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84

主题

菲律宾

东南亚 | 我在马荣爬火山

查看:1036 | 回复:0
发表于 2021-5-17 15:13 显示全部帖子
                                                                                                   

2008年2月,天气关系,我们没能登顶马荣火山,包括当时9岁的队友天天。6年半之后,时年15岁,身高1米80的天天和我一起登顶了非洲的乞力马扎罗,感谢岁月。


据报道,今年1月13日,马荣火山开始喷发火山灰,1月14日附近居民开始撤离,1月22日持续有熔岩喷出。

题图借自外交部领事直通车公号。

======== 华丽丽的分割线 ========


海边悠闲假期的最后一晚,天天爸爸笑着对我说:“要感谢你,把我们带到一个这么美好的地方。”我答曰:“嗯,好日子快过完了,我现在有点担心后面的辛苦日子。”天天妈妈紧接着在一旁笑:“我说你听他夸你,怎么这么平静,原来是担心后面的日子啊。”

是的,按照我们的行程,第二天就要乘坐联程的航班,经马尼拉飞往黎牙实比。黎牙实比以两个景观吸引游客:世界上最完美的圆锥形火山——马荣火山,世界上最大的鲨鱼——鲸鲨。而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在马荣火山徒步,乃至登顶。

在宿务四天的海边糜烂生活之后,我完全有理由担心我们这支体力不够强大的队伍,能不能经受住马荣火山这座活火山的考验。而果然,“阳光照耀菲律宾”,这话在宿务是个陈述句,在黎牙实比成了祈祷句。


2月8日,从度假村前往宿务机场时,就开始阴天飘雨。飞抵黎牙实比已是下午两点,机场就建在马荣火山脚下,机场背后就是马荣火山,果然是完美的圆锥形,极为对称,下部平坦,越往上越陡峭。飞机降落的时候,我后排不相识的女孩望着舷窗外的马荣火山,用国语自言自语道:“我飞了三个小时,就为了这个完美的圆锥形。”

负责我们徒步的旅行社负责人Len来接机,带我们到酒店,大家休息。我去Len的办公室看过马荣火山徒步一天半行程的介绍:第一天中午出发,车送到大本营后,轻松的徒步线路,上到海拔700米的1号营地,扎营煮食休息;第二天一早起床,先到海拔1800米的2号营地,继而是一段50度陡坡的松散岩石路,到达马荣火山允许攀登的最高处:海拔2006米的“刀锋”。感觉最后到刀锋的路线颇有难度,于是召集大家一起来看,之后去吃饭讨论。9岁的天天,和看似体力最差的人之一的雯雯都说,既然来了,不去火山上住一晚,是不可能的。于是,问题就很简单,确定了就要这个一天半的行程,至于登不登顶,到时候再看吧。当天继续休息,并采买了山上需要的物品:大米、鸡蛋、面包、沙丁鱼罐头、水。


2月9日,天空飘着阵雨。

下午一点半准时从酒店楼下出发,两点到达大本营,没有看到我们的背夫,向导Kray说背夫在1号营地,会来接我们。


刚刚出发时,被云雾遮蔽的马荣火山:

出发时,面朝火山背对太平洋的我:


徒步的路其实不难,如果是晴天或者阴天,可以说很轻松,只是时不时飘来一阵大雨,打湿衣衫,并且使背包显得碍事。好在。雨中有彩虹,给我们的行程增添色彩。大本营的大片草地之后是热带树林,接着是几块种着西红柿的农田,然后又是大片草地。背夫终于在那里遇上我们,接过我们的两个大包,其中包括我那个装载着几乎所有公用食品的登山包。继续向上,不到半小时,就到达了一号营地——一段相对平缓的山路,宽度足够扎营,已经有一溜七八个帐篷扎在那里。这段行程因为雨,被拉长成了三个多小时。所有人衣衫湿透,鞋子进水,有如行船。

煮饭——腊肠饭,榨菜蛋汤,七点吃完。雨开始变大,并且不停地下,有帐篷开始漏水,找背夫修,但是总也修不彻底。天天爸爸想要生火出来让大家把湿衣服烤干,可是风大雨大,没有遮蔽,又找不到干柴,终于还是不成功。我、唐唐、天天爸爸看着瓢泼大雨,开始担心安全问题,找Kray来询问,他向我们保证,即使这雨下整晚,明天我们从1号营地下撤的线路依旧是安全的,但是从1号营地往上的线路,他不敢保证。九点钟,天天爸爸放弃了生火的努力,唐唐和我煮了夏桑菊给大家喝,入帐篷休息。


乐观的天天,浑然不觉有风险,把唐唐带上山的荧光棒拿出来玩,双手各带一条,再用两条围住脖子,整个一个哪吒造型。天天妈妈说,看着他那么天真无忧的样子,忍不住问:“天天,你很开心么?”天天望着她,困惑地问:“很好玩呀,妈妈,怎么,难道你很忧虑么?”


