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685

主题

哈尔滨

夜宿平顶山

查看:2911 | 回复:6
发表于 2021-6-5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伊春户外好友华毅大哥之邀, 2021年5月22日登平顶山露营。2020年平顶山之行,与华毅大哥曾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在山顶上见他推着一辆山地自行车从北坡迎面而来,当时在场的人都投以异样和敬佩的目光,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可能大家都和自己有着同样的疑问,这自行车是骑上来、推上来的、还是扛着上来的?登山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带着自行车爬山的人,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奇人。当时因为彼此并不相识,只是如路人甲乙寒暄几句便擦肩而过,后来因打听大城墙砬子时,经伊春“探索前行”大哥引荐,通过添加微信好友与其建立了联系。这也许就是户外人山不转,水转的天然缘分吧,至此才有了本次相约一起登山宿营的可能,同时也是了却当初一个擦肩,彼此相见恨晚的遗憾。

从2015年第一次登平顶山至今已经数次登上平顶山了,但是在平顶山露营还是第一次。当接到华毅大哥的盛情邀请时,内心非常兴奋和激动,本来今年也是有在野外露营的计划,没想到这一天却来得这么突然,心里仿佛还未做好准备。虽然露营的帐篷等已经准备已久,却因缺少野外露营的经验,迟迟没有付诸行动。机会来得如此之早,内心还是些许的忐忑和忧虑,亦不知道群内的队员们是否有参加的意愿,心里一点底没有。为了稳妥起见,私下里和几位老队员征求意见,在得到部分队员的支持下,才得以在群里发布活动通告。但报名者寥寥,想必大多数队员也是头一次历经野外露营这样的活动,心里不免也会有几分担心和疑虑,不敢踊跃报名也实属情理之中。接下来几天,陆陆续续有队员开始报名,一边探讨、准备露营所需的必要物品,一边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终于有机会拆开买了两年的帐篷,在实际使用之前先进行一下演练,以免到时候弄得手忙脚乱,闲置了已久的帐篷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几天的焦急等待,终于到了2021年5月22日这一天。清早8名队员按时来到集合地点,整装待发。七点整,两辆越野车像离弦的箭一样,沿省道S207向北一骑绝尘,扬长而去。在通往林场的路上,黑色的蝴蝶在路上潮水般的向车边涌来,有的集聚在低洼的水坑中振翅欲飞,在汽车的惊扰下四散而逃。经过一小时16分钟的行驶,提前约半小时来到了平顶山脚下的白石林场。身着一身迷彩服的潘哥正在道边急切地等待着大家,见到并确认是我们的车,便飞快地跨上他的摩托车在前方给我们带路,引导着我们的车驶进林场场部宽敞的大院的里。在院子的角落迅速停放好车辆,整理好行装,登上早已等待院中的农用四轮拖拉机。宽大的车斗里,八个人或站或坐,司机则按照自己的固有节奏,驾驶着农用拖拉机沿厂区中间道路向北进发,四轮车的马达发出哒哒哒震耳欲聋的声响,与站在身边的人员交流都要大声的喊才可听见,排气管里喷发出愤怒的黑烟,仿佛在鼓噪我们,攀登、攀登,登顶、登顶。站在四轮拖拉机上一路颠簸,通过两座木桥,趟过两条河流,远远的将白石林场甩在后面,马达的轰鸣声在整个山谷回荡...

经过近一个小时左右的行程,司机师傅超出想象地将我们送到比以往更远的地方,在一个长长的陡坡下停止了前进。因为凭着它的动力再也无法将我们送到更高更远的地方了,心怀一份真诚的感动,真心感谢这位憨厚而朴实的四轮拖拉机师傅的一片好意。经过短暂地行装整理,八个人在潘哥的带领下,开始了在茫茫森林里艰苦的跋涉,原本期待着和华毅大哥所带领的队伍来一个胜利会师,此时山中却不见一个人影。此路段因未有手机信号,也不晓得他们是在我们的前头还是落在我们的后头,考虑到他们都是比较专业的登山队员,为了不至于被他们落下,所以我们只能是报懵前行。依然是曾经熟悉的山路,依然是曾经熟悉的溪谷,依然是哗哗作响滚滚奔涌的河水,只见年年岁岁花相似,唯有岁岁年年人不同。第一次登山平顶山时,只有我们四个人,以后每一次豋平顶山的人都各有不同,但平顶山在每个人心中的位置时相同的,即使人生只豋一次也足以骄傲一生,因为平顶山就是家乡的珠穆朗玛。

