错的湖边行走时,发现不少塔黄。


初见洞错拉岗错。


垭口整体难度不大,就是经过沼泽地需要留意,沼泽地真的加耗体力。尤其是上到上面的无名错后,有着明显的路迹上到垭口。看了任教主、孤月、玲玲的轨迹,结合地形,决定下垭口时还是先自己下切一段后,再接上孤月的轨迹,这样就尽可能减少钻林子的距离。在过了半山巨石后,休息时出现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牦牛,幸好此前在玲玲游记里有人提示说牦牛过来是讨盐吃的,不是攻击人,不然还真被这群不速之客吓到了。


垭口前的无名小错,翠绿的湖色,躺在湖边大石头小憩,悠闲自在。




本来觉得今天还算顺利,不料领队秋桐在下山时不小心扭了脚踝。虽然不算太严重,但经过休整后,也只能慢慢下降。好在孤月这轨迹走的路迹明显,很顺利就下到河谷的牛棚,不需要钻密林。牛棚条件不好,似有塌顶的风险,时间尚早,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前行到下一个牧屋。


继续前行需要过河,奇怪的是在上游明明有一个不错的过河点,看得出来是经过人为搭建的石头,但几位前辈都没有过河,而是过了这个点后,选择在一个沙洲附近过河。大意了,后来再看了轨迹,发现玲玲他们就是在那个石头做的过河点过河。过河点不久就需要经过令人头疼的沼泽地,再经过地标大石头后不久,就到了两间牧屋了。这里的牦牛真是锲而不舍,围着牧屋久久不散,希望我们给盐它们,不过我们这次食物基本经过处理,没有再额外带盐进山。只能对此行沿途对我们满怀期待的牦牛们说声不好意思了。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3 珍洛玛曲~达才错~郎莫错~郎莫错湖尾营地


出发不久后又来到了磨人的沼泽地,好在过了桥后,路况开始好转。中午遇到扎西家,在他那里喝了满满一大碗牛奶,也了解到从鲁朗进达才错的更快途径--直接包他们家的卡车进来。喝得意犹未尽,篝火烤得温暖怡人,但还是需要继续前行。


经过一座桥、一段机耕路就到了达才错,达才错还不错,再加上明媚的阳光,又休整了一下,想到任教主说的郎莫错有神奇的金黄色水,就更加有了期待。郎莫错其实也可以机耕路进去了,路边的卡车静静等待、牧民的摩托车呼啸而过,这里应该很快就会有商业队到来了。可能季节不对吧,郎莫错有金黄色的湖岸,但没看到金黄色的水,可惜可惜。郎莫错过后又有几间牧屋,自然又是吃肉喝茶的腐败一晚。


令人无奈的沼泽地,偶尔路段有牧民放置的木桥。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4 郎莫错湖尾~则久错/垭口~黑力错~拉查营地


今天出门就看到彩虹,更意想不到的是,当走进后发现是个双彩虹,是因为另一个彩虹较为暗淡,需要一定的视角才发现。这次貌似是我第一次穿过彩虹这一虹桥,还是双彩虹。今天的幸运还在后面翻垭口时。


这里依稀可以看到这是双彩虹。




依旧泥泞的道路,时不时过沼泽地、石头路,在爬升一段路后,忽然间就遇见了则久错,墨绿色湖面,寂静的山,就连牦牛都很安静地看着我们、走进我们。仿佛这里就是寂静的世界。随后继续上升,原来成熟的牧道在垭口下的半山小平地中散成一个网络,处处通又处处难走。


想到任教主说的梦魇门索拉,我想用这则久垭口练练手,看一下门索拉是不是很难走。于是叫其他队友走任教主他们的轨迹,我则选择右边更陡的路。陡不一定难,除开那个被泥石流冲毁的一小段。那一个升降平台要是再滑点,估计就有滑坠的风险了。好在摩擦力足够我攀升,不过也累得够呛。后来女队员说看得她很担心,当时她还在坡底,看得清清楚楚。其实要是绕开那个大岩石,那就没啥难度了,本来就有大量的牧道。


下降依旧困难,雨水充沛,沼泽重重,看任教主他们是沿溪边走的,我担心此时会更难走,于是选择半山腰绕行、再沿小溪流下切与他们轨迹汇合,这样减少踩沼泽路程。进入树林段反而好走了,成熟的牧道再次出现,而远处的牦牛听到我的呼喊后,都跑过来牛棚,想讨盐吃。此时我化成牧牛人,逗它们,翻垭口的疲乏顿消。


