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785

主题

西北

五一秦岭光头山-鹿角梁-跑马营-兵马营-冰晶顶

查看:24706 | 回复:71
发表于 2021-5-7 15:28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Lessing 于 2021-05-07 16:58 编辑

失而复得的小再自述加检讨

得知去秦岭的时候是三月底大概,充分的准备时间给到每一个人,重装,三日穿越,只是单纯的对西北的土地情有独钟,也一直以为爬山是个意志力占主要因素的运动,没什么走不下来的5.2早七点左右鸡窝子出发,蛤蟆沟到红房子,开始紧跟领队走在最前,没多久前路拥堵,后队变前队,夏姐准备绕行另一条路,二十斤出头的背包,不算严格的重装,我依然走的不轻松,一段不小的爬升,发现鞋后跟磨脚,赶紧脱鞋把后配的鞋垫撤掉,还没起泡的地方贴上,罗红在我后边,毫不犹豫的把鞋换给我,其他队路过的队友也问我为什么穿新鞋走这么长线(为了这次长线我专门买了双徒步鞋,比登山鞋好看,鞋面是不防水的),此时前前后后还能看到自己的队友,我怕鞋不舒服影响罗红的行程,不停的问她鞋磨不磨,她都说不磨,不知是罗红走慢了还是我加速了爬升,没多久,看不见罗红,快到红房子,天气起雾,觉得空气很新鲜,大口畅快的呼吸,脸也能做个SPa,越往上爬,雾气越大,偶尔凝结成水珠,我就觉得是下雨了,雨和雾就这样纠结着,非此即彼。

得知去秦岭的时候是三月底大概,充分的准备时间给到每一个人,重装,三日穿越,只是单纯的对西北的土地情有独钟,也一直以为爬山是个意志力占主要因素的运动,没什么走不下来的5.2早七点左右鸡窝子出发,蛤蟆沟到红房子,开始紧跟领队走在最前,没多久前路拥堵,后队变前队,夏姐准备绕行另一条路,二十斤出头的背包,不算严格的重装,我依然走的不轻松,一段不小的爬升,发现鞋后跟磨脚,赶紧脱鞋把后配的鞋垫撤掉,还没起泡的地方贴上,罗红在我后边,毫不犹豫的把鞋换给我,其他队路过的队友也问我为什么穿新鞋走这么长线(为了这次长线我专门买了双徒步鞋,比登山鞋好看,鞋面是不防水的),此时前前后后还能看到自己的队友,我怕鞋不舒服影响罗红的行程,不停的问她鞋磨不磨,她都说不磨,不知是罗红走慢了还是我加速了爬升,没多久,看不见罗红,快到红房子,天气起雾,觉得空气很新鲜,大口畅快的呼吸,脸也能做个SPa,越往上爬,雾气越大,偶尔凝结成水珠,我就觉得是下雨了,雨和雾就这样纠结着,非此即彼。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得知去秦岭的时候是三月底大概,充分的准备时间给到每一个人,重装,三日穿越,只是单纯的对西北的土地情有独钟,也一直以为爬山是个意志力占主要因素的运动,没什么走不下来的
5.2早七点左右鸡窝子出发,蛤蟆沟到红房子,开始紧跟领队走在最前,没多久前路拥堵,后队变前队,夏姐准备绕行另一条路,二十斤出头的背包,不算严格的重装,我依然走的不轻松,一段不小的爬升,发现鞋后跟磨脚,赶紧脱鞋把后配的鞋垫撤掉,还没起泡的地方贴上,罗红在我后边,毫不犹豫的把鞋换给我,其他队路过的队友也问我为什么穿新鞋走这么长线(为了这次长线我专门买了双徒步鞋,比登山鞋好看,鞋面是不防水的),此时前前后后还能看到自己的队友,我怕鞋不舒服影响罗红的行程,不停的问她鞋磨不磨,她都说不磨,不知是罗红走慢了还是我加速了爬升,没多久,看不见罗红,快到红房子,天气起雾,觉得空气很新鲜,大口畅快的呼吸,脸也能做个SPa,越往上爬,雾气越大,偶尔凝结成水珠,我就觉得是下雨了,雨和雾就这样纠结着,非此即彼。

