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3832

主题

广东

骑行柴达木盆地

查看:14087 | 回复:56
发表于 2021-9-10 10:51 显示全部帖子
来完成个任务
发表于 2021-9-10 10:5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21-9-11 09:45 编辑

D1(德令哈~托素湖~怀头他拉镇)

     昨天和周哥喝了两顿酒,兴尽而归,随后送他去火车站。记得他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两眼放着光,路灯下发如乱草,生机勃勃。此间定格,一声保重,各奔东西。他回家,我踏上未知的旅程。所有的分别的都差不多。拥有后再失去的那种寂寥。

     夜里和某人关于海子怼到内伤。只睡了两个小时。你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有更加不开心的事情等着你。一大早被客栈老板赶出院子。嘴里骂骂咧咧的。我不敢和他顶嘴。我怀疑他脑子有问题。但我肯定不会放过他。在骑行结束后,我在大众点评网上给他一个差评:“开民宿象闹着玩似的,一大早把客人赶出院子。你要么是人品有问题,要么是脑子有问题”。平台管理员觉得我可能是恶意差评,没有显示。我向平台提供了我和老板的聊天纪录,差评通过审核。不过他也不在乎,开民宿应该是他的副业。他还经营了一家防水工程公司。

     这件事情以第三人角度描述的情况是这样的:

     因为疫情游客锐减九成。老板两个客栈只有一个客人。他本可以关闭客栈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但是他没有,为了这个客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陪了住客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早上客人磨磨唧唧不走,西北大汉终于忍无可忍……

     西北人语速很慢,舌头打结。显得憨厚天真。德令哈的经历颠覆了我对西北人的认知。哪里都有好人坏人。民风纯朴多是一厢情愿。


     我的车首包还没有装好。被迫把自行车驮包都搬出了院子。在院子外面散落了一地。更狼狈的是车首包的钢线头被我搞大了,老穿不进孔。需要更锋利的钳子或者刀再切掉一点。但是没有工具。折腾了一个小时才离开客栈去吃早饭。又被早餐店老板批评我不讲卫生:吐痰应该先吐到纸巾上再扔进垃圾筒,不可以直接往垃圾筒里吐。来自一线城市的我万分羞愧。



     先骑向新火车站,那是我九年前初见德令哈的地方。我也要在那里作别。虽然不顺路,但生活需要仪式感。在新火车站拍照留影,随后骑向托素湖。


     托素湖景区叫“外星人遗址”。那湖边的岩石中有多处管状构造,成份诡异。被 当成一个热点开发成了“外星人遗址”。我对此并不好奇。我是去看湖。托素湖非常漂亮。象藏北的当惹雍措一样晶莹。但因为疫情景区关闭了。有两个保安在看守。我问保安可不可以放无人机。保安说可以。无人机飞到湖面上空有发出返航警报。我没在意。我一周前充满了电,并不知道无人机的电池是有自动放电的设计。一周后电量只有60%了。我继续前飞,无人机突然显示因为没有电要迫降。我一下慌了。飞的太高太远,我平视和俯视都不能确定哪个方向离岸最近。最后根据水色的渐变认定岸的方向,控制杆使劲往前推。在最后一秒,把它推到了岸边。然后黑屏了。。。

     接下来就是找飞机。

     看门的保安很客气地同意我进去找。当我走进景区内部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个巡逻的保安。他不让继续走,让我上他的车。提出要开车带着我去找飞机。但要给他二百元钱辛苦费。我提出给一百放我进去自己找。他说景区有摄像头,领导看到有人走动会处罚他。知道他在说谎,没有告诉他另一个保安同意我进来的。我怕激怒他会给我带来麻烦。

     飞机很快找到了。付钱后他说:“我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千块,我也没有其它的收入,不象你们能挣很多钱”。这个人情商很高。一句话把自己的姿态从敲诈变为了乞讨。给足了我面子,也化解了我的愤怒。


     接下来去克鲁克湖。传说克鲁克湖和托素湖是一对夫妻化成。克鲁克是个美丽的女子,被强人掠走并设计害死了她的丈夫。她们死后化成了两个湖。两个湖有一条河相连。我称之为“爱河”。克鲁克湖是淡水湖,托素湖是是咸水湖。那是巴音河水的终点。

     克鲁克湖向北走到头就回到了G315国道,再向前20公里结束今天的行程。到达怀头他拉镇。德令哈到怀头他拉只有50公里。因为到托素湖绕了一个大弯里程增加了70公里。今天总共骑了120公里。很久没有煅炼。身体有点吃不消。安顿下来后,没有食欲,只想喝水。和两年前骑219到红柳滩的症状一样。我知道我又生病了。。。

