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754

主题

西北

鳌太穿越游记

查看:11589 | 回复:107
发表于 2021-6-1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1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黑暗中突然被一阵阵急促而持续的敲打声惊醒,原来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像无数的黄豆撒在滚烫的油锅里,在原本寂静的旷野上显得尤其响亮,打得帐蓬外账像要轰塌了似的。风也大了起来,吹得帐篷哗啦啦响个不停。还好在刹那间的惊慌中感觉风势和雨势是被帐篷内狭小的空间放大了,并没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一看时间,才凌晨三点多。坐起来打开保温杯盖子喝了几口水暖和一下身体。这个杯子用了两年多了,虽然已经不太保温,但杯子里的水还挺热乎,刚好饮用。

喝了水,伸手拉开内外账拉链,账外大风裹挟着大雨如注,而且能见度极低,在手电的照射下只能看到账外几米远。突然感觉好冷,便立马拉上拉链缩进睡袋。暗自庆幸还好昨晚预备充分,扎牢帐篷,拉上防风绳,打好所有地钉,并在每个地钉都压上了附近搬来的大石头。因为来时就听说以前有一支商业队在水窝子垭口这扎营碰到狂风暴雨,把二十几顶帐篷都吹翻了只能下撤的事件,因此特别小心。按以往经验,我还在内外账的中间用几块扁平的条石围了一小圈空间出来,不但防风雨,生火烧水做饭也不容易烧到帐篷引发火灾,还便于进出。此时忽然灵机一动,下意识想这大雨倒是省了去下面打水,烧开水做早餐的水有了。干脆起身拿了大锅伸到外账下,顺着帐篷汇聚一起,流下来最多的一处去接雨水。

不知道队友们是否也被风雨惊醒,也许是在他们的下风口扎营的缘故,喊了几声没人应答。便又喝了几大口保温杯中的水,钻进睡袋假寐。

奈何风雨声响彻整个帐篷,简直震耳欲聋,根本无法让人安睡。迷糊了一阵子后,再次起来看放在外账下的大锅已经满溢了,心想好大的雨啊!此时感觉有些饿了,随手拿进来先灌满两个空矿泉水瓶子,然后架上炉头开始烧水。等大锅水烧开后喝光保温杯剩下的水灌满,加了些葡萄糖粉,剩下的开水放了麦片粥就着压缩饼干吃了后又倒入两瓶矿泉水继续烧,锅子放回原处继续接雨水。心想这才是真正的矿泉水呀,要多喝些补充水分。这里的水质极好,不加糖都有点甘甜,但一大锅下肚,后果来了,感觉内急,外面又风雨交加。这可如何是好?回头看到两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嘿嘿,有了。

看着矿泉水里的液体从酱油色慢慢变淡,直到透明,觉得身体的水分补充的差不多了,然后洗干净再次灌满水,顺便看了下账外,还是老样子,大雨如注,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啥景物都看不到,看时间四点半敲过了,才再次躺下。

半梦半醒之间再次醒来是听到领队在喊我,他在挨个叫着队员的名字,确认都没被大风刮跑。大家在各自帐篷内回了,然后又只剩下风雨声在怒号肆虐。








发表于 2021-6-1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我也懒得看时间,反正今天上午是肯定走不了了,起身又喝了一保温杯加了葡萄糖的开水,继续烧水灌满,然后爬起来撒尿。突然发现脚跟那湿湿的,靠近一看,睡袋在脚的位置都已经湿了一大片,翻开睡袋,帐篷底部隔着气垫之间已经积了一小滩水。连放在脚跟处的登山包和一些零碎东西都泡在了水里,一时有些发懵,怎么办?这可是为了走鳌太轻量化刚入手的帐篷,还是第一次用就漏雨。随即赶忙挪开那的所有物件和登山包,拿出洗脸毛巾吸干水,搽干全部挪到头部位置,再从登山包取出出门前准备好的大号加厚黑色垃圾袋把整个睡袋脚的部位套进去。还好睡袋也有一定的防潮功能,雨水还没渗入到睡袋内。暗自庆幸发现的虽然晚了些但还是控制住了。

