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场比赛,一场修行----记2021年4月16日-4月18日江南百英里

查看:12349 | 回复:39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五、比赛

4月16日14:00枪声响起,随着人流拼命往前奔。二点的太阳正热,也热不过大家的激情。大约跑了2公里,进入了公园,公园里的游客很热情,一路高喊着:”加油,加油!“  此时,我的双手感觉已经出现血液不通而造成的麻木感,头很重,脚很轻,爬着台阶,我感觉人在空中飘,脚踩在棉花上,头上的汗又滚珠一样往下掉,汗却是冰冷的。我咬着牙,紧紧的跟着人群跑。”我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不敢跟跟师父说,一是怕他担心,二也怕他让我退赛。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我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紧紧的跟在师父的后面。也许师父也发现了我的异常,问:”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有任何表情的答到继续埋头跟着队伍。”感觉你的状态不对,一到比赛你就出状况。163(岳麓山)时训练时,你那个欢。以后要把你训练成比赛性选手才行。“ 我没有做声,只能默默的跟着。也在不断调整自己,也留意着自己的身体的变化。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在离第一个CP点大约不到2公里时,我终于跟我师父说:“我好象要拉肚子了。”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16:23到达第一个CP点,别人到CP点都是找吃的,我却是找厕所。尴尬啊!

第一个CP点啥也没吃,师父给我拿了块面包。 我吃了一口就吃不下了。师父说:”刚刚大坤和杨燕已经过去了。艾朴看到下,应该也刚走。昱儿没看到。“刚起步,看到艾朴了,二人边跑边聊。艾朴说她那个朋友,才刚刚起步没多久就说不行。我就一个人往前来了。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上坡艾朴就慢了,我跟在后面。越发感觉走不动。于是咬牙超过她。肚子一路咕咕的响个不停。18:25终于到达第二个CP点。第一件事,依然是找厕所。拉肚子又不敢乱吃,喝了点白米稀饭,师父给我端了碗姜茶。正好听到有人问:”有没有藿香正气水。“于是我也找志愿者要了一瓶藿香正气水。  “出发。”师父说道。“等等,我又要去下厕所。”

在路上,我把从CP2要来的藿香正气水喝了,剧烈的酒精味充斥着喉咙,感觉肚子咕咕的没有那严重了,头上汗也慢慢的由冷变成正常了。身上的体温也感觉慢慢恢复正常。  于是对师父说:“下一个点,如果有藿香正气水,就再要二瓶。”

CP2-CP4 经过一个镇,此时大概8点多,镇上人很热情,站在马路上,大声喊着:“加油,加油。”  此时一个男人跑到我身边,问:“你们这样跑有钱吗?”“没有。除非是前几名的才有。我们是没有的”“ 你们几点开始跑的啊?”“下午2点。”“从下午2点一直跑到现在吗?”" 是的。“我也没好意思告诉他,这才是刚刚开始呢?那人走了,估计在想,这帮傻子,又没钱不睡觉的一直跑,只怕是有病。哈哈哈,其实我们自己又何尝明白呢?我们自己也常常问自己,出钱买罪受,在家躺着不香吗?虽然我又喝了二瓶藿香正气水,可是依然无法改变我要拉肚子的噩运。当然这段路,我又上厕所二三次。呵呵呵......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九点多,天空已经开始下雨了。因为白天的太阳,也迷惑了大家。认为不会下雨。师父也就穿了一条短裤和一件短袖。拉着肚子的我,却也不敢停下脚步走,这种天气很怕师父会失温,于是咬着牙跑着。每一个路标,就是我前进的方向。  师父说:“你多跑100米,就离目标又近了一步。”于是当大多数人走的时候,我们继续慢慢的跑着。此时我的脚,因为新袜子大了,二边磨起了水泡。“用脚掌落地,不要用前脚落地。”师父告诫道。
21:39到达CP4,坐在CP点临时搭建的雨棚里,听到雨打在声音,越来越大。仿佛也在敲打着人的意志力。匆匆吃了一碗稀饭,加一个花卷。跑到志愿者医生那,又要了二瓶藿香正气水。冒着雨我们又出发了。

