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439

主题

其它

四川的金冰镐级线路—贡嘎山域篇

查看:9962 | 回复:25
发表于 2021-8-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三连峰东南峰 6250米

San Lian SE

首登 南壁 Hard Camping 艰苦露营 2015/11

波兰人Marcin Rutkowski, Wojciech Ryczer和Rafal Zajac

ED2 M7 WI5 R 1450m

三连峰的具体指代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一般认为,最早被命名为“朱山”的其实是海拔6368米三连峰北峰,不过现在我们一般把西北处不远的6468峰叫做“朱山”。

另一方面,三连峰也曾经被误认为是三座分别的山:龙山、朱山和现在的三连峰北峰。Radium的《贡嘎山域定名考》对朱山和三连峰的问题做了非常细致的研究,非常细致和严谨。

说回波兰人的攀登,采取半阿式(Semi-Alpine Style)。需要把这种方式和混合风格做区分,半阿式仍然属于阿尔卑斯攀登的范畴,其最大特点是会在将要攀爬的线路上做运输或者适应,因此常常与One Push相对应。

接近三连峰的冰川非常破碎,这支3人小队10月19日到达海螺沟,花费了数日用于运输、建营,终于到达海拔5260米的山脚,到11月6日才正式开始攀登。他们在线路上运输装备和适应,还在第一段修了路绳以便后续快速通过。

这是目前我见过的评级最高的线路之一,ED2代表了超越ED+的艰苦程度,而一般金冰镐的线路都是在ED+左右。

有一部分人不会使用ABO的定级,而用ED+数字代表ED+以上的难度,ED2和ABO应该是比较接近的。他们的攀登简记中提到,在海拔6000米的高度,一段非常run out的地形,雪只是心理上的安慰,难点处就像是在干攀抱石。



发表于 2021-8-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爱德嘉峰 6618米

Mt.Edgar

照片来自微博 @三晋与嘉绒

东壁首登 东壁转东山脊

The Rose of No Man's Land

无人之地的玫瑰 2010.11

美国人Kyle Dempster和英国人Bruce Normand

VI WI5+ M6 2400m 4日 阿尔卑斯风格

2010年,Kyle Dempster和Bruce Normand完成了爱德嘉峰东壁的攀登,一年前他们在西藏完成的雪莲西峰北壁获得了当年的金冰镐(2010)。也是在这一年,老布来到中国人民大学任教,在此之后和巴西人Marcos Costa搭档,在中国探索了许多未登峰。这次攀登还涉及到三个中国登山者:严冬冬和古古,他们计划攀登爱德嘉的北壁,同时也作为朋友接应;李宗利,作为川登协的联络官。

东壁的类似线路,在2009年有一次尝试,以极度的悲剧收场,中国登山的半壁江山都参与了那次救援——雪崩夺走了Copp、Dash和摄影师Wade的生命,而且是在他们决定撤离以后,取回装备时发生的。

听说,李宗利把爱德嘉的东壁称为“鬼门关”。

Bruce Normand在报告里写:“震撼而野蛮,绝美却致命。这是一次惊人的攀登,有着难以置信的危险。”

Dempster归来后,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我攀登的其他山峰都给留下骄傲和温暖的感觉,让我感受到力量。而爱德嘉让我的精神和身体感到无比空洞……爱德嘉有很高的风险和客观致命的因素——即使登顶,不适也没有消失……我再也不会攀登这样凶险的山了。”

后来,这位世界最顶尖的登山者之一,在2013年成功攀登了恐怖的Orge食人魔峰,后来在第一次尝试被认为是最大难题的Orge II时,面对同伴断腿,自己滑坠,劫后余生。一年后,他们再次挑战,却在一场风暴之后,永远没有回来。

发表于 2021-8-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西壁首登 The Moon’s power 月之力 2017.10

