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701

主题

兰州

我守侯着这样的兰州

查看:3652 | 回复:5
发表于 2021-4-9 12:27 显示全部帖子
在兰州呆的久了,就日渐懒散,懒得去看身边的人,身边的故事,以及懒得去关注这个城市春夏秋冬的变化,在随波逐流中尘封了身心。兰州的阳光也懒得耐人寻味,总是以一个舒服的角度直射过来,让人听着音乐享受其中不愿动。

我日复一日过着兰州的日子,很多人来了,有路过的,有探亲的,在中山桥拍了几张照片,在巷未吃了几次牛肉面,又离开了。有人说,兰州是一座为了离开而存在的城市,谁又说兰州不是一座为了守候而存在的城市,守候着来来往往的人,守候着浪迹天涯游子的归来。

宋冬野在民谣里唱,不要抽陌生人给的兰州,兰州也带着一丝莫名的忧伤出现在远方,那些萍水相逢的人们,带着兰州味道的香烟,失去了身价奔走在水土不服的他乡。离开兰州的朋友说,想吃几碗牛肉面,喝几瓶扎啤,这是对兰州深情的思念。兰州的孩子总是要回来,就像低苦艾乐队用西部沧桑的声音唱,总是在清晨出走,夜晚温柔的醉乡。回到兰州总是有喝不完的黄河,抽不完的黑兰州,还有吃不完的牛大。

阴雨的日子,细雨密织的背景下,昏暗的视线里,总有行人匆匆赶路,携带各自的宿命,不一会,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但总有人从雨幕里出现,扮演着生活中另一个角色,形形色色的路人,带着兰州的呼愁,就如同帕穆克伊斯坦布尔的呼愁,同意的忧伤,同样的黑白色调,同样映衬着远处影影绰绰的楼宇,只是滋养兰州人的是黄河水,带给伊斯坦布尔生命的是博斯普鲁斯海峡。

世界上没有两匹斑马有相同的斑纹,兰州也有独特的脾性,一度因为石油化工业的发展成为共和国流放边疆的长子,而长子安分守己,多年后共和国一堆阿哥均一表人才,长子在一堆阿哥中略显狼狈,直到彻底被流放,后来,我知道兰州不是撒野的孩子,是不知道贪婪的城市,这就是兰州的脾性,无法被宠的呼愁。

兰州没有西安的人才济济,没有乌鲁木齐的异域风情,没有西宁雨水充盈,也没有银川的自治优势,地处中心,却独处一隅。看着贾平凹,陈忠实,红柯等一批文人骚客指点西部风土人情,而雪漠远走他乡,兰州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才能有所建树;兰州在秦岭与祁连山的夹缝中,缺乏形成坡面雨的有利地势,成为西部最干的省会城市;在经济发展中,缺乏自治的灵活性及政府投资有效支持,日渐高涨的地价与薪资水平出现了不可弥补的缺口,这是兰州无言的呼愁。

五湖四海的朋友来兰州,聊生活,聊工作,聊各种细节,话题就卡住了,那个时候,我感觉就会好起来,兰州逐渐成了心头的朱砂痣,我守侯着这样的兰州。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4-9 15:46 显示全部帖子
抢沙发,支持楼主发帖
发表于 2021-4-9 16:38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旅途,前来顶贴
发表于 2021-4-10 15:32 显示全部帖子
好文分享,精彩支持
发表于 2021-4-10 23:05 显示全部帖子

抢沙发,支持楼主发帖
发表于 2021-4-10 23:05 显示全部帖子

抢沙发,支持楼主发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