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635

主题

西北

清明在鹿角梁看雪,看雪的人也在雪中

查看:11942 | 回复:39
发表于 2021-4-12 23:5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赞丹的风车9099 于 2021-04-13 09:11 编辑

字数较多,故把有用的信息写在前面夏旺农家 电话:13772502920 我们在鸡窝子村夏旺农家共住2晚,住宿30元/人,火枫扁气罐23元/罐,还可补充酒水饮料。 老板很热情,可以帮助找车,也可组织救援。我们从牛圈沟出山时给老板打电话,老板开车来接,收200元。 老板娘有一手好厨艺,强烈推荐她做的金鳟鱼,一鱼三吃,清蒸、剁椒和鱼头汤,真是好吃极了。临走时,我们还免费吃了一顿油泼面。接驳车 电话:18392078548 去时,我们在攻略上找的车,稍贵,按下不表;回来时由农家联系的五菱宏光,可坐6人,鸡窝子村至地铁2号线韦曲南站,收200元。司机是当地人,常年跑车,车技娴熟。线路信息 D1:鸡窝子村左龙沟光头山鹿角梁登山口营地,徒步距离11.7,累计爬升1100m,累计下降650m,总用时8.5h。 D2:鹿角梁登山口营地垭口鹿角梁营地三岔口牛圈沟蒿沟村,徒步距离17,累计用时11.4h。

字数较多,故把有用的信息写在前面夏旺农家     电话:13772502920        我们在鸡窝子村夏旺农家共住2晚,住宿30元/人,火枫扁气罐23元/罐,还可补充酒水饮料。        老板很热情,可以帮助找车,也可组织救援。我们从牛圈沟出山时给老板打电话,老板开车来接,收200元。        老板娘有一手好厨艺,强烈推荐她做的金鳟鱼,一鱼三吃,清蒸、剁椒和鱼头汤,真是好吃极了。临走时,我们还免费吃了一顿油泼面。接驳车      电话:18392078548        去时,我们在攻略上找的车,稍贵,按下不表;回来时由农家联系的五菱宏光,可坐6人,鸡窝子村至地铁2号线韦曲南站,收200元。司机是当地人,常年跑车,车技娴熟。线路信息        D1:鸡窝子村左龙沟光头山鹿角梁登山口营地,徒步距离11.7,累计爬升1100m,累计下降650m,总用时8.5h。        D2:鹿角梁登山口营地垭口鹿角梁营地三岔口牛圈沟蒿沟村,徒步距离17,累计用时11.4h。

下载积分: 驴币 -1

字数较多,故把有用的信息写在前面
夏旺农家     电话:13772502920

        我们在鸡窝子村夏旺农家共住2晚,住宿30元/人,火枫扁气罐23元/罐,还可补充酒水饮料。

        老板很热情,可以帮助找车,也可组织救援。我们从牛圈沟出山时给老板打电话,老板开车来接,收200元。
        老板娘有一手好厨艺,强烈推荐她做的金鳟鱼,一鱼三吃,清蒸、剁椒和鱼头汤,真是好吃极了。临走时,我们还免费吃了一顿油泼面。

接驳车      电话:18392078548

        去时,我们在攻略上找的车,稍贵,按下不表;回来时由农家联系的五菱宏光,可坐6人,鸡窝子村至地铁2号线韦曲南站,收200元。司机是当地人,常年跑车,车技娴熟。

线路信息

        D1:鸡窝子村左龙沟光头山鹿角梁登山口营地,徒步距离11.7,累计爬升1100m,累计下降650m,总用时8.5h。

        D2:鹿角梁登山口营地垭口鹿角梁营地三岔口牛圈沟蒿沟村,徒步距离17,累计用时11.4h。

1.缘起 渣渣西,大寺去不去?排长在真武大帝的神像前一边烤羊肉一边问我。彼时,我们在全宝山祖师庙的大殿里吃早餐,我正埋头将烤盘中的羊肉消灭干净。 排长说的大寺,是从鸡窝子出发,经光头山、鹿角梁和大寺村,最后由高冠瀑布景区出山,全程约56公里,三天重装。我并不了解这条线路,只知它在莽莽秦岭中,小气候复杂多变,需谨慎对待。我对排长说排长,我先报名,回去再请假。

1.缘起         渣渣西,大寺去不去?排长在真武大帝的神像前一边烤羊肉一边问我。彼时,我们在全宝山祖师庙的大殿里吃早餐,我正埋头将烤盘中的羊肉消灭干净。        排长说的大寺,是从鸡窝子出发,经光头山、鹿角梁和大寺村,最后由高冠瀑布景区出山,全程约56公里,三天重装。我并不了解这条线路,只知它在莽莽秦岭中,小气候复杂多变,需谨慎对待。我对排长说排长,我先报名,回去再请假。

下载积分: 驴币 -1

1.缘起

         渣渣西,大寺去不去?排长在真武大帝的神像前一边烤羊肉一边问我。彼时,我们在全宝山祖师庙的大殿里吃早餐,我正埋头将烤盘中的羊肉消灭干净。

        排长说的大寺,是从鸡窝子出发,经光头山、鹿角梁和大寺村,最后由高冠瀑布景区出山,全程约56公里,三天重装。我并不了解这条线路,只知它在莽莽秦岭中,小气候复杂多变,需谨慎对待。我对排长说排长,我先报名,回去再请假。

2.集合 清明临近,瑞丽疫情反扑,台湾火车脱轨,全国缅怀革命先烈,商家致敬戍边英雄这些牵动着中国人神经的大事件似乎就发生在身边又好似发生在天边,让人伤春感怀之时又像打仗一样安排假日行程。我为自己在清明主旋律之下还去爬山的行为找到了借口在朋友圈高喊爱国口号的也许只为发几张照片,在微博上祈愿世界和平的也许只是刷刷存在感,而我去爬山,情有可原。2号一早,我搭同事的顺风车,8:40便赶到了郑州东站。在长达5个小时的等待中,慢慢等来了曼巴、排长、猎人和村长,至此已有5人,再加上排长说的唯一女队员,我猜测这次应该是个6人的队伍。 14:14发车,16:40到达西安北站后,我们换乘地铁2号线至韦曲南站,在站内与女队员英子会和后,排长说还有一个人,稍晚才能到。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的队伍是7个人。

2.集合        清明临近,瑞丽疫情反扑,台湾火车脱轨,全国缅怀革命先烈,商家致敬戍边英雄这些牵动着中国人神经的大事件似乎就发生在身边又好似发生在天边,让人伤春感怀之时又像打仗一样安排假日行程。我为自己在清明主旋律之下还去爬山的行为找到了借口在朋友圈高喊爱国口号的也许只为发几张照片,在微博上祈愿世界和平的也许只是刷刷存在感,而我去爬山,情有可原。2号一早,我搭同事的顺风车,8:40便赶到了郑州东站。在长达5个小时的等待中,慢慢等来了曼巴、排长、猎人和村长,至此已有5人,再加上排长说的唯一女队员,我猜测这次应该是个6人的队伍。        14:14发车,16:40到达西安北站后,我们换乘地铁2号线至韦曲南站,在站内与女队员英子会和后,排长说还有一个人,稍晚才能到。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的队伍是7个人。