脚底板一踏上山路,就仿佛上了发条一样,蹭蹭地往前尥,渐渐地大多数人就被甩在了身后,直至不见踪影,为了避免大家掉队,便时常停下来等待大家。今天的登山不同以往,昔日大家户外出行仅有一天行程,登山包里除了携带一餐食物和水之外,就是个别队员所带绳索、dao具之类,分量并不是很重。今天的登山包里携带了三餐的食物和大量的水,外加帐篷、睡袋防潮垫和防寒的衣物等,重量是平时的好几倍,最轻的背包也有二十斤左右,所以大家走起路来显得格外吃力。首次一起登山的眉毛老弟渐渐体力不支,大汗淋漓,几次落在队伍的最后面。经过与其耐心沟通,为了保障其自身安全,说服并同意其放弃接下来的行程,并联系林场工人对他进行接应。大家在一处溪水旁进行了短暂的休息,并分享了浪花姐姐带的哈密瓜,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吃在嘴里的瓜是那么香甜。然后拍了本次登山活动人员最齐的集体照,然后与眉毛老弟握手道别,并一再叮嘱其小心,一旦安全回到林场就报个平安。临别之际眉毛将他多余的食物分给给我们,以备大家不时之需。

与眉毛老弟依依惜别,剩下的八名队员继续沿着山谷向上攀爬,时而沿溪水右侧拾级而上,时而穿过河谷沿溪水左侧前进。一路上哗哗流淌的溪水如影随行,使人不再感到寂寞与干渴,随时可以趴在岸边吮吸几口,保证比农夫山泉还要凉爽、甘甜许多。河道上间或有大块尚未融化的冰盖铺架在上面,溪水从冰层下面急速而过,而此时的两岸已经是绿树花黄,冬夏两种不同季节的画面在同一镜框中再现,彰显人间最美的奇景,这也许就是平顶山独特魅力之所在吧。大家小心翼翼踏上冰面,有的队员还故意在上面蹦跶两下,以此来试探冰面是否结实,感觉无恙后大家不毫无顾忌地在冰面上合影拍照。

因不急于当天登顶,所以大家不再像往日登山那样行色匆匆,而是一边玩,一边走。但随着徒步距离的增加,山势由趋缓开始变得陡峭,每向前迈出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力气,毕竟身上还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偶尔尝试着与华毅大哥所带领的队伍进行电话联络,但由于没有手机信号或者信号不好,始终也没有联系上。不知道他们在我们队伍前面还是后面,按照出发时间分析,大概率有可能是在我们后面,便不再着急。由于今年春季雨水偏少,溪水也没有往年充足,由于山体落差而形成的瀑布也没有往年壮观,但还是令队员们感到兴奋和欣喜,毕竟不比江南水乡,能欣赏到如此瀑布已经足矣。每每遇到瀑布、溪流,大家都不厌其烦地摆出各种姿势,拍来拍去,然后还拿给队友彼此欣赏,心中那份喜悦、那份幸福都在那张笑脸上展露无疑。

为了赶路,再美的风景也只能是匆匆作别。除了体验欣赏瀑布之美外,大家的主要目的还是登顶,并体验首次露营之旅。毕竟八名队员当中还有几人是第一次登平顶山,如此长的距离和一千四百多米以上的海拔高度,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和挑战。大家也都很自觉地克服困难,努力向上攀爬,遇到陡坡的地方,大家采取前拉后推的方式彼此相互协助与支援,充分体现了互助、团结、友爱的户外精神。经过在河谷里长距离穿行,踏过一处处礁石水潭,跨过被洪水冲下后而堆积的木排阵,翻过一个又一个瀑布。此时已近中午12时多了,经过大约3个多小时的徒步与攀爬,大家已经略显疲惫和饥渴,便在最后一处瀑布前停下来准备午餐。按照自己的预先计划是要走到白石砬子上才吃饭的,既然大家都已经很饿了,便按照大家的意见原地午餐。中午的主食几乎都是小祁购买的军粮,内有米饭和面条两种,有的是队员从家里带来的水饺、炝拌菜、红肠之类的。在经过一上午跋涉后的这个午饭是那样香甜,可是自己却没敢吃得太多,因为接下来的路要更加艰难,吃多了反而不利于行走。但大家还是彻底放松下来,或坐,或卧,或拍照戏水,一边欣赏着周遭的美景,一边尽情地享用着美食,好不惬意,仿佛登顶了一般,为了以示庆祝,还拿出二踢脚燃放了起来,巨大的声响传遍整个山谷,一缕青烟随风飘散…

