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260

主题

北京

探访日斯满巴,一段意外插曲

查看:2987 | 回复:15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日斯满巴碉房  摄影:火山岩

每一趟旅程都由机缘与际遇构成,大抵上没有不好的事情,有的只是让我们人生变得丰富的故事。

这天我按计划到访日斯满巴碉房,尔后走访宗塔、宗麦一带的草原,而且考察了道孚-玉科-红卫桥一线的路况。当然,也发生了与牧民的刮蹭事故,且花费了不少时间与精力来处理它。

当晚,我连夜驱车经观音桥、金川、丹巴、泸定回到成都,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旅程。
图文|火山岩

1


日斯满巴

日斯满巴碉房  摄影:火山岩

昨天蜷曲在车里睡了一宿,期间不时被高原的酷寒所冻醒。清晨过路班车的喇叭声将我唤醒,抬头望去,日斯满巴碉房正高高地矗立在山坡上,为物色一个好的角度观赏它,我往寨子里走去。“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古旧的藏房里传出稚嫩的背诵唐诗的童音,同时伴随着藏语低沉悠扬的诵经声——这让我既惊讶又欣喜,惊讶于国语的普及度,欣喜于教育的发展。当然,唐诗与经文背诵并存,也是极独特的听觉体验。 日斯满巴碉房  摄影:火山岩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日斯满巴碉房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碑刻曰:

“日斯满巴碉房是四川省乃至全国发现的年代最久、规模最大、层数最多,建筑最高的藏族传统民居建筑,被誉为「藏族民房之王」。

碉房坐落于距壤塘县城88公里的宗科乡加斯满村石波寨,是一座非常典型的藏族传统民居碉房。

始建于元末明初,在灿烂的民居建筑星河之中,日斯满巴碉房反映了藏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和崇高的审美意识,堪称藏民族建筑艺术宝库里的一颗耀眼之星。

碉房为片石砌墙,石木结构平顶建筑。碉房坐西向东,依山顺势,墙基北高南低,平面布局为长方形。

碉房为九层,下大上小,底层为牲畜圈,第二层北为厨房,南为客厅,第三、四层为寝室,第五层为经堂,第六层以上为杂物库房。”

藏式独木梯  摄影:火山岩由于地势特殊,从大门进入已是碉房的第3层。我悄声问有人吗,没有应答,便沿楼梯登上第4层,这时有一位僧人闻声走出来,我说明来意后,他邀请我下楼到客厅稍坐。登至第6层,便想去碉房顶层看看,但只有两节光溜的独木梯通往那里,让人心生畏惧。对我来说,爬独木梯并非难事,但若在缺乏防护的情况下发生意外就得不偿失了,遂放弃了登顶的想法。 藤编墙体  摄影:火山岩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细看建筑结构,除了承重的梁柱外,碉房的墙体用藤条编织而成,再填充泥土,可以起到减轻重量和防震的双重作用,我想这是日斯满巴能够修建9层且数百年巍然屹立的重要原因。

日斯满巴三层客厅  摄影:火山岩从楼上下来,我径直推门走进三层的客厅,只见雕梁画栋,藏族传统风格的彩绘精美,显得富丽堂皇。 巴玛嘎旺  摄影:火山岩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攀谈,我了解到僧人的名字叫巴玛嘎旺,在家里排行老二,而今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出家,近期因过藏历年而放假回家。正与巴玛嘎旺交谈着,一位女子推门进来,她是巴玛嘎旺的大侄女,目前成都职业技术学院读医护专业。我跟叔侄二人聊起日斯满巴的来历,获知的信息与网上流传的有较大差异,大概是这样的:嘉绒十八土司之一的绰斯甲土司有一个来自炉霍的叫囊卡甲的专职画师,在他年事已高的时候推荐其子蒲尔巴甲继任画师,从那时起蒲尔巴甲的后人代代相传担任画师,而囊卡甲的妻子正是来自日斯满巴家族。或者,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囊卡甲做了日斯满巴家族的上门女婿,其后人一代代担任了画师。在交谈期间,又进来一对母女,她们是巴玛嘎旺的大嫂与小侄女。小侄女今年18岁,在成都的舞蹈学校读高中,主修民族舞蹈,只见她端庄美丽,落落大方,极善言辞,令我暗自称奇。据小侄女讲,她的爸爸排行老大,作为日斯满巴第15代传人继承了绘画技艺,为了供她和姐姐上学,爸爸与爷爷仍然在承接建筑彩绘和唐卡绘画业务。
在交谈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这户人家的温馨与和睦,那处处洋溢着的亲情令人留恋,我开玩笑说「都不想走了」。其时已届10点钟,我婉拒了这家人邀请吃早餐的美意,起身辞别。离开日斯满巴,我并没有原路返回317国道,而是继续沿乡道前行,去往玉科、道孚方向。岂不知,这条路却走得跌宕起伏。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2