处理完帐篷内的水患后随即检查到底哪里漏水进来,可是翻来覆去也没找到漏水点,只发现这一侧的内外账因雨水黏连在了一起,而且内账这块位置湿漉漉的,也许固定外账的地钉被大风吹松了吧。这时候账外大雨如注,也懒得出去重新固定,免得衣服被打湿了吃力不讨好,便临时起意,也是费了好大劲,拿两根登山杖交叉立在内外账之间勉强做隔离。

所幸还提前考虑到虽然不是冬天,但毕竟这里海拔高,气温低,锂电池因温度太低电量会衰减,手机和充电宝都放在睡袋内,也便于随手查看。而且我有个习惯,每次扎营都喜欢找稍微有些倾斜的地儿,头部高脚跟处低一些,因此帐篷内其他地方都是干的。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接下来的操作是每隔半小时左右用毛巾吸渗漏进帐篷内的雨水,带的加厚黑色大垃圾袋倒是也派上了用场,牢牢保护着睡袋不会再次被浸湿。这会儿这种情况下没它还真难处理。也算有事情做了,反正也睡不着。这时天色渐亮,没事的时候就躺着仰头看帐篷顶上的水汽不时滑落,聊以排遣寂寞,打发时间。

虽然白天的风雨雾有所减弱,但仍然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迹象。中午时分,大家开始隔着帐篷边做午餐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商量起接下来的行程安排,结果自然是再次一致同意领队的临时决定:今天原地不动,等晚上再用卫星电话联系山下的朋友问问天气情况。于是又恢复了死寂,谁都不说话,安静地听着风雨拍打着帐篷猎猎作响。







发表于 2021-6-1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1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一个大白天就这样在百无聊赖中过着,为了节省用电,我不敢玩手机,直到下午三点左右,已经感觉不出帐篷被风雨拍打的声音,脚跟处也不再渗水进来,才拉开帐篷往外看。雾散了些,雨几乎停了,风也小了许多,能望见不远处山梁底部的大致轮廓,便忍不住钻出帐篷在周边走走,活动下筋骨,顺便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爬出账外,第一件事自然是去瞄一眼帐篷外渗水的位置,原来这里压地钉的两块石头不见了踪影,拉外账防风绳的地钉都已经松脱跑出来了,才造成风雨把内外账贴在一起。也许帐篷内进雨水跟这有关吧,心想这儿的风真大,把石头都给吹跑了。赶忙又去附近找来两块大石头,重新固定地钉,压上石头。然后漫无目的地溜达着,不知不觉走向了昨天取水的地方,想看看下面的人怎么样了。

到了那里发现他们的帐篷都在,远远看见一个人穿着连体雨衣在自己的帐篷外方便,也不知道是谁,我走过去招呼了一声,问情况如何。那人低着头浑身一机灵,抬了下手腕慵懒地说:气压太低了,还能怎么样?等呗。然后钻进帐篷。见他爱理不理的,我也无所事事,再看其他帐篷都没啥动静,发觉这里风比我们扎营的垭口确实小好多,就是雾大些。便想起一篇游记上说这里可以直接上到大梁,于是鬼使神差没多想转身就朝被大雾笼罩的山梁进发,想跟刚来那天一样,先上山顶侦查下,兴许能先睹为快,看到梁上的遇难山友纪念碑,然后再从梁上绕过去回宿营地。

轻松拔高不到百米,上到山梁后便找寻那处标志性的遇难山友纪念碑,没曾想山梁上浓雾弥漫,也可能根本不在这个位置,兜兜转转一大圈不但没找到,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而且还猛然意识到自己掉向辨不清东南西北了。此时梁上风大雾大,并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浑身冷得直打哆嗦。因为出帐篷时没想着会跑多远,只是在附近走走,身上只穿了件短袖速干T恤和冲锋裤,没穿雨裤,没带手套,唯一欣慰的还好临行前披了件雨衣,戴了一顶绒线帽。然而要命的是居然没带手机,不然还可以看看轨迹啥的,仅带了块手表,只能看时间和不太准的海拔。这下可慌了神,懊悔不该逞能一个人在大雾中独自爬到山梁上来。

看来只能凭着感觉和运气走了。在多次攀爬和折返,翻越了四五处高低不平的乱石滩还是没找到明显的路迹,要么就是似有似无似曾走过的路迹明显方向不对,感觉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找不到下山的路,刹那间极度惊恐,以致神志都有些恍惚起来。便下决心不再做无用功,干脆停下来强迫自己冷静,努力回忆刚才走过的路和在脑子里对照攻略上描述的地标和方向,但此时脑子混乱不堪,根本理不出个头绪来。

