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066

主题

攀岩

奇记|加油布达拉,三个男人和一面大墙

查看:16039 | 回复:28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巅峰断腕   

恐惧随行


华山归来,何川有了更大雄心:布达拉附近的女王峰、野人峰,3峰山脊相连约4公里,索性来个3峰连登——“这样多牛X,结果发觉,自己傻X了。”




2016年夏,才爬上第一座女王峰,刀削般山脊,刀片般碎石,走一步,哗啦啦一片落石……进退两难间,何川吓住了。尽管人们总惊叹他:“你不会怕吗?”




“我当然怕,只是尽力克制自己。一旦压不住恐惧,人会崩溃,就再没法继续了。”每年好几次,将醒未醒,似梦非梦,他像在一辆失控车里,眼睁睁快冲向悬崖,刹车怎么踩都失灵……猛一下惊醒,一身冷汗,仿佛长期压抑的潜意识,本能释放。




而爬在女王峰的破碎山坡,升腾的是另一种恐惧,就像走在摩天高楼顶最外沿,脚下眩晕深渊,唯一能紧抓身后栏杆,可栏杆可能会断……




感到危险马上下撤,这是他的安全底线。但那一次,前路危险,回头路更险,进不敢,退也不能。





▲2015年华山独攀中的何川。摄影/Rocker




“太危险了。感觉价值观被颠覆,以后我再也不爬了……”“太好了!我就等你这句话呢。”2天后,山下重逢何川,从没见过的狼狈,鼻红唇肿,眼里全是血丝,女友小六哭得稀里哗啦。




2年前,搜寻伍鹏时,东北姑娘小六也正在当地,那时素不相识。凛凛寒夜,何川蹲在旅馆窗外,和个女孩电话聊3小时还没完,正巧睡窗里的小六直翻白眼:“这男的也太磨叽了,跟娘们似的。”




“我也不愿被人管着。换位想想,也该给他自由。”




一听何川不爬了,她高兴坏了。第2天试探:“那我把装备都送人了?”“那不行。”“好吧,你又反悔了。”




一直克制自己,但2016年夏,再没压住的恐惧,让何川还没走到布达拉就崩溃了。“明年还去吗?”一想到一年年挫败,他忍不住幽怨:怎么会耗这么久?却不知,还有更漫长考验将到来。





▲华山行前查看装备的何川。摄影/Rocker




“何老师怎么会这样?”2017年夏,第4次重来,带着更大决心,大家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合适天气出发,何川却转身下山,护送一直咳嗽的小六回成都……




目送背影,Rocker有些诧异,甚至担心:这样高难度攀登,需要绝对专注,亲密关系不会破坏专注度吗?




“攀登重要,情感也重要,我觉得不干扰。”送回女友,重新上山,何川相信恐惧很快就会倒逼他完全专注,没空杂念。当双手再一次伸进岩缝,抬头望,布达拉像一面大墙压下来,又一次攀登开始了。




“他是需要陪伴的人,只是不说。”3天后,忍着咳嗽,小六又往回赶。“万一有什么事,没人会比我更不计后果去救他。我得守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何川摔了,攀登中止。”





▲2017年布达拉攀登,事故发生前10分钟。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坠落巅峰


离峰顶只剩200米了。穿过比华山更密集难点,更湿滑岩壁,更高海拔,以及更深恐惧……一路领攀的何川,一步一犹豫着,超2000次手掏裂缝,小心放置近500个保护塞,却疏忽了一次。




怕了无数次的事,终于发生。他左脚断了。




“这可怎么办?”正拉绳保护的Rocker一时懵了,大墙之上,每个人都命悬一线,脚废了,他怎么下去?




此时此处,距公路高1500米,还要下350米高垂直岩壁,过200多米宽冰川,100米陡峭沟槽,碎石坡、河槽、灌木丛……




但还好,还有孙斌接应。捧着剧痛左脚,被孙斌割开靴子,动作麻利,紧急处置着,何川这才多了点活着下山的信心。“早听说他是中国最优秀的登山向导,这回真验证了……”




熬到天亮,近乎逃命式,孙斌引路,Rocker断后,左脚完全不能碰岩壁的何川,靠绳索才逃下绝壁,眼前又一道冰川……一时间,孙斌也傻了。




落石不断中,孙斌在上方用绳子拉着,何川拖着伤腿,侧躺冰雪中,狗刨式挪着。正奋力接近终点,一块落石眼睁睁滑下来,跑不了的何川,本能抱头闭眼,“只能认命了……”