走着走着身边人少了,看到雪原,发现她背的大包就像孙悟空背的金角银角大王一样,还笑了她一会,我俩一路拉着雪莲花。到了红房子,看到春天姐和无惑姐,叮嘱我们抓紧吃东西,加衣服,穿雨衣,防止失温,上面风很大,来不及加衣服,要抓紧,穿羽绒服的时候,春天姐让我把湿透的纯棉t脱掉,并严厉的告诉我以后这种衣服不能再穿上山,我手套也湿了,无惑姐说有双备用的攀岩手套借我,我没带,放在了包里,因为大段的爬升,还没有冷下来,她说我和雪原没手台要跟着他们,过了红房子,雾更大了,能见度不到十米,罗红不在,应该是一个人落单,我们在防火道等她,她在手台里描述的应该是向相反的方向走了,大风大雾,手台又不知为何断断续续,唯一的男同志山鹰哥觉得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亲自下去把罗红接上来,我们在大风中焦急的向远方眺望两个期待的身影,此时我手已有些发僵,风吹的雨衣帽子一直掉,手也不那么灵活的系不住帽带,终于前方一大一小向我们走来,罗红穿好雨衣成功组成八人中队,春天姐义正言辞的说,现在咱们八个人,不能再走散了(这句话对我至关重要,开始微微意识到恶劣天气的严重性)眼神定在了我和雪原身上,我们像小时在外跑丢刚被家长找到样小心翼翼

走着走着身边人少了,看到雪原,发现她背的大包就像孙悟空背的金角银角大王一样,还笑了她一会,我俩一路拉着雪莲花。到了红房子,看到春天姐和无惑姐,叮嘱我们抓紧吃东西,加衣服,穿雨衣,防止失温,上面风很大,来不及加衣服,要抓紧,穿羽绒服的时候,春天姐让我把湿透的纯棉t脱掉,并严厉的告诉我以后这种衣服不能再穿上山,我手套也湿了,无惑姐说有双备用的攀岩手套借我,我没带,放在了包里,因为大段的爬升,还没有冷下来,她说我和雪原没手台要跟着他们,过了红房子,雾更大了,能见度不到十米,罗红不在,应该是一个人落单,我们在防火道等她,她在手台里描述的应该是向相反的方向走了,大风大雾,手台又不知为何断断续续,唯一的男同志山鹰哥觉得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亲自下去把罗红接上来,我们在大风中焦急的向远方眺望两个期待的身影,此时我手已有些发僵,风吹的雨衣帽子一直掉,手也不那么灵活的系不住帽带,终于前方一大一小向我们走来,罗红穿好雨衣成功组成八人中队,春天姐义正言辞的说,现在咱们八个人,不能再走散了(这句话对我至关重要,开始微微意识到恶劣天气的严重性)眼神定在了我和雪原身上,我们像小时在外跑丢刚被家长找到样小心翼翼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走着走着身边人少了,看到雪原,发现她背的大包就像孙悟空背的金角银角大王一样,还笑了她一会,我俩一路拉着雪莲花。到了红房子,看到春天姐和无惑姐,叮嘱我们抓紧吃东西,加衣服,穿雨衣,防止失温,上面风很大,来不及加衣服,要抓紧,穿羽绒服的时候,春天姐让我把湿透的纯棉t脱掉,并严厉的告诉我以后这种衣服不能再穿上山,我手套也湿了,无惑姐说有双备用的攀岩手套借我,我没带,放在了包里,因为大段的爬升,还没有冷下来,她说我和雪原没手台要跟着他们,过了红房子,雾更大了,能见度不到十米,罗红不在,应该是一个人落单,我们在防火道等她,她在手台里描述的应该是向相反的方向走了,大风大雾,手台又不知为何断断续续,唯一的男同志山鹰哥觉得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亲自下去把罗红接上来,我们在大风中焦急的向远方眺望两个期待的身影,此时我手已有些发僵,风吹的雨衣帽子一直掉,手也不那么灵活的系不住帽带,终于前方一大一小向我们走来,罗红穿好雨衣成功组成八人中队,春天姐义正言辞的说,现在咱们八个人,不能再走散了(这句话对我至关重要,开始微微意识到恶劣天气的严重性)眼神定在了我和雪原身上,我们像小时在外跑丢刚被家长找到样小心翼翼

急行军,走一段防火道往下急切一段,春天姐看轨迹探路,无惑姐统领队列,我们又可以无忧无虑做小白了,前边岔路无惑姐问其他领队怎么走,他劝我们说,不要乱走了,等你们的领队,前队已经走出很远,后队在离我们更远的地方。春天姐,功课又做很足,于是我们跟着她和无惑姐继续走,走到2340营地(春天姐给取得名字)的时候,前队说,他们已到目标扎营地鹿角梁但没水,我们如果上去,要在途径水源地背水上去,天马上要下雨了,反复研究决定就地扎营。帐篷支起来没多久,就开始下雨了,大家庆幸没有继续走,第一天的行程,就这样欠下了最后一个爬升。雷雨交加的夜,几乎一夜没睡,不过还好,罗红姐给我们选了个不会积水的地方,早起很冷,大家七嘴八舌说了昨晚的天气和决策,春天姐说,一定要带羽绒裤,我默默看了看我简陋的行囊,一个运动裤,外套一个速干裤,还有不停往外钻毛的睡袋,不过庆幸天亮了,也没觉得冷就过来了,前夜说,早上四点拔营五点出发,补行程,结果拖拖拉拉到八点,兰子姐说,再不走看不到云海了,不知谁说了一句这天那还有云海,八点出发,我们自称七仙女和一大金刚群情激昂的出发了,对于体能差的人来说,每次爬升都是虐,程度不同而已

