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84

主题

非洲

惊艳纳米比亚|温德和克-苏丝斯黎-鲸湾港

查看:261 | 回复:0
发表于 2021-6-4 14:25 显示全部帖子

     只见干涸的盐沼上挺立着一片黑色的枯树林——过去几年里的好奇与想象就这么兀立地呈现着,让我来不及有太多准备。穿梭其间,仍旧禁不住赞叹它的奇妙与独特——纵使走遍环球,也仅此一处而已。

    读这篇文章前,我们先厘清几个地理概念。




     ?纳米布沙漠(Namib Desert)

     纳米布沙漠是纳米比亚西部的一个沙漠,位于非洲最大的国家公园——纳米布—诺克陆夫国家公园内。沙漠面积50,000平方公里,位于纳米比亚长1600公里的大西洋海岸线,东西阔度由50-160公里不等,安哥拉西南部也属于纳米布沙漠范围。这地区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干旱和半干旱的气候已持续了最少8千万年,从大西洋吹向该地区的空气经过寒冷的本吉拉洋流后变得干燥并冷却下沉,形成干旱气候。

     纳米布沙漠于201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登录名称为纳米布沙海,面积3077700公顷,缓冲区面积899500公顷。该世界遗产被认为满足世界遗产登录基准中的以下基准而予以登录:

(vii)包含出色的自然美景与美学重要性的自然现象或地区。

(viii)代表生命进化的纪录、重要且持续的地质发展过程、具有意义的地形学或地文学特色等的地球历史主要发展阶段的显著例子。

(ix)在陆上、淡水、沿海及海洋生态系统及动植物群的演化与发展上,代表持续进行中的生态学及生物学过程的显著例子。

(x)拥有最重要及显著的多元性生物自然生态栖息地,包含从保育或科学的角度来看,符合普世价值的濒临绝种动物种。




     ?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Namib Naukluft Park)


     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是纳米比亚的国家公园,包括Namib沙漠(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和Naukluft山脉的一部分,总面积4.98万平方公里,是非洲最大的主题公园,也是世界第四大主题公园。



     

    ?苏丝斯黎(Sossusvlei)

     Sossusvlei,中文有“苏丝斯黎”和“索苏斯弗雷”两种译法。

     探究起来,“sossus”在当地纳马语(即Nama,亦称科伊科伊语Khoekhoe)里是“不归”与“死胡同”的意思,“vlei”在南非荷兰语中指“沼泽”、“湿地”,二者结合之后的“Sossusvlei”应当是“尽头的湿地”。

     结合当地水文与地貌,Sossusvlei是指特萨查布河(Tsauchab)在纳米布沙漠里尽头处的一个小型内流盆地。



     ?特萨查布河(Tsauchab River)

     特萨查布河(Tsauchab)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它发源于Naukluft山脉南部,向西南流经Sesriem峡谷,直至由于水分蒸发而消失在纳米布沙漠里,总长约100公里。




     6月20日 温得和克-Sossus Dune Lodge-45号沙丘



     清晨从温得和克出发,沿颠簸的沙石路翻越诺克卢福山脉,驱车5小时抵达纳米布-诺克卢福公园的入口SASIrim。




     在纳米比亚旅行期间大部分路段是沙石路——在这个地广人稀的国家的确没有必要也无财力支持大规模修筑柏油路,但即使如此沙石路的路况依然很高,始终有工人开着工程机械进行平整作业。




     非常幸运,一年前我预定到了Sossus Dune Lodge——这是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内唯一的酒店,被称为全球最难预定的酒店之一。




     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始终以保护环境为第一要务,就以洗涤布草为例,为避免污染地表与水源,所有的毛巾被单都要送到城市去清洗,即便如此小心翼翼,环保组织依然认为这片土地能够承受的酒店极限也只有25间房,于是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在4.98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内只有这一家酒店,且只有25间房!




     上图是 Sossus Dune Lodge 的外观,木质的框架结构悬于地表,墙壁蒙以高质量帆布,冠以非洲传统风格的茅草顶,大体上也算是帐篷酒店。




     Sossus Dune Lodge 的内景,各类设施一应俱全。




     在房间露台上,面对布满砾石的山丘,仿佛在一场星际旅行中来到火星。





     日暮时分,我们来到著名的45号沙丘。

     从 Sesriem 入口前往 Sossusvlei 的柏油路行至这处沙丘恰巧45公里,这是45号沙丘名字的由来。也正是因为便利的交通,摄影爱好者在此守候日出日落时分沙丘表面的光影变化,佳作频出,无形中提升了这座沙丘的知名度与美誉度。