冬季的草原

  河谷里的碉楼与藏房   摄影:火山岩

出宗科乡不久,我注意到左侧的山谷里矗立着一座碉楼,随后在玉科前往红卫桥的途中也看到数座碉楼。由此看来碉楼在川西地区分布极广,已然超出了既有的认知。 桑古杰瓦永贡寺  摄影:火山岩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前行,在卧龙村背后的山坡上赫然坐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后查询得知这是桑古寺。桑古寺,又名桑古显密兴隆寺。它坐落在壤塘县宗科乡卧龙村,始建于公元1150年,是宁玛派寺庙。据说建寺之处曾是莲花生大士的藏法之所,毗卢遮那、拉隆贝吉多杰(他刺杀了末代赞普朗达玛)曾莅临该地。 壤塘民居  摄影:火山岩壤塘地区的民居属典型的石木结构,从建筑样式上看在藏区也算独树一帜。一般有3~5层,底层养牲畜,楼上为客厅与卧室,佛堂通常位于顶层,另有挑檐用来晾晒牧草。 壤塘-炉霍界  摄影:火山岩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出壤塘地界,进入炉霍县境内。实际上,这一带地处壤塘、炉霍、道孚三县交界处,距离三县城区都不是很远。 罗宗工委   摄影:火山岩不多时抵达罗宗工委,民居建筑风格立马变得截然不同了,壤塘地区的土石结构被炉霍地区的崩科式木楞结构所取代。 路边的马群  摄影:火山岩冬季的草原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般死寂,马儿们依然在路边悠闲漫步。 冰河  摄影:火山岩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今年的川西高原降雪比往年少,虽如此,夜间气温仍然低至零下10度左右,河面结着厚厚的冰。 冬日的草场  摄影:火山岩金色的草原,冰封的河谷,远方的寺庙,以及山尖上残存的冰雪,眼前的一切让我想象夏季这里的风景该有多么美丽,想必是一个繁花盛开的世界。 冬日的牧群  摄影:火山岩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草原上星星点点地散落着牦牛。川西牧场与人们想象中略有不同,冬季里牦牛依然高山草甸间游牧。
草原为冰雪覆盖   摄影:火山岩冰雪覆盖了远山,在山的背后的背后是低洼温暖的鲜水河谷地,是道孚与炉霍。由此我想到地形与地势决定了川藏地区的交通走向。由于河谷地带海拔低,土质肥沃,有利于农业生产,适宜人类居住,因而出现了大量人口聚集的村镇以及沟通村镇的道路交通。正因此,我们提出「高原的肥沃在河谷」这样的命题。 牧群  摄影:火山岩在低地农业区,人们已处于农闲季节,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但在牧区,牧民们依然无法松懈下来,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上山去探望牦牛,要把牦牛集中起来数数量,要把走散的牦牛找回来。
发表于 2021-8-11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3


一起交通事故

从宗塔到宗麦的路况是宽阔柏油路,但是宗麦到银恩变成了单车道的水泥路,偶尔会有双车道的路段。

过宗麦后,开始行车非常顺利,后来沿路频有牧民出现,路况变得复杂起来。每当遇到牧民时,我都小心避让。

突然,前方出现一位摩托车骑手,在双车道的路面上他碾压中线行驶,我鸣了喇叭,他略作避让,于是我开始超车。当我的大半个车身都已经超过他的时候,突然听到后边有异样的倒地声,从后视镜看去这位骑手连人带车摔在路上,我意识到发生剐蹭事故了,赶紧停车跑过去把这位车手扶起来,他情绪激动,用藏语叽里咕噜地叫起来,我想无非是在抱怨我怎么开车的,甚至在骂娘。

