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566

主题

华南

海南文昌,一个美丽安静的小村庄。。。

查看:1862 | 回复:65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南 岛 日 记。

门前顾城

我们需要土地


需要永不毁灭的土地


我们要乘着它


度过一生



土地是粗糙的,有时狭隘


然而,它有历史


有一份天空,一份月亮


一份露水和早晨

《 Serendipity 空间 》

聚落的发起人给此处取了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Serendipity空间。



Serendipity,与美好不期而遇。一切相遇都是奇缘,是无心插柳,但这个无心里又饱含了被归纳好的秩序。



一个动作是上一个动作的接续。一段相遇也往往是一念之后的显像。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在Serendipity,与土地相遇,向椰林、绿植与天空开放自己。在乡村里,城市人很容易一下子就撕开了精细的伪装,在精神的向度里赤身裸体,呈现出一个满身朴拙而粗旷的样貌。



自然之野,呼唤着人性之野。




每一天我都会面临一些内在的抗拒与自省,飞舞的蚊虫、太阳的曝晒、潮湿的被单、树林里割手的芒草… 在在提醒了我身上那份精致而优越的利己主义,在这聚落生活里,显得多么可笑至极。过往学到的那些身心安顿课程,帮助我在城市里觅得优雅的一席之地,然而,来到此地,我发现,正是那些优雅,阻碍了真正的安顿。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我的小禅房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在Serendipity聚落的作息,也打破了城市带过来的日常韵律。



每天上午8点半至10点半,志愿者们要进行劳务工作,大多数时候我们割草、焚烧,把一整片原始椰林改造为营地。偶尔也会制作竹家具或需要的物件。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大家轮流值日,轮到你了,需要打扫公共空间、买菜、洗碗、喂食小鹅。劳动若干小时,则可享受一整天免费的食宿,以务易物,你的身体自会养活自己。



下午则是自由时间,探索、创作、阅读,兴致一来,策划个集体艺术沙龙,或者踩单车到镇上吃块饼、喝杯茶。



刚抵达的前几天,不适应酷热的暑气,没有空调,风扇数量不够,我一吃完午饭就开始昏睡,迷糊到三点才清醒出门。庆幸很快就调整过来了,目前可以保持全天清醒。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除了时间的重整,空间也是一个有趣的挑战。当一群人的生活以一种稠密的方式重叠在一起,如何彼此依赖却又各自独立,如何融入集体却又维持个体性,是一个很好玩的尝试,这让我想到“即兴接触”这种新式舞动,当一切的互动都是随机而即兴时,你唯有弃绝所有的底线、立场、框架,甚而弃绝小我,把自己掏空殆尽,才能跳出一支舒适的集体之舞。




你既是你,你也是全体。



此刻我正写着这篇日记,觉得房里太闷热,把笔记本移到在房外的公共区域,以椅代桌。身旁有一顶帐篷,里面的“村友”在看视频,几分钟后鼾声响起。



我们在公空间,进行私空间的行为(写日记、午睡),公、私的定义与惯性被解构、重组,而此刻无比和谐,互不干扰,却又以某种方式悄声合作着。




发表于 2021-4-7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公共/私人,集体/个体,依赖/独立,秩序/无序,凝滞/流动 … 人的一生就在这两个向度之间不断游走,不断寻找平衡点。



而城市、乡村之别,即是在这些向度里呈现不同程度的偏航,当我在城市高楼遥想乡间土地,犹如我在社会集体里思索如何保有自由真实的个体本性。当一个人在城市、乡村之间徘徊,依赖或独立,秩序或随性,也就贯穿了他整体的生命议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