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359

主题

玉珠峰

只为攀登而来-玉珠峰小记。

查看:12545 | 回复:9
发表于 2021-5-12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21-05-12 11:46 编辑

风绳紧紧的绷在雪地和外帐之间,风吹在帐篷上,呼啦啦,幸好有我们四个压着,不然早已魂飞魄散。雪粒子打在帐篷上,沙沙沙,在帐篷的底边撕开一个个口子,像猛禽的爪子抓过。我们直挺挺的躺在帐篷里,外面是明亮的夜,是雪地反射的暗夜的光。呼啦啦的声音把我带回到哈巴大本营的铁皮房子,在那,遇到了能把人吹倒的狂风,这次,她会一直吹不停么?也有可能,就这么一直吹吹着吹着,累了,倦了,安静了。想那么多干嘛呢!想了,风就会停么!C1,5600m,这次听不见呼噜声,不知道大伙睡的怎么样,我轻轻喊着同帐的三个帐友,收集到了他们的回声,心里踏实了不少。这也是我第二次在这么高海拔扎营,显然习惯了很多,条件也比上次好了很多,再也不用自己去平整雪地,再也不用用登山包垫在脚下阻止身体往下滑,再也不用自己化雪烧水做饭了,一切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明天的目标只有一个冰馒头,他就在我身边,触手可及,顶峰离我如此之近,近的仿佛跳一跳就能摸到,这是我第三次体验6000m了,前两次的路都没有今天这般清晰,明朗,准备也没有这次充分,我,只需要等待一个好天气,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风绳紧紧的绷在雪地和外帐之间,风吹在帐篷上,呼啦啦,幸好有我们四个压着,不然早已魂飞魄散。雪粒子打在帐篷上,沙沙沙,在帐篷的底边撕开一个个口子,像猛禽的爪子抓过。我们直挺挺的躺在帐篷里,外面是明亮的夜,是雪地反射的暗夜的光。呼啦啦的声音把我带回到哈巴大本营的铁皮房子,在那,遇到了能把人吹倒的狂风,这次,她会一直吹不停么?也有可能,就这么一直吹吹着吹着,累了,倦了,安静了。想那么多干嘛呢!想了,风就会停么!C1,5600m,这次听不见呼噜声,不知道大伙睡的怎么样,我轻轻喊着同帐的三个帐友,收集到了他们的回声,心里踏实了不少。这也是我第二次在这么高海拔扎营,显然习惯了很多,条件也比上次好了很多,再也不用自己去平整雪地,再也不用用登山包垫在脚下阻止身体往下滑,再也不用自己化雪烧水做饭了,一切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明天的目标只有一个冰馒头,他就在我身边,触手可及,顶峰离我如此之近,近的仿佛跳一跳就能摸到,这是我第三次体验6000m了,前两次的路都没有今天这般清晰,明朗,准备也没有这次充分,我,只需要等待一个好天气,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下载积分: 驴币 -1

风绳紧紧的绷在雪地和外帐之间,风吹在帐篷上,呼啦啦,幸好有我们四个压着,不然早已魂飞魄散。雪粒子打在帐篷上,沙沙沙,在帐篷的底边撕开一个个口子,像猛禽的爪子抓过。我们直挺挺的躺在帐篷里,外面是明亮的夜,是雪地反射的暗夜的光。呼啦啦的声音把我带回到哈巴大本营的铁皮房子,在那,遇到了能把人吹倒的狂风,这次,她会一直吹不停么?也有可能,就这么一直吹吹着吹着,累了,倦了,安静了。想那么多干嘛呢!想了,风就会停么!C1,5600m,这次听不见呼噜声,不知道大伙睡的怎么样,我轻轻喊着同帐的三个帐友,收集到了他们的回声,心里踏实了不少。这也是我第二次在这么高海拔扎营,显然习惯了很多,条件也比上次好了很多,再也不用自己去平整雪地,再也不用用登山包垫在脚下阻止身体往下滑,再也不用自己化雪烧水做饭了,一切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明天的目标只有一个冰馒头,他就在我身边,触手可及,顶峰离我如此之近,近的仿佛跳一跳就能摸到,这是我第三次体验6000m了,前两次的路都没有今天这般清晰,明朗,准备也没有这次充分,我,只需要等待一个好天气,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NO!NO!NO!只要给我一个不要太差的天气就行了,对于自然,不能奢求太多。 风吹在冰面上,把路绳打成弯刀的形状,每个人都把身体蜷缩起来,放佛雕塑一样,钉在冰面上一动不动。呼吸声、心跳声淹没在呼啸的风中,打散在这无尽的冰面上,趁着风累的间隙,我们奋力向前,双手推着上升器,大口的喘着粗气,夹杂着一声声的哀嚎,双脚用劲地把冰爪扎在冰面上。