放牛中。有时候挺羡慕它们的,可以无忧无虑欣赏着蓝天白云雪山湖泊。




沿湖走,真是惊喜不断,连我平时毫不关注菇类的人,都看到许多菌子。队长秋桐自然不会放过这些,满满的采集了一大袋。只要提前了解这边常见的菌子,一路都可以采集,绝对野生新鲜的美味,可以说鲁易线的前半程就是腐败之旅。


只是路餐连续吃了几天的月饼,胃开始抗议了,后面只能挑五仁月饼吃。小时候妈妈临近中秋,就到一位阿姨家帮忙做月饼,五仁月饼是我吃得最多的,丰富层次的口感,酥脆的花生、甜甜的冬瓜干,嚼而不腻。后来什么豆沙、莲蓉口味,吃下去胃就在抗议,只能找地方埋了。


由于对讲机联系不到秋桐他们两个,我跟百丈江只能四点多就在牧屋扎营了。在湖尾树林前的平地那里睡了二十多分钟午觉,已经隐约听到他们的声音,但不知下河谷钻树林,不知道是继续采蘑菇还是有什么事了,呼叫了快两个小时,还是没回应,都不知道他们有没事。见到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采蘑菇导致走得不快,等落后之后,又不会操作对讲机,无法呼叫。。。真是无语,出发前都设好了,按呼叫就好了,结果半路还是出了这种意外。。


在牧屋外,突然发现一只狗,似乎是被遗忘在这里。它也不进屋,给它东西吃,也吃得不多,夜晚也没见到它在哪里睡。


忧郁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遗忘在这里,晚上没见到它,第二天吃早餐又看见它。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5 拉查~江达错~德庆隆巴~下洛尺久错营地


今天路程轻松,不用翻垭口,出发就顺流而下。只是没走一个小时就有桥过对岸,只是看轨迹,很多前辈都是在下游才过桥。我们也就继续前行,不料过河的桥,两段组成的,第二段已经冲走了。往前看有没过河点,结果下游的路迹不明显,应该都是在这里过河了,于是开始了本次徒步的第一次趟水过河。还好只是冰冷,要是狼塔那种刺骨冰冷,那就换防水袜进行全方位防护了。


过河后就基本是高速路了,仿佛听到了江达错的呼唤,门索、门索拉的雄伟身姿也似乎近在咫尺,本次行程第一次开到四速,然后是五速。中午到达江达错湖尾,变幻多端的云层,时隐时现的阳光,照耀着偌大的江达错,在周围山体的映衬下,丰富层次的湖色,远方的湖心沙洲,相信这里商业队到访的数量应会逐年增加。


江达措。




在江达错的湖心沙洲,走走晒晒,似乎鲁易线本该如此休闲。要不是太阳吝啬,可能今天就在这里扎营了。恋恋不舍地继续前行,在一个小山坡的牧屋那里,遇到进山找牛回来的牧民,听他们说,在花季,这里草地几乎都开满了花,可惜假期不足,无法花季到访,我也就只能在他们的描绘下自行脑补。


毛色干净油亮的牦牛。




继续往前走,再翻一个小坡,还有一个小牧屋,恰好有小雨,就在牧屋扎营了。而这也是本次行程的最后一个牧屋,往后就只能搭帐篷了。下了雨,好不容易才生了火,似乎好久没人住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败气味。而在这里我们也翻到一件后面让我们得以过河的宝物。我是不信教的,但冥冥中似有保佑,让我们得以安全回归。


休息之余,望向前方巨大的山体,让我误以为那就是勒布青,心想这么陡峭,又有多出溪流,任教主他们怎么过得了呢?第二天才发现,过了下洛尺久后,还要往右进河谷才进入真正的勒布青。真是无端猜测、贻笑大方。


由于女队员猪猪侠一路拍照、视频,充电宝已经没电了,而她有需要看轨迹才能走。此次状态也不是很好,走得慢了点,为了不拖我们后腿,考虑到后面的行程更危险、更艰辛,经过考虑,她决定下撤了。


四人队伍,就我的太阳能充电板能使用,而我又必须要在前面看轨迹、导航,此行阳光其实挺吝啬的,导致充电板的电量基本上贡献给手机。而且作为早餐的年糕,经盘点后,发现偏少。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年糕了,明明吃到撑了,但还是没有果腹感,饿得还挺快的。讨论一轮,我们认为是年糕绝大部分成分是淀粉,没有油等其他成分,所以不耐饱,导致年糕用量比计划消耗要快。