下载积分: 驴币 -1

2.集合
        清明临近,瑞丽疫情反扑,台湾火车脱轨,全国缅怀革命先烈,商家致敬戍边英雄这些牵动着中国人神经的大事件似乎就发生在身边又好似发生在天边,让人伤春感怀之时又像打仗一样安排假日行程。我为自己在清明主旋律之下还去爬山的行为找到了借口在朋友圈高喊爱国口号的也许只为发几张照片,在微博上祈愿世界和平的也许只是刷刷存在感,而我去爬山,情有可原。
2号一早,我搭同事的顺风车,8:40便赶到了郑州东站。在长达5个小时的等待中,慢慢等来了曼巴、排长、猎人和村长,至此已有5人,再加上排长说的唯一女队员,我猜测这次应该是个6人的队伍。
        14:14发车,16:40到达西安北站后,我们换乘地铁2号线至韦曲南站,在站内与女队员英子会和后,排长说还有一个人,稍晚才能到。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的队伍是7个人。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在地铁站内聊天,打发闲时间。女队员英子十分健谈,鳌太、贡嘎、珠峰东坡、博格达大环说起热门线路都是信手拈来。英子的户外ID叫宝鸡英子,这既是一个昵称,也是一张名片。英子既有混迹户外的洒脱,也有春风化雨的细腻。初次见面,我还在犹豫怎样打招呼,英子一上来就叫我们兄弟,并送上6份宝鸡最好吃的擀面皮。看着坐高铁过来的擀面皮,我想起课本上的千里送鹅毛,话到嘴边,又觉得礼轻情意重的礼轻并不适宜,难道是嫌弃擀面皮太轻吗?赶紧闭嘴不说。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在地铁站内聊天,打发闲时间。女队员英子十分健谈,鳌太、贡嘎、珠峰东坡、博格达大环说起热门线路都是信手拈来。英子的户外ID叫宝鸡英子,这既是一个昵称,也是一张名片。英子既有混迹户外的洒脱,也有春风化雨的细腻。初次见面,我还在犹豫怎样打招呼,英子一上来就叫我们兄弟,并送上6份宝鸡最好吃的擀面皮。看着坐高铁过来的擀面皮,我想起课本上的千里送鹅毛,话到嘴边,又觉得礼轻情意重的礼轻并不适宜,难道是嫌弃擀面皮太轻吗?赶紧闭嘴不说。

下载积分: 驴币 -1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在地铁站内聊天,打发闲时间。女队员英子十分健谈,鳌太贡嘎珠峰东坡、博格达大环说起热门线路都是信手拈来。英子的户外ID叫宝鸡英子,这既是一个昵称,也是一张名片。英子既有混迹户外的洒脱,也有春风化雨的细腻。初次见面,我还在犹豫怎样打招呼,英子一上来就叫我们兄弟,并送上6份宝鸡最好吃的擀面皮。看着坐高铁过来的擀面皮,我想起课本上的千里送鹅毛,话到嘴边,又觉得礼轻情意重的礼轻并不适宜,难道是嫌弃擀面皮太轻吗?赶紧闭嘴不说。

1830,另一个队员G也赶到韦曲南站,他一下车就径直走出地铁站,与我们完美错过。排长确认G的位置后,招呼众人上包,出站与G会和,然后走向停车点。上车后,英子将擀面皮分给大家,我们也不客气,埋头开干。 这次排长共找了两辆车,将我们送到鸡窝子村农家乐收费300元/辆,因最初约定的时间是18时上车,我们晚到了半小时,每辆车加收50元的误工费。

1830,另一个队员G也赶到韦曲南站,他一下车就径直走出地铁站,与我们完美错过。排长确认G的位置后,招呼众人上包,出站与G会和,然后走向停车点。上车后,英子将擀面皮分给大家,我们也不客气,埋头开干。       这次排长共找了两辆车,将我们送到鸡窝子村农家乐收费300元/辆,因最初约定的时间是18时上车,我们晚到了半小时,每辆车加收50元的误工费。

下载积分: 驴币 -1

1830,另一个队员G也赶到韦曲南站,他一下车就径直走出地铁站,与我们完美错过。排长确认G的位置后,招呼众人上包,出站与G会和,然后走向停车点。上车后,英子将擀面皮分给大家,我们也不客气,埋头开干。
       这次排长共找了两辆车,将我们送到鸡窝子村农家乐收费300元/辆,因最初约定的时间是18时上车,我们晚到了半小时,每辆车加收50元的误工费。

3.闻香下马,知味停车 当车进入山路后,窗外已是夜色朦胧,黑夜将汽车压缩成了火柴盒,而车灯却把黑夜烫出了窟窿,我们就在窟窿中蛇形前进。两侧的高山黑着脸,静默不语。 摇摇晃晃两个多小时,终于在20:45到达了徒步起点鸡窝子村。刚下车时,月色暗淡,地上的残雪微微泛光,山里的冷风扑面袭来,不禁打了个寒颤。农家老板见我们到来,上前帮着卸包,然后将我们引进餐厅烤火。大家围着火炉、喝茶、聊天,静等开饭。 没过多久,手脚麻利的老板娘已把饭菜端上桌,主菜金鳟鱼,再配几个可口小炒,众人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连连称赞老板娘手艺好。

3.闻香下马,知味停车        当车进入山路后,窗外已是夜色朦胧,黑夜将汽车压缩成了火柴盒,而车灯却把黑夜烫出了窟窿,我们就在窟窿中蛇形前进。两侧的高山黑着脸,静默不语。        摇摇晃晃两个多小时,终于在20:45到达了徒步起点鸡窝子村。刚下车时,月色暗淡,地上的残雪微微泛光,山里的冷风扑面袭来,不禁打了个寒颤。农家老板见我们到来,上前帮着卸包,然后将我们引进餐厅烤火。大家围着火炉、喝茶、聊天,静等开饭。        没过多久,手脚麻利的老板娘已把饭菜端上桌,主菜金鳟鱼,再配几个可口小炒,众人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连连称赞老板娘手艺好。

下载积分: 驴币 -1

3.闻香下马,知味停车
        当车进入山路后,窗外已是夜色朦胧,黑夜将汽车压缩成了火柴盒,而车灯却把黑夜烫出了窟窿,我们就在窟窿中蛇形前进。两侧的高山黑着脸,静默不语。
        摇摇晃晃两个多小时,终于在20:45到达了徒步起点鸡窝子村。刚下车时,月色暗淡,地上的残雪微微泛光,山里的冷风扑面袭来,不禁打了个寒颤。农家老板见我们到来,上前帮着卸包,然后将我们引进餐厅烤火。大家围着火炉、喝茶、聊天,静等开饭。
        没过多久,手脚麻利的老板娘已把饭菜端上桌,主菜金鳟鱼,再配几个可口小炒,众人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连连称赞老板娘手艺好。

