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747

主题

西北

乌孙山的风

查看:1296 | 回复:24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引言:读万卷书,就想行万里路;行万里路,归来读万卷书。

我是因为一张照片来到阿克塔斯,这是一片远离尘嚣的草原,这片草原在伊犁特克斯南面的乌孙山上,阿斯塔纳:哈萨克语的意思是“白石山”。

下火车坐中巴来到山下,走5公里山路到山顶。一路上,山路盘旋,山坡上开满白色的野草莓,粉红色的狼毒花,淡紫红的报春花,金黄色的毛茛,蓝紫色的不知名的野花,阳光猛烈,花枝婷婷,别处的花都是贴地生,这里的野花可以长到膝盖。白云舒卷,飘过草原,草原上掠过云的影子,阳光透过云的间隙光芒直射起伏的大地,投影出一片令人鼓舞的黄绿色,像希望一样引人捕捉,俯视草原,连绵不绝的山丘因流云明灭映出深深浅浅的绿,仅仅只是绿色,又有无数层次:棕绿、草绿、黄绿、暗绿、灰绿、墨绿、青绿、黛绿......有起有伏才是山,大地上哪有直线?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流云向草原洒下梦幻的光,这就是你心中的诗和远方,俯视原野的斑驳光影,广袤的山野天籁为歌。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山顶有两座小木屋,白色毡房如九星连珠洒落在黄色花丛中,蓝天上白云翻飞,远处灰蓝色的浓云带来雨意,衬着淡紫、明黄的花儿,更加清新脱俗,橄榄绿云杉给姑娘峰树起一道藩篱,花海中牧人骑马缓缓而来,消失于云杉林中,至美时刻,可惜不是你啊。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俄顷暴雨如注,我跑回去,换了干的衣服,歇息一会。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雨忽然停了,太阳出来,一切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爬上山坡,越高花越密,当远处白色毡房变成点点时,花汇聚成海,微风吹过,花海泛起微波,似乎花儿在恋爱,无声处喧腾着欢愉,初生的花正在绽放生命的华美。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坐在花海里看野花的不羁,它们在天风里自由呼吸,它们美在天际线,在蓝天里簌簌轻摇,它们妆点大地,满怀春色铺满山坡,铺满草原,它们簇拥着你,似乎你是花的王,它们等待你,把它们写入诗,画入境,让这美成为永恒......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山野里的花为什么这么美?因为它们相亲相爱,彼此依存,因为它们要抵挡山风侵袭,它们纤细的身姿藏着傲人的风骨,它们不是城里的花,带着脂粉气,带着铜臭气,带着汽车尾气,它们是人类的童年,所以我们要把它们找寻......
爬上高岗,野花遍野,远处草原光影明灭,一条小路蜿蜒而去,消失在天际,云杉随着山丘起伏,长成了山丘的浓密睫毛,大地展现绝美容颜,这是中世纪的大地,像魔幻世界里的山野。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风来了,野花簌簌舞动,飘荡的白云被风卷成一团棉,一堆雪,一片雾.....风猛烈地刮,小花们深深扎根在泥土,它们无惧风雨。风把我的头发扯直,像马的鬃毛根根飘扬,头上乌云随着风势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脚下野花澎湃起伏,这真的是花海,只有海才有这样的波涛,闪电闪过,雷声滚过,风要把我刮跑,南天一片灰黑,灰白云气连到地上,隐约看见白色雨线倾泻而下,那里的天空在下雨。西北却是蓝天,云团移动的空隙依然向大地洒下光芒,正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雨云迅速移动,黑云压境,风中凌乱,我裹紧红色斗篷,向山下奔去。草滑风紧,忘记了下的是冰雹还是雨,似乎都有吧,一身湿冷,恨不得裹个棉衣,一天过四季,就像魔法球一样,缩影了前世今生,因缘聚合。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换了干的衣服,天又晴了,已是黄昏独自愁,却向花间寻晚照。我和米米龙决定去看看毡房边那座黑白色的六角形大理石碑。来到石碑前,上面写着:姑娘坟。几面分别用中英文哈萨克文书写着阿克塔斯这片草原上流传的凄美爱情故事,一面刻着姑娘写的诗歌谱成的五线谱。姑娘不能嫁给心上人,18岁为情而死,死后埋葬在这开满鲜花的山岗上,她所写的诗读后令人潸然泪下。回去后,我找来了这位叫绍绮凯的姑娘写给她的心上人哈孜依的情歌,半个世纪悄然而逝,她的悲伤变成了阿斯塔纳的风花雪月,成为美丽的传奇。米米龙说,看了这个故事,突然觉得我们被风吹,被雨淋,风摇曳野花,原来是草原在给我们诉说凄美的故事......
旧时的风里,姑娘满怀心事,吟唱心中的悲苦:

洁白的羊毛啊,

慢慢地绕成线。

我十岁的那一年,

你就来到我的心里面。

啊......亲爱的哈孜依,

山头再高也有泉,

人的命呀拗不过天。

一晃就到了婚嫁的年龄,

你我再也不能常见面。

时光飞逝像风儿跑,

你我的诺言能不能实现?

啊......亲爱的哈孜依,

你也悲伤,我也悲伤,

我的眼泪流在那心上。


哈孜依在恋人的坟前唱的哭歌:


我恨自己的命真苦,
与夏吾夏开痛别离。
我本是个合群的人,如今却变得无处可去。
啊......亲爱的,
阿克塔斯的那场雨,
分明是上天在哭泣,
我无力摆脱这悲惨的命运,只愿上天有灵,让我们的心能永远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人生几大关,年轻的人们难以度过情关,怪只怪自古人情嫌贫爱富,年长者重金钱胜过爱情,年轻者为情所困,关关难过关关过,处处无路处处路。过了情关,情就不执了,过了钱关,人就自在了。

徒留叹息,此事古难全,不负如来不负卿,哪有不经历坎坷的美好?如果天随人意,那么世间会更加纷扰,如果天遂人意,还有一个可怕的魔咒:情深不寿。整个人世间就是这样,快乐有多少,痛苦就有多深。风雨有多狂,彩虹就有多绚丽。

黄昏随云烟的弥漫消散,草原沉浸在夜的迷茫里。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早晨踏着清冷的露水来临,走过青草地,登上高岗,朝阳已经照亮毡房,起伏的丘陵被阳光抹上了蜜,发出暖暖的黄绿色,太阳是最慈爱的,它给万物以温暖,为万物添加光彩,它成就生命,成就美丽。它是草原上哈萨克人的图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