意大利人Tomas Franchini

WI4+ M4+ 90度薄冰 独攀

&

西北壁首登 Colpo Finale 最后一击 2017.10

意大利人Fran?ois Cazzanelli, Matteo Faletti和Tomas Franchini

西北壁600m转西南山脊, WI5 90度

2017年的秋季,6个意大利人,Fran?ois Cazzanelli、Francesco Ratti、Emrik Favre、Tomas Franchini, Matteo Faletti 和Fabrizio Dellai来到贡嘎山域,完成了一系列攀登。其中最卓著者,莫过于Tomas Franchini单人攀登爱德嘉峰,创造了西壁首登。

他在午夜出发,6点40到达顶峰,沿韩国队2001年首登爱德嘉开辟的西南山脊下撤,在月光的照耀下完成了世界级的攀登。

“我爬到左边一个直通西山脊的槽中,并没有打开头灯,月亮完美地照亮了前路,给予我力量。漫长的攀登,比我想象的更有技术性,我面对90度的垂直台阶、艰难和高技术性的路段。我不得不小心轻盈的移动,才不会破坏薄冰的结构平衡。我不时能看到镐间与薄冰下岩石迸溅出橙色的火花。”

二十天后,Fran?ois Cazzanelli, Matteo Faletti和Tomas Franchini首登了爱德嘉峰的西北壁,开辟了Colpo Finale;而另外3人则重复了2001年韩国人的经典线路,6个人同时站在了顶峰。Tomas两次登顶,第二次攀爬时,还能看到他独攀时在西壁留下的痕迹。

意大利团队在贡嘎山域的这次攀登可谓不可思议。他们集体登顶爱德嘉峰前,横扫了附近的山头;同样分成两队,分别尝试了爱德嘉东脊和西北壁直穿的线路,取得了相当可观的进展;Matteo和Tomas还在嘉子峰开辟了东南山脊的新线路“White line(白线)”。Tomas和Matteo也因此获得了2018年金冰镐提名。

这是一次世界最高水平的攀登盛宴,但也离不来罕见的超长好天气周期,让他们可以不断尝试超高难度的山峰。爱德嘉峰至今只有5次登顶记录,有3次是他们这一次创造的。


以上的这些攀登,大多发生在最近20年内,再早的攀登很难找到详细的图文资料。列举时,主要是综合攀登的客观难度和历史性。

因此,有许多非常卓越攀登没有列入,比如小贡嘎、勒多曼因上的线路,还有年波贡嘎也没有列入。

有一部分原因是,从综合角度看,还没有达到最顶级攀登的级别;还有就是资料较少,没有办法说清楚。

比如Bruce Normand在6460峰的首登,新西兰队在多戈隆巴的攀登等等,线路难度无法判断。

朱山和龙山附近的6460峰

贡嘎山域,还有许多未登峰。最耀眼的朱山、龙山、三连峰中央峰和西北峰,以及数不清的卫峰,比如日乌且与爱德嘉之间的几个山尖......还有各种人迹罕至的山脊、北壁、新线路等待着攀登者。就算是重复已有的线路,也是相当大的挑战。

这时候终于理解了那句话,贡嘎山域是可以爬一辈子的。


--我的登山日记--





发表于 2021-8-27 13:48 显示全部帖子
等烟霞重逢水月,
等不可能成为有可能。
等翔鱼怀念飞鸟,
等大漠屹立孤堡,
等到春来花自清,
等到秋至叶飘零。
莫漫地老天荒,
深知来日方长,
风景是人的心中所愿。
岁月荒凉,只为等成。
发表于 2021-8-27 14:23 显示全部帖子
难得的好贴!
传奇色彩的爱德嘉堪称贡嘎王冠上的宝石,她和嘉子峰两座6千级贡嘎卫峰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高于大多数7千、八千级山峰。
发表于 2021-8-27 15:1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一年只爬一座山 于 2021-8-27 17:29 编辑

可以补个金银山东坡,也是很难的线路,韩国队两次没搞上去,至今没有金银山东坡登顶记录。
发表于 2021-8-27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看的头晕目眩
发表于 2021-8-27 17:12 显示全部帖子
是新疆的雪莲西峰吧
发表于 2021-8-29 09:09 显示全部帖子
这帖子顶级了。。。
发表于 2021-8-30 11:21 显示全部帖子
膜拜,太厉害了,难得的好帖子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