NO!NO!NO!只要给我一个不要太差的天气就行了,对于自然,不能奢求太多。 风吹在冰面上,把路绳打成弯刀的形状,每个人都把身体蜷缩起来,放佛雕塑一样,钉在冰面上一动不动。呼吸声、心跳声淹没在呼啸的风中,打散在这无尽的冰面上,趁着风累的间隙,我们奋力向前,双手推着上升器,大口的喘着粗气,夹杂着一声声的哀嚎,双脚用劲地把冰爪扎在冰面上。

下载积分: 驴币 -1

NO!NO!NO!只要给我一个不要太差的天气就行了,对于自然,不能奢求太多。

风吹在冰面上,把路绳打成弯刀的形状,每个人都把身体蜷缩起来,放佛雕塑一样,钉在冰面上一动不动。呼吸声、心跳声淹没在呼啸的风中,打散在这无尽的冰面上,趁着风累的间隙,我们奋力向前,双手推着上升器,大口的喘着粗气,夹杂着一声声的哀嚎,双脚用劲地把冰爪扎在冰面上。

这可是五一啊,不应该是,悠闲的找个山间民宿,早上雾气从平静的水面升起,周围青山环绕,没有汽车的鸣笛,没有工具的啸叫,让店家抓一只山鸡,捕两条小鱼,于竹林采几段野笋,约三两好友聚在一起酌几杯清酒,聊五彩人生,来一场风花雪月。

这可是五一啊,不应该是,悠闲的找个山间民宿,早上雾气从平静的水面升起,周围青山环绕,没有汽车的鸣笛,没有工具的啸叫,让店家抓一只山鸡,捕两条小鱼,于竹林采几段野笋,约三两好友聚在一起酌几杯清酒,聊五彩人生,来一场风花雪月。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可是五一啊,不应该是,悠闲的找个山间民宿,早上雾气从平静的水面升起,周围青山环绕,没有汽车的鸣笛,没有工具的啸叫,让店家抓一只山鸡,捕两条小鱼,于竹林采几段野笋,约三两好友聚在一起酌几杯清酒,聊五彩人生,来一场风花雪月。

再不济,找一个犄角旮旯的苍蝇馆,吆三喝四,穿着裤衩,踩着拖鞋,点上三五斤龙虾,夹着毛豆、吐着花生,吸着螺蛳,吹着啤酒,果壳撒满一地,瓶子东倒西歪,脸憋的通红,舌头在酒精的作用下打着圈圈,依旧大声的相互吹着牛皮。

再不济,找一个犄角旮旯的苍蝇馆,吆三喝四,穿着裤衩,踩着拖鞋,点上三五斤龙虾,夹着毛豆、吐着花生,吸着螺蛳,吹着啤酒,果壳撒满一地,瓶子东倒西歪,脸憋的通红,舌头在酒精的作用下打着圈圈,依旧大声的相互吹着牛皮。

下载积分: 驴币 -1

再不济,找一个犄角旮旯的苍蝇馆,吆三喝四,穿着裤衩,踩着拖鞋,点上三五斤龙虾,夹着毛豆、吐着花生,吸着螺蛳,吹着啤酒,果壳撒满一地,瓶子东倒西歪,脸憋的通红,舌头在酒精的作用下打着圈圈,依旧大声的相互吹着牛皮。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空气稀薄之地,像一只煮熟的红皮龙虾,掉在一根红绳上,既没有花也不见月,只剩下一场风雪,顶触手可及又仿佛遥遥千里,风声鹤翼时便开始内心挣扎,上去还是下去。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空气稀薄之地,像一只煮熟的红皮龙虾,掉在一根红绳上,既没有花也不见月,只剩下一场风雪,顶触手可及又仿佛遥遥千里,风声鹤翼时便开始内心挣扎,上去还是下去。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空气稀薄之地,像一只煮熟的红皮龙虾,掉在一根红绳上,既没有花也不见月,只剩下一场风雪,顶触手可及又仿佛遥遥千里,风声鹤翼时便开始内心挣扎,上去还是下去。