急行军,走一段防火道往下急切一段,春天姐看轨迹探路,无惑姐统领队列,我们又可以无忧无虑做小白了,前边岔路无惑姐问其他领队怎么走,他劝我们说,不要乱走了,等你们的领队,前队已经走出很远,后队在离我们更远的地方。春天姐,功课又做很足,于是我们跟着她和无惑姐继续走,走到2340营地(春天姐给取得名字)的时候,前队说,他们已到目标扎营地鹿角梁但没水,我们如果上去,要在途径水源地背水上去,天马上要下雨了,反复研究决定就地扎营。帐篷支起来没多久,就开始下雨了,大家庆幸没有继续走,第一天的行程,就这样欠下了最后一个爬升。雷雨交加的夜,几乎一夜没睡,不过还好,罗红姐给我们选了个不会积水的地方,早起很冷,大家七嘴八舌说了昨晚的天气和决策,春天姐说,一定要带羽绒裤,我默默看了看我简陋的行囊,一个运动裤,外套一个速干裤,还有不停往外钻毛的睡袋,不过庆幸天亮了,也没觉得冷就过来了,前夜说,早上四点拔营五点出发,补行程,结果拖拖拉拉到八点,兰子姐说,再不走看不到云海了,不知谁说了一句这天那还有云海,八点出发,我们自称七仙女和一大金刚群情激昂的出发了,对于体能差的人来说,每次爬升都是虐,程度不同而已

下载积分: 驴币 -1

急行军,走一段防火道往下急切一段,春天姐看轨迹探路,无惑姐统领队列,我们又可以无忧无虑做小白了,前边岔路无惑姐问其他领队怎么走,他劝我们说,不要乱走了,等你们的领队,前队已经走出很远,后队在离我们更远的地方。春天姐,功课又做很足,于是我们跟着她和无惑姐继续走,走到2340营地(春天姐给取得名字)的时候,前队说,他们已到目标扎营地鹿角梁但没水,我们如果上去,要在途径水源地背水上去,天马上要下雨了,反复研究决定就地扎营。帐篷支起来没多久,就开始下雨了,大家庆幸没有继续走,第一天的行程,就这样欠下了最后一个爬升。雷雨交加的夜,几乎一夜没睡,不过还好,罗红姐给我们选了个不会积水的地方,早起很冷,大家七嘴八舌说了昨晚的天气和决策,春天姐说,一定要带羽绒裤,我默默看了看我简陋的行囊,一个运动裤,外套一个速干裤,还有不停往外钻毛的睡袋,不过庆幸天亮了,也没觉得冷就过来了,前夜说,早上四点拔营五点出发,补行程,结果拖拖拉拉到八点,兰子姐说,再不走看不到云海了,不知谁说了一句这天那还有云海,八点出发,我们自称七仙女和一大金刚群情激昂的出发了,对于体能差的人来说,每次爬升都是虐,程度不同而已

罗红我们四个爬升困难,一直落后,快要封顶的时候,罗红两人决定等后队一起下撤,雪原和我怕被丢下,默默不停的向前走,没敢停,无惑姐说,你俩是确定要跟我们继续走是吧,雪原说,别丢下我们,我卑微的跟她说我们会听话的。最后一个爬升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云海,我有种被五指山罩住的猴子,突然站在云端的感觉,兴奋的没太疲惫,春天姐说赶紧拍照,继续还要赶路,前队边拔营边等我们,登上鹿角梁,我感觉几乎没法站立,看风景和拍照的心情都没那么急切,只想坐下大口喘两分钟。他们叫我去拍照,好多人爬上了南鹿角,我得知接下来还有不轻松的行程,决定保持体力。天青色接了雪原的帐篷,她的背包微微轻了一点,天青色问我有啥背不动的她帮我背,我说不用,背包最小的我,有啥脸面让别人替我负重,我把手机给她了(手机坠着裤子总是掉,也没信号,索性让她拿走了),我们提前出发前往壕沟水源地,下箭竹林的路,一路泥泞难走,好歹是下降,一路拍照,有快有慢,不好走的路段,湖北驴友适时相助,壕沟水源地,取水做饭,挺匆忙,补给不是很好,怕吃太多爬不动,少吃点算了,湖北队友和我们前前后后继续行程,默契的组成了一个大队,我跟雪原说他们走四天,实在不行就跟他们走