菜过五味,众人斜靠在椅子上,开始新一轮的喝茶侃大山。我抬头看看墙上挂着某书法家的墨宝,上面写着闻香下马,知味停车。看着看着,这8个字就像符号一样钻入我的脑海,演变成一副3D画面: 一书生在山中玩耍,正值疲惫之际,山间云雾带来一阵阵饭菜香味,饥肠辘辘的书生一边捕捉香味一边催马前进,终在山洼里寻到了煮饭的农家。多年以后,书生已功成名就,厌倦了灯红酒绿,倒是对深山的农家念念不忘。又是一年清明,书生终于套上了车马,朝着农家的方向一路快马加鞭,无论山高水长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菜过五味,众人斜靠在椅子上,开始新一轮的喝茶侃大山。我抬头看看墙上挂着某书法家的墨宝,上面写着闻香下马,知味停车。看着看着,这8个字就像符号一样钻入我的脑海,演变成一副3D画面:        一书生在山中玩耍,正值疲惫之际,山间云雾带来一阵阵饭菜香味,饥肠辘辘的书生一边捕捉香味一边催马前进,终在山洼里寻到了煮饭的农家。多年以后,书生已功成名就,厌倦了灯红酒绿,倒是对深山的农家念念不忘。又是一年清明,书生终于套上了车马,朝着农家的方向一路快马加鞭,无论山高水长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下载积分: 驴币 -1

菜过五味,众人斜靠在椅子上,开始新一轮的喝茶侃大山。我抬头看看墙上挂着某书法家的墨宝,上面写着闻香下马,知味停车。看着看着,这8个字就像符号一样钻入我的脑海,演变成一副3D画面:
        一书生在山中玩耍,正值疲惫之际,山间云雾带来一阵阵饭菜香味,饥肠辘辘的书生一边捕捉香味一边催马前进,终在山洼里寻到了煮饭的农家。多年以后,书生已功成名就,厌倦了灯红酒绿,倒是对深山的农家念念不忘。又是一年清明,书生终于套上了车马,朝着农家的方向一路快马加鞭,无论山高水长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4.上山,开始怀疑自己 清明有雨,润物无声。3号早上,我在被窝里就听见淅沥沥的雨声,连续敲打着雨棚。空气中飘来慵懒的味道,那是雨的味道,让人昏昏欲睡,留恋着被窝的温暖。 6点多,村长率先起来,吆喝着去分水岭,那里可以同时看到长江与黄河。村长、G、曼巴和我住一个四人间,村长带头起床,我们3人也挣脱被窝的诱惑,纷纷起来。我想和村长去一趟分水岭,可收拾东西的时候错过了集结号,村长一人去了。 吃过早饭,举行完出征仪式(合影),穿上雨披,于9:15从农家出发,老板将我们送到小桥边,挥手道别,说:沟里有条光缆通往光头山,照着走指定不会错。

4.上山,开始怀疑自己      清明有雨,润物无声。3号早上,我在被窝里就听见淅沥沥的雨声,连续敲打着雨棚。空气中飘来慵懒的味道,那是雨的味道,让人昏昏欲睡,留恋着被窝的温暖。       6点多,村长率先起来,吆喝着去分水岭,那里可以同时看到长江与黄河。村长、G、曼巴和我住一个四人间,村长带头起床,我们3人也挣脱被窝的诱惑,纷纷起来。我想和村长去一趟分水岭,可收拾东西的时候错过了集结号,村长一人去了。        吃过早饭,举行完出征仪式(合影),穿上雨披,于9:15从农家出发,老板将我们送到小桥边,挥手道别,说:沟里有条光缆通往光头山,照着走指定不会错。

下载积分: 驴币 -1

4.上山,开始怀疑自己
      清明有雨,润物无声。3号早上,我在被窝里就听见淅沥沥的雨声,连续敲打着雨棚。空气中飘来慵懒的味道,那是雨的味道,让人昏昏欲睡,留恋着被窝的温暖。
       6点多,村长率先起来,吆喝着去分水岭,那里可以同时看到长江与黄河。村长、G、曼巴和我住一个四人间,村长带头起床,我们3人也挣脱被窝的诱惑,纷纷起来。我想和村长去一趟分水岭,可收拾东西的时候错过了集结号,村长一人去了。
        吃过早饭,举行完出征仪式(合影),穿上雨披,于9:15从农家出发,老板将我们送到小桥边,挥手道别,说:沟里有条光缆通往光头山,照着走指定不会错。

绿荫不减来时路,小溪泛尽却山行。告别老板,在桥头左转,绕过浸塑网,切入溪旁的土路。刚进入土路时,地势较缓,地面上零星的残雪早已压不住春意盎然,野草贪婪地吮吸着雨水,倔强的小花迎风绽放,路边的溪水欢快歌唱,偶有一只鸟雀在林中躲避这一切都是春天该有的样子。 土路起点海拔约1820米,植被以乔木为主,越往上走,残雪、灌木和箭竹就越多。到海拔2000米时,细雨变成了雨夹雪,后有又变成了雪蛋子敲打着万物,地上已是厚厚一层白雪。到海拔2400m时,仿佛春天已将这里遗忘,杂草和灌木还是一片枯败的光景,顽强的箭竹也只是在叶根和茎杆上保留一丝珍贵的绿色,松树也难觅踪迹了。

绿荫不减来时路,小溪泛尽却山行。告别老板,在桥头左转,绕过浸塑网,切入溪旁的土路。刚进入土路时,地势较缓,地面上零星的残雪早已压不住春意盎然,野草贪婪地吮吸着雨水,倔强的小花迎风绽放,路边的溪水欢快歌唱,偶有一只鸟雀在林中躲避这一切都是春天该有的样子。        土路起点海拔约1820米,植被以乔木为主,越往上走,残雪、灌木和箭竹就越多。到海拔2000米时,细雨变成了雨夹雪,后有又变成了雪蛋子敲打着万物,地上已是厚厚一层白雪。到海拔2400m时,仿佛春天已将这里遗忘,杂草和灌木还是一片枯败的光景,顽强的箭竹也只是在叶根和茎杆上保留一丝珍贵的绿色,松树也难觅踪迹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绿荫不减来时路,小溪泛尽却山行。告别老板,在桥头左转,绕过浸塑网,切入溪旁的土路。刚进入土路时,地势较缓,地面上零星的残雪早已压不住春意盎然,野草贪婪地吮吸着雨水,倔强的小花迎风绽放,路边的溪水欢快歌唱,偶有一只鸟雀在林中躲避这一切都是春天该有的样子。
        土路起点海拔约1820米,植被以乔木为主,越往上走,残雪、灌木和箭竹就越多。到海拔2000米时,细雨变成了雨夹雪,后有又变成了雪蛋子敲打着万物,地上已是厚厚一层白雪。到海拔2400m时,仿佛春天已将这里遗忘,杂草和灌木还是一片枯败的光景,顽强的箭竹也只是在叶根和茎杆上保留一丝珍贵的绿色,松树也难觅踪迹了。

在路上,大家走走停停,天南海北聊着天。英子是队伍里的开心果,她站在山坡上,对我们喊到:兄弟们加油哦,今晚翻牌子,还是爬山好啊,可以跟别人家老公走一走,有时还拉拉小手。 曼巴也说道:还是爬嵩山好,不仅可以牵别人家媳妇的小手,还能摸别人家媳妇的屁股,别人家媳妇还使劲喊,快,快,快托住我,要掉下去了。 大家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其乐融融。其实,爬山的乐趣不仅仅是在爬上山顶的那一刻,还有整个过程中获得的欢愉。大家都深知其味,所以都没有拼体能刷速度,使得我也有喘气之机。