我无脑的拉着绳子往上走,我很奇怪这根绳子上只有我一个人,一直爬到绳子的末端,才发现上面再也没有绳子了,竟然断层了,是不太看好这里的风水么?那也得在下面立一个此路不通的牌子啊!看了一眼隔壁的绳子,离我还有不少距离,伸手也够不到,突然脚滑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冰面上,身体往下滑,我用手下意识的紧紧地抓住绳子,企图站起来,刚一蹬腿,又滑了起来,我只能继续紧紧地抓着绳子,趴在冰面上,深呼吸了几口,定了定神,看了下绳子的情况,绳头固定在一个冰锥上,冰锥上还挂了一个主锁,我往下看了看,下面一马平川,毫无遮挡,要是真的滑下去,就像倾斜的保龄球道,滚的角度恰到好处的话,估摸着可以直接到C1了,不,我不能滚,我一定要平躺着下去,像儿时滑滑梯那样潇洒。

我无脑的拉着绳子往上走,我很奇怪这根绳子上只有我一个人,一直爬到绳子的末端,才发现上面再也没有绳子了,竟然断层了,是不太看好这里的风水么?那也得在下面立一个此路不通的牌子啊!看了一眼隔壁的绳子,离我还有不少距离,伸手也够不到,突然脚滑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冰面上,身体往下滑,我用手下意识的紧紧地抓住绳子,企图站起来,刚一蹬腿,又滑了起来,我只能继续紧紧地抓着绳子,趴在冰面上,深呼吸了几口,定了定神,看了下绳子的情况,绳头固定在一个冰锥上,冰锥上还挂了一个主锁,我往下看了看,下面一马平川,毫无遮挡,要是真的滑下去,就像倾斜的保龄球道,滚的角度恰到好处的话,估摸着可以直接到C1了,不,我不能滚,我一定要平躺着下去,像儿时滑滑梯那样潇洒。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无脑的拉着绳子往上走,我很奇怪这根绳子上只有我一个人,一直爬到绳子的末端,才发现上面再也没有绳子了,竟然断层了,是不太看好这里的风水么?那也得在下面立一个此路不通的牌子啊!看了一眼隔壁的绳子,离我还有不少距离,伸手也够不到,突然脚滑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冰面上,身体往下滑,我用手下意识的紧紧地抓住绳子,企图站起来,刚一蹬腿,又滑了起来,我只能继续紧紧地抓着绳子,趴在冰面上,深呼吸了几口,定了定神,看了下绳子的情况,绳头固定在一个冰锥上,冰锥上还挂了一个主锁,我往下看了看,下面一马平川,毫无遮挡,要是真的滑下去,就像倾斜的保龄球道,滚的角度恰到好处的话,估摸着可以直接到C1了,不,我不能滚,我一定要平躺着下去,像儿时滑滑梯那样潇洒。

我赶紧单手把扣在路绳子上的主锁下下来扣在了冰锥带着的主锁上,顺便用手拉了下,确保万无一失了,我像咸鱼一样翻了下身,仰面躺着,像个衣架挂在绳上。我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听不见风声了,此时此刻无比的轻松,环顾着四周,近处的人们奋力的向上攀登着,三三两两在协作的帮助下向目标缓缓地靠近,在同一根绳上很难谈得上超越,就算能超越,在这样的海拔,也几乎被打磨的势均力敌,彼此之间的差距是在山脚下形成的,也许仅仅是因为早出发了一点点。离我稍微远一点的山友呈现出红红绿绿的颜色,像冰山上一朵朵盛开的花,更远处的形成一个个黑点,大大小小的散落在这个白色的棋盘上,每个人都向着同一个方向进发。

