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048

主题

法国

欧洲 | 环勃朗峰徒步

查看:10061 | 回复:139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前往La Peule牧场的时候,前后队伍渐多,夏令营的大孩子小孩子列队行进。牧场对面的高山上冰川覆盖,低处则是草原,散养着牛儿们。天气放晴,拍过从登山鞋里拼命向外生长的太阳花,我打开Kindle,任阳光暖暖地晒着脊背,舒服得不想起身。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出牧场,爬过一小段上坡,山丘起伏间未化的小雪坡是行进的调节剂。欧洲人工贵,这一路马(驴)帮少见,这里是第一次。该是个摄制组,主角是十岁以下的孩子,他们有的一身短打,自行牵着驴子迈过雪坡,井然有序。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翻过散落着雪坡的阴面,Great Col. Ferret就到了。Ferret大垭口是瑞士和意大利的边界,站在垭口,Ferret峡谷纵深远去,视线所及尽是包括勃朗峰在内的阿尔卑斯群山矗立,一望无际。人们在这里歇脚驻足,亦有人在右侧Pre de Bar和Trilot两大冰川前驻足,向那样子的人影凝望一会儿,我总有种走进去的错觉,情知不可能,赶紧收回目光。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垭口后的下坡比较陡,之字形下降,因是阳面,杜鹃比垭口前的背阴处更加灿烂。一边下一边在杜鹃丛中摆拍,一边感叹我们的顺时针路线避开了这个强力爬升。下到山腰的Rifugio Elina,休息午餐。根据路书,再有俩小时即可到达当日的山中木屋。于是我自信满满,决意晚上才大吃特吃,此时只分了点蒲子的蔬菜沙拉,喝一罐可乐。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垂丝百合,走错路的收获


发表于 2021-6-24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抵达Refugio Bonatti前的小溪,恍如川西


Refugio Bonatti隐于山腰


提前5个月,我订到了这里的双人间,卫生间和淋浴都是公共的。木头房间里除了两张床和一个挂衣架别无长物,然而一推窗,蒲子惊叹:“窗含西岭”,嗯,果然,千秋雪。


发表于 2021-6-24 15:19 显示全部帖子

                                                                                                   

窗含西岭千秋雪


Rifugio Bonatti以意大利登山探险家Walter Bonatti命名。Bonatti生于1930年,于54年成为登山向导,3年后在Courmayeur(我们今日的目的地,意大利小镇)定居。他因在阿尔卑斯的多项攀登成就而跻身于对伟大的登山者行列,其中包括:1954年他是首登世界第二高峰喀喇昆仑的K2峰的意大利探险队成员,1955年完成南针峰独攀并开辟新路线,1958年完成同样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世界Gasherbrum IV(世界第17高峰,7925米)首登,1965年马特洪峰(Matterhorn)北坡首次成功的冬季独攀。在马特洪峰北坡独攀后,他宣布从登山界退休,于2011年在罗马去世。
Rifugio Bonatti号称是环勃朗峰路线上最美的现代高山木屋,采用了环保设计和施工而闻名。它低调隐藏于山腰草地之中,木屋面对峡谷的西侧房间,正对Grand Jorasses(大乔拉斯峰)。木屋有一个可容纳约100人的餐厅,晚餐时徒步者们在标有自己姓名的餐桌上落座,与身边的陌生旅者们分享意餐和途中见闻,佐以红酒,伴着墙上各处悬挂的Walter Bonatti登山的照片,谈笑间颇有登顶成功返回的愉悦气氛。我们同桌有一对上海80后小夫妻和一对美籍台湾人。上海小夫妻5年前重装来走过环勃朗峰的半段,心心念念,这次轻装来补全另外半段,男生开朗健谈,英文极好,翌日早餐时听到他和几名美国徒步者侃侃而谈;美籍台湾人住在加州,徒步后还打算登顶勃朗峰顶,有点嫌弃他们前几日逆时针路途的林荫小道,说是太“Local”。当日晚餐是蔬菜沙拉、土豆泥、蔬菜蛋饼和甜品,上海男生期待的意式肉食大餐落了空。此处洗澡需要投币,每人免费领一币,每币供应5升热水,这点水我洗完脸就所剩无几了——山中用水用餐均不易,且珍惜。


Refugio Bonatti(图片来自网络)


Refugio Bonatti(图片来自网络)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