▲事故发生后,吊帐中处置伤腿。摄影/Rocker




当晚,终于等到何川从车里被搀下来,前夜在电话里哭岔气的小六,抹一把鼻子,就蹦出6个字:“我X!妈的,掉相……”骂完,两人相视笑了,如劫后重生。




重生的路,比想象更难。四川骨科医院,人来人往的急诊室过道,何川怎么躺都痛,小六手忙脚乱,平生第一次伺候病人。熬了2天,才逮到医生,他试探着问:“我将来还能攀岩吗?”“还想攀岩?你以后能走路就不错了,肯定要跛行。”何川一下心凉了半截。




“居然脚腕全碎,踝骨骨折最严重的那种?”一天天困在病床上,不死心查资料,一想到再不能攀岩,走路还一瘸一拐,他不敢再想……




手术做完,麻药未散,迷迷糊糊中,他拉住小六的手:“我要真成瘸子了,你会离开我吗?”“那可说不准。”小六一边拌嘴,一阵心酸,“他这辈子嘴硬,打死说不出这话。这大概是他最脆弱的时候。”





▲2017年负伤下撤,担架上的何川。摄影/老聂




一起从布达拉逃下山的3个人,北京重聚,已是2个月后。刚出院的何川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来的。




回忆当日狼狈,一起哈哈大笑着,何川眼睛亮晶晶的,“明年咱们还要再战布达拉啊。”“好啊!”孙斌热烈响应着,心底明白“哪可能这么快”。但他相信何川的意志力,一定会有这一天的。




“真会有这一天吗?”再不能攀岩的日子,何川望着陌生的左脚,一天天做复健,不时又想起医生诊断,如鲠在喉。




“再难也要有所追求。就算不能攀岩,攀登带给我的精神力量,不能丢。”





▲2017年负伤下撤,何川在冰川上刨行。摄影/老聂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巅峰风暴


当何川在谷底重新爬起,孙斌仍在“巅峰”,看似意气风发。2018年公司年会,京郊一片柿子林,他举着酒瓶,说着豪言壮语:“今年咱们争取做到营收三千万。”




领到6万年终奖,宝龙和同事一样期待更好未来,“梦想一起做成‘中国最牛的探险公司’,谁也没想到7个月后,怎么说散就散了?”




“再干个5年,有个结果。”结果,是谁也没想到的结果。




2018年7月10日,一起到查亚峰带队,Rocker和孙斌同住一个房间里,气氛异常沉默。Rocker忙着在微信群和人对骂。孙斌埋头打游戏,好像游戏就是全世界。而外面的世界,正在网上围观他和前合伙人的50万经济纠纷,每个登山群议论纷纷。




孙斌一声不吭着,打游戏打到昏昏睡去。尽管那晚刚下飞机,打开手机,刷屏辱骂涌来,炎炎夏日,他冷得一阵发抖。享受过无数赞美,转眼满是看热闹的奚落,从业近20年,那是他的至暗时刻。





▲孙斌在布达拉大本营,摄影/Rocker




“爸爸,我们为什么不坐飞机?”一个月后,拥挤在杭州火车站,才探望完患癌父亲,官司未结清的孙斌发现,自己买不了机票、高铁票了。




闸门一开,人头攒动,他拉着6岁儿子,拽着25小时硬座票,站台上拼命跑,口袋里妻子电话拼命响……直到深夜,补到卧铺,哄睡儿子,电话安抚完妻子,孙斌望向窗外不断倒退的暗夜。22年前,他就是坐着这绿皮火车,第一次进京,胸口捂着仅有的4000元学杂费。




兜兜转转40岁,自以为一直在为登山业摇旗呐喊,怎么这么个结果?“图什么呢?就感觉挺悲哀的。”车轮滚滚,车厢幽暗,垂下头,他把脸埋在双手中。




再一次双手掩面,在一周后,8月30日,公司会议桌前,孙斌宣布“爱巅峰”团队解散。“我可能真的不擅长管理团队。”说完,他仰天叹了口气,别过脸去,所有人沉默。




“这也太突然了。”错愕、失望、惋惜,一时各种情绪中,宝龙不太敢相信:一直强大的孙斌,怎可能一下这么弱?




这支行业第一的团队就这么散了?





▲布达拉攀登中的孙斌,摄影/Rocker




“之前就一直犹豫想退出,但没有一个强大理由。”2018年夏的舆论风波,让他最终心灰意懒。




他常和朋友回忆原生家庭的贫苦,有人说:所以有性格缺陷。




他常和员工描绘未来,有人说:千万别信,这是老板在画饼。




最后解散团队,他觉得痛如“断腕”,依然有人说 :这是在演戏……




“这样真的对吗?”




