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35

主题

土耳其

事出有因--神秘的苏菲教派

查看:2789 | 回复:10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快要离开土国的一天。。。。。。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事出有因,待在伊斯坦布尔的时候,我去看了托钵僧的旋转舞,伊斯兰教苏菲派的舞蹈。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历史上的苏菲教派一直披着神秘的外衣,讲究修行和禁欲。依靠心灵修炼来获得与安拉的合一。而旋转舞就是一种神秘的仪式,表演的时候,教徒神情慵懒并若有所思。一手接天以示从真主安拉处获得神谕。一手则接纳入怀中,代表徐徐接纳之意。也究竟有了多重的古怪,所以历史上苏菲派很多时候被视为不容于正统,受到多年的迫害。教派散步在中东和北非的一些区域。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按照LP的推荐,HOCAPASA文化中心是面向游客介绍托钵僧旋转舞的推荐剧场,有讲解有表演。地点是在一座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浴场所改建。

究竟Hocapasa文化中心的旋转舞有多少成分是真正的教徒修炼,或是带有表演成分,也许只有天知道。但是一百多块钱的门票,也许你只眼睁睁的看着几个白袍子的人在场子中间滴溜溜转半小时,你也不知道值还是不值。好歹,它被评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所以,我在问客栈的老板,到底该不该去看时,老板开玩笑说:你就像托钵僧一样,一手高举向真主祈示,一手询问内心。我将信将疑把两手摊开,突然间,仿佛电流的传导一般,从左手到右手的一阵电击的麻木,落在我的左手。我的左手腕到手掌完全麻木而没有知觉,错愕之间,才似乎缓缓有了恢复。突然,却是一种多年前曾经就有的感觉。

我仿佛只知道,旋转舞是要去看的,只是不知道看了又能怎样。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果不其然,我麻木的看着剧场里的人转完圈子,脑袋空若无物。散场出来,坐有轨电车穿过金角湾大桥,我住在塔克西姆广场附近。深秋的晚风,落叶萧萧,也让人有阵阵寒意。广场的正中心是灯光夜市,在广场边上靠近小树林边上,几个乐手在很卖力的演奏,虽然路人寥寥,而且也没有在他们跟前的盒子前投下零钱,哪怕说稍微停下。曲调是明显的各种婉转,穆斯林的调调。但是看他们还像是难民,猜他们是叙利亚人估计没有错。

其实白天在大清真寺的旁边,就有人主动上来攀谈,说他们来自叙利亚。并且要像采访似的要问我一些政治性的话题。我只好装作语言拙劣,仓皇避开。出门在外,异国他乡,还是少惹是非为妙。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这时候的晚上,却已然另外一种情形,只是街边艺人与游客的关系,并未涉及政治。想到他们去国离乡,颇多不易。于是手捏一枚硬币投入。这是,乐手中间一人站了起来对我招手,边招手边说:来,来,中国人。。。

我奇怪的看着他,于是那人向我说:刚才你在剧场看了我旋转舞表演的。我一下愣住了,不真切的记得他应该是那四个剧场中旋转舞的一个。邪门的是我表演散场出来,怎么又会在这里遇见。难不成他表演完了又跑这来讨生活,他前脚坐下我又正好碰面了?他是真的苏菲派教徒又作为叙利亚难民这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招手,奇怪之下,我也跟了过去。奇怪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天才遇到。如果没有当初的变故(前传),我想再有更加离奇古怪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去哪怕看一眼,更不会跟过去。

那名托钵僧的舞者名叫伊克尔汗,或者来自于发音Khan。这是一个听起来相当霸气的名字。也是古老的亚洲民族多年征战在外的一支。即使在印度泰姬陵的建造者,你也能看到沙贾,汗这个名字。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我心里嘀咕,到底是谁如影随形,伊克尔汗却直接说,:“你左手的动作。”我才猛然发觉,我左手手肘除了略微上抬以外,一直保持着僵硬的一个握杯的动作。究竟是我这个动作保持了多久,我却丝毫不觉得了。现在才想放松,却觉得手发麻无感觉。刹那之间,竟然觉得手心发暗,竟有隐约皮肤之下沁上如渲染开的一团暗血。

伊克尔汗直接问,你从哪里学到的这个手势。这个手势是苏菲派修炼的一个手势,但是却又是另一个支系所研习。他也从未使用过这个手势。

伊克尔汗本是叙国人,但苏菲派门徒遍及中东及近非,即使土国纯正的托钵僧旋转仪式源自土国中部,但是在凯末尔将军的土耳其独立运动建国后,土国世俗化,苏菲派才渐渐获得平等。伊克尔汗作为叙国人但却为正统苏菲派的继承。在逃亡土国而谋得文化中心表演的职位。偶尔也来广场与乐队的兄弟们同乐,乐队也不在乎讨要的多少。