罗红我们四个爬升困难,一直落后,快要封顶的时候,罗红两人决定等后队一起下撤,雪原和我怕被丢下,默默不停的向前走,没敢停,无惑姐说,你俩是确定要跟我们继续走是吧,雪原说,别丢下我们,我卑微的跟她说我们会听话的。最后一个爬升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云海,我有种被五指山罩住的猴子,突然站在云端的感觉,兴奋的没太疲惫,春天姐说赶紧拍照,继续还要赶路,前队边拔营边等我们,登上鹿角梁,我感觉几乎没法站立,看风景和拍照的心情都没那么急切,只想坐下大口喘两分钟。他们叫我去拍照,好多人爬上了南鹿角,我得知接下来还有不轻松的行程,决定保持体力。天青色接了雪原的帐篷,她的背包微微轻了一点,天青色问我有啥背不动的她帮我背,我说不用,背包最小的我,有啥脸面让别人替我负重,我把手机给她了(手机坠着裤子总是掉,也没信号,索性让她拿走了),我们提前出发前往壕沟水源地,下箭竹林的路,一路泥泞难走,好歹是下降,一路拍照,有快有慢,不好走的路段,湖北驴友适时相助,壕沟水源地,取水做饭,挺匆忙,补给不是很好,怕吃太多爬不动,少吃点算了,湖北队友和我们前前后后继续行程,默契的组成了一个大队,我跟雪原说他们走四天,实在不行就跟他们走

下载积分: 驴币 -1

罗红我们四个爬升困难,一直落后,快要封顶的时候,罗红两人决定等后队一起下撤,雪原和我怕被丢下,默默不停的向前走,没敢停,无惑姐说,你俩是确定要跟我们继续走是吧,雪原说,别丢下我们,我卑微的跟她说我们会听话的。
最后一个爬升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云海,我有种被五指山罩住的猴子,突然站在云端的感觉,兴奋的没太疲惫,春天姐说赶紧拍照,继续还要赶路,前队边拔营边等我们,登上鹿角梁,我感觉几乎没法站立,看风景和拍照的心情都没那么急切,只想坐下大口喘两分钟。他们叫我去拍照,好多人爬上了南鹿角,我得知接下来还有不轻松的行程,决定保持体力。天青色接了雪原的帐篷,她的背包微微轻了一点,天青色问我有啥背不动的她帮我背,我说不用,背包最小的我,有啥脸面让别人替我负重,我把手机给她了(手机坠着裤子总是掉,也没信号,索性让她拿走了),我们提前出发前往壕沟水源地,下箭竹林的路,一路泥泞难走,好歹是下降,一路拍照,有快有慢,不好走的路段,湖北驴友适时相助,壕沟水源地,取水做饭,挺匆忙,补给不是很好,怕吃太多爬不动,少吃点算了,湖北队友和我们前前后后继续行程,默契的组成了一个大队,我跟雪原说他们走四天,实在不行就跟他们走

下午爬升,断崖大斜壁时,大家以为没有路了,几经探测,还是要下断崖,湖北队友带了扁绳,男生又多,先下了包,在下人,大家拉拉扯扯,帮帮扶扶,齐心协力,安全着陆。

下午爬升,断崖大斜壁时,大家以为没有路了,几经探测,还是要下断崖,湖北队友带了扁绳,男生又多,先下了包,在下人,大家拉拉扯扯,帮帮扶扶,齐心协力,安全着陆。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午爬升,断崖大斜壁时,大家以为没有路了,几经探测,还是要下断崖,湖北队友带了扁绳,男生又多,先下了包,在下人,大家拉拉扯扯,帮帮扶扶,齐心协力,安全着陆。

断崖到跑马梁,和湖北队几乎前前后后没有分开,过了跑马梁的时候,天又起雾,能见度又十米了,风也得有个七八级,山鹰哥默默收着我,我猜他很无奈,不能跟着嫂子一起,还不能丢下我这个拖油瓶,快上绝望坡的时候,我体能严重透支,山鹰哥要给我能量棒,我没要,主要原因是怕再耽误时间,觉得再坚持一下就到营地了,前方大雾弥漫,隐约听到还要爬两个小时我绝望了,湖北队友停下来准备扎营,我过去跟海哥说话,山鹰哥先走两步,我看看前路,又一阵绝望,我问海哥,和你们一起在这里扎营可以吗?准许之后,我想和队里说声,这样也不用再拖住一个人收我,如果大雾持续我肯定会拖一个人一起掉队,喊了两声离我几十米的夏姐,声音完全传不出去,又没有一丝力气再去追,又怕追上去再找不到回来的路,就这样,各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自我暗示的变成了心安理得~