直到解散第13天凌晨,他才第一次发朋友圈:“人生只有三大矛盾:与环境的矛盾,与人的矛盾,与自己的矛盾。从现在开始,尝试面对第三个矛盾……”配图是一个蓑衣刀客,山岩上,独立风中。





▲布达拉山下,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最好的药


又一年春,尼泊尔珠峰大本营,终于等来孙斌,宝龙和登山客户们舒了一口气,“大家一看见他,心才踏实了,像一下有了主心骨。”尽管他不再是老板,成了自由向导,还拄着双拐,冰川上每走一步,痛得呲牙。




仅一周前,滑雪遭遇意外,孙斌的膝盖韧带摔断。硬撑着,来珠峰带队,他给何川发去石膏照片:“这回,咱俩都残疾了。”“那挺好。我们可以一起做复健了。”




此前,当孙斌身陷风波,有人劝何川,最好“疏远一点”。何川不以为然,他一直记得那次受伤下撤,“眼看落石滚下来,我动不了,他没有跑。命拴在一条绳上,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2年过去,那个一起爬过的战壕,还压在心头。多数人复健几个月就放弃了,何川还在坚持,每天至少4小时,反复练深蹲、拉伸、上勾……




只要还有口气,这事完不了。”





▲京郊白河,何川生活的小院。




当2020年来临,一场疫情,世界暂停,白河小院里,何川的复健还在继续。满院花开,几根短木悬挂如梅花桩,一侧攀岩墙上,何川专注爬着,宝龙在墙下学着。




这一年,珠峰活动也被暂停,寻来白河暂住,宝龙第一次见识到何川的投入。




“像个醉心武学的高手,白天攀岩,晚上复健,脚一刻没闲过……”而带他入行的孙斌,综合能力更强,更立足社会,也一直被社会分心了。




千里之外,浙江乡下,孙斌正一天天忙着熬药,每天5副,一熬10个小时。2020年春节,刚送走食道癌过世的父亲,他又在照顾脑癌晚期的母亲。




“妈,你知道我是谁吗?”蹲在床前,妈妈眼神陌生,把儿子叫成邻居的名字,他一阵悲凉,“我妈都不认得我了……”离乡24年,第一次孙斌在老家一呆6个月。




急刹车般,疫情、父母的病,让他一下停在了故乡。从前,奔波是主题。创业结束这2年,孙斌觉得主题成了“养伤”。疫情停滞中,他也迷茫,甚至偶尔恐慌,午夜梦醒,怀疑自己会不会“泯然众人矣”?




“就像对信心的重建。只有爬过这面墙,才有信心再往前走。必须干下来。”





▲2013年第一次走向布达拉的何川、孙斌。




老朋友的酒杯又碰在一起,在2020年7月。为了复健,何川3年滴酒不沾,为了来白河一起集训的孙斌,为了即将启程的重返布达拉,他破例干了一杯。




7年前,第一次走向布达拉,激烈争吵的搭档,穿过岁月与各自负伤,已成患难家人。




心里那座山,最初只是一个技术目标。一年年失败,甚至重创,如今却成了他们重返巅峰状态的推动。




“加油”。孙斌终于明白了这两个字,“因为我们也需要。”





▲布达拉山谷,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重返巅峰   

各自心结


山路蜿转,又一次驶向四川双桥沟,孙斌头抵车窗,对着玻璃,努力练习微笑。4天前,他妈妈去世。而第5次布达拉攀登,马上要出发了。




“从没见他那么慌过。”4天前,接到电话,孙斌恍惚得连自己鞋子都找不到,趿拉着Rocker的鞋,连夜赶回浙江老家……大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山里,更没想到,才坐下,孙斌第一个哈哈笑了。




“一路都在做心理建设,不想影响大家。”为父母养老送终,这人生重要一关翻过,归来的孙斌肩头一轻,心愿更重了,“我要把这座山当作对父母的纪念。”




”这个心结真能解开吗?不攻克最后难点,我不敢说……”





▲2020年布达拉攀登,6夜睡在陡直大岩壁上。摄影/Rocker




拍摄着何川神情紧张,一遍又一遍整理装备,Rocker也有说不出的心结。




3年前冲坠时,是Rocker在拉绳保护。出事后,他一次次暗自怀疑,会不会是当时保护没做好呢?“可何川从没有公开这么说。或许,这也是对我的保护。”




为了3年前的坠落,为了这值得一辈子的哥们,多背十几斤摄影器材的Rocker也来了。但他没想到,出发时,何川还要他全程做保护。接过绳子,像接过无言的信任。“他还敢,我有什么不敢呢?”