不知不觉中忍不住左冲右突又走了一小段路,但是不敢继续走下去,怕越走离营地越远。再次停下来捋思路。转念仔细想想自己这一通走也许鬼打墙,并没有走远,其实大致方向还是比较好判断。由于水窝子营地处在整条呈横躺着的C字型线路下轨,我们的行进方向过了白起庙后基本上是朝东方向走,因此看雾吹过来的方向应该就是南,最多是偏东南或者西南,自己只要迎着浓雾吹过来的方向顺时针转九十度左右的方向往西或者西偏西北方向走应该就是最靠近水窝子营地的垭口方向,说不定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我在水窝子营地往上看到山梁的某处山顶,而且这样判断也跟8264上唯一的直播里所说的基本可以相互印证。现在别无他法,也只能这样赌一把了,只能硬着头皮朝自己判断的方向沿着悬崖往低处走,就看自己运气如何了。

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处陡坡,比其他地方看上去要险很多,但貌似有人走过的痕迹,也只是凭感觉认为,确认方向后横下心下降到了底部,落差大概在二三十米的样子。

下到底部走不多远又是类似的陡坡,继续下坡,如此往复三次后,意外看到一条夹杂着石头的草地上有条泥路横在眼前,很窄,虽然按照风向觉得方向不对但路迹清晰可辨,像看到救命稻草般惊喜地沿着这条时有时无的泥路顺风走去碰运气,但走到头却大失所望,是一处悬崖,便回头走到底,也是悬崖,浓雾还随着强风迎面吹来,中间距离大概在两三百米左右,于是再回头走到前面看到的悬崖,看有没有路迹或者可以下去的地方,还是无功而返。但又不敢瞎走,意识到此时已经开始有泥土和杂草,应该离垭口比较近,或许自己的队友就在不远处。不敢贸然走远,否则这辈子就真的走远了。

此时梁上凌厉的寒风裹挟着浓雾吹得我手脚麻木,有点僵硬,下半身都已经湿透,感觉自己有点轻度失温了。便停下来费力地扣紧袖口和雨衣拉链外的扣子,尽量拉下绒线帽遮住耳朵,又戴上雨衣的帽子,强迫自己保持头脑清醒。

算了,干脆在两处悬崖相对中间的位置再次下了一层陡坡。发现下面也有一条夹杂着草的泥路,虽然往两边走也还都是悬崖,但之间距离在百米左右,明显缩短许多。再次停下脚步,冷静下来好好捋捋思路,思考判断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大方向应该没错,毕竟这条泥路的路迹非常清晰,看来走的人不少,而且海拔在降低,根据泥路和两头缩短的距离,初步判断自己一直在山脊上下降,就是偏离正轨至少也在轨迹附近。

于是又侧迎着雾朝右手方向继续沿着悬崖边十多米开外找到一处利于攀爬的所在向下降,当下降到十多米时坡度突然缓了,伴随着的是没了巨石,直到走到几乎是平坡,而且此时能见度比上面好了些,虽然看不到任何能辨别的标识物,但也看不到悬崖啥的,还出现了矮柏,估计是块开阔地。

此时虽然浑身发冷,有点失温,但意识还算清晰,心里已经没什么害怕和如前面大梁上的慌乱惊恐,反而平心静气地继续尽量向前往低洼处走。又翻过一个小乱石坡,在风雨中突然看到一处似曾相识的场景。一汪清澈见底的水中立着一块大石头,在眼前显得特别突兀,石头四周草地都是石缝的水流,向低处流淌,就是水量很大,都淹没了大半块石头。不禁眼前一亮,这分明是在一篇游记中提到的,水窝子的另一处季节性水源地么。那篇游记中有一张和眼前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遗憾的是手机不在身边,否则可以比对一下,就是现在水量更大。

知道自己终于走出来了,狂喜之余沿着水流方向前进,下面应该就是垭口的营地。一路上有多处断断续续,但还算清晰的路迹可循。便更加笃定起来,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和始终忐忑不安吊在嗓子眼的心,脚下也轻快了许多。十多分钟后,便看到不远处五颜六色的几顶帐篷在时浓时淡的雾中忽隐忽现,一会儿便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翻过一条浅沟来到宿营地钻进帐篷立马哆嗦着扒掉身上湿衣服,换上一套抓绒衣裤钻进睡袋,喝掉了保温杯里的热茶,还未雨绸缪,吃了两颗感冒药。然后把大锅架上炉头烧水,带上羽绒手套钻进睡袋抱怀取暖。