雨一直下,23:43到达CP5,又吃了一碗稀饭,一碗姜汤、拉肚子,出发。每个CP点只能重复着上一个点的重复事。


路上说得最多的就是,“师父,我要上厕所。'  ”师父,我又不行。要上厕所。”

师父一路上,也在我慢遥中,看着手机,看着赛事的实时动态。“柳浩到那了,比我们快了4个多小时。大坤他们又到那了,比我们快了多久。“  ”到第一个换装点,要二点多了,比以前预计的晚了二个多小时。到第一个换装点,后面还有差不多100公里,这又要到18日早上去了,又要熬一个晚上。“师父一路就是这样计算着。第一次有种感觉,师父就象唐僧念经一样,碰到我肚子不那么疼的时候,我就回应他二句。碰到自己状态不好时,我就不做声,心里就说:”好烦啊,好烦啊!“有时我也会鼓励下:”你看,现在大多数人都在走,我还在很努力在跑。在我拉着肚子的情况下,我现在至少也不是在后面,好歹也还在中间位置了。你应该敢到知足了。要有信心了。“呵呵呵......


17日凌晨2:34到达大岚镇。换装点尽然没有换装的地方,说去厕所换。到厕所一看,根本无法换。好心美女说:”你去休息室换,躲到窗帘后面。于是又跑到休息室,很多人躺着。地上、沙发上,到处都是人。转到窗帘后,看看也无法换。又走出来,走到楼梯上,有人说女的到二楼的过道上去换。  用金霉素眼膏搽拭着水泡和脚指甲红肿处。有美女看我脚上长得水泡,好心给我了一片水泡帖。谢谢了

师父又高喊着:“翎静,翎静。”看到我,又说:"在这里换衣服都搞这么久了,都有一个小时了。你都干啥。还没吃东西,你都做啥了。”  不做声,胡乱吃了点稀饭。又出发了。出门一段公路后转土路,”前面有个绝望坡,我本来不想带杖的。所以也把杖背出来了。“师父说。转了土路又是一段公路,远处山顶若影若现的灯光,看着隔一段距离的灯光,笔直而陡峭。“那只怕就是绝望坡了。”上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拉肚子把元气大伤了,爬坡很吃力,于是,定下一个路标,走到那一个路标,然后就可以休息下。有时走到定下的路标,然后又给自己打气说:“再坚持下,到下一个路标再休息。”当咬牙到下一个路标时,再望望前面的路标,又告诉自己说:“再到下一个路标休息。加油,翎静,加油,廖品。你能行的。”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气,默默的给自己加油。就这样不断着重复着,一个坡一个坡爬过,一段路一段路走过、跑过,天空慢慢亮了,黑夜慢慢离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17日6:53到达CP7,点了一个方便面。可惜麻辣味的又只吃了点,没吃了。又喝了二碗姜汤出发。出来后钻竹林,竹子倒下,横在路上。不知是不是主办方故意不拿开的,增加点野趣吗?  又是上坡,出气不赢。站在那休息。来二个北京跑友,问我:“你怎么了?””我拉肚子。”“给你二颗三黄片。吃了保证不拉了。”“你吃二颗,再带二颗。”“干脆4个一起吃了算了。”师父说。“不会有啥副作用吧。”北京跑友道。“应该没事的。”我安慰道。要知道我上一晚,藿香正气水我都喝了四五瓶呢?现在只要能好,先不管那多了。我心里想着。但是回来后,特意去药店买三黄片,看功效,三黄片是清热排毒,拉肚子的。怎么会是治拉肚子的呢?应该是越吃越拉肚子啊。难道是我听错了?给我的不是三黄片吗?