对自我的验证与重返,开始了。





▲搭建吊帐。摄影/Rocker




山不变,像镜子映着现在与从前。才爬到第2段,一阵冰雹,浑身湿透的何川想起7年前,也是这个位置,冰雹融水像瀑布流下来……那是他们第一次被压垮,怕湿滑怕落石,草草就下了山。但这一次,他有耐心,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




再往上,那个窄窄台阶,7年前他们坐在那儿,硬熬一夜后,他和孙斌激烈争吵中下山。这一次还是他领攀,身下还是老搭档,负责运输180斤驮包,孙斌拖包拖到手臂痉挛,却换作一张最默契的灿烂笑脸。




再往上,第4段还挂着山野井的绳索,15年前的花白绳子,每一次都让何川纠结好久:敢不敢用?这一次,还是纠结。每一步,还是会一遍遍怀疑绳子会不会断,保护塞会不会崩?




“经过3年努力,终于又回到这个起点。”




眼看何川在上方小心爬着,Rocker握紧保护绳,扎着马步,心快提到嗓子眼……直到一声清脆的快挂入锁,他爬过去了,Rocker一下松了口气,“就感觉心里一个结,总算解开了。”





▲正在小心放置保护塞的何川。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渺小的光


穿过旧回忆,也一路迎战着新考验。最惊悚一次,才睡进悬空吊帐,一个锁扣拉豁开,内帐差点脱落,吓得何川拉起孙斌,赶忙贴到岩壁上。孙斌的衣物防水袋却直落深渊,羽绒服、冲锋衣都没了……




最煎熬一晚,帐外下大雨,帐里下小雨,湿得没处睡。狭窄空间里,3人硬拗各种体式,最后近乎跪着,熬过一夜……天亮再出发,何川一拉衣服拉链,手指就剧痛无比。一路上千次手掏岩缝,他的十指指头全破。但攀登一开始,他感觉不到痛了。




“就看你的信念到底有多强。”Rocker一路都在发抖,才上山,所携10个水壶竟破了7个,14升水全渗进他的睡袋……岩壁上6夜,裹着湿睡袋,他每一两小时冻醒一次,抖一会,睡一会,感觉心脏快抖出病了。





▲大墙上的生活。摄影/Rocker




又一次午夜冻醒,大风如鬼魅,沿着绝壁,呼呼往上吹,吹起吊帐两边,像飘在无尽深渊,Rocker哆哆嗦嗦摸出个椰枣糕,渴望多一点热量,渴望金色朝阳能早一刻照进山谷。




2000多米外,山谷另一边,Rocker的助手蹄子正在彻夜拍摄。历时两昼夜拍出的照片里:日落月升,光线明暗循环,斗转星移下,布达拉高耸如墙,黑暗中闪着唯一一点亮光……




有关人与自然,有关探险精神,Rocker觉得他想表达的都在里面。




2000多公里外,这张照片作为背景,定格在上海直播间,始祖鸟品牌斥资百万宣传下,上百万人正在线围观这一场大岩壁攀登。




“没想到会吸引这么多人。”何川好友老聂被邀作嘉宾时,一度不太看好。时代向前,攀岩在中国依然小众。潮水般提问,却让他看到未来的星火。





▲山谷另一边的夜色全景,岩壁上光点为三人吊帐。摄影/蹄子




网络直播中,回忆着2017年何川的受伤,老聂忽然感到一种冥冥巧合,3年前他们负伤下撤的日子,和今年冲顶时刻,是同一天。




同一个日子,8月24日,3年前正惊魂下撤,穿过又3年死磕,何川正垂直向上,接近最后的难点。




“加油!”仰望着搭档背影,孙斌一遍遍默念。这一路,他一直保持微笑,努力大笑,心底其实最为煎熬,总怕又一个闪失,第5次败北。




山下,举着望远镜一遍遍眺望,小六苦等5天后,终于听见对讲机里传来孙斌激动的声音:“大本营,大本营,我们登顶了……”




“终于一起上来了,这么多年。”





