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966

主题

北京

内蒙古行记|天边草原乌拉盖

查看:2045 | 回复:13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我误解了乌拉盖。它的美是无限的,而我的视角是有限的。或者说,当前粗鄙的观光方式限制和蒙蔽了我们对它的欣赏。对于河曲风光,最佳的观赏途径是乘坐直升飞机,在现阶段旅客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需求水准,而相应的服务亦是稀缺资源。试想,若搭乘直升飞机从乌拉盖水库出发,逆流而上一路追寻它的源头,那将是何等强烈与神奇的视觉呈现?

    我亦误解了内蒙古。内蒙古的美是无限的,而我们的视角是有限的。这里有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壮阔草原风光,而我们只是在平坦的线状道路上疾驰而过,如何能真正领略它的美?如果我们能从空中俯瞰蒙古高原,那又会是何其伟大的景象?

    由此我释然了,我对蒙古高原有了新的认知。同时感谢无人机给我带来的视角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新思维与新思考。”


7月7日 东乌珠穆沁-乌拉盖-霍林郭勒


    每到一座城市,不应只是住店吃饭这样匆忙,总想看看它的实际风物。

    从东乌珠穆沁出发时,我们先到了旗博物馆,无奈里边空空如也——楼堂馆所虽然高大,但缺乏用心的经营与维护也是枉然。经过与门卫的攀谈,他热心地拿出钥匙尝试着打开一间新布置的陈列室,由此我们了解了当地乌兰牧骑——即红色文艺轻骑兵的历史由来与现状。



    随后造访城北郊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集惠寺,即喇嘛库伦庙,这是蒙古族地区喇嘛教“三大库伦”之一。



    这座寺庙由罗桑贡措热西活佛创建于1781年,当时他率领20名徒弟从位于今西乌珠穆沁旗的乌兰哈拉嘎庙来到道劳德山脚下,搭建起几座蒙古包,在蒙古包四周垒筑库伦(即围墙),僧人们在蒙古包内诵经,“喇嘛库伦”由此得名。

    1930年和1931年,九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尼玛曾两度莅临该庙。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从东乌珠穆沁旗到乌拉盖河九曲景区约240公里,期间走走停停,那绿意盎然的草原风光每每让我陶醉。尤其是进入乌拉盖管理局辖区后,那绿毯般的草甸令人赞叹这里真是名不虚传。

    我对这段路的风景虽不吝赞美之词,但草原风光终究大同小异,图文就此略过直奔此行的主题乌拉盖九曲风光。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抵达乌拉盖九曲景区后,才意识到这是一处极其成熟的景点,游人停留之处商户云集,与国内其他景区一样购票进入,乘坐电瓶车再转乘马车,然后徒步约200米登上高尧乌拉山观景台。

    国内的河曲风光我比较钟情于四川唐克的黄河九曲第一湾与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开都河,这两处已把河曲风光发挥到极致。虽然如此,我依然对内蒙古草原上的河曲风光抱有瑰丽的想象与强烈的期待,也许是因为之前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看过许多这样的景象。

    当我登上高尧乌拉山的那一刻,仿佛遭遇到当头棒喝,失望至极。远望辽阔的草原却见不到丝毫河流的迹象,只见一丛林带在大地上盘绕,从东北方向而来向西方而去,一直延伸到乌拉盖水库。原来由于水量充沛,乌拉盖河的两岸生长着茂密的树林——它们把河水包裹地严严实实!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只觉上当受骗,在这种负面情绪的引领下拍了几张照片就想打道回府。这是草甸间的S形小路吸引了我,于是用无人机拍下这唯美的草原之路。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在变幻的光影下,东边山坡间的草甸呈现多重层次,我用相机留住这美妙的光影瞬间。但我深知这样的风景看似唯美实则普通,并非千里迢迢奔赴此地之所求,我依然惦记着乌拉盖河曲风光。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无人机的飞行距离受限,当时又有强风,我思索如何能让无人机飞抵乌拉盖河的上方,只有那样才可能有所发现。观测附近地形,我发现电瓶车终点站距离河道较近,于是决定去那里试一试。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正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下山走到电瓶车终点站,控制无人机飞抵乌拉盖河道上方——上帝的视角带给我强烈的视觉震撼!乌拉盖河虽然不宽,但却是那样精致完美,尤其是岸边的林带,更为它增添迷人的层次。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相比黄河与开都河气势恢宏的河曲风光,乌拉盖河的形态更为清秀雅致,赋予韵律之美。或者说前者是大家闺秀,后者是小家碧玉,各有动人之处。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上边这一幅画面正是我所苦苦追寻的蒙古高原河曲风光。

    我误解了乌拉盖,它的美是无限的,而我的视角是有限的。或者说,当前粗鄙的观光方式限制和蒙蔽了我们对它的欣赏。对于河曲风光,最佳的观赏途径是乘坐直升飞机,在现阶段旅客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需求水准,而相应的服务亦是稀缺资源。试想,若搭乘直升飞机从乌拉盖水库出发,逆流而上一路追寻它的源头,那将是何等强烈与神奇的视觉呈现?

    我也误解了内蒙古,内蒙古的美是无限的,而我们的视角是有限的。这里有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壮阔草原风光,而我们只是在平坦的线状道路上疾驰而过,如何能真正领略它的美?如果我们能从空中俯瞰蒙古高原,那又会是何其伟大的景象?

    由此我释然了,我对蒙古高原有了新的认知。同时感谢无人机给我带来的视角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新思维与新思考。



发表于 2021-6-4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傍晚我们告别锡林郭勒盟辖境,来到霍林郭勒市——这是一座因煤而建、缘煤而兴的新兴工业城市,远望烟囱林立,浓重的工业风袭来。


2019年7月7日于霍林郭勒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