我赶紧单手把扣在路绳子上的主锁下下来扣在了冰锥带着的主锁上,顺便用手拉了下,确保万无一失了,我像咸鱼一样翻了下身,仰面躺着,像个衣架挂在绳上。我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听不见风声了,此时此刻无比的轻松,环顾着四周,近处的人们奋力的向上攀登着,三三两两在协作的帮助下向目标缓缓地靠近,在同一根绳上很难谈得上超越,就算能超越,在这样的海拔,也几乎被打磨的势均力敌,彼此之间的差距是在山脚下形成的,也许仅仅是因为早出发了一点点。离我稍微远一点的山友呈现出红红绿绿的颜色,像冰山上一朵朵盛开的花,更远处的形成一个个黑点,大大小小的散落在这个白色的棋盘上,每个人都向着同一个方向进发。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赶紧单手把扣在路绳子上的主锁下下来扣在了冰锥带着的主锁上,顺便用手拉了下,确保万无一失了,我像咸鱼一样翻了下身,仰面躺着,像个衣架挂在绳上。我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听不见风声了,此时此刻无比的轻松,环顾着四周,近处的人们奋力的向上攀登着,三三两两在协作的帮助下向目标缓缓地靠近,在同一根绳上很难谈得上超越,就算能超越,在这样的海拔,也几乎被打磨的势均力敌,彼此之间的差距是在山脚下形成的,也许仅仅是因为早出发了一点点。离我稍微远一点的山友呈现出红红绿绿的颜色,像冰山上一朵朵盛开的花,更远处的形成一个个黑点,大大小小的散落在这个白色的棋盘上,每个人都向着同一个方向进发。

我像是一片雪花,总以为是与众不同的那一片,也许花瓣的纹路比其他的更加精美,也许更白,更大,也许有着不一样的故事和心情,却在风的作用下,飘落在这晶莹剔透的冰面化成一滴水,冻成一丝冰,和着万千的雪花一样,变的透明,变的坚硬,不再温暖,不再特别。扣肉,我的向导,我在路上给自己拉的向导,我不知道他原本属于谁,反正这一路他属于我。我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挥舞着双臂,风声带走了我的呼喊,留下我在风中起舞,他听不见,我只有等他靠近,慢慢的靠近,我再次呼喊着,挥舞着,终于他抬了抬头,向我这边望来,同时手上换了根绳子,缓缓向我走来,向我走来。你总算来了。我在心里想你再不来我就要走了!。

我像是一片雪花,总以为是与众不同的那一片,也许花瓣的纹路比其他的更加精美,也许更白,更大,也许有着不一样的故事和心情,却在风的作用下,飘落在这晶莹剔透的冰面化成一滴水,冻成一丝冰,和着万千的雪花一样,变的透明,变的坚硬,不再温暖,不再特别。扣肉,我的向导,我在路上给自己拉的向导,我不知道他原本属于谁,反正这一路他属于我。我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挥舞着双臂,风声带走了我的呼喊,留下我在风中起舞,他听不见,我只有等他靠近,慢慢的靠近,我再次呼喊着,挥舞着,终于他抬了抬头,向我这边望来,同时手上换了根绳子,缓缓向我走来,向我走来。你总算来了。我在心里想你再不来我就要走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像是一片雪花,总以为是与众不同的那一片,也许花瓣的纹路比其他的更加精美,也许更白,更大,也许有着不一样的故事和心情,却在风的作用下,飘落在这晶莹剔透的冰面化成一滴水,冻成一丝冰,和着万千的雪花一样,变的透明,变的坚硬,不再温暖,不再特别。扣肉,我的向导,我在路上给自己拉的向导,我不知道他原本属于谁,反正这一路他属于我。我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挥舞着双臂,风声带走了我的呼喊,留下我在风中起舞,他听不见,我只有等他靠近,慢慢的靠近,我再次呼喊着,挥舞着,终于他抬了抬头,向我这边望来,同时手上换了根绳子,缓缓向我走来,向我走来。你总算来了。我在心里想你再不来我就要走了!。