CP7-CP8,主要是防火带上走,一个坡下来,又一个坡上来,总以为上了这个坡就没有了,翻过来又看到远处无数的坡。绝望啊!  虽然出着太阳,可以风吹在身上还是感觉冷。终于站在山顶上看到公路了,看到公路上的帐篷了。下了一个陡坡,后面很多人屁降的。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下坡路,哈哈,可惜今天的状态不好,否则一定是狂奔而下了到公路再跑2公里,10:38终于到了董家彥。此时我心里一阵恶心想吐。拿了自己的换装包,把补给拿了,去找吃的。很多人都在吃鲍鱼稀饭,肚子不舒服,没敢吃。外面烤肉飘香,嘴里哈拉滋直流,却也不敢乱吃。默默吃了二个橙子,就啥也没吃了。心里恶心想吐,用清凉油在心口搽了点,也不见好转。反胃一阵阵往上咏,我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吐。心里的难受让我默默一个人坐在小凳子上晒着太阳,希望阳光的温暖能把这一切都灭掉,汗始终都不出。11:40左右,师父说要出发了。可是身体难受没有任何改变。“怎么办?我还能继续吗?继续还有68公里左右,难道就放弃吗?“我心里一遍遍的质问自己。不甘心啊。”我们12点再出发,可以吗?“我弱弱的象师父请求道。”你行不行?不行就退了。别到了山上,又上又上不了,下又下不了。“没理他,我把头埋在腿上。周围人群窜来窜去,就这样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对师父说:”我们出发吧。先上再说。“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出CP点,就是上坡。爬了不到5米,大口大口的呼气,腿跟灌了铅一样的沉重。站了下,继续咬着牙爬。爬了不到50米,终于忍不住。”哇、哇、哇......“狂吐不止。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暑了吗?汗也出不来。要师父从包里拿了包人丹丸,吃下。把外套脱了,立马感觉好多了。继续爬,心里默默的在喊:”加油,翎静,加油,廖品。“终于上到顶,下坡,咬着牙继续往下冲,有片茶叶树,掐了几片牙尖尖,放入嘴里。一股清香略带苦味沁入心脾。人感觉清爽多了。这一段跑起来很有感觉。转过了一个山又一个,到了机耕道。当大家都在走的时候,我们继续慢慢的跑着。

14:10终于到达CP9,考虑到再回到这里有13.3公里,再加上又是下午太阳高高照。要师父多带了二瓶水。我也背了二个橙子。最后却因为风大,并不热,都没吃。

上坡、下坡、机耕道,终于到了四明山之巅最高峰脚下。陡峭的山,让我的心一下凉凉。山顶风很大,匆匆瞟了一眼就赶快下山。下完陡坡就是公路,跑一段走一段。16:56终于又回到四明山之巅打卡点,此时已经123.50公里了。再有6.6公里就可以回到董家彥。稍微修整下,继续出发。这一段基本都是公路,只有最后500米左右的山路就回到董家彥了。在这段路,我的眼睛终于撑不住了,走在路上都能睡着。如果此时让我在路边靠下,我觉得我能马上睡着了。  

用牙齿咬了下舌头,剧烈的疼痛感让我立马清醒了。"加油,加油。”我喊了一声,抬起腿又跑起来。在这里,我跟师父商量说:“我在董家彥睡一觉再走。让他先走。“  18:15再次回到董家彥,换了衣服。在换装点,大家互相聊着。说35小时可以拿铜标。想想只有30公里多,还有6个小时左右。我动心了,要不要努力冲一把呢?

吃了半碗方便面。放了一根火腿肠。又出发了。夜色已经笼罩着,又一个黑夜来临。也许是感觉有希望了,又或许吃了那碗面的原因有力气了吧。此时,我跑起来很轻松。过溪,一直下降,以为都是这样爽。突然看到志愿者,在前面指挥着,“往上走。”  大家问:“还有多远到CP点?”“没多远。就5公里。一个上坡然后一个下坡再一个上坡就到了。标准的5公里。”心里嘀咕,说得真轻松,就一个上坡、一个下坡再一个上坡。上坡,我又是爬不动。走几步就呼吸不上来,看样子拉肚子原因,对身体的元气还是大伤啊。一步步往上挪,离人群越来越远,偶尔抬起头,看着那些飘动的灯光,离我也越来越遥远。师父也早就一股跑上去不见了踪影。不知走了多久。人,只有傻傻的往前走。快到唐田CP点前,下坡大家都往前跑,我的膝盖有点疼,缓慢的跑着。一个上海小哥,在跑到我前面后又停下来,等我跑到他前面后,才继续跟着跑,还说:“我也膝盖不行,跟你后面一起慢慢跑吧!”真是暖心啊!可是到前面,师父等着我。后来一起进了CP点,我又着急上厕所,又被催着快点走,再加上人多,我这脸盲患者,也不知道那个是他了,没打招呼走了。只能在此谢谢了。