至于伊克尔汗为什么会盯上我,伊克尔汗叹了口气说到,我在剧场的时候就注意上你了。你当时的手势就很古怪。这个手势来自另一个苏菲派的支系,也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他们的修炼更加诡异。但是我知道的不多伊尔克汗于是问我从哪里修习这一法门。。。。

我缓缓而言,这并非我习得什么法门,而是当年在川藏交接亚青,手部莫名染上异伤。偶有发作,发作之时,手部异常动作,我也不觉察。但是在注意到之后,手部发麻无力,手部血液上冲感到压力。当时有红教喇嘛(外一篇)指点说要发作也是两三年之后的事情,想不到竟是现在,想想两三年也过去了。。。。

只是不知道这竟然跟苏菲一派的修炼有关,当时喇嘛也说,这不是藏区的路数,也不知道如何去除这一诡异病痛。

伊克尔汗像我叙说就是他们伊斯兰教的历史,重点还是他们的苏菲教派历史。。说起苏菲派的传播,竟然是有一支,曾经抵达过中国。今天的新疆境内。再往下说,我难以理解,于是通过手机查阅苏菲派在中国的渊源。


发表于 2021-3-2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现今教科书是这么介绍这个派别:

早期苏菲身着粗毛织衣,不贪图现世物质享受,注重个人宗教功修,清心寡欲,沉思冥想,长期诵经、祈祷、斋戒和坐静,徒步朝觐,隐居独修,或出家漫游四方,沿途宣教,依靠别人施舍和个人劳动为生。早期苏菲派主要代表人物有库法的哈桑·巴士里。。。。。。传至埃及和波斯等地,在一些学者和下层穆斯林中奉行。但被当局和逊尼派教义学家视为“异端”。

1620年,苏菲派依禅卡朗之第四子穆罕默德·优素福进入中国新疆喀什噶尔传教,从此开始了依禅卡朗与伊斯哈格两系和卓及其领导的白山派与黑山派在新疆长达300年之久的宗教政治斗争,对新疆社会历史影响巨大。至近代以来,黑山派与白山派间的教权角逐方告平息。由于早期教团纽带的松弛,导致各个有实力的依禅形成各自独立的苏菲主义分支组织,通称为依禅派,分布于南疆和北疆部分地区。

在查阅到苏菲教派在我国的历史,心中不禁大骇。想不到这个教派在国内扎的如此深。想必伊斯兰教东进贺兰山进入宁夏甘肃一带繁荣,而往南进入康藏腹地,也不是没可能了。

这一查之下,觉得伊克尔汗说的似乎是这么回事。于是问他,我从未研习什么苏菲派的修行,为何遭此苦厄。而且当时都有一种“我命休矣”的感觉。只不过当时说两三年之后发作,也就将信将疑。之后就更加淡然,想不到今日突然发作起来。

于是赶紧追问伊克尔汗,既是他门下修行法门,那是否是修行副作用或是类似中土所说“走火入魔”,是否有方法解此病痛。又或者可以问问他们本门里的长老是否可解。

伊克尔汗也觉得诡异,说话“稍等”。拿起手机给他们老师打电话。我心下释然,想多年的病痛覃终于得解。想不到假期来一趟土国玩玩,竟然有意外之喜。看来真是天命,人走到哪一步,仿佛冥冥之中境有安排。

这么想着,伊克尔汗才打完电话,他却皱着眉头向我解释,原来,这个苏菲派下面竟还有很多支系,我中招的法门竟然也不是天山南北的依禅派的修炼所为。而是另外的一个支系。当年有一支苏菲派的传人进入非洲,他们经亚丁湾进入北非,深入到苏丹腹地。'他们逐步发展成为一个新的教派。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和修行法门。

“这个礼拜天是他们教派的一个聚集日。在喀土穆市郊的一片坟地,你立刻定机票,兴许赶上。”我听得两眼发黑,也不知道怎么跟伊克尔汗中断谈话和道别,独自走向旅馆。秋风潇潇,天色却晚,热闹独立大街此时商家陆续关门。行人渐渐稀少。

最后一趟当当车从我跟前经过,敞开的车前后门扒满了最后的乘客。我心中一团乱麻,难道要前往去苏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