午饭后,大家还是漫不经心地,懒散地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反正天黑之前登顶就行,也不急于赶路。此时太阳当头,艳阳高照,微风习习,连石头上都是温暖,躺在上面就像是儿时的火炕,舒服极了,真的是不想再往前走了的感觉。但山就在那里,目标也在那里,风景亦在那里,总还是要走的,便催促大家抓紧时间整理行装,准备出发。午饭过后本该充分地休息一下或者小憩一会,怎奈接下来的路还很艰难、很漫长,好在自己只吃了六七分饱,所以走起路来略显轻松。河谷内已经被往日的洪水冲击得无路可走,只好登上左侧的山岗在树林里向北穿行,杂乱无章的枝蔓藤条,牵绊着队员们的身体,几乎寸步难行。经过约半个小时的艰苦跋涉,终于冲出了杂草丛生的恼人地带,又经过不到十分钟的攀爬,终于登上了白石砬子顶上。几百米长的白石砬子一直从脚下延伸到山谷望不到边的地方,东西足有百余米宽度,整个砬子都是光秃秃白色的石头。这里系两山夹一沟之处,因其落差较大且开阔而显得十分空旷。据说这白石砬子得名就是由于高山上倾泻而下的洪水,将岩石表面的树木和其他植被冲涮得一干二净,裸露出乳白色的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从山脚向山顶远远望去,至上而下呈现出一片白色。因此,当地群众就将白石砬子称为平顶山的别名,山脚下的林场也因此而得名为白石林场。此处已经有手机信号了,便拨打华毅大哥的手机,不知道对方什么原因未能接通,便在此处给他发了定位,以告知他们我们所路过的位置。

经过短暂的调整后,大家沿白石砬子上部横切至右侧迂回而上,右侧山谷里流水哗哗作响,狭长的、白色的冰盖填满了整个山谷。这也许是山谷里最后一块冰“处女地”了,再往上很难再有这种冰水两重天的场景了。不惧辛苦地下到谷底,来到冰盖附近,除了听到哗哗的流水声,仿佛还有冰裂的声音,真的好担心这巨大的冰盖轰然倒塌,将自己埋在这碧水青山脚下。但还是壮着胆子拍了几张照片和几段视频,因为这景色实在是太难得了,能够欣赏到如此美景的确是机缘巧合。正当自己在山谷里拍照的时候,队员们已经从头顶的山脊向山顶方向前进,只见豺狼推着前面女队员的背包吃力的向上移动着,其他队员紧随其后。为了不至于落下太远,遂收好手机,沿山脊的最低处朝他们的后路奋力爬去,这样虽然会落下一段距离,却是最为省力的办法。登山过程中,能够最大限度地节省体力,你就会比别人走得更远一些,也能见到更多不一样的风景。加快了脚步,一路紧追不舍,不多时便赶上并超越了前面的队员。此路段一直到半山腰海拔接近1100米的地方,都是差不多五六十度的斜上坡,有时近乎直上直下,是整个路线当中最为艰难的路段,不仅需要充沛的体力,更需要顽强的意志力,是最能考验人的意志品质的绝佳地段,如能征服此路段,就等于征服了平顶山。这个时候,两只登山杖就像两把撑杆,加上双脚的蹬踏,就仿佛高原上的一匹骏马,不断的向上攀登。有时借助山路两边的树枝、藤条,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送向更高的位置。向上攀登不足十米距离,人就会气喘吁吁,眼冒金星,不得不停下大口地喘气。无论是任何人行走这段路线,仿佛都有一种炼狱般的感觉,或者发誓一辈子都不再来平顶山了,但当你下次招呼他再豋平顶山时,没准他还是忍不住同来,这就是登山人最为可贵也可笑的地方。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攀爬,前面的树木渐渐稀少了,绿油油的野草几乎连成了片儿,间或点缀着黄色的小花,真乃战地黄花分外香啊。东面就是茫茫的平顶山主峰方向,此时半轮明月高悬于平顶山之上,仿佛提前为今晚露营的我们照亮。大声的呼唤着后面的队员,给他们加油,告诉他们就要到山顶了。不多时后续队员先后全都爬了上来,并好奇地观看着海伦驴行天下户外俱乐部挂在树上的一块标牌,在他们挂牌子的同年3月,自己也曾一个人光顾过这里。往前又走了一段距离,就是平顶山的西南门户,七棵桦树并排站岗的所在位置,其面前还横着一棵被风吹倒了的桦树,正好供大家坐下来休息。

