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909

主题

邵阳

够虐,南太行

查看:15435 | 回复:57
发表于 2021-8-13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8-13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8-13 12:32 显示全部帖子


             玩户外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南太行之行 10.3  
           赶行程  用尽洪荒之力(峪河—磨河—马武寨村—抱犊村)
        有付出就一定有收获,走了1500公里就看到不一样的风光,脚板磨破了就换来一夜馨香。
        昨晚睡得很沉很香,为了赶路,天刚蒙蒙亮,就钻出帐篷,没煮早饭,嚼了几口干粮,喝了几口冷水,就出发了。
        走啊,走啊,直走到一个高高的大坝脚下,远看坝面上写着两个大字“磨河”,才知道离开了峪河大峡谷,来到了磨河大峡谷。
        磨河水库的水是墨黛色的,眨巴着眼晴,泛着一脸含蓄和羞涩,山、树、蓝天,倒映在水里,再好的相机也无法表现。
        这是一个饮用水水库,上游有个水源地管理所,纤尘不染,纯净天然,能饮此水的人们真是享受啊。

磨河水库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走到磨河尽头,之字路折返上山,走山脊,走悬崖,走垭口,下山梁,到了马武寨村,这时已经下午1点多了,饥肠辘辘,该进食了。


        一个偌大的村子才10来户人家,村口悬挂着村委会制作的农家乐示意图和监督电话,家家门口有店牌,没想到偏远山区管理得这么规范。南太行是中国著名的徒步线路,难怪从没听说过有宰客的现象。


        老狼和我走在前面,问了几家农家乐,都打烊了,且只卖面食。


        我们需要找一家有米饭的客栈,后来找到了。老板做好饭菜后,喊,可以吃饭了,大家饿坏了,端着大碗去盛饭。



柴火大米饭



大杂烩 ? 一锅煮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一大鼎罐柴火饭,一大锅子大杂烩,土豆、萝卜、洋葱、白菜、红薯、猪肉等等一锅煮,无辣椒。大家狐疑着,这个,咋吃?


        刚吃,难下咽,吃着吃着,感觉就好多了。有人说,几天没吃蔬菜了,补充补充维生素吧,听这么一说,大家吃得更起劲了,不一会一大锅全吃完了,饭也剩得不多,每人15元,真划算!临走前,大家还去小小的经销店,买了干粮,价格与外面样,矿泉水每瓶2元。



荤菜搭配



吃嘛嘛香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饭桌上,大家就一个话题,还有多远?有车去抱犊村吗?老板说,还有约15公里,没有车。俺们马武寨村就一条进山公路,村与村之间是不通公路的,抱犊村是南太行唯一不愿通公路的村。不愿通路,为啥呢?急着赶路,没多问。


        这下大家死心了,南太行行程四天,现在是第二天,才走了三分之一。大家已经很努力了,木子巾身体有恙刚恢复不久,娟子的半月板受过伤,婉秋是第一次远距离徒步,她们都巳尽了洪荒之力了。但现在只能向前,不能退后,更不能在马武寨停歇,还得快马加鞭,不然天黑之前,赶不到抱犊村。


        去往抱犊村的路,又是一条河谷,叫石门河。一见到这种河谷就蹙眉头,往上爬还好一点,往下走就心悬一线。一路顺河而下,满眼尽是断崖,滚石,跌岩,漩涡,滑石板,随时都有断腿碎骨的危险。


        最难忘的,是途遇一处天堑,陡崖直切,绝壁之上,挫了之字印痕,用于攀登。印痕上,立了几根木桩,搭了几根木头,绑了一条铁链,仍觉惊心动魄,不敢依靠。在汛期,飞瀑直下,山谷和鸣,定是绝景。在旱期行走,掉胆悬魂,血流加速,头昏脑胀,心房轰鸣。