断崖到跑马梁,和湖北队几乎前前后后没有分开,过了跑马梁的时候,天又起雾,能见度又十米了,风也得有个七八级,山鹰哥默默收着我,我猜他很无奈,不能跟着嫂子一起,还不能丢下我这个拖油瓶,快上绝望坡的时候,我体能严重透支,山鹰哥要给我能量棒,我没要,主要原因是怕再耽误时间,觉得再坚持一下就到营地了,前方大雾弥漫,隐约听到还要爬两个小时我绝望了,湖北队友停下来准备扎营,我过去跟海哥说话,山鹰哥先走两步,我看看前路,又一阵绝望,我问海哥,和你们一起在这里扎营可以吗?准许之后,我想和队里说声,这样也不用再拖住一个人收我,如果大雾持续我肯定会拖一个人一起掉队,喊了两声离我几十米的夏姐,声音完全传不出去,又没有一丝力气再去追,又怕追上去再找不到回来的路,就这样,各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自我暗示的变成了心安理得~

下载积分: 驴币 -1

断崖到跑马梁,和湖北队几乎前前后后没有分开,过了跑马梁的时候,天又起雾,能见度又十米了,风也得有个七八级,山鹰哥默默收着我,我猜他很无奈,不能跟着嫂子一起,还不能丢下我这个拖油瓶,快上绝望坡的时候,我体能严重透支,山鹰哥要给我能量棒,我没要,主要原因是怕再耽误时间,觉得再坚持一下就到营地了,前方大雾弥漫,隐约听到还要爬两个小时我绝望了,湖北队友停下来准备扎营,我过去跟海哥说话,山鹰哥先走两步,我看看前路,又一阵绝望,我问海哥,和你们一起在这里扎营可以吗?准许之后,我想和队里说声,这样也不用再拖住一个人收我,如果大雾持续我肯定会拖一个人一起掉队,喊了两声离我几十米的夏姐,声音完全传不出去,又没有一丝力气再去追,又怕追上去再找不到回来的路,就这样,各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自我暗示的变成了心安理得~

湖北队友热心帮我搭帐篷,前天把地垫给洗了,背着秦岭的雨水,爬了一日加重,晾了很久,也就凑合着了,湖北队都是资深驴友,帐篷扎的结实,这个我不具备的必备技能救了我的小命,所有人搭完帐篷,过程中天气在极速降温,风级也在加速,帐篷吹得歪,几乎是压在脸上,此时已是饥寒交迫,迅速钻进睡袋,没敢脱一件衣服,怕被冻死。想喝杯姜糖水御寒,早点睡,明天好有劲(不吃咋会有劲),我厚着脸去找海哥要开水,海哥说等一会,让我回帐篷等,我还是又冷又饿,嚼了几块饼干,核桃还有葡萄干(这些包里都是有的,就是在着急的时候吃不到)想吃肉,发现,为了追求轻量化,我几乎没一件锋利的工具,哪怕指甲剪,也被我换成了一条打磨条。离开了别人,我竟无能到打不开一块火腿,不想反复去麻烦湖北队友,就想等水开了,喝点水,再随便吃点面包啥的也够了,足足等了一小时的开水,无知的我竟不知这风力帐篷内生火的难度,海哥问我吃什么,我支吾了一下,他说我等下做饭,八点多给你送去,快到九点了,我实在困,我喊海哥告诉他,我不吃饭了,不要做我那份,他大概觉得我在催他,说马上就好,九点半时,海哥给我送来米饭,腊肉,熏鱼,油炸花生米,还有萝卜瘦肉汤,我当时感动的昏天

