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068

主题

西北

山河故事之鳌太行

查看:14264 | 回复:63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想尝试每一种生活体验,开阔自己的眼界,挑战自己的极限,拓展生命的宽度,寻找存在的意义。而不是仅仅为了活着!。零小仃鳌太鳌太穿越是指纵贯鳌山--太白山这一秦岭主脉的穿越线路,两山之间的直线间距为46公里,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也由起点太白县的1740米上升至鳌山标志塔3475米,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用时6~7天左右,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石海,跑马梁的高山草甸中,其中需要翻越17座3400米海拔的山梁,是秦岭最为原始和最为自虐的顶级穿越线路之一,更是中国国内顶级驴友趋之若鹜的“神圣”之路。不过需要更正的是,百度和有些游记攻略里写的徒步公里数120和150公里这个数据,经过我这个不专业的人士实测只有80公里多。(请勿喷)鳌太线一天有四季,常年出现狂风、大雨、冰雹、雷暴、浓雾、冰雪等恶劣天气,由于是属于第四纪冰川遗迹地貌,山峰陡峭、石海茫茫,夏季穿越时水源稀缺,因其海拔高、攀登难度大,气候变化无常,穿越环境恶劣,昼夜温差较大,无人区较长,7天的负重,给原本事故不断而又没任何安全设施和安全标志的穿越埋下了更大的安全隐患,为此鳌太线也被驴友称之为死亡线路。那么鳌太究竟有没有那么神秘?那么离奇?那么不可攀越?先赋词两首:皑皑冰雪封千里,莽莽林海鸟飞绝。暮里山色落寒思,云天相连望太白。仙踪自此无处觅,敢笑世间几人同。今欲遂我凌云志,当占鳌头居魁首。《鳌山行记》 零小仃巍峨太白雪漫山,乌云倒卷青云落。峰回路转咫尺间,一点霞光万丈芒。寻踪问影古来客,莽苍大地气象新。一霄酒醒白云间,莫使畏途绝异色。《登太白山》 零小仃自我介绍我不是骨灰级玩家,不是资深驴友,不是专业户外探险家,不是专业摄影师,不是旅行家,更不是什么地理学家,也不是什么文坛巨匠。虽然我身上被贴了N种标签,但是它们没有改变我这个人,我依然是我,依然是金钱上匮乏,精神上富裕的流泪者。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周游.
  • zhb001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我没有任何称得上“专业”的装备,即便我这里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也只能说我的物品远远落后于任何一个以“户外人士”自居的朋友。我买不起上千块钱的鞋子,经常会在行走中走到指甲盖脱落,没有大方阔气拿出手的衣服,背包。没有能请的起谁去酒店好好美餐一顿的能力。因为任何多余和节省出来的资金,我都会用在下一次行走上。我之前没有和任何队伍走过多少长线,原因是我常常因为“贫穷”和别人格格不入,人家愿意住好的,吃好的,无可厚非,所以我不愿意将就别人,也不愿意别人将就我。当然,在鳌太上我也没有什么发言权,我是初涉鳌太,我也不想把帖子写成游记式攻略,因为鳌太线被专业的人士写得已经很详细和全面了,我不想在这里面“滥竽充数,画蛇添足”,影生生挤进这个不属于我的圈子。我请所有以“专业”著称的朋友,不要用“专业”这两个字来衡量我,看待我,更希望所有的资深人士,默默的路过我的文章就好,无论我对鳌太有怎样的认识,都是我自己的事,和任何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我为什么而来当我过久了“诗和远方”的日子,就再也难以回到苟且的生活中,我想人是需要面对现实的,那些在现实生活里无法获取的平衡和失落感,伴随着日子的流逝让我对过去念念不忘,心生留恋,又让我对此刻的决定心怀憧憬,奋不顾身。我从不为这一生的坚持了什么去后悔,但是我绝对会为了我没有把什么坚持到底而后悔。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愿我始终有我的少年梦,不因岁月而沧桑,不因年纪而终结!我曾承诺过我的朋友,那些曾说过要一起去的地方,我都会把它走完。对鳌太的概念,我觉得走鳌太和我走公园一样,无非都是出去走走而已!我不会为了看过很多帖子后把它当成洪水猛兽般望而却步,但也不会让我对它的敬畏成了畏惧!