        右岸有一条路标布带,提头示从那儿下去,才能攀岩附壁下到谷底。


        走在前面的木子巾没看到布条,直接从河道中央的凹口,一步一步蹲着身子索了下去,哪知下方遇一漩涡空穴,整个身子上下无着,悬在穴口。


        只听她大喊,娟子,过来,帮我提包。娟子正在拍照,闻声起步,摔了个趔趄。她顾不了疼痛,近前将木子巾的背包和拐杖提起来,等木子巾下去后,再放下去,由木子巾接住。


        我在远处对着她们大喊,回来!不是从那里下去的!回来!但声音淹没在空旷了。


娟子递包给木子巾,然后移身入穴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下到漩涡,还不能入道,还要出漩涡,才能下绝壁。




        木子巾已经没有了退路,娟子也不知所以,跟着扔包,移身入穴。两人在空穴里折腾着,突然,谷底传出“扑通,通,通……”的声音,还伴着女人的尖叫,“出事了,出事了……”心想,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谁掉下去了,那就不得了啦……


        走到栈道口,看到她俩已经走到了谷底,才舒了口气。原来是娟子掉下了一根登山杖,她俩正与同行的外地驴友一道,用棍子在平静的深潭里划水,登山杖飘浮到了潭口,拾起棍子又慢慢地走了,后面的路她们走得很小心。



天堑绝道



后面的路她们走得很小心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离开河谷,又上崖壁,穿过栈道,上了柔软的山道,大家如释重负,加快了行进速度,天黑之前,赶到了抱犊村。


        抱犊村比马武寨村热闹多了,村口的地上摆着一张羊皮,羊头还连着呢,刚宰的。问一个像老板似的中年女子,羊怎么卖?25块钱一斤(毛重)。


        大伙儿在村前一颗凉伞树下围坐着,有队友在联系餐宿。一座座石头屋,鳞次栉比,外墙上都贴着招牌,家家店子,人来人往,屋内禾堂,挤满了徒步者。客栈的床位满员了,打帐篷的营地没有了,就连店主也要打帐篷睡地铺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四合院,同意搭帐篷,搭帐篷不收钱,吃饭收费,晚餐每人20元,早餐每人10元,提供热水洗澡,大家感觉还行。院子很小,禾堂很小,就紧紧巴巴地在禾堂里打了八顶帐篷。




抱犊村石头屋四合院





发表于 2021-8-13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然后,点了几个小菜,热了自备的荤菜,围着主人家的圆桌,开始了抱犊村晚宴。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友桌为邻,杯盘和应,好不热闹。


        饭后,洗漱,洗衣,烘鞋,烘衣,海聊。看云层未散的天空,浮现了几颗星星,就知道明天是个晴朗天,心里亮堂多了。进山几天,每天都有一趟雨,磨死人了。




        入账准备睡觉,仍有人在吃饭,喝酒,K歌,一时无法入眠,起来走走。碰到一个当地人,她说她不是本地人,是新乡市开小饭店的,抱犊村人请她来这里指导他们开店。


        她告诉我,抱犊村是个好地方,自种自收,自给自足,进出村子,走河谷山梁,雨季河谷涨水,无法行走,只在枯水季节,下山采买。与外界不通婚俗,过去都是近亲结婚,现在小孩子外出打工、考学校了,近亲结婚的少了。这里风景好,走路来看风景的特别多,家家户户,月入过万,都富裕了。村里不通公路,在悬崖下安装了一个吊车,各家各户采购的东西,就用吊车吊上来。以前这里物价很贵,现在物质丰富了,物价便宜了,与外面一样,非常公道,村里又管理得好,你们放心消费,放心玩耍。


        酒好不怕巷子深,住在深山有远亲。老话一句一句被验证着,不由你不信。


        喝酒吃肉的吆喝声没了,满天飘扬的卡拉OK声没了,山谷平静了,我该入睡了。


        心里感慨,在这里,遇见的所有的人都很了不起了,队友们更了不起了,走了约30公里,赶上了计划中的进度,估计四天走出南太行,应该没问题。


马武寨村农家乐示意图




抱犊村女老板说“毛羊25块钱一斤”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