湖北队友热心帮我搭帐篷,前天把地垫给洗了,背着秦岭的雨水,爬了一日加重,晾了很久,也就凑合着了,湖北队都是资深驴友,帐篷扎的结实,这个我不具备的必备技能救了我的小命,所有人搭完帐篷,过程中天气在极速降温,风级也在加速,帐篷吹得歪,几乎是压在脸上,此时已是饥寒交迫,迅速钻进睡袋,没敢脱一件衣服,怕被冻死。想喝杯姜糖水御寒,早点睡,明天好有劲(不吃咋会有劲),我厚着脸去找海哥要开水,海哥说等一会,让我回帐篷等,我还是又冷又饿,嚼了几块饼干,核桃还有葡萄干(这些包里都是有的,就是在着急的时候吃不到)想吃肉,发现,为了追求轻量化,我几乎没一件锋利的工具,哪怕指甲剪,也被我换成了一条打磨条。离开了别人,我竟无能到打不开一块火腿,不想反复去麻烦湖北队友,就想等水开了,喝点水,再随便吃点面包啥的也够了,足足等了一小时的开水,无知的我竟不知这风力帐篷内生火的难度,海哥问我吃什么,我支吾了一下,他说我等下做饭,八点多给你送去,快到九点了,我实在困,我喊海哥告诉他,我不吃饭了,不要做我那份,他大概觉得我在催他,说马上就好,九点半时,海哥给我送来米饭,腊肉,熏鱼,油炸花生米,还有萝卜瘦肉汤,我当时感动的昏天

下载积分: 驴币 -1

湖北队友热心帮我搭帐篷,前天把地垫给洗了,背着秦岭的雨水,爬了一日加重,晾了很久,也就凑合着了,湖北队都是资深驴友,帐篷扎的结实,这个我不具备的必备技能救了我的小命,所有人搭完帐篷,过程中天气在极速降温,风级也在加速,帐篷吹得歪,几乎是压在脸上,此时已是饥寒交迫,迅速钻进睡袋,没敢脱一件衣服,怕被冻死。想喝杯姜糖水御寒,早点睡,明天好有劲(不吃咋会有劲),我厚着脸去找海哥要开水,海哥说等一会,让我回帐篷等,我还是又冷又饿,嚼了几块饼干,核桃还有葡萄干(这些包里都是有的,就是在着急的时候吃不到)想吃肉,发现,为了追求轻量化,我几乎没一件锋利的工具,哪怕指甲剪,也被我换成了一条打磨条。离开了别人,我竟无能到打不开一块火腿,不想反复去麻烦湖北队友,就想等水开了,喝点水,再随便吃点面包啥的也够了,足足等了一小时的开水,无知的我竟不知这风力帐篷内生火的难度,海哥问我吃什么,我支吾了一下,他说我等下做饭,八点多给你送去,快到九点了,我实在困,我喊海哥告诉他,我不吃饭了,不要做我那份,他大概觉得我在催他,说马上就好,九点半时,海哥给我送来米饭,腊肉,熏鱼,油炸花生米,还有萝卜瘦肉汤,我当时感动的昏天

十级大风在帐篷里做饭,我确实没见过,海哥问我,你一个如果害怕,就去钻旁边姐姐的帐篷,冷也可以去,我说没事。后来海哥说,那天险些把帐篷烧了。我还是疲劳过度,实在吃不下东西,先把汤喝了,汤从海哥帐篷到我这,估计也就四十度了,鱼和腊肉强迫自己吃,吃完,把剩下的米饭装进饭盒扣好,冒着生命危险做的饭,我不能浪费一粒,打算第二天早上煮粥喝。希望海哥以后不要再违反规定在帐篷里做饭了。

躺下没几分钟就觉得冷,这样肯定不行,羽绒服穿在身上钻睡袋,薄款冲锋衣把拉链拉上,套在睡袋脚下外侧,袖子系严(脚怕冷),躺了一会觉得还是冷,好像睡在露天里,起来把雨衣完整的盖在睡袋上,边缘压在防潮垫底下,睡着睡着,就不老实了,哪里移位哪里冷,于是僵尸睡姿保持了很久,风不停用力的拍打我的帐篷,帐篷被拍的一直压在我的脸上,我怕睡着被冻死,打开备用手机,解锁了密码,把重要事项记在记事本里,又冷又怕又无助,不知道除了胡思乱想还能做什么,只要是醒着的,脑子就在过电影,想见的人,该爱的人,和那些不值得介怀的人,一切渺小如尘埃,那夜,我认真的求过老天爷,想让他哪怕有片刻的怜悯,然而他并没有理我,而是不间断的施展他的法力,那风,就像是想要摧毁什么。我想,昨晚的电闪雷鸣,迎来了今天难得一见的云海,今天这波大风过后,会赏给我们怎样的视觉盛宴,然而恐惧,已经不能靠自我安慰来解除了,还是想让风停一停:明天的美景我不看行了吧,还是不行,老天爷生起气来,就像个孩子,你怎样说,他就是坚持他的执拗