我向他道歉,但他依然用藏语激动地说着话。我意识到他听不懂汉语,于是上前拥抱他,拍他的肩膀以缓解他狂躁的情绪。慢慢的,他总算缓和下来,我帮他把摩托车扶起来,发现右侧的镜子摔坏了。

  孜仁降央在前方引路  摄影:火山岩

这时后边开过来一台摩托车,驾驶员会说汉语,于是他充当了我跟这位车手的翻译。首先我向车手道了歉,然后告诉他我开车跟在他的摩托车后边,到前方的镇子上给他修理摩托车。车手同意了,于是我们一前一后出发了。 我与孜仁降央  摄影:火山岩向前行驶约10公里抵达维它乡,找到一家修理铺并没有所需的摩托车配件,这时车手拿着他的头盔给我看了看,原来挡风罩摔裂了,我让他在修理铺选了一个新头盔,我付了钱,他颇为满意。为了示好,我邀他拍了上面这张合影。又换了一家摩托车修理铺,这里有所需的配件,老板说先把摩托车放在这里维修,我陪车手先去乡卫生院检查身体状况。我们驱车前往卫生院,车手的母亲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并且还有同村的年轻姑娘担任翻译,原来他在途中已给家人打过电话。他母亲见面后又是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意思是说膝盖磕破了,上衣袖子摔烂了,鞋子也摔坏了,满脸不高兴。这时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小高了解了情况,颇为同情我的遭遇,她冲我使了眼色,并提醒说不要到他们家里去,然后她查看了车手的伤势,认为只是皮外伤而已,给他擦了碘伏并做了简单包扎。我跟小高商量,稳妥起见,我还是带车手去道孚县医院拍一个CT片子,如果骨头没问题就可以放心了。征求车手跟他母亲的意见,他们说等家里大人过来再说,不久后车手的舅舅来了,他会说汉语,看样子去过内地的城市,算是当地见过世面的人了。跟车手舅舅商量之后,决定去道孚县城拍CT的片子。不久后车手的父亲也来了,我们三人一起前往道孚县城。行驶在以前不曾走过的道路上,看着新奇的风景,但我已无心也无可能驻足欣赏,只能是匆匆掠过,过玉科、七美,翻越海拔4300米的白日山垭口,再沿盘桓的山路急剧下降十余公里后抵达道孚县城。没想到又有熟人在那里等着了,看来不会汉语的藏人外出办事常常需要朋友帮忙。这位在道孚帮忙的小伙子名叫扎西尼玛,是经营玉科-道孚一线运输业务的面包车司机。他熟练地带着我们去挂号、缴费,并去CT室拍片子。不多时CT检测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没有问题,左右膝盖状况良好,我长舒一口气。这时我才知道车手的名字叫孜仁降央。从医院出来,我孜仁降央和他父亲吃了饭,又带他去服装店买了牛仔裤,随后我们驾车返回维它乡。途经孜仁降央舅舅家时,这位见过世面的康巴汉子跟我讲,只要骨头没问题就好,只是孜仁降央的衣服摔破了,而这件衣服要1000多块钱,鞋子也破了,我们协商看怎么处理?他们一家人用藏语交流后,舅舅说孜仁降央要求我赔偿1500元,后来又自降到1000元。我想发生这样的事故是因为小伙子驾车碾压中线,他本身也有责任,而我深知不能纵容他的贪欲,于是我说只能补偿200元,不然我们就请警察来调解吧。他们见我这样坚持,也就同意了赔偿金额。随后我们前往摩托车修理铺,我把更换后视镜和仪表盘外壳的钱付给了修理铺老板,并通过微信把赔偿款转账给孜仁降央。 录制视频为证  摄影:火山岩
我担心后续再有扯皮之处,于是拉着孜仁降央拍视频为证,讲清楚事故起因以及医院CT检查身体没有问题、摩托车已修好、赔偿款已支付,这件事情算是做了了结。随后我到乡卫生院与小高道别,我对她说感谢她并非因为她帮了多大的忙,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所表现出的同理心让我感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