在路上,大家走走停停,天南海北聊着天。英子是队伍里的开心果,她站在山坡上,对我们喊到:兄弟们加油哦,今晚翻牌子,还是爬山好啊,可以跟别人家老公走一走,有时还拉拉小手。        曼巴也说道:还是爬嵩山好,不仅可以牵别人家媳妇的小手,还能摸别人家媳妇的屁股,别人家媳妇还使劲喊,快,快,快托住我,要掉下去了。        大家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其乐融融。其实,爬山的乐趣不仅仅是在爬上山顶的那一刻,还有整个过程中获得的欢愉。大家都深知其味,所以都没有拼体能刷速度,使得我也有喘气之机。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路上,大家走走停停,天南海北聊着天。英子是队伍里的开心果,她站在山坡上,对我们喊到:兄弟们加油哦,今晚翻牌子,还是爬山好啊,可以跟别人家老公走一走,有时还拉拉小手。
        曼巴也说道:还是爬嵩山好,不仅可以牵别人家媳妇的小手,还能摸别人家媳妇的屁股,别人家媳妇还使劲喊,快,快,快托住我,要掉下去了。
        大家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其乐融融。其实,爬山的乐趣不仅仅是在爬上山顶的那一刻,还有整个过程中获得的欢愉。大家都深知其味,所以都没有拼体能刷速度,使得我也有喘气之机。

用了近5个小时,爬了4公里坡,拔高约1000m,终于在14时徐爬到了光头山的红房子。光头山上有一座颇具规模的气象观测站,电力是由一条经鸡窝子村的35kV输电线路提供,我们的爬山路就是当时架设线路时留下的。所以,爬光头山不容易迷路,路上不仅有各个俱乐部留下的路标,不仅有一条光缆通往山顶,还有一条电力线路作为参考。 我们在一间废弃的配电室里休息,可能是废弃的原因,配电室已变成了垃圾场,里面有焚烧的痕迹,墙面上还有许多字迹。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餐,稍事休息。

用了近5个小时,爬了4公里坡,拔高约1000m,终于在14时徐爬到了光头山的红房子。光头山上有一座颇具规模的气象观测站,电力是由一条经鸡窝子村的35kV输电线路提供,我们的爬山路就是当时架设线路时留下的。所以,爬光头山不容易迷路,路上不仅有各个俱乐部留下的路标,不仅有一条光缆通往山顶,还有一条电力线路作为参考。        我们在一间废弃的配电室里休息,可能是废弃的原因,配电室已变成了垃圾场,里面有焚烧的痕迹,墙面上还有许多字迹。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餐,稍事休息。

下载积分: 驴币 -1

用了近5个小时,爬了4公里坡,拔高约1000m,终于在14时徐爬到了光头山的红房子。光头山上有一座颇具规模的气象观测站,电力是由一条经鸡窝子村的35kV输电线路提供,我们的爬山路就是当时架设线路时留下的。所以,爬光头山不容易迷路,路上不仅有各个俱乐部留下的路标,不仅有一条光缆通往山顶,还有一条电力线路作为参考。
        我们在一间废弃的配电室里休息,可能是废弃的原因,配电室已变成了垃圾场,里面有焚烧的痕迹,墙面上还有许多字迹。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餐,稍事休息。

上山前,我隐隐担忧起自己的膝盖来,因在半月前的全宝山之行,我右膝盖伤处就出现过状况,外侧副韧带区域疼得很,爬坡时异常艰难。果真心里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在海拔2350米时,右膝的疼痛已很明显了,我的右腿每用力一次,外侧副韧带就要受一次折磨,再加上背上22的大包,使得我爬坡时气喘如牛,且疲惫不堪。那时,另一支5人小队追上了我们,他们说说笑笑地朝山顶走去,显得十分轻松;我又看看我的6位队友,状态都很好,显得游刃有余;再想到我的状况,我深深陷入自我怀疑当中,我还能走鳌太以及其他高海拔线路吗? 当然不能。

上山前,我隐隐担忧起自己的膝盖来,因在半月前的全宝山之行,我右膝盖伤处就出现过状况,外侧副韧带区域疼得很,爬坡时异常艰难。果真心里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在海拔2350米时,右膝的疼痛已很明显了,我的右腿每用力一次,外侧副韧带就要受一次折磨,再加上背上22的大包,使得我爬坡时气喘如牛,且疲惫不堪。那时,另一支5人小队追上了我们,他们说说笑笑地朝山顶走去,显得十分轻松;我又看看我的6位队友,状态都很好,显得游刃有余;再想到我的状况,我深深陷入自我怀疑当中,我还能走鳌太以及其他高海拔线路吗?        当然不能。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上山前,我隐隐担忧起自己的膝盖来,因在半月前的全宝山之行,我右膝盖伤处就出现过状况,外侧副韧带区域疼得很,爬坡时异常艰难。果真心里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在海拔2350米时,右膝的疼痛已很明显了,我的右腿每用力一次,外侧副韧带就要受一次折磨,再加上背上22的大包,使得我爬坡时气喘如牛,且疲惫不堪。那时,另一支5人小队追上了我们,他们说说笑笑地朝山顶走去,显得十分轻松;我又看看我的6位队友,状态都很好,显得游刃有余;再想到我的状况,我深深陷入自我怀疑当中,我还能走鳌太以及其他高海拔线路吗?
        当然不能。

5.鹿角梁下扎营 从配电室出来,走百余米就到一条宽阔的盘山路。这条路是气象观测站的专用道路,一直通向分水岭。 经过一番休整,又是走平缓的下山路,我的状态恢复了不少,右膝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盘山路太长,我们在山坡上找捷径下切,到岔路口时右转,走上一条林场道路。虽然下午的路很好走,但我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用了3.5个小时走了7.5公里。也许是疲惫放大了我的感知,我以为又走了十几公里,可一看轨迹才几公里,营地还不知有多远。 路上,大家又说起了驴友的经典疑问:为什么来爬山,家里的床不香吗?虽然都这么问,但每个人心里都是有自己的答案,只不过是说来调侃。我的答案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默默走完。

5.鹿角梁下扎营        从配电室出来,走百余米就到一条宽阔的盘山路。这条路是气象观测站的专用道路,一直通向分水岭。        经过一番休整,又是走平缓的下山路,我的状态恢复了不少,右膝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盘山路太长,我们在山坡上找捷径下切,到岔路口时右转,走上一条林场道路。虽然下午的路很好走,但我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用了3.5个小时走了7.5公里。也许是疲惫放大了我的感知,我以为又走了十几公里,可一看轨迹才几公里,营地还不知有多远。        路上,大家又说起了驴友的经典疑问:为什么来爬山,家里的床不香吗?虽然都这么问,但每个人心里都是有自己的答案,只不过是说来调侃。我的答案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默默走完。

下载积分: 驴币 -1

5.鹿角梁下扎营
        从配电室出来,走百余米就到一条宽阔的盘山路。这条路是气象观测站的专用道路,一直通向分水岭。
        经过一番休整,又是走平缓的下山路,我的状态恢复了不少,右膝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盘山路太长,我们在山坡上找捷径下切,到岔路口时右转,走上一条林场道路。虽然下午的路很好走,但我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用了3.5个小时走了7.5公里。也许是疲惫放大了我的感知,我以为又走了十几公里,可一看轨迹才几公里,营地还不知有多远。
        路上,大家又说起了驴友的经典疑问:为什么来爬山,家里的床不香吗?虽然都这么问,但每个人心里都是有自己的答案,只不过是说来调侃。我的答案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默默走完。

