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578

主题

华南

2021-03-28 十船九雨遇上晴,船底顶罗新线完美一日速穿

查看:8430 | 回复:5
发表于 2021-3-29 21:56 显示全部帖子

船底顶作为中国十大非著名山峰之一,一直吸引着大批驴友前去打卡。我也不例外,船底顶已被种草良久。去年已经计划好了跟黑白去船底顶,结果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大家的计划,被取消了。
春节过后,我计划在天热之前去速穿一次船底顶,考虑到清明节人太多,于是选了清明节前的一个周末。
考虑到周日要回城,就把一天速穿分成了两天完成,第一天走到坪坑,第二天从坪坑到新洞村。活动发了两个星期,围观咨询的人不少,但是没一个报名。大家看着速穿的计划,可能要么觉得累,要么觉得没有重装有意思。几个老友也各有事情不能陪走,眼看着活动要黄或者只能独行,广州的阿平报了名,然后两个有些犹豫的被我鼓励成功。临到周五,两个老哥临时加入,于是我们6人成行。
周六,6人两车,各自出发。仰止和周州大哥先去茶岩顶打个卡,我们直接到罗坑。大概下午三点到达罗坑,车停在幼儿园门口的平地上,然后开始步行。


坪坑入口现在有检查站,坪坑的住宿老板担心我们会被拦住,建议我们坐车或者找人带路绕过。我想今天步行到村里,就当为周日预热了。如果实在过不去,再找人带。
从幼儿园到检查站,要从村里走过。清澈的溪水从民居前流过,两个小朋友在门前玩的不亦乐乎。水边几株桑椹,蜜蜡摘了几颗,说味道不错。旁边一个美女,正在拔蒿子,计划做蒿子糍粑。满地的嫩蒿子叶,我也想摘一包带走,但是明天的大活不允许我带多余的东西。可能长于农村,惬意的田园生活总是让我心生宁静,莫名觉得幸福。


走到检查站,戴红袖箍的小伙子问我们去哪里。我们说去坪坑玩,小伙脸上写满了不信,但估计看我们人数不多,登记了一下还是放行了。其实,驴友是当地村民增收的重要来源之一,驴友也是拦不住的,还不如好好引导,建立管理制度。越堵只会越乱。
过了检查站,开始沿水泥路盘旋上升。爬了一会儿,回头看罗坑。罗坑四周都是群山,中间一块平地,小镇居于中间,妥妥的世外桃源。


再走一会儿,小镇看不见了,进入了群山之间。满山苍翠,鸟语连绵不绝。

这段路爬升很缓,大家速度很快,约两个半小时到达坪坑。坪坑村建在大山里面的一个斜坡上,从这边清晰可见。坪坑是一个瑶族村,后来跟老板聊天,其实他们和汉族也同化的差不多了。坪坑村简直是罗坑世外桃源里的世外桃源,古朴安静。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周五入住,周六一早出发。我们周六来住,村里没有其他驴友,就我们六个人。

晚上我们住在邵老板家,邵老板年级不大,也很健谈,关键普通话说得好,大家沟通无障碍。晚餐都是邵老板亲手制作,有土鸡汤一大锅,黄甘竹笋一盆,豆腐一盘,辣椒炒四季豆一盘,野菜一盘,酸菜一盘,简单的几个菜,味道做的特别好,我们全都吃撑了。

吃完晚饭,邵老板和大家坐在一起闲聊。村里人家互相基本都是亲戚,船底顶的帐篷客栈也是他们亲戚开的。邵老板参与过救援七八回,如果不背东西,两个半小时就能到船底顶。

邵老板靓照,住宿吃饭微信SSG13542291564,电话同。老板热情,靠谱,乐于推荐下。

住宿条件简单,但是可以洗热水澡,还是燃气的。如果人多,就没法洗了。洗漱结束,再天南海北侃一侃,九点就睡觉了。半夜十二点多,被一种鸟的叫声吵醒了,高频的一秒叫一次,非常的心烦。出门去找哪里叫的,貌似是山里的,只能作罢。今天是阴历十六,一轮明月挂在天空,照得整个山峦都清晰可见。