山就在那里,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6 下洛尺久~勒布青~门索拉半山营地


细雨绵绵,注定前行是不容易的。沿着碧绿的下尺洛久缓缓前行,看着前方的山体,终于要来到门索拉了,有期待有兴奋也有担忧。湖尾转右去勒布青,沿途的滑坡,或大或小,或新或旧。


下洛尺久。




在跨过一条小河、一间破旧牧屋后,来到了一个草地,见到一群牦牛,此时才到中午,翻过门索拉垭口的时间可能不够,于是决定在上面的垭口前营地扎营。就地休息,然后捡菌子。这里又是满地的菌子,林芝真是物产丰富之地。


勒步青,不错的营地。任教主跟冰河大山两位前辈,在此继续前行,探索勒步青大垭口新路线。我们三人则按传统藏民虫草道路上门索拉。


今天铁定可以早早扎营了,所以比较放松。




现在上垭口的路已经开始不明显了,沿途的草、苔藓都快占满了路。看来章碑村废弃后,进去的牧民已经少之又少。后面看门索拉的滑坡都挺新的,很多大石头还是松动的,地质灾害频发,切断了两地交流。


在三点多就到达垭口前的半山营地,此时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终于第一次搭建此行的帐篷,晒衣服、泡茶、煲猪脚汤、煮腊肠饭,又是腐败的一顿。徒步这几年来,除了神农架这种腐败路线外,还真的是第一次大白天就扎营、睡觉。


门索拉半山营地,可以扎帐篷的地方还挺多的,十顶八顶估计也可以,就是稍微有点不平。水源也不远。


在次扎营,可以为明天翻门索拉垭口保留更充沛的体力。感谢孤月在此处标注了营地。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7 门索拉半山~门索拉垭口~门索隆巴~章碑前营地


有史以来睡得最久的一次,吃了早餐,一开始就钻小树林。可能是登山口没找到的缘故?这密林过后,就出现一条明显的路。昨天明明把几位前辈走的路都走过一次,还是没找到登山口。巨大的山体,时断时续的牧道,走得气喘吁吁,云雾缭绕下,看不到山顶,好没动力。就像第一次重装去爬船底顶乱石坡的时候,白雾茫茫,不知顶在何方,力竭而绝望。在上到半山腰的时候,发现有另外一条牧道上去,可能会是更近的一条路。不过此时拔升带来的心肺负荷,让我不得不放弃下去探访的欲望。


再往上爬升,终于看到期待已久的门索拉错。湖虽不大,但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或蓝或绿的颜色,颜色更加纯粹、迷幻。于是掏出手机,好好拍了一轮。平时我很少拿手机出来,一般就是为打卡而拍照,除非有非常之景色。毫无疑问,门索拉错是一个值得留影值得纪念的标记。从这里开始,后面的路就与前面的休闲腐败之行差之千里,没有了牧屋没有了篝火没有了牧道更没有了桥,更多的原始、野性、凶险在等待我们去接近去面对去体验。


门索拉A错。其实是有两个门索拉措有两个,另外一个在后面被挡住了,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试试翻过这个小山头,应该就可以看到门索拉B错。




在门索拉垭口上,看着下山那凌乱的巨石阵,这种荒野反而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这种滑坡,就是地质灾害的证明,这也是切断两地沟通的原因了吧。巨石阵下得辛苦,尤其是那至少一米大的石头都是松动的,这不得不让我谨慎起来,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队友的安全。行进速度慢了下来,松动的巨石阵,让我不能分神过多,在下到接近湖边的时候,才发现秋桐不见了。原来垭口上就说好了在湖边等,在半山腰上休息的时候,等了几分钟还是不见,只能先行下去,万一是他先跑到下面呢?


门索拉垭口下的巨石。左边的小错估计是季节性小湖,右边的错挺大的错。


这下降海拔挺多的,植被也从高山草地到灌木,再到阔叶林。




在等待十几分钟后,秋桐终于出现了。原来是走错路了,翻了另一个小山头。他在湖尾休息的时候,我们两个先沿着溪流下去,这一下去就是下降近一千的海拔才会到营地。从高山荒芜、到高山草甸、再到灌木林、最后到原始森林。在溪谷旁休息等秋桐的时候,上面高高的雪山,随着云层的移动,时隐时现,高大洁白耀眼的雪山。在如此近距离的观看,雪山是那么平静而圣洁。给人无比的直接视觉冲击力,难怪藏民如此虔诚。