天黑前领队百舸和队友小白拿着大水袋去下面昨天的地方打水,路过我的帐篷,热心地问要不要给带水。我就一个矿泉水瓶空着,拉开帐篷递给了他,跟他们说自己出去溜了一圈,并指着下午回来的方向随口说不用去昨天的地方,这正前方往梁上走不远就有水,比下去打水近多了,而且水量很大,却绝口不敢提自己刚才身处险境,差点回不来,怕吓着他们。百舸看了看大雾中的山梁,说还是算了吧,没去过,不知道具体方向。两人便还是去昨天的方向下去,临行前还把自己的水杯给了我,说这水你解决掉吧,杯子我要用的哟。这小家伙就是热情,会想着队友。

这一鲁莽行为居然在外面游荡了三个小时出头,暗自庆幸天气没再变坏,而且在天黑前回到了营地。还好还好,否则如果天黑了------。心想以前遇难的山友也许就是这样,在一念之间,从此阴阳两隔的。

回来后每次想起此事,至今细思极恐,心有余悸,有种去了一趟鬼门关而又死里逃生的感觉。毕竟徒步可以正穿反穿,而生命只能穿一次,而且是单程的。还好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中稀里糊涂走了出来,看来老天爷还没到要收我的时候。

天渐渐黑了下来,又开始下起不大不小的雨,加上大风和浓雾笼罩。老天爷今天出手豪华,给上了全套,也把我给整惨了。

晚饭今天是面条,放了脱水蔬菜,榨菜和一个咸鸭蛋。饭后领队百舸又开始用卫星电话联系山下驴友,询问中得知接下来的几天基本上都有雨,而且是中到大雨。这下大家都傻了眼,领队这时也没辙了,不知如何是好,还好因下去打水和水源边的山友交谈后把对讲机调到了同一频率建立起了有效通联(队友小白带着唯一的一只对讲机),联系后一致认为看明天的天气再做决定。现在只能看着办,天气不由人,看明天吧。风雨小了就继续赶路,实在不行大不了下撤。

一夜无话。

让我走出困境的这块大石头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6-1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天早晨醒来,大家各自待在帐篷里一边做早餐,一边照例又商量起行程来,现在可以用对讲机同时和垭口下的另外两支队伍联系。交换意见后决定:根据目前天气,加之既然谁都不想下撤,那就吃了早饭后继续等待天气状况,如有好转收拾装备出发,看一路上的天气变化,走到哪算哪,预定目标2800营地。

我今早吃的是压缩饼干就麦片粥,又喝了不少水,起身爬出帐篷走到不远的背风处方便。垭口飘着濛濛细雨,风还在一个劲地刮着,带来一阵阵忽浓忽淡的雾,但总体消散了很多,能见度还可以,能望见不远处山梁的下半部了。

此时忽然听到领队百舸在招呼大家穿上雨具,拔营上路,便来不及方便提起裤子急着跑回营地,收拾停当,向飞机梁方向进发。

缓慢爬升的上坡路是一大片石头夹杂着草和杜鹃的开阔地,其实也称不上路,哪都能走,因为在大雾中更本就看不见路。因昨天走过这一段,我走在靠前开路,这样体能和呼吸也能够得到很好的调节。尽量深呼吸,吸入更多的氧量,这样可以减轻身体的疲劳感,保持正常的体能发挥。

一路上大家沿着我指的方向上坡,我还特意找到那块救命的大石头拍了照。因为今天出发得晚了些,谁也不敢怠慢,怕耽搁时间,谁都不知道风雪和暴雨啥时候启程,而我们要赶在前面。虽然前面一天走了两天的路程,但由于天气原因修整了一天,等于还是用了两天的时间在这里。

走到飞机梁下,雾又大了起来,能见度才二十多米,前面就是被大雾遮蔽的,令人生畏的飞机梁了,我们低头小心翼翼地沿着脚下凌乱的石海陡坡向上攀爬,另一侧就是悬崖绝壁,沿坡直切向上,危险万分。估计在二十多分钟后到达坡顶,也就是上到了飞机梁顶植被低伏的草甸上,又花了十来分钟找到遇难山友纪念碑,雾中看到从水窝子营地直接上来的北京队三人和上海队两人早我们到了那里。所以与其说是我们找到了那地方,不如说是先看到了人才找到了纪念碑。