九年前的夏天,来过这里。还自拍了一张。照片找不到了。



情绪调整好了开始我的行程。这一天正好是大巫摔伤满一个月。我怕气急败坏会步他的后尘。




远方是祁连山。这是新建的路,还没有通车。我猜将来周围房子会起来。否则道路不会搞的这么漂亮。




我从新火车站绕了一下,非常巧合地避开了车流。






左转去托素湖,右转上G315。







上图左转后就能看到这个大门楼。柯鲁柯农垦文化风情小镇




这个雕塑在蓝天的衬托下,显得肃穆庄严。很多人的青春年华埋葬在这里。





比较难得的林萌道。几乎看不出这里是柴达木盆地。





红色浸染的土地。




鲜花铺就




为了特色旅游,这里的门面都建成当年的样子。




感觉象个砖窑,废弃了。




海子诗中,最后的草原。只属于自己的青稞。没有人类的地方,青稞才属于它自己。只属于自己的青稞和最后的草原。都是在指柴达木的边缘。生命的边缘,人烟的边缘。



场景让我想起四年前经过的哇玉香卡,那里也属于柴达木盆地。树冠死亡。树身茂密。原因不明。





看到一个路牌,随手拍一张。



向左是去托素湖的路。








盐碱地里常见的植物,应该属于芦苇。



跨越青藏铁路。







等来一列样子很滑稽的火车。



这是巴音河,她从德令哈流过来。一路给我送行。







路边有亮晶晶的红果子。



近看很漂亮。象红宝石。




这树死了。没扛得往盐碱地的侵蚀。





远方祁连。最后的草原。我只身打马。







枯树上有生机。







还是上图位置拍来时路。




遇到来自深圳的小李。他非常热情,温文而雅。他要我有困难就打他电话,只要他还在柴达木盆地。遇见他是今天最温暖的事情。




停下来是因为想拍水里的水鸟。但太远了拍不到。




托素湖,无人机差点牺牲的地方。






特别象藏北的湖,





托素湖到克鲁克湖之间有一段很长的土路。走的很费劲。







沙土,很容易摔车。



沙土,加搓板。更困难。







到达托素湖和克鲁克湖之间的小河,我称之为“爱河”。这夫妻俩死了。仍然手牵着手,不忍放开。



小河里有鱼,有水鸟不断地飞过。







这是克鲁克湖景区的收费大厅。建的很气派。可见期望很高。希望当地政府不会失望。





还没有投入使用。我免费了一次。






克鲁克湖是淡水湖,水产和江南一样。有鱼有虾蟹。







推车去水边感受一下。



用舌头确认确实是淡水。“柴达木”是蒙古语“盐泽”的意思。淡水湖非常稀有。




我转到了315国道。







不知道这圆圆的庞然大物是什么东西。直到我快走出柴达木盆地时才得到答案。你们可以先猜猜。脑筋急转弯。




怀头他拉镇,门楼很时尚,但看不出来什么风格。




点了一份我最爱吃的葱爆羊肉。结果一口都没吃。饭也没吃。把西红柿汤喝完了。好渴,就是不饿。和当年在红柳滩的感觉一样。那里海拨高,我认为是高反。这里海拨不到三千,我觉得应该是水土不服。其实高反也是水土不服。




晚上住的蒙古包,180元一个包。夜里好冷。出被窝的时候抖的好历害,感觉身体被冷气穿透。单薄如纸,不堪一击。

3人点评 收起
  • 成都顺其自然 这次重装哦。风景不错。游记尾尾道来,一直喜欢这风格 2021-9-13 12:30
  • 德斯阿 又看了一下开朗专卖,哦,它这款本身就是布鲁克斯的坐垫,我还以为你后换的呢,哈哈~~ 2021-9-10 22:20
  • 德斯阿 换车了?开朗环球,坐垫换成布鲁克斯提高了档次,非常正确,不过成车的套件稍逊一点,这个价钱咋也的是NX的,加油更新~看看你无人机拍的照片~~ 我定的开朗318车架刚刚接到客服通知,已经上架了,马上就会组装起来与 ... 2021-9-10 22:17
发表于 2021-9-10 15:52 显示全部帖子
写得好啊,喜欢你的游记
前几个月刚从那儿回来
发表于 2021-9-10 16:57 显示全部帖子
快更新好追帖
发表于 2021-9-10 22:17 显示全部帖子
深圳大猪 发表于 2021-9-10 10:56 [D1(德令哈[/fo ...

