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246

主题

北京

在伊宁|揭开困扰我8年的谜团

查看:1029 | 回复:0
发表于 2021-5-27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我还会选择知道真相,虽然这可能让我不再相信灵异事件的存在。”



       第一幕

      2011年10月12日早上9点左右,新疆乌鲁木齐,我在山友张珩秋家刚睡醒,闲来无事,先后吃了4根香蕉。

      “火山,我带你去五一路很有名的蛐蛐馄饨馆吃饭,这家店前常排着长队,每天只做半天生意,馄饨卖完就关门了,咱们得赶紧去。”张珩秋对我说。

      于是我俩急匆匆出门去馄饨馆,在一片嘈杂之中每人吃了一碗馄饨就回去了。

      “你没吃饱吧?”张珩秋问道。

      “的确没吃饱。”我说。

      “走,咱们再出去吃抓饭。”他说。

      于是我们又去另外一家餐厅,每人吃了一碗抓饭。

      当天夜里,我从乌鲁木齐飞往昆明。登机后我看了一会儿报纸就睡去了,一路上不曾讲过只言片语,睡眼惺忪中依稀看到窗外的一道道闪电。



       第二幕

      2011年10月13日凌晨2点左右,昆明巫家坝机场,我提取行李后疾步走出航站楼,准备打车去书林街,这时一位身穿白色套装的女士追上来。

      “请问你去哪儿?咱们拼个车吧。”她问我。

      我心生疑虑,在深夜里有陌生女子搭讪并不是好事,索性不理她继续往前走。

      “你是唐僧吧?”她追着问道。

      “什么唐僧呀?”我有点不耐烦地回她一句。事后想想,我这处女座男生难免婆婆妈妈,有朋友送我“僧哥”的称呼,难道她是指这个?

      “我能算出你中午吃了什么。”见我不理她,白衣女士继续说道。

      “你中午吃了4根香蕉,1碗馄饨和1碗抓饭。”她说。

      我顿时惊呆了,心生寒意,种类和数量居然都被她说中了。

      “你怎么知道?”我问她。

      “在飞机上我坐你后排,我会看相。”她淡淡地说。

      “你去哪儿?”莫非遇上鬼了,我没有继续与她探究的意愿,就想尽快摆脱她的纠缠,便先发制人地问道。

      “我去滇池。”她回答。

      “噢,我去金马碧鸡,咱们不顺路,我先走了。”我快步向前走,招手打了一台出租车就离开了。

      在车上,我跟司机讲起刚刚发生的故事,他说不可能吧。

      那时正流行微博,就这件事我还发了一条博文向朋友们求解释:


      当天早上我一醒来就给张珩秋打电话讲述夜间的经历,他骂了我,说我讲什么胡话。



       第三幕

      我原本不相信鬼神与特异功能,但那夜巫家坝机场的经历扭转了我的看法,我依然不信鬼神,但已经相信世间有难以解释的奇人异事。

      后来,每逢与人讲起旅途奇闻异事,巫家坝之事成了我必不可少的桥段。有朋友说我当时应该跟那位女士问问未来之事;有朋友说那位女士有鬼通,是不详之人,幸好没有深谈;也有朋友说我遇见的压根就不是人,我应该寻高僧诵经,请护身符。

      这几年里,我与张珩秋也多次见面,曾提起过这件事,他依然对我讲述得故事持怀疑态度。



       第四幕

      昨天我又来到伊宁,晚上与张珩秋相约见面,席间又聊起这件事,他诡异地笑了。

      “你当年遇见的是不是这位女士?”张珩秋打开一个微信头像让我看。

      “什么意思?这位女士是谁?”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当年在昆明遇见的就是她——我多年的朋友王女士,也是个爱开玩笑的活宝。”他说道。

      我有点懵,就像当年被白衣女士说中食物的种类与数量一样。

      “当晚她恰巧跟你坐同一个航班去昆明,我告诉她你的衣着相貌以及座位号,并且告诉她你吃的东西,然后跟你开玩笑的。”他咧嘴笑着说。

      我依然不相信,我催张珩秋当面打电话对质,无奈之下他给王女士打了电话,讲明缘由后把电话给了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具体过程我都忘记了,没想到你惦记这件事。我想想,应该是2011年10月吧,我在机场遇见老张,他讲了你的座位号,我发现自己就坐在你后排的斜对面,于是就合计着开了这个玩笑。”王女士那边笑着说。

      我与王女士电话里寒暄着当时的细节,也不忘记把手里的餐巾纸揉成一团砸向张珩秋。



       第五幕

      “有几次我也忍不住,差点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了。现在告诉你,会不会很失望?本来我就没打算告诉你。”张珩秋问我。

      “谈不上失望,我能接受,但事情的真相还是太过简单、直白与粗暴了。”我说。

      “如果时间倒流1小时,你还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他接着问。

      “当然,我还会选择知道真相,虽然这可能让我不再相信灵异事件的存在。”

      我并不会因此事而对张珩秋与王女士有任何微词,只是想在长达8年时间里张珩如何憋得住?可真有做优秀演员的潜质。


      乘坐出租车回酒店的途中,我与东乡族驾驶员攀谈,得知他会说东乡族语、汉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和撒拉语5种语言。心想,奇人依然有,这世界真够神奇的。



2019年6月9日 于伊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