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556

主题

西北

车师生死线

查看:11215 | 回复:35
发表于 2021-3-25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车师古道,由南向北穿越天山,从吐鲁番到乌鲁木齐市。这是一条传说入门级的线路,简单到极少有人会费力去详细描述穿越过程。我,是一个从没徒步过的菜鸟,健恩则走过不少顶级路线,2019年4月,我们两人满怀轻松,在客栈洒满阳光的葡萄架下出发这条“初级”线路,却没想到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对于我来说,这人生的第一次徒步,堪称出道即巅峰了。

很简单的50多公里

    出发时,少年与狗

那一天,其实早就注定是不平凡的,我俩在破烂的天山下煤矿小镇“大河沿”吃过饭,包了一台车走进空荡的原野。谁知包车司机把我们丢在离常规出发点还有好几公里的地方就扭头跑了,导致整个时间预算都往后拖了几个小时,也为几乎发生的意外埋下伏笔。

荒野中魔幻的风景

寄宿的小屋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3-25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线路的第一天,一切轻松平坦。只是从头至尾没看见一个活人,但那也是我想要的。天色低沉,仿佛要暴雨来临,时不时飘起雨点,天要黑时,越过山岗回头看,有一片细细的夕阳洒在山岗上,半山巍峨半山红,但瞬间整个山头又被云吞没,蔚为大观。风云莫测,夜来临前,我们找了个小木屋,陈健恩说,这种地方一定会有狼。我吓了一跳,找了两块树桩和一个废弃的油桶,把门窗堵起来。但是屋顶的大洞是没法堵住的了,天黑下来,夜空有微光。从屋里看出去,门口的油桶就像个惊悚的人站了一夜,不时会把我们自己吓一跳。那个深夜,渺无人烟,外面风声不停。我们居然集体失眠,一起用一台破手机听歌听了一整夜。中年人的手机里,自然很多老歌,老歌意味着老故事,因此大家绝不乏心事可聊。

饿狼留下的骸骨

发表于 2021-3-25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直到第二天中午登雪山垭口之前,一切甚至都可以视为散步而非徒步:空无一人的旷野,明媚的阳光,宽阔的道路,不时出现的牧民小屋,随时可以补给水源的河流。我们欢乐的野炊,吹牛逼,拍照,甚至裸奔,洗冰水浴。感觉时光如此悠悠漫长,抛弃世俗无忧无虑,这种感觉,也至今一直留在我心中。

取水休憩,这是一条繁忙的航线,不断有飞机飞过天空。

走向雪山

发表于 2021-3-25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直到接近雪山脚下时,问题才开始出现。第一阶段,线路是沿着河道走的,山路时常断绝,需要反复跨河到对岸,继续前进。夏季的河流,也许可以轻松淌水而过,但因为前几天骤然的暴雪和低温,此刻整个河谷形成了未知深浅,未知厚薄的季节性冰川。听着脚下汹涌流动的暗河,看着绝壁,我们必须如履薄冰,反复试探后踏过不知多深的冰面,偶有羚羊过雪的脚印,我们会选择相信这雪地精灵的直觉而跟随。一直追随着时有时无的蹄印,在最后登垭口前,惊奇的看到它们一群群在峭壁上健步如飞,攀上人力绝无可能的悬崖。一路毫无人迹,两个人,就这样逐步攀升,并踏着深渊上的冰雪,有无数湿滑无比的小径,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我们小心翼翼,耗费大量时间精力,终于走到了冰河尽头,登上第一个山口。