没来过平顶山的队员还以为到顶峰呢,可是真正的最高点距离此处还有很远,远到望不到边,好在此时太阳还斜挂在天边,在天黑之前登顶还来得及。但为了赶时间,大家还是匆匆起身继续平顶山主峰方向走去。这一段路虽然也是步步上坡,但是和刚才的路线相比,地势要平坦许多。走着,走着后面的人不知道哪里去了,只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其他队员都已不见了踪影。遂拿出对讲机呼叫小祁,他说其他七名队员在我的斜上方向,道路似有似无,不是好走,便叫他们寻到我的路线上来。不知何故,他们依然固执地向前行进,好在大方向都是一致,也便没再强求。又经过五十多分钟的跋涉,前面的视线豁然开朗,一大片开阔的草地出现在面前。见到如此陌生的场景,感到十分的诧异,便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了百十来米。忽然,一块巨大的三角石出现在了面前,多么熟悉的地标啊,这是平顶山屈指可数的标志性实物,几乎每一次登平顶山这里都是必经打卡之地。此处地势平坦,野花遍野,周围少有高大的树木,视野比较开阔,是宿营的绝佳之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内心充满了欣喜。可此时我的队员们还不见踪影,便沿着山顶小路逆着来时方向迎接他们,并不时用对讲机与他们进行联络,导引着他们与我相向而行。经过一段距离迎接,终于望见了大家的身影,在海拔大约1300米的地方与大家实现胜利会师。未作片刻停留,带领大家继续向三角石方向进发,一鼓作气直到三角石处方才停下脚步。大家在此处纷纷合影留念,忙活了好一阵子方在自己的催促下,恋恋不舍地向东南方向的空中花园走去。在荒芜的杂草中间,被无数登山爱好者用脚踩出一条十分清晰、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伸向远方,两边的桦树盘根错节,仿佛总也长不高,因为山顶海拔较高,温度较低,桦树才刚刚吐出嫩芽。不知不觉中,前方渐渐开阔,没有一棵树木遮挡视线,一片开阔的草地呈现在面前,不知名的黄色小花点缀其间,六七月份这里将是野百合与黄花竞相绽放的空中花园,山风拂过,仿佛一片茫茫花的海洋。

大家穿过草地,来到空中花园南部边缘,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眼前连绵起伏的山脉和隐约可见的白石林场都被踩在了脚下,山间云雾缭绕,仿佛仙境一般,此时的队员们仿佛就是山中的王者。队员们也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感染了,一股家国情怀油然而生,不由自主地并振臂高呼:终于登顶了,平顶山,我来了!并大声地同声歌唱我和我的祖国。那份激动和喜悦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从那颤抖和沙哑的声音便可见其内心喜极而泣的真实情感。大家纷纷从山岗上冲下来,直至半山腰耸立的一块巨石处停下。这块巨石就像天外飞来似的,孤零零地矗立在山岗下面的草坡上,显得那样突兀,因为在它的旁边再也找不到第二块或大或小的石头,或许真是亿万年前从天而降的也说不定。大家费力地依次登上巨石,目视远方,仿佛在回忆一路的艰辛,品味成功后的那份喜悦,在那个特定时刻每个人都被定格成一个个思想者。

