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439

主题

其它

瓦伦丁 米哈伊洛夫是如何在托木尔峰上遇难的

查看:5198 | 回复:7
发表于 2021-8-23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瓦伦丁·米哈伊洛夫(Valentin Mikhailov,俄罗斯登山者)。图源:Dmitriy Klenov/mountain.ru


在危险的山峰上执行救援任务,也许没有经验的登山者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白天的炎热将冰雪消融......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我(即本文原作者,Konstantin Markevich)认识瓦伦丁·米哈伊洛夫还不到半年。三月底,他写信给我,建议我们一起做些事情。我还没有这个登山季的计划,但我同意了。
起初,我们想结合海拔进行一些技术性路线。但我们决定这样做没有意义,如果我们要去高山上,那么我们应该尽量多做一些事情。我们计划去列宁峰(Lenin Peak),然后去可汗腾格里,最后去托木尔峰
我们训练和准备。瓦伦丁每天锻炼两三次。6月末,他在贝赞基高山俱乐部的训练营里担任教练。然后他去了厄尔布鲁士峰,在海拔5000米过夜。
7月14日,我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奥什会面。7月25日,我们攀登了帕米尔高原海拔7134米的列宁峰。然后我们飞到比什凯克休息。8月1日,我们乘坐直升机前往天山的南因尼切克冰川(South Inylchek Glacier)。
大本营的天气很好,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我们决定立即攀登,特别是在列宁峰之后,我们已经适应环境了。我们吃午饭,然后开始…


发表于 2021-8-23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汗腾格里的快速攀登
计划奏效了,一天后的午饭时间,我们到达了汗腾格里峰顶!
8月4日,我们回到了大本营。我感觉很好,瓦伦丁感觉疲惫。我们决定在尝试托木尔峰之前休息几天。然后,我偶遇了我的老朋友,萨沙·伊万诺夫(Sasha Ivanov)。他来自圣彼得堡,我们经常在不同的地方见面,要么在山上,要么在攀登比赛中。
他告诉我山上有问题。
托木尔峰上的另一组俄罗斯登山者失去了联系。他们由伊戈尔·维斯科夫(Igor Viskov)带领,这些人经验丰富。很有可能,他们只是丢失了对讲机。事实证明是这样的,但我们当时并不知道。但他们的路线是沿着一堵又大又危险的墙走的,所以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至少有必要去那里评估一下形势。
托木尔峰。左侧是Abalakov路线。右侧是经典路线。图源:Markus Gschwendt
发表于 2021-8-23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救援行动
但是,由亚历山德拉(萨沙)·莫洛什基纳(Alexandra (Sasha) Moroshkina)带领的一支来自圣彼得堡的经验不足的队伍在Abalakov路线上遇到了麻烦。他们摔倒了,往下飞坠时,一条冰裂缝奇迹般地阻止了他们的下滑。他们说自己受了很严重的伤,当他们能够终于能独立行走时,他们请求帮助。我们在同一路线上的三个俄罗斯朋友,包括尼古拉·托托马尼(Nikolai Totmyanin)和亚历山大·杜谢科(Alexander Dusheiko),设法把他们从这个裂缝中拉出来,然后降低海拔。
瓦伦丁和我认为受伤的登山者仍然需要帮助。我们的三个朋友不足以帮助他们下撤。所以我们七个人又上去了:萨莎·伊万诺夫(Sasha Ivanov)、阿图尔·马蒂尼扬(Artur Matinyan)、维提娅·特里科佐夫(Vitya Trikozov)、娜斯蒂娅·佩特洛娃(Nastya Petrova)、娜迪亚·穆志基娜(Nadya Muzhikina)、瓦伦丁·米哈伊洛夫(Valya Mikhailov)和我。
即使这可能还不够,但我们想要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我们推迟了自己的计划,8月7日一大早就离开了营地。我们带了大约400米的绳子来固定棘手的部分,以加快受伤人员的下撤,并帮助运送食物和药品。
在路上,我们遇到了伊戈尔·维斯科夫(Igor Viskov)的团队。不出所料,他们的对讲机弄丢了。一天夜晚,一场粉末状状雪崩袭击了他们,掀翻了他们的帐篷,他们身上全是雪尘,但他们仍安然无恙。他们继续下撤。我们少了一个忧虑。
傍晚,我们到达了5200米的“台柱”顶端,并在那里搭营过夜。
发表于 2021-8-23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计划
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早上5点,瓦伦丁·米哈伊洛夫、维提娅·特里科佐夫和我去见被困的登山者。我们带着药品和150米长的绳子。我们计划给他们提供治疗高原反应的药物,并帮助他们背沉重的背包。
与此同时,萨莎·伊万诺夫和阿图尔·马蒂尼扬下山用我们手里的绳子把“台座”陡峭部分的路线固定好。在没有足够绳索的地方,他们准备了降绳站。娜斯蒂娅·佩特洛娃和娜迪亚·穆志基娜则在营地等待。
早上,我们按照计划出发,沿着雪地走到山脊上。一开始是平缓的,然后是陡峭的一段路。在这一段的上部,我们埋了一袋雪,做了一个绕绳下降站点,并留下了100米的绳子。
然后开始了一个有飞檐的部分。这段路有100米长,尽头是一堵岩石墙,在那我们会碰到受困人员。海拔已经达到5650米左右。飞檐很陡,但看上去很可靠。这里本来也很平缓,有的地方几乎是水平的。
我们沿着前面有三组队伍走过的路线走去。萨沙在对讲机中要求在岩壁上挂一根绳子。我不太明白这个要求,因为他们只需要建一个站点,然后往下走,而我们需要爬上去。
瓦伦丁·米哈伊洛夫爬了上去,用铲子挖出了一个绕绳点,开始往下走。其中一名登山者娜塔莎·贝林基娜(Natasha Beliankina)则系在绕绳点上。当站点被毁坏时,瓦伦丁已经爬到岩壁中间了。他们本能地在山脊的两边滑动。瓦伦丁爬着向我们走来,娜塔莎一直等着,直到尼古拉·托托马尼建立了一个安全的保护。然后她也到我们这边来了。显然,这个绕绳点很糟糕,所以它被毁了。情况不容乐观,但也没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新手肯定不会出现在托木尔吧?
别林基娜((Beliankina )和托托马尼(Totmyanin)下撤了,紧随其后的是受困者。第一个是Ilya Solovyov,他非常慢,看起来没完没了。这看起来很奇怪,就好像是第一次一样。但这是在托木尔峰,一个新手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
我把他的受伤、震惊和疲劳归咎于他的笨拙。然后是Sasha Moroshkina,后面还有一个。在这面墙壁下面有一个宽敞的平台,甚至都可以在这里过夜。
瓦伦丁从Sasha Moroshkina手中接过她的背包,然后和Sviatoslav Kornev一起往下走了一点,来到了我们计划从那里开始的绕绳下降之旅。
之后,我再也没见过瓦伦丁。
瓦伦丁·米哈伊洛夫出事前后的现场。图源:Konstantin Markevich

