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887

主题

邵阳

星语

查看:5567 | 回复:3
发表于 2021-8-24 11:21 显示全部帖子

                                                                                                   

                                   来源:网络

雾气蒙蒙,似雨非雨,还约流星雨。

上午没诺,下午没应,很晚了还在微我。

小猛一上车,就嘀嘀咕咕,原来美友上了别人的车。

三男一女,子夜上山,遇到下山的车,他就喊“回去吧,流星雨要下半夜去了。”没有一台车回应。

下车,爬山,又遇手机照明族,还有个手机没电没充电宝的,我墙都不扶就扶你哈,好在我带了头灯备了充电宝。

女孩爬山还行,只是速度有点慢,男人们搭把手,也就同步了。

庵院建在路途,周遭无路通行。门前十来个青涩男女,搂着被,背着包,站在夜风里,无惧寒意,原来山门紧锁,久扣未开。

小秋骑在小猛的肩上,欲爬墙入内,无奈墙高作罢。

“跟我来吧”,带他们绕墙跟,开出一条道来。

上到后门,爬进屋内,打开前门,青涩男女,一涌而入,高兴地哇哇直叫。

“小声点,不要吵醒了住持大师,不然,会将你们赶出山门的。”我说

风大,天凉,他们就在庵院了,而我们直接上了山顶。

顶上风更大,费了好大劲,才把帐篷搭好。

云层稀疏,星星几颗,再怎么瞧,也与流星雨般的天空挂不上钩。

“不急,不急,抖音上说,流星雨要到下半夜三点到五点去了。你看,你看,风起了,云散了,藏起来的星星出来了,马上就来流星雨了。”大家顺着小猛的忽悠不作声。

山顶云层确实散了,但只散开了山尖尖上这么一小圈,天空云层也只散开这么一小圈。圈内星星,密密麻麻,大如黄豆,小如米粒,一眨一眨,噗嗤噗嗤,晶莹稚嫩,十分诱惑。

但是,不一会儿,雾罩山巅,星空失联。气温越来越低,我钻进了帐篷,小年青们还在金子岭的石碑前摆POS,后来也一个个钻入帐来。

帐篷是双人的,四个人只能坐着,打开门帘,不时瞭望星空。

多带的衣服都给他们了,只有短衣短裤的小猛说,冷个屁,我从不怕冷的。

预报三点的流星雨到了,大家走出帐篷,苍天不负韶华,终于看到了流星雨。

偶尔,一颗星星,突然幻化成一线火光,飞速奔泻,瞬间消失,无影无踪,犹如生命,一碰就碎,脆弱得令人心疼。

流逝的星星,稀稀拉拉,有时一个,有时两个,三三两两,但形不成雨,不是想象中那般好看的流星雨。

“哇塞,流星雨啊,一泻千里,太美丽了,爱煞人了”。这是小猛在拍视频,故意哇哇直叫,虚构氛围,炫朋友圈的。

与流星雨相比,我看重挂在天上的小星星,更看重稳如磐石的大星星,还看重很不起眼的小点点,它们坐如钟,站如松,行稳致远。

而那些流星,那么经不起折腾,扛不住打击,消得突然,逝得恍惚,如同这场新冠,留下的是根深蒂固者,消逝的是根基漂浮者,给人的印象全是遗憾。

“还有多余的衣服吗?”小猛也冷了。他明知没有了,只有一个劲地跳啊,蹦啊,突然搂起女孩,扑腾着举向天空,吓得女孩哇哇叫,但就是不停下来,一时间,整个山头,浪声四起,将那满天的星星抖落人间。

凌晨四点多了,还见不到雨点般的流星,于是拔营下山。

刚下到一个山梁,但见一串串流星雨,从山下往山顶奔涌而来。

正在狐疑之际,一个熟悉的脆脆的声音,随风灌耳。

“花花,花花,是你们吗?你们跑步上来看流星雨吗?”我大声地问。

“是呀是呀,是乔哥吗?你们下山了?再上去,一起看流星雨”。

花花是我们跑圈的人,他们十多个人半夜从县城出发,三个多小时跑到山顶,为的就是这充满幻想的流星雨啊!

流星雨是梦想流星雨是飞瀑,流星雨是喷火,流星雨是涅槃,流星雨是重生。

生是美,逝是美,感受和禅悟更觉美。

星空物语,一颗星星,一个生命,生亦坚强,消亦辉煌,何如流星,弥久永恒。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8-24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好友 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1-8-24 15:20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彩美图
发表于 2021-8-24 16:40 显示全部帖子
优美的照片和流畅的文字引人入胜,值得欣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