▲登顶布达拉北壁,相拥的何川与孙斌。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故乡与初心


山顶相拥的照片,定格在墙上。一阵欢呼中,下山归来的3个男人,又一次相拥,在白河9月的夜。




“离城这么远做第一次分享,能有人来嘛?”最初,孙斌心里犯嘀咕,但这是何川的心愿。结果出乎预料,上百人从城里赶来,或坐或站,挤满简陋饭店。“都是冲着大岩壁来的,在国内这样的攀登才刚开始。”




翻过大墙,何川又回到白河——他的第二故乡。他心里,这世上,去哪儿都是“去”,只有白河是“回”。




穿过17年追求,这是攀岩为他辟出的另一个平行世界。




眼看平时不喝酒的何川,面色泛红,挨座敬酒,醉笑着招呼岩友……相识多年,这是孙斌第一次见他这么“放得开”。




翻过心中大墙,何川一下轻松了。但回顾一路艰辛,又莫名有些失落,“好像很难再找到这么全情投入的事了,下个目标又在哪呢?”





▲2020年9月,白河之夜,布达拉完攀首次分享会。供图/何川




“我如此努力,是对你们最好的怀恋。”布达拉归来,孙斌写在朋友圈里的这句话,再一次涌上心头,在2021年大年初一,他伫立在父母墓前。




再回到故乡,群山环绕的浙北村庄,孙斌第一次感觉“家”没了。宿醉醒来,空对着三层小楼,他翻新的祖宅,冷冰冰的静,只剩他一个人。




想起父亲,一辈子为生计忙碌的背影,娶个吵不完的妻子,生俩被打怕的儿子,转眼走完和许多人相似的人生,死时眼里深深的不满足……从小,他就怕过这样的一生。




想起母亲,曾对他的叹息,“家后门全是山,你为什么还去登山呢?”推开后门,青山依旧,4岁在山沟放牛的孩子,后来走进最高学府,走向更远的高山,一度渴望被认可、被赞美、被尊重,渴望证明:我存在,我强大,我是这样一个我……




“Bin,Don't forget you are a climber。Work less,Climb more。”





▲布达拉峰巅,孙斌向大本营通报完登顶那刻。摄影/Rocker




“你看,我做到了。”结束创业,重返布达拉时,孙斌特地给那位阿根廷向导发去照片。他终于“Work less,Climb more”,但心知,还远远不够。




“我还不够极致,尽管做了那么多事。”“养伤”这3年,他像有另一个自我飘在高处,一再追问太多小聪明的自己:“那么多事,你真的足够投入?而非被分心、被蒙蔽?什么才是你最想要的?”




回望来路,他还常想起刚入行时,参加一个国际救援大会,当一位白发老人颤巍巍站起,全场起立鼓掌,每个人上前献上一支玫瑰,致敬他为美国救援事业所做的……一晃20年,从23岁到43岁,这依然是他最想成为的人。




“要认清最想要的,做到极致。”走过故乡山路,孙斌盼望下一站能去阳朔,因为何川正在那里,又一次全力以赴。




穿过繁华纷争,多了几根白发,他希望“克服自己”,也去做些更极致的事。





▲布达拉下山后,这张图被孙斌用作微信新头像。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无尽攀岩


听见岩壁上一声惊呼,小六像弹簧弹起,迅速收绳,半仰着身子,用自己90斤体重全力拉住绳子另一头的何川。约30米高的“中国攀岩”线路上,记不得第几十次脱落,何川沮丧中下降。




布达拉下山,去年底,3个人再聚在阳朔攀岩节。大家转眼走了,何川却为了这条线,如痴如迷,爬了快40次,还没爬上去。




阳朔山水甲天下,但在攀岩者眼里,它是老牌攀岩圣地。青螺峰峦,独特喀斯特地貌,历经30年民间爱好者开发,散布着近千条运动攀线路,横跨5.6到5.14级别难度。其中,5.14作为最被仰望的难度徽章,“中国攀岩”是企及它的一步。




而那最后一点点,往往需要十倍百倍去死磕。”





▲广西阳朔,近30年被攀岩爱好者开辟近千条线路,有“南阳朔,北白河”之称。而攀岩在中国,目前已近30万人参与。图为孙斌在阳朔攀岩。




截然不同的活法,各自为了什么?