其实所谓的纪念碑是石头垒砌的衣冠冢,就是在玛尼堆上竖着块纪念牌。据说那是2013年一男一女两名在此因失温而亡驴友的衣冠冢。孤零零的伫立在这里,无论酷暑严寒、雨雪风霜,始终如一,默默守护着这片旷野,现在成了走鳌太线驴友的重要路标。

鳌太线,除了南北分界的奇特景观(因天气原因还不一定看得到,就像我们现在),还在于高难度、高强度、高海拔、高风险,尤其是复杂多变的气候,造成落单,迷路,失踪,失温,高反,崖坠,甚至在攀爬中受伤,力竭(体力耗尽)猝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然而频繁发生的山难同样又刺激着具有探险精神,前来探访的户外爱好者踏上这条只有当地少数药农才走的路。

我们每人小心压上一块石头,祭奠死去的山友,愿死者安息,愿悲剧不再重演,也祝愿我们此次穿越成功,队里的四海还在石头上放了一个小游戏机。大家静静地站立着祈祷。                                                                                                   















发表于 2021-6-1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提前到达的北京队动身说要先走,我们队的阿甩善意地对我说,你年纪大走得慢,跟他们先走吧。好的,我应声便加入到北京队,向梁1挺进,上海队的两位小哥也一起加入了进来。谁知这一走却让我多走了好多路,多翻了几个不知名的大小山头。

起初沿着明显的路迹很好走,但走着走着,行至一处山梁,前面有个小山峰,满以为就是梁1了。却走来走去寻不见那块攻略上提到的大石台阶。而脚下的路迹也模糊起来,多处看似有路迹,但沿着走下去却又是断头路。此时大家都在东张西望找路,走在最前面的北京队领队坚定据他自己介绍已经来过三次鳌太,而且他老家就是西安这里的,原来我前天在快上到盆景园碰到的就是他亲弟弟。大家自然而然跟着他走,然而在不停的上下攀爬和折返了好几次还是无功而返,反而走进了死胡同,队形还散开了,还好相互喊话发现彼此都就在附近。

其实开始走没多久就走错了方向,把一个小山峰误认为是梁1,然后下到一半发觉不对又向上攀爬。山崖陡峭难以翻越,而且陡坡上到处是一个个小型的滑坡带,眼前都是大小不一的乱石和灌木丛。

我顺着北京领队发出的声音爬过去,在他附近帮着一起找路,多次强切未果,便又分头找路。翻过几个陡坡找到一条路,很清晰,却是向着山下延伸的,向上却断了,而且低矮的灌木丛非常繁密,根本无法向上开路,我把情况向后面的人说了,他们便说不要再走了,还是退回去跟着他们领队一起走。此时他们的领队不知从哪上到了一处高坡,看不到他人,但听声音就在我的正上方,坡面极陡,而从我这个角度根本就无法上到他的位置,于是我几乎是整个人趴在坡面上斜切着慢慢往上爬,还不时滑下来,不得不胡乱抓住松动的碎石头或者杜鹃和矮柏继续努力重新找地方上。在领队断断续续呼喊同伴的声音中,不断的从侧面多次迂回攀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折腾了老半天才爬上一处距离北京领队最近的山梁。

胜利在望,他们就在我眼前了。可最后的短短两三米我爬了几次都滑了下去,无可奈何地停下来喘着粗气休息,最后在上面驴友的鼓励声中,奋力抓石头抓草抓树抓住能抓的一切向上冲,并在头上方一小哥的帮助下上到垭口。

回头望去,就是一处悬崖,看着都使人头晕,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好险,还好年轻的时候学过攀岩,这时候还是挺管用的。

我猛烈喘着粗气,此时已外雨内汗衣服裤子完全都湿透了,便卸了包,脱下雨衣。北京领队说你穿太多了,你看我,就一件速干长袖T桖。我点着头说不出话,脱了雨衣雨裤和硬壳冲锋衣塞进登山包,边找瓶子大口喝水。