也许是吃了高蛋白,热量足,究竟还睡了几个小时的好觉,比第一天平坦的2340营地睡得还好,六点左右我听见湖北队几人在说话,风没小好像更大了,拉开帐篷看他们东西已经拿出来了,我问是要拔营吗?他说拔营,实在挺不了了,睡袋被雨衣捂了一夜,整面全是湿的,好歹没冻死我,湿了也是它的使命。这么冷的天,不躲在帐篷里就只能继续走,于是,我尽最大努力,干噎进了半块面包,打包好之后,我要上包,他们告诉我要坐下,我从没有坐着上过包的,但理论上大概是理解得了,向大风坡(本名绝望坡,海哥说,就那个刮着大风的坡吹得我们走不了,叫大风坡好了)冲顶,过程之艰难,实在无力描述,湖北队友怕我被吹跑,始终前一人后一人联合收我,海哥在前面探路,途中他们边探路边研究水什么的,我说是要水吗,我还有大半瓶(矿泉水冰冷的,我没喝),海哥说,你留够你喝的,我们继续找到水源再做饭,爬上大风坡又走了多久忘了,我听见前方的欢呼声,见到我的队友了,雪原看到我,眼里含着泪,我赶紧打岔过去告诉她我没事,天青色,尚书哥一帮,七手八脚接包递水,把我拉进帐篷。

他们见我,就像见到了一块丢失的宝贝一样,赶紧喂饭,进水,没人埋怨我,或许他们知道我只是掉队,不是离队,也就接受了吧。
不知不觉忽略了湖北队友,吃着吃着我就哭了,还是哇哇大哭的那种,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有被关心的感动,更多是自己的无能,怎的就我一个人跟不上,为什么别人都能跟上。水足饭饱,拔营,再出发,感觉状态还不错,下石海,又爬练驴坡,终是有困难,爬升依然是足够慢,对于昨天的不辞而别,山鹰哥没有一点不悦,依旧不远不近收着我,我又站下喘气,停下就不想走,山鹰哥说,小再,那棵树又对你唱歌啦?他是不是唱的:你莫走~~~我说您先走,他说你先走。就这样,他连推带拽的坚持最后的无奈

湖北队友又追上我们了,不前不后,我还是觉得吃了两家饭的感觉,和谁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往朱雀垭口走的不快,也不累,虽然又加了昨天大风坡,接着又爬练驴坡,还是觉得仍有余力,想去冰晶顶拉个抽屉,后来得知大家都没去,我也只能归队了,看到景区的水泥路和行人,好像穿越回了人间一样,,依然俗套的看了看手机是不是有了信号,下到景区遇见救援队找无惑姐(无惑姐是蓝天救援队的),沟通得知,山上有一驴友走丢了,没定位,后来手机有信号了,七七八八的信息砸过来,我不再那么开心的想去拉抽屉,若有所思的慢慢走着,海哥向冰晶顶方向走去,看着不远处的最终点,作业也还是留下了。
这段经历难得,难忘,海哥说,还不曾遇上这么大的风,好多老驴也没遇上过,下山走了一段小路,琢磨着救援队说的话,开始担忧失联人员的安危。

光鹿跑兵冰,俗称小鏊太,天真的觉得走完这条线,就可以挑战鏊太了,我对自己无知感到羞愧,也总结了一下途中的问题和决策,是对是错,还真的不能就此决断,我说,不知是像罗红姐那样,提前选择下撤对,还是坚持到最后实在走不动再说,春天姐,因为这句话和我聊了许久,一句话让我铭记在心(小再,你记住,人不会一直幸运),是啊,我想,不管是跟着自己队等着队友收,还是掉队客串到海哥队,他们帮我搭帐篷,做饭,我的决策看似不差,但都是依附了别人的能力决定的,如果不是海哥他们帮我扎帐篷,十级以上大风,我肯定被吹得片甲不剩。一个人何德何能能一直幸运,我不知道,只是如果这份幸运没有的话,要以生命安全作为代价的话,那么是不是要提前做些准备,才更稳妥

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也大概把问题描述出来:准备不充分,态度不端正。虽然也表现的高度重视,但是偏离主题,指东往西,1装备:登山鞋,睡袋,御寒衣物(装备的问题,并不是全然无知,而是真真想偷懒少背点)2食物:快速补充能量的食物该放在哪个包里,以不至于急着赶路忘了补给,3拖延随性,自由主义,如果在前段路程往前赶赶,可能真的不会如此狼狈,4依赖心里:第一天风不大,自己支起帐篷,山鹰哥帮我加固。第二天,湖北队帮我扎帐篷,气罐炉头都没有,过度依赖其他队友,一旦走散,束手无策。5体力补充的忽视:得知全程有水源可补,带了一个200ml的保温杯,出发前在农家院买了一瓶矿泉水,途中为了省水,没有及时补充糖分和盐分,只执着自己负重差这一件事上。三天,每天几乎只喝200ml左右,偶尔中午到水源地,就多补一杯,导致行程之后,一直确实,到了西安觉得水还没喝透。