回来继续睡觉,旁边传来阵阵的呼噜声,以为是一屋的扬舟,结果发现他也醒着的。不一会儿,仰止大哥跑了出来,受不住周州的呼噜声了,然后搬到我们床睡下了。有些睡不着,仰止大哥讲起了他爬雪山和爬山的经历。仰止大哥一年要爬三四十个山,国内5000海拔左右的雪山只剩博格塔峰没有登顶了,现在正在准备攀登7000米的山,拿完证就可以去珠穆朗玛峰了。真是让人佩服。

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的,又熬了几个小时,四点二十,大家都起来了。洗漱完毕,吃早饭,五点出发。

出发之前,先拍了个合影。正式介绍下这次速穿的队伍,前排左一阿平:多次穿越船底顶,锻炼身体,低调强驴;前排左二杨舟:还不清楚自己实力的狂热爬山爱好者;前排右一蜜蜡:没事就爬座山的锻炼身体驴友;前排右二周州:喜欢重装走遍天下的能爬能写的大神;后排右一仰止大哥:一年爬四五十座山船底顶来过八九回正在筹划登珠峰的大神;后排右二:践行万卷书万里路的弱驴和假领队本人。

五点整,大家戴着头灯出发。继续沿着简易机耕路走,走到吊桥的时候,两男两女坐在河沟旁边的坝上问我们离终点还有多远。很是佩服这几个人,如果有轨迹,应该不会问还有多远这种问题;如果没轨迹,怎么从船底顶下来的。在离坪坑村就一两公里的地方坐一整夜,也不去村里住宿一下....就算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攻略总要做一下吧,何况是船底顶这种地方。年轻人,不要拿自己的性命来鲁莽的装作勇敢。要是昨夜下一整夜雨,不挂也得丢半条命吧。

5:49,走到白房子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白房子本来也是个客栈,已经被拆了,只剩下残壁和锅灶。稍微休息两分钟,继续出发。

从白房子到开始爬乱石坡,一直是沿着山腰的水渠而行。路很宽,走的速度也很快,感觉不到危险。但其实,我们是在绝壁的半山腰而行,稍微往旁边看一眼,就会惊觉自己身处半山腰上。当年建这个水渠的前辈们不知道了经历了多少千辛万苦。

走到乱石坡拐点,一个引水渠拦住了,渠壁很窄,单走一条边有些晃悠,我跟着扬舟学,踩两边,用鸭子走路的姿势过去了。

6:43,开始正式爬乱石坡。阿平警告我们看好轨迹和路线,不要随便走,不然走错一段路再折返的话,就会浪费很多时间。刚开始并没有到乱石坡,沿着溪沟旁边爬大石头。虽然没有下雨,但是雾气缭绕,石头上就跟抹了油一样,刚开始两脚没踩好,差点摔一大跟头。后面就走的非常小心,踩踏实了才敢走下一步。一路爬大石头,虽然辛苦,但危险性还好。

最危险的就是绳点了,一个大斜坡,几乎没有脚踩的着力点,第一脚没踩好,又差点摔了。

过了绳点后,就好走多了。没一会儿就正式到了乱石坡一了。乱石坡确实有些辛苦,但其实还好。我在太白山的拔仙台,承德的朱家沟,都经历过了这种上下攀爬冰川遗迹的大石头路段。仰止和周州大哥一路奋力向上,早已没了踪影。我们四个人凑一块,也是没怎么歇息,一直向上。


乱石坡中间,一株山茶花开的正好,引人注目。

8:17,到了联山垭口,这边是从联山村上来的路线。在垭口休息了会儿,继续爬第二个乱石坡。

这个坡,碎石很多,比第一个坡爬的还费力点。这个时候,浓雾弥漫,乱石坡也看不了多远。

阿平说前面还有一个大乱石坡,大家做好心理准备。结果乱石坡上去,就到草坡了。前面没几步路就要登顶船底顶了!