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团队的概念在我心里,所谓纵横无敌的团队,一定要有团队精神和不以个人利益为重的,更不是一帮“乌合之众”我很难让谁在我心中建立一种信任,这种信任可以让我死心塌地,毫无怨言。如果说我选择的团队是雷霆户外,不如说是雷霆户外里有那么几个人让我心悦不已,当我用“因为我爱,所以我在”来表达自己的时候,我才将自己的热爱融入在这个团队里。但是我更欣赏峰海说:不怕它难,就怕它不难!因为这句话张狂,也霸气,符合我这个“奄奄一息”烈马的性格。我将带着我的承诺,我对生日的献礼,我对鳌太的梦想,我对结束漂泊岁月的洗礼来圆我这次的鳌太之旅!也带着对团队的信任!无论鳌山太白迎来古今多少文人墨客,送走了多少形色各异的“行人”,还有仍在前赴后继的“信徒”,它都在那里不动声色看着春去春回,岁岁年年。一首《奇迹的山》静静的聆听着岁月的沉淀,娓娓的诉说着古老的传说,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圆梦之旅当来到塘口村的当晚,这里就是电闪雷鸣,暴雨倾盆,一行五人:峰海,哭笑,海之言,我,王梓楚(峰海姑娘)。咋一看,哪里是像来走鳌太线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鳌太线是男女老少闲宜的度假圣地呢。那又如何,王梓楚刚刚八岁,依然在本次穿越中走完了小鳌太,也奠定了我所知道的年龄最小的鳌太线穿越者的地位。海之言连条长裤都没带,打酱油打到如此份上,无愧于“酱油王”。峰海和哭笑是这里面有成功穿越大鳌太的经历的两个人。而我,念过论坛上几篇鳌太攻略,看过一下图片,大概背诵了几个标志性地名。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头一天上山就整整淋了一天雨,拔高塘口到火烧坡,除了觉得体能比他们逊色,我没有认为它很难。我亲爱的“男神”们都在这,即便累,我也不说。反正我知道他们也不会说。这是和相处久了相互了解的心照不宣!三点半就在盆景园扎营了,五点雨停,出来晒衣服,也晒晒心里的潮气,还能拍拍照片,已然是享受了。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由于吃了我一罐午餐肉导致王梓楚开始反胃,我莫名的躺枪,这已经是第二次以说笑引发的高反躺枪案列了。很多人经常会说我去过西藏多少海拔,去过雪山多少海拔,可是它本质是区别于鳌太线这样的高海拔重装徒步,走过西藏,爬过狼塔的未必在鳌太就没有高反,很多因高反致命的,其实在高反前就有了因为气候变化导致体能透支的早期表现。体能是决定抵抗力的重要条件,一旦出现这样的问题,下撤是比较明智的。但是你说它正确吧,它又未必正确,因为我从不以体能为骄傲,就像五哥说过那样,我从来就不锻炼身体,就会睡懒觉,可是我不管走哪,我却又都能走下来。那么这又是什么原因?我不想解释,有些东西真的是靠“死撑”!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那个时候的我还能在上面跑跑跳跳的,现在想想有些唏嘘,当时哭笑总是嫌我跳的姿势超级难看,说我拧巴的不得了,呵呵,如果我现在跳也跳不起来,不知道他会不会收起以前的嫌弃,不管我跳的姿势多丑,多别扭,也把我拍在镜头里,让我爱怎么疯就怎么疯,爱怎么跳就怎么跳,把所有镜头下的画面纳入永恒的纪念。经常我说自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很多人不信,他们总觉得我活得没心没肺,我很早就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需要珍惜的,今天陪你一起走的人,今后未必能在与你相伴同路。只是大多人没有过太多“失去”过的体会,就忽略了这些可贵的品质。
发表于 2021-8-1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白起庙,孤独的在这里了不知道多少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乾坤大挪移”跑到了这里来。很难想象这海拔3000米的地方就是当年的古战场,那么陆地肯定是经过了移动的。相传这里是杀神白起练兵过的地方,在这里我冥想了好一阵,似乎风中就能听见旌旗冽冽,战鼓宣天,号角长鸣,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的厮杀声。点上三支烟,敬杀神!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