如履薄冰

荒原及冰河

发表于 2021-3-25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悬崖

在峭壁上慢慢摸索,难以抉择从哪里淌过冰河,所有夏季步行的踪迹都再难找寻。

发表于 2021-3-25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经验不足的我还以为这就差不多过了最高的地方,谁知道还没跨过去就看见又一个山头露出了森峻的身影,当时居然还觉得,好雄伟…拍照装个逼先。转过此垭口,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一脚踏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此处开始是天山的北风面,雪被不断吹来堆积,一脚下去居然雪已经齐腰,放眼望去,完全再也没有露出草皮或者实地的地方。一百多米的距离,雪奇深无比,我们挪动了至少半小时。此时虽然18点左右,北疆依然阳光灿烂,我内心还没开始很担忧,实际上是错误的估计了情况。接下来的所有路,每一步雪至少过膝,而且所有的道路,都已经被暴雪掩盖了,只能拿着卫星定位的轨迹,两步一定位往前走,仍然是在攀升,海拔不算高,2800-3400,但是寒风和高反在不断带走体力,滑不留丢的冰雪更如附骨之蛆无处不在。


美丽却让人战抖的雪山垭口

齐腰深的雪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3-25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手机app的轨迹并不是非常实时准确的,在地形明确的地方或许可以凑合,(注:六只脚等户外app可以让手机在没有任何通信信号的情况下实现定位功能。)但是在当下,我们唯有不停寻找着雪堆中露出来的石块,就当是辅助路标。因为走错了方向,等着的就可能是齐腰的雪。我甚至在途中看到了一个好似平缓的雪坡,露出一块高差两三米的塌陷,而塌陷的断层中赫然悬挂着一块巨大的冰块。突然我冒出一身冷汗,因为我想到了一件事:在夏天,这里很可能就是河流,那块冰块则是冰瀑凝结而成,在雪地下面更可能是没完全冻住的暗河,只是大雪把一切掩盖了。雪地看似平缓,其实,微弱的平衡被破坏时,很可能一脚就到底,然后顺势被冲入山下冰川里,你完全没有机会犯第二次错误。

云雾开始弥漫,遮天蔽日,一脚深一脚浅。

发表于 2021-3-25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下坡时,往往一步路高度落差就可以达到一两米,我们仿如从云端往地面滑落。有时候一脚塌下去,腿被陷住,而身体还因为惯性而前冲,几乎要把脚扭断了。我的膝关节本就不好,加之受凉,开始疼痛。

渺小的人类

又耗费大量体力和时间后,时间来到了19:30。最可怕的感觉,是无尽的重复,一个垭口之后,绝对有又一个更高的。走到第三个垭口上,没有阳光,云雾缭绕!而且对面的山头居然也很适时飘来了一阵云,两朵云合二为一,把我们笼罩在谷地中,一瞬间,已经完全不能分辨天地。此时,虽然带着墨镜,但是长期直面雪地,眼睛受到的伤害也开始显现,我几乎变成睁眼瞎,连手机上的轨迹都无法看清楚,甚至手机也开始因为极度寒冷,电量快速流逝。我开始有点害怕了,如果连充电宝都因为低温而罢工,在没有电后失去轨迹的情况下,我们除了迷路冻死没有别的可能。健恩也大叫:“我看不见雪啊!”狂风大作,死寂一片,连野兽的踪迹都完全没有,极致的孤独寒冷慢慢包围全身。
发表于 2021-3-25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接下来,随我数到三:“一”

640 (1).webp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二”

640 (2).webp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三”

640 (3).webp

下载积分: 驴币 -1



瞬间吞没一切的云雾

发表于 2021-3-25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黑夜来临前的一个U形谷,我们耗费大量体力爬到半坡,才发现走错了路,轨迹显示的路线,居然在对面的山脊。我说,咱们回头走到正确的方向吧,健恩摇头说,我们没有体力下去再上坡了,向前走,在那个两个山脊能连到一起的地方再回归轨迹。这是一个我眼里的生死抉择,我大吼,前面直走的坡上眼看着就有个陷下去的雪坑,轨迹上既然没有,那么肯定不是路。他也固执的对着我大吼,那你走吧,我们前面那个点汇合!说罢转身攀爬而去,生死关头,谁不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呢?但是这时候放弃同伴,也就等于放弃自己。放不下的我没法独自掉头,跟着他走了半程坡,待他走到坑的边上,看到无路可走,我们才一起回头,互相搀扶着上了对面,费劲全身力气找到了轨迹上的路。

远看壮丽无比的日照金山,此刻却是催命的信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