但是这个时候,浓雾弥漫,可见度不超十米。 来了船底顶,结果啥也没看到,直接就走过的话,我们心有不甘。于是我们在这个草坡停了下来,准备休息半小时,等等雾散。风挺大,雾气阵阵飘散。某一刻,太阳突然露了个脸,然后又消失不见了。就这样等了十多分钟,突然天放晴,视野清晰了起来,于是我们马上动身。可惜还没爬到草坡顶,又立刻大雾弥漫了。

我们继续慢慢磨蹭,阿平说在断崖那里看船底顶最好,特别像一条倒扣的船。我们等了一会儿,毫无希望,于是继续前行。在断崖旁边,我们看了一眼,三人决定从旁边绕行,只有扬舟坚决从断崖下去。

我们走到崖底,扬舟正在断崖中间往下降。断崖旁边就是万丈深渊,能不爬就不爬吧,安全第一。

过完断崖,到了坪坑的山顶客栈。昨天住宿的驴友已经出发了,只剩下三个老板坐在那里聊天。一般周末节假日有人预定,他们就会提前把物资背上来,驴友离开后,他们整理下也就下山了。这山顶,也不用考虑物品丢失了。很多人连自己都不愿带下山,别提还要拿点东西带走了~

过了客栈,爬一个小坡,就到了船底顶。

9:13,我们顺利到达船底顶,这个时候船底顶浓雾弥漫,四顾茫然。不管天气怎样,到了船底顶,总得打个卡,大家拍了个合影,每个人也都拍了个照。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3-29 21:58 显示全部帖子

拍照打卡完毕,我和蜜蜡觉得就这么走掉很是遗憾,决定原地坐下等雾散半小时。阿平想走,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觉得只要到了顶就算成功了。扬舟已经一个人慢慢往前走了。阿平拗不过我们,陪我们坐下来等。

偶尔一阵风过,天光亮了很多,以为云雾要散,心情刚好一些,瞬间又是大雾弥漫。等了半小时,丝毫看不到云开雾散的希望。山顶有信号,我看了下天气预报,要到下午一点,才不是阴的天气。我们放弃了,于是开始往前走。

过了顶,往下走了不到200米,突然一阵大风刮来,旁边的浓雾就瞬间消失了,蓝天悠忽之间就挂在了头顶。我们惊呆了,一溜小跑又跑回了船底顶。



大风刮得云雾在山峦间飘荡,有时远山清晰可见,有时又被罩住。云雾变幻的速度极快,就像在身边风驰电掣。




我们惊叹于运气的爆棚,也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蜜蜡不停的拍照,我在拍视频。阿平见惯了大风大浪,悠闲的在一边刷手机看视频。

10:23,玩了小二十分钟,后面还有效20公里的路要走,于是我们不情愿的起来,再次出发。

从船底顶到望顶营地一路下坡,碎石路不太好走,但比起早上的乱石坡,轻松太多了。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等我们的扬舟。从望顶营地接着爬伤日落峰。坡度不大,轻松愉快的就上去了。快到日落峰的时候,回头看船底顶,确实像个倒扣的大船。这个时候船底顶的云雾又变了,有要下雨的趋势。

等我们走到日落峰,船底顶已经又笼罩在迷雾之中了,这个时候在上面肯定啥也看不见了。爬山赏景也得看运气,看时机。不好的时间点到,就看不到那么美妙的景色。

日落峰有一个长长的山脊草坡,旁边没有树木遮挡,确实是个看日落的好地方。我们随便溜达了下,这个时候虽然船底顶在迷雾之中,但是旁边的山谷山峦清晰可见,在日落峰上一览江山壮阔。