我按照他的方法,再次翻了个身,面朝冰面将冰爪深深地踩进去,站起身,拉起绳子,身体后仰,鞋与冰面相切,一步一步的往下退,同时双手交替向下,拉紧绳子。这就是生活吧,你不给他留太多的空间,他就会把你绷得紧紧的,让你无法动弹,退一步海阔天空,终于我能摸到隔壁的绳子了,稍作切换我又继续向上前行,此时的风也越来越大。

我按照他的方法,再次翻了个身,面朝冰面将冰爪深深地踩进去,站起身,拉起绳子,身体后仰,鞋与冰面相切,一步一步的往下退,同时双手交替向下,拉紧绳子。这就是生活吧,你不给他留太多的空间,他就会把你绷得紧紧的,让你无法动弹,退一步海阔天空,终于我能摸到隔壁的绳子了,稍作切换我又继续向上前行,此时的风也越来越大。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按照他的方法,再次翻了个身,面朝冰面将冰爪深深地踩进去,站起身,拉起绳子,身体后仰,鞋与冰面相切,一步一步的往下退,同时双手交替向下,拉紧绳子。这就是生活吧,你不给他留太多的空间,他就会把你绷得紧紧的,让你无法动弹,退一步海阔天空,终于我能摸到隔壁的绳子了,稍作切换我又继续向上前行,此时的风也越来越大。

这样的天气我能到顶么?我无数次的问自己也问着扣肉,走两步就会问一句,已经到了发指的地步,风吹的人永远站立不稳,我好想听到他说放弃吧,这样的风已经不再适合登顶了!。

这样的天气我能到顶么?我无数次的问自己也问着扣肉,走两步就会问一句,已经到了发指的地步,风吹的人永远站立不稳,我好想听到他说放弃吧,这样的风已经不再适合登顶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样的天气我能到顶么?我无数次的问自己也问着扣肉,走两步就会问一句,已经到了发指的地步,风吹的人永远站立不稳,我好想听到他说放弃吧,这样的风已经不再适合登顶了!。

今天我们也有过一段好天气,那个时候营地的帐篷不再起舞,风也不再咆哮,像个孩子一样安安静静的睡去,留下轻轻的呼吸,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直到有人类再次开始活动。我躺在帐篷里,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肚子咕噜噜直叫,还是得吃点东西的,迷迷糊糊的支起身子,拿起头一天准备好的蛋糕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小口小口地就着热水慢慢的下肚,一股温暖进入口腔,顺着喉咙,在食道回旋,最后滑入胃里。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多,雪地被踩出吱吱哑哑的声音,三点不到,其他队伍的山友就已经整装待发了。

今天我们也有过一段好天气,那个时候营地的帐篷不再起舞,风也不再咆哮,像个孩子一样安安静静的睡去,留下轻轻的呼吸,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直到有人类再次开始活动。我躺在帐篷里,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肚子咕噜噜直叫,还是得吃点东西的,迷迷糊糊的支起身子,拿起头一天准备好的蛋糕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小口小口地就着热水慢慢的下肚,一股温暖进入口腔,顺着喉咙,在食道回旋,最后滑入胃里。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多,雪地被踩出吱吱哑哑的声音,三点不到,其他队伍的山友就已经整装待发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我们也有过一段好天气,那个时候营地的帐篷不再起舞,风也不再咆哮,像个孩子一样安安静静的睡去,留下轻轻的呼吸,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直到有人类再次开始活动。我躺在帐篷里,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肚子咕噜噜直叫,还是得吃点东西的,迷迷糊糊的支起身子,拿起头一天准备好的蛋糕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小口小口地就着热水慢慢的下肚,一股温暖进入口腔,顺着喉咙,在食道回旋,最后滑入胃里。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多,雪地被踩出吱吱哑哑的声音,三点不到,其他队伍的山友就已经整装待发了。

我躺在帐篷里,闭目养神,寻思着为什么不趁着没风的光景多行几步路,却在帐篷里空耗时光,哈巴出发晚没来得及登顶的阴影又笼罩在心头,我内心有点暗暗地着急,心想登顶的窗口稍纵即逝,说不定这次还没来得及登顶,风势又起,6000m又戛然而止,无可奈何,呜呼哀哉。算了,毕竟向导经验丰富,还是不操这个心,继续养神了,我就像一个上钩的鱼,在水里挣扎的半响,没有啥效果,只好任命,安静的被渔夫拖上了岸。