雨声风声。十一点多的时候,雨似乎停了,透过树叶,是点点繁星,还以为雨能够就此止住。不料,十二点多,继续下,而且这一下,直到早上我们起床都没有停。雨整晚地下,鸟整晚鸣叫。有老外在睡不着的时候,起身弹吉它,若隐若现的歌声,是一种安慰。我在帐篷里翻来覆去,担心着整支队伍的安全,也对自己有点气恼:“大年初三,不在家好好待着,偏要跑来这里爬火山睡帐篷,回去以后再也不爬山了。”凌晨两点,终于用体温把内衣烘干,却发现我的帐篷也进水了,而且是正中心进水,好在这个帐篷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把自己的睡铺挪到帐篷口,把背夫给的毛毯垫在下面,用自己的抓绒睡袋保暖,终于睡着一个半小时。


2月10日,七点晨起,依然下雨,换下用来过夜的保暖衣物,套上前一天的湿衣,刚套上的时候湿冷不可忍受,慢慢习惯。煮了果珍,吃了面包。Kray带我们到不远的地方看景,那是一条火山喷发时的岩浆通道,如今是雨水的流淌地,站在那里,极目远眺,是火山山脚大片的田地和远处的黎牙实比城区,更远处,就是辽阔的太平洋。只能想象一下,如果是晴天,这里将是如何灿烂的风景。


拔营下撤。在Len的办公室时,Len曾经说我们完全可以叫背夫帮我们背行李,可是背夫们此时却说他们只负责背帐篷,如果要背我们的行李,要我们另外付费。我们不愿意如此被坐地起价,于是全体决定每人背着自己的行囊下山。还好,下山路果然如Kray所说,很安全。


下山途中:

火山熔岩道上的合影:


上午十一点半,当我们终于到达大本营,看到那辆打算接载我们回程的花里胡哨的吉普尼,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终于没出大差错。

就是这样的吉普尼:


回到酒店,第一件事是找一家能够当天就把我们的脏衣服和灌满泥浆的登山鞋洗干净的干洗店,然后所有人回房换洗。两点半,我和天天妈妈搭车将众人脏透了的登山鞋和裤子送去洗衣店。联系好的洗衣店,看到我们的登山鞋直皱眉,说这鞋他们要两天才能交货,我只好说,我们第二天一早就要坐飞机离开黎牙实比,所以需要他们今天把鞋洗刷干净,然后尽量弄干,实在没办法全干的话,也没所谓,只要干净就好。好歹收下了。很感激他们,当晚九点半送到我们酒店的鞋,已近乎干透。


2月11日,七点半到达马荣机场。排在我前面的男士,听到我们说国语,过来聊天。他们是北京的队伍,二十多人,来这里潜水看鲸鲨。他们到达的那一天,是大年三十,晴空万里,马荣火山露出全貌:那完美的圆锥形,以及圆锥形山顶冒出的白烟。好运气一直伴随着他们的行程:他们在两个多小时的航程中看到了十二次大鲸鲨。在我的要求下,他拿出摄像机播放给我看:大鲸鲨约有五六米长,棕色白点,游人就带着浮潜装备,在大鲸鲨上方一两米的地方游过,人鲨共舞,教人艳羡。我原本对大鲸鲨没有任何想法,看了这录像,蠢蠢欲动。

八点半,飞机起飞。当飞机绕过马荣火山远去,望着云雾遮蔽的火山,对马荣火山未能一睹全貌、未能登顶的缺憾,成了旅行中的一种美,给了我一个再来菲律宾的理由。我把在火山露营时不再爬山的决定抛之脑后,心里的念头是:“下次我要来看大鲸鲨,顺带登顶马荣火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