路上,猎人说跟我住一个帐篷,我想着不管是自己住还是两人住,我的三人帐都是要支起来的,空间也是足够的,便答应了。将近18时,总算走到了营地,卸包、踩雪、支帐篷。我看向猎人,见他在另一头支帐篷,他不来,看来是对我的呼噜声有所顾忌。 钻进帐篷,我将零散物资都堆在了另一边,看着2包泡面、4瓶纯净水、4根黄瓜、4个辣椒、4个西红柿、4包燕麦片、5根火腿肠、5包快煮米、2口锅、1瓶脉动、1瓶可乐,另外还有若干面包、小麻花、奶糖、士力架以及猪耳朵和牛肉,我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无力感,带这么多干啥,逃荒吗? 我坐在蛋槽上不想动,拧开一瓶纯净水,烧开后倒进保温杯,用剩余的开水泡一包快煮米,将真空包装的牛肉和耳丝各撕一袋,就算把晚饭对付过去了。天气太冷,不想吃黄瓜和西红柿,暂且放到一边吧。

路上,猎人说跟我住一个帐篷,我想着不管是自己住还是两人住,我的三人帐都是要支起来的,空间也是足够的,便答应了。将近18时,总算走到了营地,卸包、踩雪、支帐篷。我看向猎人,见他在另一头支帐篷,他不来,看来是对我的呼噜声有所顾忌。        钻进帐篷,我将零散物资都堆在了另一边,看着2包泡面、4瓶纯净水、4根黄瓜、4个辣椒、4个西红柿、4包燕麦片、5根火腿肠、5包快煮米、2口锅、1瓶脉动、1瓶可乐,另外还有若干面包、小麻花、奶糖、士力架以及猪耳朵和牛肉,我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无力感,带这么多干啥,逃荒吗?        我坐在蛋槽上不想动,拧开一瓶纯净水,烧开后倒进保温杯,用剩余的开水泡一包快煮米,将真空包装的牛肉和耳丝各撕一袋,就算把晚饭对付过去了。天气太冷,不想吃黄瓜和西红柿,暂且放到一边吧。

下载积分: 驴币 -1

路上,猎人说跟我住一个帐篷,我想着不管是自己住还是两人住,我的三人帐都是要支起来的,空间也是足够的,便答应了。将近18时,总算走到了营地,卸包、踩雪、支帐篷。我看向猎人,见他在另一头支帐篷,他不来,看来是对我的呼噜声有所顾忌。
        钻进帐篷,我将零散物资都堆在了另一边,看着2包泡面、4瓶纯净水、4根黄瓜、4个辣椒、4个西红柿、4包燕麦片、5根火腿肠、5包快煮米、2口锅、1瓶脉动、1瓶可乐,另外还有若干面包、小麻花、奶糖、士力架以及猪耳朵和牛肉,我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无力感,带这么多干啥,逃荒吗?
        我坐在蛋槽上不想动,拧开一瓶纯净水,烧开后倒进保温杯,用剩余的开水泡一包快煮米,将真空包装的牛肉和耳丝各撕一袋,就算把晚饭对付过去了。天气太冷,不想吃黄瓜和西红柿,暂且放到一边吧。

吃完饭,跑到溪边打一锅水,烧开后灌进脉动瓶子里,扔进睡袋。我将特卫强打开,套在睡袋上,又将羽绒鞋套在脚上,然后钻进睡袋,酝酿着睡觉。 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树林里簌簌作响,外帐也在外物的敲击下发出密密麻麻如针脚般的闷响,我想是下雨了吧,又一想不对,应该是风裹挟着雪花,敲击树枝和帐篷而发出的声音。 明天的雪应该很大吧,刚好我可以在睡袋里美美睡一天。我看看一旁的物资,顿时觉得好心安,有粮心不慌啊,接着又沉沉睡去。可见,人的想法会随着条件改变而改变的。

吃完饭,跑到溪边打一锅水,烧开后灌进脉动瓶子里,扔进睡袋。我将特卫强打开,套在睡袋上,又将羽绒鞋套在脚上,然后钻进睡袋,酝酿着睡觉。        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树林里簌簌作响,外帐也在外物的敲击下发出密密麻麻如针脚般的闷响,我想是下雨了吧,又一想不对,应该是风裹挟着雪花,敲击树枝和帐篷而发出的声音。        明天的雪应该很大吧,刚好我可以在睡袋里美美睡一天。我看看一旁的物资,顿时觉得好心安,有粮心不慌啊,接着又沉沉睡去。可见,人的想法会随着条件改变而改变的。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吃完饭,跑到溪边打一锅水,烧开后灌进脉动瓶子里,扔进睡袋。我将特卫强打开,套在睡袋上,又将羽绒鞋套在脚上,然后钻进睡袋,酝酿着睡觉。
        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树林里簌簌作响,外帐也在外物的敲击下发出密密麻麻如针脚般的闷响,我想是下雨了吧,又一想不对,应该是风裹挟着雪花,敲击树枝和帐篷而发出的声音。
        明天的雪应该很大吧,刚好我可以在睡袋里美美睡一天。我看看一旁的物资,顿时觉得好心安,有粮心不慌啊,接着又沉沉睡去。可见,人的想法会随着条件改变而改变的。

6.开晨会,兵分两路 4号早上6点多醒来,帐篷外还在下雪,我在昏沉的黎明中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直到曼巴将我帐篷上的积雪都敲落,才意识到该起来了。 我还留恋着睡袋里的温暖,斜着身将灶打开,煮一包泡面,外加两个西红柿,吃得饱饱的才离开睡袋。 钻出帐篷,众人聚在一起开晨会。猎人和G认为天气恶劣,不宜上鹿角梁,提议走另一条路去大寺;排长和英子认为天气不算恶劣,可以尝试爬鹿角梁,爬不上去再下撤。众人更倾向于后者,于是商定出两条路线,猎人和G折返走另一条路,剩下5人爬鹿角梁。

6.开晨会,兵分两路         4号早上6点多醒来,帐篷外还在下雪,我在昏沉的黎明中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直到曼巴将我帐篷上的积雪都敲落,才意识到该起来了。         我还留恋着睡袋里的温暖,斜着身将灶打开,煮一包泡面,外加两个西红柿,吃得饱饱的才离开睡袋。         钻出帐篷,众人聚在一起开晨会。猎人和G认为天气恶劣,不宜上鹿角梁,提议走另一条路去大寺;排长和英子认为天气不算恶劣,可以尝试爬鹿角梁,爬不上去再下撤。众人更倾向于后者,于是商定出两条路线,猎人和G折返走另一条路,剩下5人爬鹿角梁。

下载积分: 驴币 -1

6.开晨会,兵分两路
         4号早上6点多醒来,帐篷外还在下雪,我在昏沉的黎明中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直到曼巴将我帐篷上的积雪都敲落,才意识到该起来了。
         我还留恋着睡袋里的温暖,斜着身将灶打开,煮一包泡面,外加两个西红柿,吃得饱饱的才离开睡袋。
         钻出帐篷,众人聚在一起开晨会。猎人和G认为天气恶劣,不宜上鹿角梁,提议走另一条路去大寺;排长和英子认为天气不算恶劣,可以尝试爬鹿角梁,爬不上去再下撤。众人更倾向于后者,于是商定出两条路线,猎人和G折返走另一条路,剩下5人爬鹿角梁。