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也大概把问题描述出来:准备不充分,态度不端正。虽然也表现的高度重视,但是偏离主题,指东往西,1装备:登山鞋,睡袋,御寒衣物(装备的问题,并不是全然无知,而是真真想偷懒少背点)2食物:快速补充能量的食物该放在哪个包里,以不至于急着赶路忘了补给,3拖延随性,自由主义,如果在前段路程往前赶赶,可能真的不会如此狼狈,4依赖心里:第一天风不大,自己支起帐篷,山鹰哥帮我加固。第二天,湖北队帮我扎帐篷,气罐炉头都没有,过度依赖其他队友,一旦走散,束手无策。5体力补充的忽视:得知全程有水源可补,带了一个200ml的保温杯,出发前在农家院买了一瓶矿泉水,途中为了省水,没有及时补充糖分和盐分,只执着自己负重差这一件事上。三天,每天几乎只喝200ml左右,偶尔中午到水源地,就多补一杯,导致行程之后,一直确实,到了西安觉得水还没喝透。

下载积分: 驴币 -1

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也大概把问题描述出来:准备不充分,态度不端正。虽然也表现的高度重视,但是偏离主题,指东往西,1装备:登山鞋,睡袋,御寒衣物(装备的问题,并不是全然无知,而是真真想偷懒少背点)2食物:快速补充能量的食物该放在哪个包里,以不至于急着赶路忘了补给,3拖延随性,自由主义,如果在前段路程往前赶赶,可能真的不会如此狼狈,4依赖心里:第一天风不大,自己支起帐篷,山鹰哥帮我加固。第二天,湖北队帮我扎帐篷,气罐炉头都没有,过度依赖其他队友,一旦走散,束手无策。5体力补充的忽视:得知全程有水源可补,带了一个200ml的保温杯,出发前在农家院买了一瓶矿泉水,途中为了省水,没有及时补充糖分和盐分,只执着自己负重差这一件事上。三天,每天几乎只喝200ml左右,偶尔中午到水源地,就多补一杯,导致行程之后,一直确实,到了西安觉得水还没喝透。

回到西安,鏊太消息频频传来,鏊太已禁止穿越,还是有这么多爱好者不畏险阻,趋之若鹜,其中吉凶参半,不做评价。春天姐说户外遇险,无非两种:(准备不充分,不遵守户外规则),希望此次经历让自己和大家引以为戒,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既然选择了这个爱好,就要认真的去对待他。在此特别谢谢我北京队的队友,仗义相救的海哥,户外一家亲,希望自己能快快成长,继续传递爱,收获爱。

回到西安,鏊太消息频频传来,鏊太已禁止穿越,还是有这么多爱好者不畏险阻,趋之若鹜,其中吉凶参半,不做评价。春天姐说户外遇险,无非两种:(准备不充分,不遵守户外规则),希望此次经历让自己和大家引以为戒,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既然选择了这个爱好,就要认真的去对待他。在此特别谢谢我北京队的队友,仗义相救的海哥,户外一家亲,希望自己能快快成长,继续传递爱,收获爱。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回到西安,鏊太消息频频传来,鏊太已禁止穿越,还是有这么多爱好者不畏险阻,趋之若鹜,其中吉凶参半,不做评价。春天姐说户外遇险,无非两种:(准备不充分,不遵守户外规则),希望此次经历让自己和大家引以为戒,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既然选择了这个爱好,就要认真的去对待他。在此特别谢谢我北京队的队友,仗义相救的海哥,户外一家亲,希望自己能快快成长,继续传递爱,收获爱。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6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7 16:01 显示全部帖子
Lessing 发表于 2021-05-07 15:28 [attach]46847513[/attach]失而复得的小再自述加检讨[attach]4684751 ...

这条线,适合4天走,要不有点赶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5-7 16:17 显示全部帖子
好文章,回头我转发宣传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7 16:38 显示全部帖子
哇塞  真的好美呀·
发表于 2021-5-7 16:58 显示全部帖子
跟着楼主的文字和照片,看到了精彩的出行
发表于 2021-5-7 17:04 显示全部帖子
zhb001 发表于 2021-05-07 16:17 好文章,回头我转发宣传

那是相当的精彩绝伦,多谢转发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5-7 17:06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的小可耐文笔炒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5-7 17:08 显示全部帖子
写的不错,遗憾是我太拉你们后腿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5-7 17:08 显示全部帖子
樊总精神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7 17:09 显示全部帖子
文笔不错呀,已转发,加油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