     据考证,卡拉哈里沙漠南缘奥兰治河流域的碎岩屑被风吹拂至此,历经五百万年的累计才造就如此瑰丽的沙丘风光。




     夕阳下的45号沙丘,唯美静谧又雄浑壮阔,恍若童话仙境。




     Sossus Dune Lodge 位于国际黑暗天空保护区内,被认为是全球最好的观星地之一。是夜,繁星满天,银河也清晰可见,这景象宛如在5000米海拔的高原!可惜我没有意识到美景会转瞬即逝,当月亮从东天升起,星星变得稀疏。我虽拍摄下星轨的景象,但已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6月21日 Sossus Dune Lodge-苏丝斯黎-鲸湾港



     这天在月色下启程,再次前往45号沙丘欣赏日出风光。

     客观上,45号沙丘的日出风光与日落景象颇为相似,难免失去视觉冲击力,但无论如何,我依然觉得它美——毫无保留的美。




     继续行驶至沙漠公路的尽头,转乘敞篷吉普车抵达Sossusvlei,可远眺325米高的大爸爸沙丘。

   



     继而步行约1公里就到了著名的死亡谷(Deadvlei)——多年前我在地理杂志上看到纳米比亚的一张照片,黑树,白地,红沙,太奇异的景象!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憧憬遥远的纳米比亚。

   



     2017年8月我终于来到这里,初进死亡谷时写道:“翻过低矮的沙梁我便惊呼起来,原来在这儿!只见干涸的盐沼上挺立着一片黑色的枯树林——过去几年里的好奇与想象就这么兀立地呈现着,让我来不及有太多准备。穿梭其间,仍旧禁不住赞叹它的奇妙与独特——纵使走遍环球,也仅此一处而已。”





     实际上这些枯树是耳荚金合欢(CAMEL thorn, giraffe thorn),原本是长颈鹿刺(giraffe thorn),但阴错阳差变成了骆驼刺(camel thorn),在此我们也姑且以骆驼刺称之。但无论如何,它绝不是我们常说的骆驼刺。




     据说这些骆驼刺大约于900年前枯死,其后始终挺立于沙漠里,与胡杨树的“死而千年不倒”有异曲同工之意。

     




     稍加分析便可推知,这里原有一处湖泊,其水源极可能来自于特萨查布河(Tsauchab),后来气候变化,特萨查布河水量渐趋萎缩,湖泊先是变成沼泽,而后成为草地,骆驼刺就在这个时期生长起来。随后这里彻底干涸了,骆驼刺因干旱而死亡。





     地面白色的盐碱从何而来?我原本的假想是湖泊干涸,湖水中的盐分析出所形成的,但这些枯死的骆驼刺否定了这样的假想,因为它们无法生长在盐碱地上,或者说盐碱地的形成时间应该晚于骆驼刺的枯死时间。




     如此说来,盐碱极可能是从周边沙体内渗出的。由于这一带的沙丘变化,先是形成小盆地的封闭环境,然后在突降暴雨时水分从沙体内渗出,把沙体内溶解的盐类也冲刷出来,雨过天晴后水分渐渐蒸发,只留下白色的盐碱。如此反复,越积越厚。



     又经过这一次的实践,我认为对这处风景的欣赏要在清晨或傍晚进行,尤其是骆驼刺的树干必须在阴影下才能呈现黑色的立体效果。

     对于自然风光而言,不同的光影条件会造成不同的风光呈现,从而出现褒贬不一的旅行体验与评价。




     这次在Deadvlei可谓收获颇丰,每张照片我都不舍得丢弃,也都想与读者分享,但限于篇幅,只能选出上边几张放在文章里。




     从Deadvlei出来,旁边有一处装有抽水马桶的洗手间。黑人保洁员把它打扫得光亮如新,绝无丝毫异味;当客人如厕结束,保洁员恭候一旁,拿矿泉水瓶子制作的花洒倒水给客人洗手,这一幕场景每每让我感叹何谓文明与素养。

     By contrast, we still have a long way to go.




     从Sossusveli出发,我们启程前往今天的目的地鲸湾港。

     中途经过南回归线(Tropic of Capricorn),这是太阳直射点回归运动时移到最南时所在的纬线,大约在南纬23度26分——这是南温带与热带的分界线。

     南回归线通过的国家有:南美洲-巴西、巴拉圭、阿根廷、智利;非洲-马达加斯加、莫桑比克、南非共和国、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大洋洲-澳大利亚、社会群岛。




     从Sesriem出发,行驶320公里抵达今天的目的地——位于大西洋之滨的纳米比亚第二大城市鲸湾港。




     夕阳下,一群群火烈鸟在悠然踱步,这是一个何等自由奔放的世界。



                   2019年6月23日

                   纳米比亚·大西洋之滨·十字角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