7.梁上好风光 9:50分与猎人和G告别,我们5人钻进山沟,找路上山。此时,天空放晴,风停雪住,在这满是雪花的山沟里,白色是主调,目之所及均是腊树银花,石头的黝黑和植物的深灰都只是点缀;灌木丛有如珊瑚岛一样,每一根细枝上都凝结了冰晶,晶莹透亮又纤毫毕现;沟里的溪水发出清脆声响,水面上袅袅升起一丝丝热气,在上空交织成一片氤氲,宛若仙境。我们就像桃花源记里的渔人一样,偶入一片世外桃源。 我不由赞道:太美了,有雪才有灵魂。 排长也说:在秦岭跑了十几年,这样的美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英子拍了一路视频,嘴里不停念叨走出了冬鳌的感觉,以致下山后她回看视频时,都快被这句话听吐了。

7.梁上好风光        9:50分与猎人和G告别,我们5人钻进山沟,找路上山。此时,天空放晴,风停雪住,在这满是雪花的山沟里,白色是主调,目之所及均是腊树银花,石头的黝黑和植物的深灰都只是点缀;灌木丛有如珊瑚岛一样,每一根细枝上都凝结了冰晶,晶莹透亮又纤毫毕现;沟里的溪水发出清脆声响,水面上袅袅升起一丝丝热气,在上空交织成一片氤氲,宛若仙境。我们就像桃花源记里的渔人一样,偶入一片世外桃源。         我不由赞道:太美了,有雪才有灵魂。         排长也说:在秦岭跑了十几年,这样的美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英子拍了一路视频,嘴里不停念叨走出了冬鳌的感觉,以致下山后她回看视频时,都快被这句话听吐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7.梁上好风光
        9:50分与猎人和G告别,我们5人钻进山沟,找路上山。此时,天空放晴,风停雪住,在这满是雪花的山沟里,白色是主调,目之所及均是腊树银花,石头的黝黑和植物的深灰都只是点缀;灌木丛有如珊瑚岛一样,每一根细枝上都凝结了冰晶,晶莹透亮又纤毫毕现;沟里的溪水发出清脆声响,水面上袅袅升起一丝丝热气,在上空交织成一片氤氲,宛若仙境。我们就像桃花源记里的渔人一样,偶入一片世外桃源。
         我不由赞道:太美了,有雪才有灵魂。
         排长也说:在秦岭跑了十几年,这样的美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英子拍了一路视频,嘴里不停念叨走出了冬鳌的感觉,以致下山后她回看视频时,都快被这句话听吐了。

拔高200余米,翻过一道小石梁,总算爬到了鹿角梁。初上鹿角梁,猎猎山风吹不散满山浓雾,却将人吹得站不住,风雪扑打在脸上,犹如树枝划过一般,轻微生疼。这样的天气,另一头的网红石也没啥看头,我们便朝鹿角梁营地走去。梁上的积雪都穿有一身铠甲,走在上面,鞋底四周的硬壳局部下陷,同时伴随着闷闷的回声。 鹿角梁营地早已是网红打卡地,这里地势较缓,视野宽阔,是看日出和云海的好地方,流出的大片数不胜数。营地旁边的一棵棵冷杉傲世独立,树干的冰雪犹如一面面刀旗,冻而不翻,树冠上的积雪似有千斤重,却压不弯它们的脊梁。

拔高200余米,翻过一道小石梁,总算爬到了鹿角梁。初上鹿角梁,猎猎山风吹不散满山浓雾,却将人吹得站不住,风雪扑打在脸上,犹如树枝划过一般,轻微生疼。这样的天气,另一头的网红石也没啥看头,我们便朝鹿角梁营地走去。梁上的积雪都穿有一身铠甲,走在上面,鞋底四周的硬壳局部下陷,同时伴随着闷闷的回声。        鹿角梁营地早已是网红打卡地,这里地势较缓,视野宽阔,是看日出和云海的好地方,流出的大片数不胜数。营地旁边的一棵棵冷杉傲世独立,树干的冰雪犹如一面面刀旗,冻而不翻,树冠上的积雪似有千斤重,却压不弯它们的脊梁。

下载积分: 驴币 -1

拔高200余米,翻过一道小石梁,总算爬到了鹿角梁。初上鹿角梁,猎猎山风吹不散满山浓雾,却将人吹得站不住,风雪扑打在脸上,犹如树枝划过一般,轻微生疼。这样的天气,另一头的网红石也没啥看头,我们便朝鹿角梁营地走去。梁上的积雪都穿有一身铠甲,走在上面,鞋底四周的硬壳局部下陷,同时伴随着闷闷的回声。
        鹿角梁营地早已是网红打卡地,这里地势较缓,视野宽阔,是看日出和云海的好地方,流出的大片数不胜数。营地旁边的一棵棵冷杉傲世独立,树干的冰雪犹如一面面刀旗,冻而不翻,树冠上的积雪似有千斤重,却压不弯它们的脊梁。

排长说这里风雪大,而且没有水源,不适宜扎营,决定更改路线,从蒿沟出山,不再去大寺和高冠景区。我们继续朝前走,于16:45走到网红点圣境天门,我打开手机看轨迹,总里程数才5.5,而我们已用了6小时。

排长说这里风雪大,而且没有水源,不适宜扎营,决定更改路线,从蒿沟出山,不再去大寺和高冠景区。我们继续朝前走,于16:45走到网红点圣境天门,我打开手机看轨迹,总里程数才5.5,而我们已用了6小时。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排长说这里风雪大,而且没有水源,不适宜扎营,决定更改路线,从蒿沟出山,不再去大寺和高冠景区。我们继续朝前走,于16:45走到网红点圣境天门,我打开手机看轨迹,总里程数才5.5,而我们已用了6小时。

7.摸黑出山 圣境天门后面的路藏在一片茂密的箭竹林中,箭竹上结满了冰凌,耷拉着脑袋如犬齿相互啮合,将小路掩盖得严严实实的。我们交替开路,将交织在一起的箭竹分开,以便通行。开路时,如是下坡,还可以借助身体的重量,豪横的将箭竹撞开,到上坡时则需费些力气了,有的地方犹如稻草和稀泥结合一般,需要冲撞好几次才能将其撕开。我们用了45min才将800m的道路打通,箭竹上的冰凌在我们通过以后相互撞击,犹如风中的风铃一般发出清脆的声响。 又下了500米坡,下切至机耕路,已是17:30,天快黑了,我开始留意是否有合适的地方可以扎营,可是走了3也没找到合适的营地,要么就是没水源,要么就是无平整的地方,要么就是有山体滑坡的痕迹。一直走到18:40,我们在去往冰晶顶的岔路口停下休息。这里倒挺适合扎营,下边河水奔流不息,周围山体也比较稳定,道路宽又阔,可以支好多帐篷。