我躺在帐篷里,闭目养神,寻思着为什么不趁着没风的光景多行几步路,却在帐篷里空耗时光,哈巴出发晚没来得及登顶的阴影又笼罩在心头,我内心有点暗暗地着急,心想登顶的窗口稍纵即逝,说不定这次还没来得及登顶,风势又起,6000m又戛然而止,无可奈何,呜呼哀哉。算了,毕竟向导经验丰富,还是不操这个心,继续养神了,我就像一个上钩的鱼,在水里挣扎的半响,没有啥效果,只好任命,安静的被渔夫拖上了岸。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躺在帐篷里,闭目养神,寻思着为什么不趁着没风的光景多行几步路,却在帐篷里空耗时光,哈巴出发晚没来得及登顶的阴影又笼罩在心头,我内心有点暗暗地着急,心想登顶的窗口稍纵即逝,说不定这次还没来得及登顶,风势又起,6000m又戛然而止,无可奈何,呜呼哀哉。算了,毕竟向导经验丰富,还是不操这个心,继续养神了,我就像一个上钩的鱼,在水里挣扎的半响,没有啥效果,只好任命,安静的被渔夫拖上了岸。

我们最后是五点左右出发的,出发时风平浪静,九点多才到达现在这个位置,中途就开始风起云涌了,出发之前,我干了三大碗米粥,誓要过了这山岗。不过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这不,我刚从这棵树上挂了会,就要下来继续了吗!

我们最后是五点左右出发的,出发时风平浪静,九点多才到达现在这个位置,中途就开始风起云涌了,出发之前,我干了三大碗米粥,誓要过了这山岗。不过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这不,我刚从这棵树上挂了会,就要下来继续了吗!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们最后是五点左右出发的,出发时风平浪静,九点多才到达现在这个位置,中途就开始风起云涌了,出发之前,我干了三大碗米粥,誓要过了这山岗。不过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这不,我刚从这棵树上挂了会,就要下来继续了吗!

协作没有下撤的意思,我只能发挥出了十八般武艺,通过一系列的嘶吼,鬼叫,咆哮,骂骂咧咧,一摇一晃,强凶极恶的推着上升器向着顶峰冲刺!

协作没有下撤的意思,我只能发挥出了十八般武艺,通过一系列的嘶吼,鬼叫,咆哮,骂骂咧咧,一摇一晃,强凶极恶的推着上升器向着顶峰冲刺!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协作没有下撤的意思,我只能发挥出了十八般武艺,通过一系列的嘶吼,鬼叫,咆哮,骂骂咧咧,一摇一晃,强凶极恶的推着上升器向着顶峰冲刺!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我终于登顶了。2021年5月4日上午9点54分。我站在了6178米的峰顶,一朵朵生命之花在顶峰绽放。风,从四面八方涌来,带来阵阵的掌声,带走生命的芬芳。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我终于登顶了。2021年5月4日上午9点54分。我站在了6178米的峰顶,一朵朵生命之花在顶峰绽放。风,从四面八方涌来,带来阵阵的掌声,带走生命的芬芳。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我终于登顶了。
2021年5月4日上午9点54分。
我站在了6178米的峰顶,一朵朵生命之花在顶峰绽放。风,从四面八方涌来,带来阵阵的掌声,带走生命的芬芳。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5-12 14:33 显示全部帖子
太厉害了,挑战成功,都是顶级强驴
发表于 2021-5-12 16:57 显示全部帖子
梦想有一天我也能登上去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12 22:53 显示全部帖子
玉珠峰呀,照片拍的不错
发表于 2021-5-20 17:42 显示全部帖子
难得看到有文采的,赞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5-20 17:50 显示全部帖子
5.3登顶的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5-22 07:45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发表于 2021-5-22 16:58 显示全部帖子
zhb001 发表于 2021-5-12 16:57 梦想有一天我也能登上去

你一定能行!!!
发表于 2021-5-23 00:23 显示全部帖子
五一一般天气都不太好 我是16年7月去的 一只担心天气不好 最后冲顶的时候天气超级好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6-3 14:51 显示全部帖子
加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