正当大家在尽情的欣赏着美景时,华毅大哥打来电话,告诉他们此时正在白石砬子下面的瀑布处,因在天黑之前无法与我们汇合,便准备在七棵桦树那里露营,并建议我们趁天黑之前登顶。按照华毅大哥的建议,马上召集尚未尽兴的队员集合,迅速朝着1429m山顶做最后的冲刺。3、5华里的路程虽然上升坡度不是太大,但垂直海拔也在100多米,加之去年的台风将大树吹得东倒西歪,横七竖八的横亘在前进的道路上,有时要绕道很远的地方才能越过去。渐渐地大部分队员远远地落在了后面,有时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大家。待大家再一次聚拢时,几乎所有人都显得十分疲惫,但大家都没有任何怨言,每个人都咬紧牙关,努力坚持着,一步一步艰难地向终点迈去。经过垂直高度100多米的爬升,跨越一处处障碍,穿越一处处荆棘,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处开阔地,一棵松树上钉着一块窄窄的灰色标牌,上书小兴安岭最高峰1429米。这回事真的到达终点了,小祁大声地向后面的队员呐喊着,我们到达终点了!不多时,所有队员都来到了终点,虽然地是平的,没有站在峰顶那么威武、威风,但此地也许是他们自登山以来,所能达到的最高海拔位置,这是登山者的标志性高度,也许是一份荣耀吧!此时夕阳已经西下,天边仅残存一抹彩虹,所有人都力争在天黑之前,手把着那个标牌,记录他们曾创造了自己历史高度的瞬间,这在大家的登山旅程当中意义非凡。

由于天色渐晚,加之队员体力无法支撑再返回到三角石处进行露营,便借着天边最后一抹余晖,选择在平顶山海拔1429米圆点安营扎寨。大家纷纷卸下背包,打开帐篷、防潮垫等,按照预先约定好的人员搭配,开始寻找平整的地方,进行野外帐篷搭建。经过男队员勤劳的双手,三顶帐篷几乎按三角形布局,呈互相倚重之势,先后搭建了起来。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通明透亮的月亮已经悬挂在我们的头上,仿佛正用好奇地眼神审视着这群山外来客。女队员们找来一块防潮垫,打好地铺,把他们亲手烹制并历经千辛万苦背上来的美食摆放在地铺中央,柴狼、松茂拿出白兰地和当地小烧,为每个人都斟上一杯美酒,老潘、浪花、暖阳、玫瑰佳人、小祁等八人围成一个圆圈,大家高高举起酒杯庆祝今天的登顶成功。野外、山顶、树林、月光、音乐、帐篷以及夜风,夜幕下一群执着、勇敢而坚定的攀登者,此时此刻能够同饮一杯美酒,同赏一轮明月,共进一席特殊的晚餐,也许不仅仅是缘分那么简单,而只有勇于攀登,不畏艰险,克服困难的真正勇者才能拥有同一个梦想!女队员们带上了彩色的头饰,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男队员有的在饮酒,有的在录像,有的在默默欣赏着月光,遥想着百里之外家乡的模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间的指针已过二十一时,大家都已酒足饭饱,十分尽兴,便纷纷打扫战场,准备休息。吃完晚饭,大家还是恋恋不舍地在帐篷外打转,因为夜光下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在月光的映照下,三顶颜色不同的帐篷,光彩夺目,相映成辉,难以想象睡在里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有的队员趁进帐篷休息之前,用手机记录下了这唯美的瞬间。不到夜里十点钟,队员们陆续都钻进了自己的帐篷。浪花、暖阳、玫瑰佳人三位美女一顶帐篷,豺狼、老潘、松茂一顶,小祁我俩一顶,不多时临近帐篷里就传来了鼾声。也许是兴奋,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吧,虽然躺下了许久,却无一丝丝睡意。外面开始起风了,也许足足有六七级之多吧,巨大的风力围绕着树林不停地旋转,发出呼呼的巨大声响,帐篷也仿佛在风中瑟瑟发抖,好在大家都随身带了御寒的衣物,并没有觉得冷。风一夜未消,自己也几乎一夜未眠,初次的露营体验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美好,不是别的,只因没有睡着觉,或许多几次这样的经历就不足为怪了。正在晨昏当中,外面已经有些嘈杂,有的队员已经钻出帐篷开始活动,时间的指针已经凌晨三时多了。既然睡不着,也没有继续赖在帐篷里的理由,迅速褪去睡袋,穿上外衣和鞋子,走出帐篷。此时,天空微亮,东方已经泛红,太阳正冉冉从地平线上升起,本打算带领大家去空中花园去看日出,而此时太阳已经升出地面,帐篷还没有收起,显然是来不及了。