7.摸黑出山        圣境天门后面的路藏在一片茂密的箭竹林中,箭竹上结满了冰凌,耷拉着脑袋如犬齿相互啮合,将小路掩盖得严严实实的。我们交替开路,将交织在一起的箭竹分开,以便通行。开路时,如是下坡,还可以借助身体的重量,豪横的将箭竹撞开,到上坡时则需费些力气了,有的地方犹如稻草和稀泥结合一般,需要冲撞好几次才能将其撕开。我们用了45min才将800m的道路打通,箭竹上的冰凌在我们通过以后相互撞击,犹如风中的风铃一般发出清脆的声响。        又下了500米坡,下切至机耕路,已是17:30,天快黑了,我开始留意是否有合适的地方可以扎营,可是走了3也没找到合适的营地,要么就是没水源,要么就是无平整的地方,要么就是有山体滑坡的痕迹。一直走到18:40,我们在去往冰晶顶的岔路口停下休息。这里倒挺适合扎营,下边河水奔流不息,周围山体也比较稳定,道路宽又阔,可以支好多帐篷。

下载积分: 驴币 -1

7.摸黑出山
        圣境天门后面的路藏在一片茂密的箭竹林中,箭竹上结满了冰凌,耷拉着脑袋如犬齿相互啮合,将小路掩盖得严严实实的。我们交替开路,将交织在一起的箭竹分开,以便通行。开路时,如是下坡,还可以借助身体的重量,豪横的将箭竹撞开,到上坡时则需费些力气了,有的地方犹如稻草和稀泥结合一般,需要冲撞好几次才能将其撕开。我们用了45min才将800m的道路打通,箭竹上的冰凌在我们通过以后相互撞击,犹如风中的风铃一般发出清脆的声响。
        又下了500米坡,下切至机耕路,已是17:30,天快黑了,我开始留意是否有合适的地方可以扎营,可是走了3也没找到合适的营地,要么就是没水源,要么就是无平整的地方,要么就是有山体滑坡的痕迹。一直走到18:40,我们在去往冰晶顶的岔路口停下休息。这里倒挺适合扎营,下边河水奔流不息,周围山体也比较稳定,道路宽又阔,可以支好多帐篷。

排长说沿着机耕路再走10就到村子,不如摸黑走出去,晚上住农家。我们都赞成排长的提议,夜间走机耕路,沿着车辙印走即可,不用太操心走错路。只是我们的体能都所剩无几,机耕路虽好走,可我们已走不出速度,预计要晚上10点才能进村。 彼时,我们已走到了牛圈沟,旁边的河应该叫做牛圈沟河(推测),我们围着这条河反反复复涉水十几次,酸爽得很,英子不由调侃道:我咋觉得走出了乌孙的感觉。 我的鞋子已经湿透,过河也随意,只要不湿身就行。其实我的鞋子在D1就已被雪水浸湿,鞋里有点潮,只是穿着防水袜,没在意;D2下午15点多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防水袜已被水分子入侵,双脚能感觉到些许湿气;晚上过河时,防水袜已经失效了,每走一步似乎都能挤出一些水分。

排长说沿着机耕路再走10就到村子,不如摸黑走出去,晚上住农家。我们都赞成排长的提议,夜间走机耕路,沿着车辙印走即可,不用太操心走错路。只是我们的体能都所剩无几,机耕路虽好走,可我们已走不出速度,预计要晚上10点才能进村。        彼时,我们已走到了牛圈沟,旁边的河应该叫做牛圈沟河(推测),我们围着这条河反反复复涉水十几次,酸爽得很,英子不由调侃道:我咋觉得走出了乌孙的感觉。         我的鞋子已经湿透,过河也随意,只要不湿身就行。其实我的鞋子在D1就已被雪水浸湿,鞋里有点潮,只是穿着防水袜,没在意;D2下午15点多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防水袜已被水分子入侵,双脚能感觉到些许湿气;晚上过河时,防水袜已经失效了,每走一步似乎都能挤出一些水分。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排长说沿着机耕路再走10就到村子,不如摸黑走出去,晚上住农家。我们都赞成排长的提议,夜间走机耕路,沿着车辙印走即可,不用太操心走错路。只是我们的体能都所剩无几,机耕路虽好走,可我们已走不出速度,预计要晚上10点才能进村。
        彼时,我们已走到了牛圈沟,旁边的河应该叫做牛圈沟河(推测),我们围着这条河反反复复涉水十几次,酸爽得很,英子不由调侃道:我咋觉得走出了乌孙的感觉。
         我的鞋子已经湿透,过河也随意,只要不湿身就行。其实我的鞋子在D1就已被雪水浸湿,鞋里有点潮,只是穿着防水袜,没在意;D2下午15点多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防水袜已被水分子入侵,双脚能感觉到些许湿气;晚上过河时,防水袜已经失效了,每走一步似乎都能挤出一些水分。

20:20,手机有了信号,排长给夏旺农家的老板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我们,然后我们又走了1个小时,终于走出牛圈沟,走进蒿沟村。这一段实际里程为7。 村里有一条路,路边有一个商店,我们就在商店门外的高台阶上休息,英子进入商店烤火。等了约一刻钟,老板开车来了,载着我们往农家走。在车上,我们问老板何时能到,老板说,还早着呢,我们要从山的这边跑到山的那边,要一些时间。 到了夏旺农家,老板将老板娘喊起来做饭,他则去杀鱼。我在他们做饭的间隙,将折叠盆从背包里掏出来,倒上温水泡脚,然后穿上军胶,顿时觉得脚上轻快多了。 饭菜很快端上桌,曼巴问我喝白酒不,我觉得走得这么辛苦,又有好菜,真应该喝一点,但又不能多喝,于是只要了一瓶二两半的西凤酒,我和曼巴各一半。 酒足饭饱,我抬头看着墙上的闻香下马,知味停车,又想起了我编撰的故事,不知那个书生来了没有?

20:20,手机有了信号,排长给夏旺农家的老板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我们,然后我们又走了1个小时,终于走出牛圈沟,走进蒿沟村。这一段实际里程为7。         村里有一条路,路边有一个商店,我们就在商店门外的高台阶上休息,英子进入商店烤火。等了约一刻钟,老板开车来了,载着我们往农家走。在车上,我们问老板何时能到,老板说,还早着呢,我们要从山的这边跑到山的那边,要一些时间。        到了夏旺农家,老板将老板娘喊起来做饭,他则去杀鱼。我在他们做饭的间隙,将折叠盆从背包里掏出来,倒上温水泡脚,然后穿上军胶,顿时觉得脚上轻快多了。        饭菜很快端上桌,曼巴问我喝白酒不,我觉得走得这么辛苦,又有好菜,真应该喝一点,但又不能多喝,于是只要了一瓶二两半的西凤酒,我和曼巴各一半。          酒足饭饱,我抬头看着墙上的闻香下马,知味停车,又想起了我编撰的故事,不知那个书生来了没有?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20,手机有了信号,排长给夏旺农家的老板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我们,然后我们又走了1个小时,终于走出牛圈沟,走进蒿沟村。这一段实际里程为7。
         村里有一条路,路边有一个商店,我们就在商店门外的高台阶上休息,英子进入商店烤火。等了约一刻钟,老板开车来了,载着我们往农家走。在车上,我们问老板何时能到,老板说,还早着呢,我们要从山的这边跑到山的那边,要一些时间。
        到了夏旺农家,老板将老板娘喊起来做饭,他则去杀鱼。我在他们做饭的间隙,将折叠盆从背包里掏出来,倒上温水泡脚,然后穿上军胶,顿时觉得脚上轻快多了。
        饭菜很快端上桌,曼巴问我喝白酒不,我觉得走得这么辛苦,又有好菜,真应该喝一点,但又不能多喝,于是只要了一瓶二两半的西凤酒,我和曼巴各一半。
          酒足饭饱,我抬头看着墙上的闻香下马,知味停车,又想起了我编撰的故事,不知那个书生来了没有?