“老哥你真厉害,换了我是不敢从这上来的,我有点恐高。”一旁先前下脚在悬崖边拉我上来的小哥提了下我的背包说:你的包太重了,我帮你背吧,我的轻,你背我的。我感激着说不用,还是自己背,谢谢你。好热情的小哥哟。此时北京队的女队员也说我不该跟着他们走的,万一有什么事大家都麻烦了。是的是的,我嘴里呵呵着说归说,他们起包上路,我背起包还是继续跟着他们走。这时再怎么着也只能跟着他们走了,他们也知道此时我不跟着他们还能往哪跑呢。

六个人汇合在一起后,在北京领队坚定的带领下终于走到了梁1那块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石台阶处,观察顶部只有四十多厘米宽,仅供踏脚,左边为突出悬崖,六人小心翼翼,鱼贯而过。

不知道北京领队是想抄近路还是怎么,或者是他挂嘴上的:走最虐的路,看最美的风景。一路横冲直撞,就是没走在轨迹上,其中又多爬了两个山头,我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不得不掏出手机查看。发现轨迹在我们横切的正上方,还好方向是正确的,我们一直走在轨迹下面,而坚定走在我的更下面,已经跑没影了。于是呼唤大家尽量往上走,走到轨迹里面,这样省力还安全。

直到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们才上到了梁3顶部。大雾居然瞬间被风吹走,像拉幕式舞台变换场景,此时云开雾散,太阳露出可爱的一面,当空照耀着眼前的山峰。这可是我们上山后第一次看到太阳啊!北京领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出现在我们身边,开心地让大家赶快卸包打开晒帐篷和衣服。我马上照办,打开包把睡袋帐篷铺开在草地上。先上到山顶的另外两名北京驴友在山顶招手惊呼:云海!云海!快来看云海啊!这云海漂亮得简直太不像话了!那名女队员还戏谑地对我说:你跟着我们走值了,赚了朋友,你多赚了三个山头,还看到了云海,你的队友肯定没看到,哈哈哈。是呀。我赚了,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脸上却充满欢笑和惊喜。“来,朋友,我们抽根烟庆祝一下”北京领队激动地掏出一包软中,颤抖着双手拆了好久才拆开。

我们终于见到太阳啦!这里的云海美得让人窒息。人的眼睛有5.76亿像素,本身就是一架神奇的、最好、最高级的相机。自带焦距光圈快门,人间仙境和炼狱同在。

还没等点上烟,他们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是我的领队在呼叫他们询问我的情况,并说他们已经到了2800营地,正在休息,希望我现在赶过去跟他们汇合。并且说由于时间尚早,他们准备继续赶路,把今晚的营地改为南天门,问我打算如何?那领队简单跟他们报了平安。并把对讲机递给我说还是你来跟他们说吧。

我接过对讲机说你们不用等我了,距离较远,看攻略赶到南天门大概还有十多公里出头的路程。既然要到南天门扎营就不用耽误时间等我,今天我会赶过去的。

北京领队也说他们是抱着游玩的心态来的,不急着赶路。你还是跟自己队伍走吧。

“好的”我应声回答,把对讲机还给坚定,见上海队的两小哥起身准备走,马上说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走,便忙不迭收起装备一股脑儿塞进登山包追上他俩。















发表于 2021-6-1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1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1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一路下坡,坡势上下不大,而且路迹非常清晰。我们一路走着聊着,了解到这两位小哥叫大帅的来自江西南昌,开了一家户外用品店,另一位叫小杨的老家四川大巴山,在上海浦东打工,他们是在上一次的鳌太徒步路上认识的,也就是帐篷被吹走的那个商业队,那次没走成,从水窝子往桃川方向下撤了,后来两个这次又一起约了来走鳌太。由于那位南昌小哥脚受伤了走不快,每一步看似都很艰难,这正好跟我的速度差不多,节奏不紧不慢,因此也不是很累,而那位大巴山小哥却不慌不忙,优哉游哉的跟在后面一副悠闲的样子走着,一路提着他的登山杖,这才想起这一路就没见他用过,看来这小哥体能极好,而且感觉对大山很是了解,跟我们队的四海差不多。

