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276

主题

其它山峰

勒多曼因的西山脊(三)

查看:10191 | 回复:29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_勒多曼因

Mt.Reddomain

8.24日由西山脊登顶勒多曼因


_
本文图片大多源自成都领攀,请勿商用


勒多曼因的西山脊(一)        作者:我的登山日记
http://bbs.8264.com/thread-5622461-1-1.html

勒多曼因的西山脊(二)        作者:我的登山日记
http://bbs.8264.com/thread-5640074-1-1.html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八月二十四日,凌晨三点,我已经记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醒来的了,只记得睁开眼,发现古古已经出去了。外面的风雪还没停,但应该是减小了不少。燕子姐她们的帐篷里传来声音,的确,前一天的风雪太大了,她们至少在风雪里呆了5个小时。接下来的这段对话我印象深刻。




图:插图,日乌且和嘉子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燕子姐说她高反了,头很痛,问古古自己要不要上。


古老师:“你自己给自己的疼痛打分,最不能忍受的是10分,你现在有几分。”


燕子姐:“很痛,但可能6分吧。”


古老师:“如果超过6分那你就不要上,从向导的角度看向导是从来不会劝你上的,向导要负责你的安全,你要问我,那我肯定建议你不要上。”


最后燕子姐还是上了,并且顺利登顶了。后来她们都说,燕子姐在帐篷里叫来叫去不行了,一出帐篷什么毛病都好了。


这件事对我有不少启发。打分是个很平常的事,但在这个情景下却显得很有哲学意味。6分,那么你上不上,按理说上了你也肯定上不去,但燕子姐还是上去了。


所以分数评估有多少是心理上的、有多少是生理上的。古古问的这个问题,到底真的想知道她到底有多难受吗。我们在山上总是将向导作为权威,这绝对是没错的,但权威很容易变成一种依赖——是否冲顶应该由自己评估。就像古古说的:向导是从来不会劝你上的。在你自己可以做决定的时候,向导不能也不该劝你上(当你快到顶时的鼓励是另一回事),登山者要有自我判断的意识,进而培养出自我判断的能力。就比如燕子姐,其实她非常强,在暴风雪中走了5个小时还能冲顶,体能和技术作为队员无可挑剔,但在自我判断上,她并不独立。其实她可能只是希望古古可以给她些信心,告诉她“你没问题的”,古古可以说,但没有说,让我尊敬。




图:西山脊的冰川和远处的贡嘎北壁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当然,以上也可能是我脑补多了。回到那个寒冷的夜晚,我很不情愿地踩上冰冷潮湿的高山靴,钻出帐篷,在前一天看到后面队友的同一个位置解手。回来收拾东西,戴上军长给我的头灯,感谢他,我没想到我会犯那么愚蠢的错误,竟然会忘带头灯。


我没有准备专门的冲顶包,我觉得也没有太大必要:首先包里要有能轻松装下羽绒服和保温壶的空间,那么那种口袋包(可以收纳进一个小口袋)就不太合适;其次登山包其实没有那么重,如果空包都很重建议换一个;而且登山包比较大,而且背板是硬的,口袋也有设计,这会比较方便——无论是拿东西还是卸包;最后,有腰环和背负系统的包还是很舒服的,背个小书包不会比登山包轻松。


冲顶时,路餐装了几个乳酪面包补充碳水,一包芒果干补充糖分,还有野人老师在老榆林给我的两管能量胶和老孙偷偷塞给我的领攀代言糖,没有任何带油的食品,我在任何一次登山中也没有带,虽然很开胃。主要是两方面,首先这个油很容易滴出来,不管是弄到你身上衣服上还是手上都很恶心,滴在雪上更是非常突兀;其次垃圾不好收,油会流出来,想想就恶心。当然这有一部分是我对油的偏见。除了路餐,我还在包里放了保温壶和亚克力水杯,这一次我没有把水杯挂在胸环上,而且带了保温壶,实在是那玛峰的绝命冷茶把我搞出阴影了。着装上,上半身排汗内衣、攀登棉服、老孙托付给我的羽绒服、硬壳冲锋衣,下半身排汗内衣、软壳裤。软壳裤有舒适,保暖,透气的优点,质地也更加柔软,但我不穿冲锋裤不是因为这些,单纯是因为我没有冲锋裤而已。




图:勒多曼因冰川训练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收拾好,再出帐篷,痛苦地穿上冰爪。然后,更加痛苦地在黑夜里的白茫茫中寻找我昨天被埋起来的冰镐,草蛇灰线的感觉出来了。当然我还是找到了,我用系带结连接一把散锁,扣在凯乐石Dagger冰镐铲头的孔里。其实这种技术镐一般扣在最下面,行走镐才会用上面的孔,但目前这个镐主要还是发挥行走镐的作用,当我的小拐杖。


冲顶仍然是我和军长在最前面的绳队,这次是峻甫和阿杰和我们结组,绳队是不解开的,哪怕有路绳。说起来,出发顺序的确是值得研究的课题。这次勒多曼因的攀登,领攀教练安排的是总体是快的在前、慢的在后,我、军长和阿盛从本营出发时,最先到达C1,之后C1上C2时我和军长就排在第一组,同样的,冲顶夜,仍然安排我们在第一组。这样的安排效率会更高,不会出现走到一半前面走不动了,后面卡住的情况。但同样的,体能较弱的队员的冲顶时间也变的更紧张了。没有哪种安排是完美的,但至少在勒多曼因这座山,这样的安排是最优解了。因为这座山最大的特点就是:冲顶只有这一条路,一排只能走一个人。