“完全没现实利益,这一次,他就是想超越自己。”一天天为何川打完保护,小六也开始爬。6年前,她妆容精致,蹬着高跟鞋,出入地产公司。现在,她穿着T字背心,紧贴岩壁,时而紧张发抖,时而尖叫着向上……




“我以前不敢爬,但希望能跟上他的脚步。”岩壁下,换何川正为她拉住绳子。直爬到黄昏,何川骑来电动车,小六跨上后座,背包随身音箱正唱着:“人生短短几个秋,不醉不罢休……”




隐隐歌声中,追着他们重叠背影,骑过麦田,融进夜色,我想起这首老歌叫《爱江山更爱美人》。




“哈哈哈,这完全是随机播放……”夜里,同住在小六朋友家,一提这首歌,她拍着大腿,仰天大笑,转头轻叹一句:“他最爱的是他自己,我能做的也是做好我自己。”





▲2020年重返布达拉,左起:Rocker、孙斌、小六、何川。摄影/宋启超




这一晚,正巧是何川生日。灯光熄灭,4根蜡烛点燃,望着小六扭着秧歌唱生日歌,黑暗中,何川眼里闪着感动。




42岁了,他还没想结婚生子。“人生总要有取舍。除了攀登,其他我做不到的不做,得不到的不想。”




又一年吹灭生日蜡烛,何川和我说起曾遇见的一位日本老人。“一想到他70多岁还在爬,那我还有30多年……”




“我的快乐来自攀登,所以要无尽攀岩。”





正在”中国攀岩“上攀岩的何川。摄影/陈春石




无尽难关,也还在路上。浮生又一日,迎着中国攀,何川开始又一轮死磕。




“从没见他这么无所不用其极。”每一晚,小六看何川焦虑到梦中冒汗。一醒来,听他又蹦出新办法:缠胶带、磨厚茧、吃止痛药、戒糖戒酒,甚至打手电半夜爬,还不行,凌晨5点再试……




一次次逼近极限,一次次脱落……越挫越败,直爬到元宵那天,眼看他第一把又掉下来,小六都不抱希望,摇摇头,去爬自己的线了。




正挂在岩壁,她听见一声熟悉的呐喊,转身一看,十几米外,同一面墙上,何川终于突破最后难点。




山谷里,所有人停下来,一起仰头为何川喊起“加油”。紧扣刀尖般岩点,当绳索扣进“中国攀岩”顶端快挂,他高喊一声,站在新的高处望向远方,新的大墙隐在群山之中。





▲阳朔群山。摄影/Rocker






发表于 2021-4-1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给自己的“加油”



文/湘君








“我真是把自己最好的全拿出来了,差一丁点都不行。”爬完中国攀,何川一双手伤痕累累,这样和我感叹。相似的话,重返布达拉时,他说过。独攀华山时,他也说过……




没有天赋异禀,只是一次次全力以赴。


更谈不上有钱有闲,只是一直在做人生减法。


舍下常人欲望,付出超常投入,换来的一个个成长突破,带着这个大学老师,不觉间,翻过命运高墙,走进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人类被赋予做选择的尊严,为什么不看看全力以赴的结果?”


穿过繁华与纷争,“Work less,Climb more”响在孙斌耳畔,事业转折后,也带着他回归初心,尝试走向更极致的未来。




命运最初,他们是大学博士、北大学子、公务员。


我好奇,三个本该更舒适生活的人,何以走向命运之外?


却发现追求之初,他们一样受过命运暴击,害怕风险,害怕死,害怕走错路……


走过相似迷茫,这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带着各自追求,他们交汇在布达拉这一座山。


我一样疑惑,这面大墙,何以一次次挡住他们?


借由他们的先行探索,揭开高海拔大岩壁的神秘面纱,


山也一年年见证着各自蜕变——




看他们一步步跨过搭档分歧、好友遇难、内心恐惧、身心重创……


看他们一次次被困在现实高墙,面对繁华与初心、自由与枷锁,或进或退,或增或减,人生走向分野,一个个从青年攀成了中年……


最后,带着友情与记忆,他们试图重返的,已不仅是一座山,而是各自巅峰状态。仿佛对信心的重建,给自己的“加油”。




“只要还会回来,这一次就不算失败。”


早在第一次下山时,孙斌的话就无意预示了追求的旷日持久。


7年5次重来背后,是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和失败死磕。


千万种人生,无论垂直世界中向上,还是平行生活里突围,当新的失败挡住去路,新的攀登也将开始。


山上山下,处处高墙。想翻越,真正的为自己加油,是拿出你“最好的”。差一丁点,不行。










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些沮丧的时刻


我们质问自己是否该继续


还是该回头,该逃开


但我们生来就是要追逐光明


我们生来不是为了跌倒和失败


永不言弃




——《梅鲁峰·The Light That Never Fails》




发表于 2021-4-15 10:10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美文,感谢分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