大家整理完帐篷,打好背包也才早上四点多。刚才还旭日东升的天气,此时西边的乌云已经向东北方向压了过来,天气预报今天是有雨的,所以大家也没有太多时间逗留,背起背包沿来时的路下撤。不到一个小时,大家就返回到三角石附近地带。为了避免淋雨,大家还是放弃了去三角石那个方向看日出,只在三岔口附近的草地上爬拍了几张照片,选择沿原路继续下撤。也许由于昨天晚上大部分队员都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吧,感觉大家并没有昨天开始上山时那么兴奋和精神。但因为步步下坡,路线又是比较平坦,下山的速度还是蛮快的。行进在距离七棵桦树不远的山坡上,远远的望见山下边红的、绿的各种颜色和款式的帐篷,星罗棋布地散落在草地上,心想这一定是华毅大哥他们扎营的地方了。前边的小祁兴奋地大声的呼喊着,山下正在采菜的几位陌生人随声附和,我叫小祁不要喊叫,以免打扰了正在晨睡的人们。说话间,我俩已经来到了他们帐篷跟前,站在帐篷外的人也跟我们热情地打着招呼。此时,从一顶帐篷内传出是杨柳青吗,杨柳青来了吗的声音,自己正在纳闷,难道是华毅大哥吗?说句心里话,去年只是在平顶山上与华毅大哥一面之识,根本没有记住他的相貌,这些人哪一位是华毅大哥自然也是认不出来的。当这位大哥走出帐篷的一刹那,才发现原来是伊春市的“探索前行”大哥,意外的惊喜,俩个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并介绍大哥和自己的队员一一认识,并合影留念。这时一位身着草绿色衣服,身体健壮的中年人从西面向我们走来,不用猜测,这位就是华毅大哥了。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亲切和熟悉,仿佛彼此多年的老朋友了,双方队员在各自领队的介绍下相互认识,并合影留念。然后华毅大哥为大家介绍我们所不了解的平顶山地理、地貌,哪里曾爆发过火山,哪里有甘泉,并亲自把我们领到一处有山泉水的地方。用手捧起泉水喝上一口,感觉异常的甘甜,不少人都灌了一瓶,带在路上喝,觉得在这么高海拔的山上还有泉水非常稀奇。相见竟如此短暂,空留未能把酒言欢的遗憾,只待下一次平顶山再见。和华毅大哥、探索前行等诸位道别,沿着上山的路线,踏上匆匆的归程。


薄薄的云雾,遮住了整个天空,为了避免雨淋,大家尽量加快下山的脚步,但沿途的美景还是不住地吸引着队员们的眼球,不免停下来偶尔拍上几张照片。因为大家都没有吃早餐,途经白石砬子时已经感觉饥肠辘辘,便停下来休息,共进早餐。大家三三两两坐在石头上,把昨天剩下的食物都拿了出来,尽量把所剩食物都吃掉,以免再背下山去。早餐过后,又把昨天尚未燃放完的二踢脚,通通点燃放掉,爆竹声声,响彻整个山谷。又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跋涉,终于听到了来接大家的四轮拖拉机轰鸣的马达声。

回到城里已经是午后1时多了,天空渐渐飘落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大家无不感叹天老爷的关照。为了庆祝平顶山首次露营得以圆满完成,同时为队员们压惊,豺狼在方正县为诸位队员举行庆功宴,并与大家共同分享、畅谈、感悟首次平顶山露营之旅。


                                                                                    2021年6月4日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 孙海英 文字的魅力在这里像一架带着思考的编辑摄像机,由一群平常又不普通的人串联起来,点缀在那些华丽又不寻常的景色中,像一幅画卷铺展在我21分钟的阅读世界里!没去过,却像曹操的酸梅一样生津止渴! 发自8264手机版 ... 2021-6-5 15:49
发表于 2021-6-5 15:49 显示全部帖子
xingzhe007 发表于 2021-6-5 14:29 应伊春户外好友华毅大哥之邀, 2021年5月22日登平顶山并露营。2020年平顶山之行,与华毅大哥曾有过一 ... ...

文字的魅力在这里像一架带着思考的编辑摄像机,由一群平常又不普通的人串联起来,点缀在那些华丽又不寻常的景色中,像一幅画卷铺展在我21分钟的阅读世界里!没去过,却像曹操的酸梅一样生津止渴!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6-5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孙海英 发表于 2021-6-5 15:49 文字的魅力在这里像一架带着思考的编辑摄像机,由一群平常又不普通的人串联起来,点缀在那些华丽又不寻常 ... ...

多谢海英小妹鼓励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6-5 19:52 显示全部帖子
        又一次奇妙的山野之行,强者的游戏,有稍许的遗憾也不足为怪,感谢涛哥的文章为我开启了一次平顶山露营之旅!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6-6 14:35 显示全部帖子
希望下次有你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撰写的精彩出行记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