峻甫在最前面,我在第二个,军长第三个,杰哥在最后面。我很敏锐地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这样子我不就是勒多曼因商业攀登史上第一个登顶的客户了吗,我觉得真是太了不起了,真是太牛啦!但其实,没什么人在意哈。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由于前一天的风雪雷电,最开始的几段路绳还没有完成,我们要边修路边冲顶。黑夜里,再加上风雪,哪怕有明亮的头灯,我也很难分辨附近的地形,还好有攀登机器刘峻甫,有他在真是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是把我从二峰拖下来的人。


冲顶的路线全长1.24公里,海拔爬升约400米。第一部分是雪坡,坡度不算大,但是一个越往下滑越陡峭的圆包型地形,滑坠风险大。如果计划在凌晨冲顶,此时路线非常难以辨认,走歪了就直接走下悬冰川顺着北壁滑滑梯直降1500米了,所以修路几乎是必须的。这段我走的很麻木,天还是黑的,我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图:冲顶路线,领攀教练前期探路时拍摄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走到第二部分,天已经朦朦亮了,地形上平缓了不少。我们到的时候都已经天亮,可见一般到达此处都将是白天,路绳也就终止,转为结组。到这里时我实在憋不住了,跟攀登机器说我肚子痛,要开大。早上实在是胃口太好了,一不小心吃多了,平时我只要早上吃的稍微多一点,就要闹肚子,果然,冲顶路上咕噜咕噜,心里一直嘀咕后面的军长会不会闻到我的屁。为了配合我开大,我们的绳队收缩,我往左边,也就是悬冰川的位置走了十米,我没有解开安全带,仍然是结组状态,这十分重要,在这样的路段,任何时候都不要脱下你的安全带。所以要练就一身本事,比如穿着安全带脱裤子拉屎。


解完大肠的烦恼,整个人都非常轻松。而且我又很敏锐地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我是不是第一个在勒多曼因顶部悬冰川上拉屎的人?想了想,周鹏和严冬冬二位神的线路“纪念陈家慧”,从北壁直上,估计没有上厕所的功夫;“高中毕业”的两位前辈呢,从东山脊上的,西山脊的悬冰川还是一片净土。我一想到未来所有来勒多曼因西山脊的人,都要经过我的产物,就十分自得。直到攀登机器跟我说快点,我才回过神来,擦了擦屁股,最后端详了我的作品,庄重地用雪埋了起来。喝了点水,匆匆上路。


第三段是难点,全程路绳,需要横切。我可以想象这里山脊的狭小——前两段我可以轻松往左走,然后轻松地掉下悬冰川,而这一段我水平向左伸手几乎可以摸到冰川,要往左走需要踢冰。横切,是个很痛苦的过程,说是横,却也不够横,有时站着有时侧着,还有那不知道该走在里面还是外面的路绳。不过,到了这里,顶峰也就不远了。




图:第三段的横切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段的最后难点是一段向上的雪坡,和雀儿山最后雪坡差不多陡,但勒多曼因的要短不少。我沿着路绳,左手推着上升器,右手握冰镐,向上攀。到了锚点,我掏出水杯,居然还有余温,太令我惊讶了。看来果真不能做“悬壶法师”,把水杯挂在外面。吃了点芒果干,这是我在山上最喜欢的食物。我问攀登机器,怎么样,这次挺快的吧。他说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我说其实在大二峰我胡说八道是为了保持大脑运转,避免失去意识。他撒了泡尿,表明了他的立场。




图:攀爬最后的雪坡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到达这最后的锚点后,还需要以一个弧形走30米左右,才是顶峰。之所以绕弧形,可能是因为中间那一段是悬冰川,走上去可能不太安全。站在顶峰,我有些麻木,随后到的军长诵起了心经,我的内心也变的清醒而平静。


我站在峰顶,激动而平静。


2020年8月24日上午8点52分,我登顶了勒多曼因,魂牵梦萦了三个月,有太多种可能性会让我无法来到这里,或是无法登顶。作为一个20岁的小屁孩,能够来到这里最要感恩的还是默默忍住心中担忧、一次次容忍我支持我的父母了。虽然我一向有一生平滑消费的理念,但本质上我还什么也不是,既无功成,遑论名就。家人才是永远的港湾,就像之前在“喜马拉雅登山论坛”看到的一句话:“愿我们无需最好的借口不再出现。”


感激勒多曼因,宽容地接纳了我,友善地恩赐我踏脏她高贵而雪白的顶峰。


我用峻甫的对讲机呼叫本营,告诉凌桑和老孙我们登顶的好消息。今天的天气并不好,能见度很低,我遐想很久的贡嘎北壁、中山峰、爱德嘉峰、嘉子峰和日乌切,还有达多曼因、朗格曼因都没有看见,我每次登山冲顶的天气都不好,但平安就好,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况且登顶了,更是应知足常乐。




图:登顶照


发表于 2021-3-26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军长拿出了他的旗子拍照,我也跟着出镜,还沾了沾杰哥学校的福气。其实我在大本营的时候就后悔,怎么忘记把自游人和人大的旗子带过来了呢,我明明想着要做,却不经意忘掉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