8.两次小险情 一次是爬光头山时,中午气温升高,电力线路上的冰凌开始融化,一段一段的坠落,砸在地上噗噗响。我想躲开,可是上山路就在导线下方,且距离很长,避开不易,只好边走边祈祷。有一次在我身前1m的地方坠落一段冰凌,险险避开,心里暗道侥幸。 另一次是在箭竹林里开路,我借助身体的重量撞开一簇箭竹,身体随着惯性往前冲,脚底在陡坡上一滑,身体又后仰,登山杖应声折断,随后背包着地,像刹车一样为我制动。停下后,我看看眼前的高台,约有3米高,掉下去可能要吃一些苦头了,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8.两次小险情        一次是爬光头山时,中午气温升高,电力线路上的冰凌开始融化,一段一段的坠落,砸在地上噗噗响。我想躲开,可是上山路就在导线下方,且距离很长,避开不易,只好边走边祈祷。有一次在我身前1m的地方坠落一段冰凌,险险避开,心里暗道侥幸。        另一次是在箭竹林里开路,我借助身体的重量撞开一簇箭竹,身体随着惯性往前冲,脚底在陡坡上一滑,身体又后仰,登山杖应声折断,随后背包着地,像刹车一样为我制动。停下后,我看看眼前的高台,约有3米高,掉下去可能要吃一些苦头了,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下载积分: 驴币 -1

8.两次小险情
        一次是爬光头山时,中午气温升高,电力线路上的冰凌开始融化,一段一段的坠落,砸在地上噗噗响。我想躲开,可是上山路就在导线下方,且距离很长,避开不易,只好边走边祈祷。有一次在我身前1m的地方坠落一段冰凌,险险避开,心里暗道侥幸。
        另一次是在箭竹林里开路,我借助身体的重量撞开一簇箭竹,身体随着惯性往前冲,脚底在陡坡上一滑,身体又后仰,登山杖应声折断,随后背包着地,像刹车一样为我制动。停下后,我看看眼前的高台,约有3米高,掉下去可能要吃一些苦头了,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9.关于雨披 曼巴用的是三峰出的雨披,我用的是静星的雨披,我觉得二者都不适用于重装。一是套头式穿戴很麻烦,每次都得先脱雨衣再卸包,尤其是需频繁穿脱雨衣的时候,很恼火;二是很容易上卷,大风一吹就将后面半片卷到后颈处,后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能提供有效的保护;三是真的很丑,后面背着大包,雨披连大包都遮不住,从侧面看去就跟骆驼一样,丑出边际有没有? 反观其他队员用的雨披,后背有一个背包仓,可以罩住大包,前襟可以打开,脱的时候只需将双手抽出即可,雨披就挂在背包上,即是一件超拉风的披风,又是一个超好用的背包罩,而且这样穿和脱都非常简便,尤其是在需频繁穿、脱雨披的时候。

9.关于雨披         曼巴用的是三峰出的雨披,我用的是静星的雨披,我觉得二者都不适用于重装。一是套头式穿戴很麻烦,每次都得先脱雨衣再卸包,尤其是需频繁穿脱雨衣的时候,很恼火;二是很容易上卷,大风一吹就将后面半片卷到后颈处,后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能提供有效的保护;三是真的很丑,后面背着大包,雨披连大包都遮不住,从侧面看去就跟骆驼一样,丑出边际有没有?         反观其他队员用的雨披,后背有一个背包仓,可以罩住大包,前襟可以打开,脱的时候只需将双手抽出即可,雨披就挂在背包上,即是一件超拉风的披风,又是一个超好用的背包罩,而且这样穿和脱都非常简便,尤其是在需频繁穿、脱雨披的时候。

下载积分: 驴币 -1

9.关于雨披
         曼巴用的是三峰出的雨披,我用的是静星的雨披,我觉得二者都不适用于重装。一是套头式穿戴很麻烦,每次都得先脱雨衣再卸包,尤其是需频繁穿脱雨衣的时候,很恼火;二是很容易上卷,大风一吹就将后面半片卷到后颈处,后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能提供有效的保护;三是真的很丑,后面背着大包,雨披连大包都遮不住,从侧面看去就跟骆驼一样,丑出边际有没有?
         反观其他队员用的雨披,后背有一个背包仓,可以罩住大包,前襟可以打开,脱的时候只需将双手抽出即可,雨披就挂在背包上,即是一件超拉风的披风,又是一个超好用的背包罩,而且这样穿和脱都非常简便,尤其是在需频繁穿、脱雨披的时候。

10.关于全装和重装 排长将重装称为全装,二者之间是否有区别,还有待验证。我理解的全装,是基于轻量化提出的,即带齐必备物品之时对背包的总重量还有严格控制,这需要驴友积累轻量化意识、掌握轻量化技巧,且意识重于技巧;而重装则要粗犷一些,物品带得很多,背包总重量容易失控,对个人的体能和背负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 以上只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10.关于全装和重装        排长将重装称为全装,二者之间是否有区别,还有待验证。我理解的全装,是基于轻量化提出的,即带齐必备物品之时对背包的总重量还有严格控制,这需要驴友积累轻量化意识、掌握轻量化技巧,且意识重于技巧;而重装则要粗犷一些,物品带得很多,背包总重量容易失控,对个人的体能和背负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        以上只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下载积分: 驴币 -1

10.关于全装和重装
        排长将重装称为全装,二者之间是否有区别,还有待验证。我理解的全装,是基于轻量化提出的,即带齐必备物品之时对背包的总重量还有严格控制,这需要驴友积累轻量化意识、掌握轻量化技巧,且意识重于技巧;而重装则要粗犷一些,物品带得很多,背包总重量容易失控,对个人的体能和背负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
        以上只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11.结语 不管是什么样的活动都是短暂的,我们终要回归社会,继续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在西安北站与英子分别,又在郑州东站各奔东西,离别总是这么匆匆忙忙而又自然而然。 人的一生,相聚只是偶然,离别才是常态。惟愿下次相遇,你我都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年。

11.结语        不管是什么样的活动都是短暂的,我们终要回归社会,继续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在西安北站与英子分别,又在郑州东站各奔东西,离别总是这么匆匆忙忙而又自然而然。        人的一生,相聚只是偶然,离别才是常态。惟愿下次相遇,你我都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年。

下载积分: 驴币 -1

11.结语
        不管是什么样的活动都是短暂的,我们终要回归社会,继续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在西安北站与英子分别,又在郑州东站各奔东西,离别总是这么匆匆忙忙而又自然而然。
        人的一生,相聚只是偶然,离别才是常态。惟愿下次相遇,你我都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年。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08:55 显示全部帖子
清明好大的雪
发表于 2021-4-13 09:08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次发帖子,没整好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4-13 09:24 显示全部帖子
精品文章,感谢分享。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10:42 显示全部帖子
不错不错,支持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14:07 显示全部帖子
这雪看着真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15:00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欣赏好文美图,顶贴支持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16:14 显示全部帖子
不错,完美的穿越,雪好美。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16:19 显示全部帖子
来感受美景了,总是抵不住雪的诱惑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4-13 16:46 显示全部帖子
清明节期间,雨不停,山上自然是雪了!! 美景都是风雨后!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