21:55到达CP12,上厕所。然后我那可爱的亲戚,也来凑热闹了。唉......我太难了。

啥也没吃,继续出发。CP12到CP13是这一路最痛苦的。距离15.5公里,在山里转啊转,总转不到头。随着夜幕越来越深,凉意也越来越重。出来后,爬山坡。我冷的发抖。此时很多人,也是披着保温毯在走。拿出保温毯,也裹在身上。寒意还是不断袭来。恶心、反胃、呕吐。又吃了一包人丹,不见效果。此时,盐丸嚼碎用水吞服,都无法下咽。拼着力气才能吞咽下去。在山里转啊转,人也晕啊晕啊。脚已经都是机械的跑着,只看着师父的背影往前。脑袋一片空空。梦游般游离在夜色中。

不知走了多远,总看不到尽头。总以为转过这个山坳,就到了。结果又是一个山坳。眼睛又开始往下垂,身上很冷,但有时又感觉在发热。“难道就是传说的失温吗?”身上觉得很热,实际上是冷的。“不行,我一定不能脱。一定不是热的。”我在心里不断告诫着自己。“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太危险了。”于是,我象着黑夜,拼尽全身力气,象天空中大声喊叫着:“加油加油!”耳旁却是响起了蚊子般的声音“加油加油。”不过精神却打起来,咬着牙向上爬着。以为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结果是看不到头的机耕道,在一个一个山中盘转着。跑一段走一段,跑一段走一段。终于看到马路了,下山又碰到艾朴了。真开心。

2:11到达CP13,寒冷的夜里,志愿者们在寒风中给大家服务。屋子也没有。开始与师父二人商量,到这个点,我就休息。师父说他再接着干。他搞完后到宾馆洗了再打的到这个点给我送衣服。我说到了那里看情况再说。看了下,啥也没有吃的,进蒙古包。已经有几人裹着保温毯躺在地上休息。太累了,我已经也顾不了太多,席地而坐,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师父走进来:“这里啥也没有,这里怎么呆。你只有走。”我没做声。“你说,你自己说。这怎么呆。你自己身体这样,又没有一个温暖的房间,你怎么呆?你不走怎么办?”师父大声的吼着。“你就只会对我凶。我上厕所着。”厕所很豪华,出来,看到师父靠在外面的窗户前,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我。“你自己说,这里怎么呆。后面只有9.9公里了,只有90米的爬升,努力下我带你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完赛。”“你帮我拿二个能量胶。”吃完,出来。我往前跑,师父往右跑。跑着跑着,感觉不对啊。这边咋都没有人啊。跑晕了,方向都不知道了。此时师父又跑下来找我了。哈哈......“我们要跑一段,要不身上会冷。跑起来就不会冷了。”师父说。师父看了看手表,“慢点跑,别到时跑蹦了。又怪我带蹦了。”此时我也不知道多少配速,只知道快点跑,这样离终点就近了。就可以早点结束了。“后面估计都是公路,然后估计转个弯到景区。然后就直接下降。”师父说道。他想的倒是挺美的。跑了二公里左右公路,转小路、下台阶、到村庄、又上坡,如此反复。终于到达变态的700个不规则台阶,看样子在董家彥志愿者告诉的信息,没有错。不规则台阶,跑又不敢跑。可以望见山下的灯光。下了很久,远处的灯光依然遥远。不知下了多久,饥饿又引起了恶心反胃干呕, 又一路干呕着一步一步向山下行着......心里把组委会骂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还搞个这样的台阶路,变态啊!”“这到底是谁修的路,就不能修平整点吗?”“也不知道咋找的这样台阶路,最后还要折磨下大家。“心里一遍遍的嘀咕。终于望到山脚下,加速跑。快了,终于快了。天空中已经慢慢升起一轮红晕,新的一天又将来临。象着希望的终点跑去......18日4:59终于到达终点。可惜冲线照片没有。唉......有点小可惜。


发表于 2021-4-29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