一开始要沿着溪流的右岸走,此次沿着溪流左岸走,在一个只有残壁断桓的废弃牧屋后不久,就要过河切回右岸。这又耽误了不少时间跟体力。其实一直沿溪流右岸下降就好了,这样就减少了一次溪流。继续下降前行,开始切换为灌木林景色,经过了看过无数回的心宇大石头,仿佛梦境进入了现实般的感觉,大石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面前,可以触摸。再前行,遇到蜿蜒前行的溪流,时不时过一下河,也遇到滑坡。从右岸过河到左岸的时候,一不小心,滑了一跤,终于开始此行的湿身。过了大石头后,可以择机过去左岸了,左岸的路开始好走了。


过河后,很快就切换到原始森林,溪流变多,然后需要拉绳做保护后才能过河。尔后还有一个三岔路口,两条溪流汇合成河流,还有独木桥可以过到对岸(暂时还不用过去对岸的)。幸好有多位前辈的详细备注,不会迷路。


在树林里,经过一个旧桥之后,终于到了那条阻断了沟通章碑村两岸的河流。如何各位没有耐心,不用看我们过河尝试了,直接看下一句结论就可以翻看下一页了。几次尝试的结论就是,目前的河水过大过急,导致我们三个无法过河。




在玲玲的过河树那里,查看之后,失望到极致。本来就是多颗树堆积而成的过河树,经过大水的冲刷,已经出现变形。河中间处恰巧是两岸树的末梢连接,此时结合更不牢固,轻装或许可以去试试,但还需要送包过岸,而两岸找不到锚点。面对这咆哮、浑浊不见底的河水,用石头试探,水深大概到腰。其实哪怕只到大腿,这流速,也足以把人冲走。看着玲玲他们过河的照片,清澈见底,最深处可能只是刚没过膝盖,我想大概那时候可以直接趟过去了。无奈之下,继续往上游走,看了任教主的过河树,也是凶险河深。


在任教主过河树不远的下游处的一个沙洲处,试了水深尚可,于是秋桐先行冲击过河。但河水确实流速过快,过了2/3的地方,还是倒下了。看着对岸的大好营地,我还是想去试试。如此汹涌的河水,让我紧张到忘了扣好主绳了,还好还有秋桐提醒。所以说出行要结伴,一个人可以走很快,一个队可以走很远。


水不算冰冷,但流速太快了,冲击着双腿跟双杖,摇摇晃晃,有两次差点倒下,把重心往下压低,调整着姿势,这才稳住。好不容易到了岸边,却发现一个重大疏忽,这河岸没有浅滩!没有浅滩,意味着需要直接登上那高高的河岸,才能过河,那高度跟我肋骨等高的河岸啊。经过与河水的拼搏,以及身体被它带走的热量,背包吸水过重,此时多次尝试都无法登岸。河岸上那浅浅的草地,也无从借力上升。那真是绝望时刻。多次尝试,力气尽失,最后滑倒。被两个队友拉回后,实在是没有力气站起来,两个人才拉起来。不仅仅是体力的透支,更是心理的失落。


在树林里扎营时,知道自己要失温了,一直哆嗦着换了干衣服,全身发抖地搭好帐篷,然后赶紧钻进睡袋。此时已无食欲,幸好还有猪猪侠的红糖姜茶包,还有百丈江煮茶给我们。在哆嗦中入眠,但这一觉又怎么能睡得好呢?


玲玲的过河树。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8 章碑前~章碑~力苏前营地


都说没心没肺睡得香,但此时心事重重的我,梦里也迷迷糊糊地想着各种过河的办法,然后又一次次失败而归。早早就醒来,起来打水煮饭。昨晚没吃东西,肚子正空,还是腊肠饭好,风卷云残般解决。拔营后,沿下游一路走一路看,妄想着有地方可以过河。真的是痴人说梦。玲玲过河树都成这样,其他地方更是艰难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孤月的过河点了。把希望全寄托在一个地方,这不符合我徒步安全准则,但现实只能这样。


孤月走的路刚开始也不难,有桥可以过溪,路迹虽然稀疏,但还是时隐时现。在沼泽草地处午休、晒衣服。昨天的过河,导致睡袋、帐篷、鞋子这三大件都是湿漉漉的。其实后面几天,鞋子都是湿的。这里的阳光还是有点吝啬啊,还不容易才晒干了帐篷睡袋速干衣,而一直尝试的生火都失败了,这里太潮湿了,枯枝都是潮湿到快发霉了。