发表于 2021-8-23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飞檐在炎热的天气下融塌了
我在上方等一位需要注射治疗高原反应的登山者。顺便说一下,其他人都拒绝注射。总的来说,他们看起来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
我记得某个时间,有人说檐口塌了。起初,我并没注意到这一点。然后我发现有块巨石滑坠下来。Sviatoslav Kornev坐在我们计划的绕绳点。一开始我很困惑,以为瓦伦丁也在往下攀爬,并解开绳子。
但当我接近这个点时,我看到绳子上面只有背包。而瓦伦丁不见了。我走到飞檐崩塌的地方往下看,冰沟一直往下,穿过岩石,一直往下到达800米以外的冰川。没有人能在这样的坠落中活下来。
我在对讲机里报告了事故。
另一个奇怪事件
我们继续下撤,但我越来越怀疑这些登山者的能力。下山的时候,马提尼扬和特里科佐夫先下撤,伊万诺夫和我在后面。
有一次,我们不得不把绳子往下传。这一招需要伊利亚·索洛维约夫(Ilya Solovyov)重新打结。我把绳子末端递给他……结果他不知道怎么打8字节。这可是在托木尔峰,在一条极其复杂的路线上!
从那一刻起,我就忍不住认为,他们的攀登是某种愚蠢的欺骗,失败根本不是意外。伊利亚·索洛维约夫的失误远比飞檐崩塌更让我震惊。
然而,由于伊万诺夫和马提尼扬出色的路绳固定,我们迅速将受困者再降了800米。到了晚上,所有人都到了冰川上。
崩塌的飞檐的特写。图源:Konstantin Markevich

发表于 2021-8-23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绳子能救他吗?
在滑坠的时候,瓦伦丁没有系绳。在过去的10天里,我一直在想,如果他绑在绳子上会是怎样。我相信,从那个山脊和飞檐的位置来看,很有可能整条被绳子拴住的人都会掉下去。
我认为事故的原因是在白天温暖的时候长时间呆在危险的檐口区域。你需要在早上5点钟的时候尽快通过这里。从上午9点到下午12:30,我们在那里待了3.5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你会是幸运的,也许不是。
事故发生当天,伊戈尔·维斯科夫(Igor Viskov)、谢尔盖·谢里亚诺夫(Sergey Seryanov)、伊利亚·佩尼亚耶夫( Ilya Penyaev)和帕沙·福米克(Pasha Fominykh)一起去搜寻瓦伦丁。他们检查了冰川的斜坡和山壁,但什么也没发现。8月10日,我费了好大劲才飞到那个地区上空,拍下了照片。也许我们以后能从这些照片中看到些什么。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那一天听着Sasha Moroshkina一直抱怨她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以及为什么“这个男孩带着[她]的背包飞走了”的话,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恶心。
亲爱的Sasha:这个“男孩”他43岁,有两个孩子,一个妻子和年迈的父母!
救援是自愿的,也是危险的——托木尔峰更是如此
他拿走了你的背包是因为你在对讲机里告诉我们你有多难受。如果你正确判断自己的力量和经验,就不会有人倒下。我没有指责任何人。参加救援是自愿的,也是危险的。参与托木尔峰的救援行动危险系数更是乘以三。但所有事件都有原因。
如果你在晚上只带着两盏头灯但四个人同时下撤,就会有人摔倒。如果你咨询的资深登山者建议不要走这条路线,那么听一听是有意义的。特别是,如果一个没有登山经验的人尝试这样的攀登,就可能会遇到麻烦。
当然,还有伊利亚·索洛维约夫(Ilya Solovyov)。一到大本营,他就开始鼓起双颊,吹嘘他是如何征服托木尔峰的。
我想打他,但不知怎么的忍住了。




发表于 2021-8-24 10:2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8-24 12: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迎浇雨 于 2021-8-24 12:05 编辑

从措辞来看,作者够能忍耐、有涵养。但同样来自俄罗斯,Sasha Moroshkina、Ilya Solovyov这几个B还是人吗?人家瓦伦丁为救援你们把命都搭上了,还在BB你的背包、你的巨婴登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