11:08,从日落峰开始下降,驴友传说中的伤心大草坡。从上往下没觉得多累,蜜蜡一阵风的就下去了,我都怀疑他平时是玩越野跑的,不然这个下坡速度,是强驴中的强驴了。

下到坡底,伤心坡小卖部也只剩下了断壁残垣。如果能认真管理下,方便驴友,方便大家,为何不能开呢。

从伤心坡底到高嶂顶,一路平路大草坡,走的非常舒服惬意。这个时候就是每次爬山最幸福的时刻,轻松愉快的赏景。

回看伤心大草坡。下的时候不觉得,回看一下,好高啊。

途径著名的一棵树,对,名字就叫一棵树的一棵树。也不知道艰难了活了多少年了。

12:19,到达高嶂顶。往下下一个小坡,到达三岔。传统的罗新线直接从右边去峡洞营地。我们选择从左边绕行去大布的路线,到捡银坳再转回峡洞营地,这样多绕大概五公里左右。我再三找大家确认,是否要走绕远路线。蜜蜡和扬舟说,是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这么远跑来,必须多走点。阿平是强驴,大家都走长线,他也就跟着走了。

从三岔到捡银坳,也是一路大草坡。只是这条线走的人不多,草很深。看看时间,已经比较紧张了,于是我在前面带起了速度,一路飞奔。阿平和蜜蜡没问题,一直跟得很紧。扬舟隔一会儿又不见了,我们又等等。之前聊天,扬舟说了几次极限情况下晕倒的例子,搞得我们很紧张,没事手台里就问问。好在落的并不远,没一会儿又能跟上来。

捡银坳这个位置真是绝了。一个山峦直直的长在谷底之上,生生的把一个盆地分成了两半。估计以前这里也有人生活,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从捡银坳到峡洞营地,依然大部分在草原上。偶尔一片大草坡,上去拍个照,嘚瑟一下。

14:06,来到一片竹林,遍地的竹笋,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接下来还有十公里左右路程,我们每人搞了七八斤,放在了包里。这种竹笋我还是第一次见,昨天在镇上有人卖,叫黄甘竹笋。在坪坑邵老板家也吃了,味略苦,但口感不错。

带上竹笋之后,到峡洞营地之前,有些路非常不明显,找了好几处岔口,还钻了荆棘,回来才发现脖子上划了一长道口子,都不知道哪里划的。还走了一遍沼泽地,要是下大雨,这条路不用尝试了。

下午天气非常闷热,大家水的存量都不多了,我把仅剩的一瓶给了蜜蜡,自己也仅剩半瓶多了。出行还是要多背几瓶水,宁愿多背不能少背,缺水是很要命的事情。遇到两个重装的大哥,问我们到上斜村还有多远。。。我也是服了,驴友怎么能不认路呢,不认路的驴还是驴嘛。这要是迷路走散了,不是坑自己坑队友么。

15:15,到了水渠。看到水渠,知道我们走出了荒野。果然,没两步,就到机耕路。沿着机耕路一路下降。为了拉速度,我也不等后面的,隔一会儿问问扬舟到哪了。扬舟也很顽强,始终落的不远,估计一直在咬牙拼吧。

15:35,快到大坝水电站了,有几个重装的驴友正在休息,问我们看到俩重装驴友没有,问还多远。我们也停下来休息休息,洗下手和脸,同时等等扬舟。休息的时候,问了大家是准备在上斜村包车出去,还是走到新洞村。结果大家意志坚定的要走到新洞村,包括累到极限了的扬舟,也要走出去。队友们果然给力啊。

16:11,到了上斜村。问有没有卖水的,结果有个开车的大哥给了我一瓶水。旁边有个水管在放水,村民说是山泉水,我又打了一瓶。终于不用担心缺水了。

从上斜村到新洞村,还得爬个小坡。这个时候,就很考验耐力了。大家依然很给力,很快爬上去了。然后一路下降,大概17:30到了新洞村。约好的车,也正在这里等我们。到罗坑吃了个饭,然后七点出发回程。

今天全天走了30公里,爬升2000米,耗时12.5小时,全程均速才2.4。从坪坑村到船底顶,算上休息等待,花了4个小时。总体来说,如果走传统的罗新线,一天完成还是比较轻松的。

下次看啥时候,去整个罗布一日穿。欢迎一起~

发表于 2021-3-30 09:52 显示全部帖子
不错不错,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21-3-30 15:43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穿越,感受大自然的景色
发表于 2021-3-30 16:30 显示全部帖子
图文并茂,围观欣赏
发表于 2021-3-30 17:23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旅途,支持顶贴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