走到一片开阔地,大巴山小哥说估计前面就到2800营地了,我去找水源,你们继续直走,他向右侧方向的一条岔路跑去。我们一时无法确定到营地没有,直到看见了不远处横卧着的一棵被剥了皮的大树旁的一大堆焚烧垃圾的残留物、残坏的手杖,多数是被随便丢弃的废气罐,才确定这里就是。2800营地,也叫羚牛窝,营地垭口也是鳌山和太白山的分界线,这里有一个下撤点,可以下到黄柏塬镇的核桃坪村。这时那小哥已经找到水源,过来说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在这扎营吧,快七点了,等你走到南天门天都黑了,路上不安全。我谢了他,说已经跟我的领队说好了今晚去南天门的,因此必须得走了,免得他们担心,况且现在是夏天,还有会儿天才黑。他们也没拦我,便相互道别后踏上了去南天门的路。

离开2800营地也就是离开了鳌山,进入太白山地界。一路上在晚霞中开始爬缓坡,此处地势缓慢抬升,周围都是松树林和低矮的灌木丛。这儿的路好走,虽然天色渐渐灰暗下来,但路迹非常清晰,类似于景区道路。一路上惊喜地发现在此极端气候下神奇存活下来的,中国独有的孑遗植物——独叶草,在太白山得天独厚的环境中延续,在地球上如凤毛麟角,罕见难觅,被视为“世珍国宝”。并发现路上还断断续续有一长串很新鲜的动物粪便,就像是在走江南成熟的徒步线路差不多。对照了户外助手上的轨迹,距离南天门也就三公里左右的路程,加上那天刚到塘口村的时候注意过这里接近晚上九点才真正天黑,现在才七点不到,天色很好,照这样的路况一个半小时,在天黑前基本上能赶到南天门。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前面有粗壮树枝被用力折断的声音。想起一路上的动物粪便,刹那间有些害怕起来。不知是什么动物,看粪便样子这头动物体型还不小,于是加快了脚步。直到一段路后又听到侧面的树林子里有响动,马上躲在一棵大树后向传来声音的方向望去。俺勒个去,映入眼帘的大型动物分明是一头秦岭神兽——羚牛,在低头吃草。由于来之前看过几张羚牛的图片,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兴奋地立刻掏出手机拍照,但听说它脾气很大,性格暴躁,而且以前还听说有些野生动物如果怀孕了受到惊吓会流产的。因此也不敢太靠近拍摄,怕惊动它吃草,毕竟是我闯入了它的领地。又拍了几张照片后,这时从原来的方向又传来粗壮树枝折断的巨大声响,心想那又是什么动物?赶忙落荒而逃,返回正路向南天门行进。

临近南天门,天气还是很给力,向西回望晚霞下的来路,远处云遮雾绕,烟海茫茫,一派宁静祥和,山间的雾气升腾上来形成了云海奇观,再次展现在眼前的景色在微风轻拂下霞光满天,千峰竞秀,云海蒸腾,万壑藏云。裸露出的峰巅,如同大海中的小岛,清秀俊美。置身此处,显得朦胧神秘,使人有进入神话传说中的仙境之感。这时才感觉到眼前塔峰林立,而自己只是站在了其中的一个峰上,好似一叶孤舟,漂浮在虚无缥缈的云海之上。

晚上八点半后,天很快黑了下来,比预料的早了些。我带上头灯继续赶路,一直走到听到前面不远处的说话声,不知不觉队员们已经就在眼前了。这时听到领队和四海在喊我的名字,我马上应答了。

两人听到我的回音,高兴的冲下来一个要帮我背包,一个手里拿着一杯热水给我喝,领队说我知道你会上来的,知道你不管多晚都会过来和我们汇合的。不用不用,我自己背,把水给我就行,我喝着热茶。一路上去,他们已经为我选好了扎营的地方,而且明天上山的路就在我扎营的一侧。领队百舸一边帮我一起搭帐篷一边告诉我水源的位置,四海去自己帐篷里给我拿来了一个鸡蛋,然后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里。

我饿极了,马上埋锅造饭。这顿晚餐吃的好香,接着取水烧茶。此时万籁俱静,四周围静谧而安详,抬头仰望无数颗星星被定格在深邃而又浩瀚的夜空中闪动,虽处此等海拔,让人还是感觉遥不可及,却又令人甚是惬意,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

再次朝来路望去,对面2800营地一片幽暗,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山的剪影。山上似乎有一两点萤火虫般微弱的光,时不时偶尔晃动一下,看得不是很真切,也许就是在那里扎营的两位小哥了,估计这时候北京队三人也到了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