此处的看似破旧的旧木桥,反而还安详地躺在这里。这里过去就是孤月他们走的路线。




继续往下游走,看着对岸,想着任教主说的成熟山路直通力苏,我就想哭。这右岸真的太少人走了,还要时不时钻树林、过沼泽地,真是累人,一边天堂一边深渊。在经历无数次希望与失望转换后,终于看到了一个独木桥,终于心安了,吸了水的背包似乎也变轻了。还是需要学会绳结,看着秋桐百丈江他们一通忙活,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吸了水的包太重了,秋桐的包都在中间掉下来,继续吸着水。尽管有绳做保护,但在那独木桥上,还是过得胆战心惊了,万幸中间那段被阳光晒得干没有打滑。全员安全通过,钻过那小小密林后,终于出现了任教主说的成熟山路了,兴奋得要走出6速了。刚才我们的独木桥还不是孤月的过河点,我特意过去看了孤月的过河点,那里河水更近,落差更大,好像还有点被冲歪了?这里中间有个孤岛,过河分两段过,结伴走的话,也是可以过的。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video 标签。   
终于找到独木桥过河了。真是累人,秋桐在这里拉包,体力消耗太大,尤其是包泡了水后,更重了。我由于不懂绳结,只能干着急,现学现用这些绳结技术。


孤月过河点。




这条通往力苏的成熟山路,还是有危险分子的。已经几处看到熊脚印了,还是一大一小的。这时候熊要进山冬眠了吗?


祸不单行,在任教主说的牧民新修桥那里,看到木头确实比较新,但是桥却被冲毁了,我有不好的预兆。前面的力苏桥会不会?但是又心存侥幸心理,力苏桥毕竟桥又大,离岸高,应该是安全的。


在忐忑中前行,还是出现了最坏的结果,力苏桥被冲毁了。河中间有大石头,只有对岸到河中心大石头有一根木头。后来在群上才知道,这是前面的山友搭建的,感谢感激。其实他们也搭了到河中心石头的木头,只不过也冲走了。短短几天时间而已,可见今年的水量之大。


沿着河往冲果俄方向走,是有小路的,走了可能有三四百米,还是没有发现有过河点。失望而归,只能在这里待一晚,明天再想办法。由于路上见到熊印,担心有熊,两个帐篷在小树林里挨得紧紧。又是不安的一夜。


遇见熊印。孤月说有可能是黑熊。




发表于 2021-2-2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D9 力苏前~力苏~白马营地


今天早上的任务就是过河。在藏民房发现的宝藏此时发挥了它的价值了。投石做固定点,再搭建木头,继续心惊胆战地送包、过河。为了不出现昨天包过重而半路掉在河里的情况再现,把包一些东西拿出来,分批过。万幸的是河中心大石头有个窄窄的小平台,可以放包,这样就可以分段过河。到河中心大石头距离较近,还可以较为安全通过,百丈江最后两步直接冲过去,还好没出什么事。


准备过第二段了,像昨天一样,秋桐先过去对岸。有两根木头,但明显只有右边才能依靠,足够支撑我们的体重。湍急的河水,让我们紧张到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人拉包真的太累了,担心又出现昨天包落河水的情况,于是我也先过河,两人一起拉包过河。由于绳子长度不够长,我几乎是趴着过。有了昨天的经验,加上这木头还是挺干燥的,依然紧张,但多少比昨天的过河多了一丝镇定。


踩上那仍在河岸的桥头,心中的大石头也落地了,也还是为连这么结实的桥都冲毁的洪水感到震撼。现在有两个人拉包上岸了,饶是这样,我跟秋桐两个人拉包还是累到筋疲力尽。百丈江最后踩上桥头,那一刻,整个人终于从昨晚见到桥那一刻的震惊失落沮丧中开心起来。这一刻,我们安全了。


回看过河点。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video 标签。   
砍树过河,这木头也帮了后面山友过河,不知道此时这些木头被河水冲到何处了。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video 标签。   


玲玲他们过河不过一分钟的事,我们却花了几个小时去找木头、搭桥、过河,今年的水实在是太大了。


过河后几米远的地方就地休整,晒装备、煮饭煮猪脚,然后讨论接下来的行程。往后走,还要至少3处过河,有一处是独木桥,还有一处甚至任教主都需要做保护过河的。鉴于章碑跟力苏这两处的水量,过河耗时耗体力甚多,且会非常危险,商量过后,一致决定下撤至洛木村。虽然不舍,几天的行程了,冲果俄、响打就在不远处了,但这两天的过河都是那么危险,为了安全,还是有缘再与冲果俄、响打再见了。


下撤的路就明显了,而且海拔一路下降,就是时不时遇见的滑坡稍微麻烦一点。在过了一处桥后的树林草地扎营,随着海拔的下降,此处找不到菌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