换车了?开朗环球,坐垫换成布鲁克斯提高了档次,非常正确,不过成车的套件稍逊一点,这个价钱咋也的是NX的,加油更新~看看你无人机拍的照片~~
我定的开朗318车架刚刚接到客服通知,已经上架了,马上就会组装起来与大家见面了
发表于 2021-9-10 22:20 显示全部帖子
深圳大猪 发表于 2021-9-10 10:56 [D1(德令哈[/fo ...

又看了一下开朗专卖,哦,它这款本身就是布鲁克斯的坐垫,我还以为你后换的呢,哈哈~~
发表于 2021-9-11 09:55 显示全部帖子
对了,大猪,这款单梯承重力如何?不行我就上双梯,谢谢~
发表于 2021-9-11 13:36 显示全部帖子
深圳大猪 发表于 2021-9-9 11:21 [D0(德令哈初见)[/ ...

只有两张ZJ的正面照片,而且不清晰,是他不让拍还是啥原因?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9-11 13:53 显示全部帖子
视角 发表于 2021-9-11 13:36 只有两张ZJ的正面照片,而且不清晰,是他不让拍还是啥原因? ...

是我觉得他长的太丑,不适合特写。
发表于 2021-9-11 14:4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21-9-11 16:24 编辑

D2(怀头他拉镇~大柴旦)



     怀头他拉镇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很多的餐馆,但没有住宿的地方。问了好多人才找到一个农家乐提供住宿。这个地方位置尴尬。自驾客一天就能从德令哈赶到大柴旦。中午可以在这里吃个饭。所以餐馆多,没客栈。

     农家乐的老板很和善,很健谈。我吃晚饭拖了很长时间。他一直在陪我聊天。得知他在深圳生活了12年,把东湖的房子50万卖掉了。回到家乡发展。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衣锦还乡。那里料到后来的事情。那房子现在值850万。他客栈满打满算一年也只能挣30万。一念之差,白干26年。

     人生,如梦。衣锦,如梦。还乡,如梦。


     晚饭没吃也不觉得饿。感觉新陈代谢停止。身体受了风寒,启动了保护机制。夜里没有发烧,只是觉得冷。早上起来吃过早餐,骑车去买药。昨晚的餐宿费用付了,早餐没有付。老板以为我要走了。匆忙赶过来拦住我。颇尴尬。

     情商高才能避免这样尴尬的场面。早餐后我没有立即付费是因为我还想再买点补给。我去买药之前应该和他打声招呼。礼多人不怪。


     去药店买了霍香正气水和治腹泻和感冒的药。事实证明霍香正气水最管用。腹泻和感冒药都没有拆开,一直带到了敦煌,当垃圾扔了。

     从药店离开后,老板追了出来拦住我。以为又是来抓逃单,颇尴尬。没想到他是很喜欢我的自行车。想打听在哪里买的。开朗自行车看起来非常的粗犷。和西北的风格很搭。我把开朗老板的微信给了他。因为不知道怎么推送,只好先加了他的微信。糙老爷们有个非常柔美的网名:“忘不了”。让人发笑。


     回到农家乐,买了米和榨菜。给水袋装了三升水后出发。我水袋一直都装着水。虽然不愿扎营,但要作最坏的打算。


     今天目的地是大煤沟。柴达木盆地边缘的一个煤矿。起念柴达木盆地是因为雨人大秦100天骑行新疆的贴子。那是2008年,他差不多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又过了十年他退隐江湖不再发言。他给我藏北的贴子评论过,算是有过交集。每个年纪都有不同的世界观,感情观。年轻时喜欢诉说喜欢展示。老了更注重内心的感受。他骑行新疆的贴子我看了无数遍。COPY了其中的两段:塔莎古道和柴达木盆地。但是柴达木盆地的路线有很大的不同。13年前大煤沟到黄瓜梁的新315刚建成。几乎同时鱼卡到黄瓜梁的老315 废弃。新315因为加油站没有建好。司机们多是选择从花海子绕行到黄瓜梁。所以我的路线和他重合的只有怀头他拉到大柴旦+黄瓜梁到茫崖。


     奥维停止服务后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做轨迹,从而得到坡况。只知道柴大木盆地平坦没有大坡。今天骑了四十多公里的上坡后我崩溃了。让朋友帮我查一下这个坡到底有多长。得知90公里的的路程,有60里是上坡。攻略就是让人合理安排体力。我大意了,措手不及。坡度其实非常缓,但因为生病了感觉非常累。50公里的缓坡后是30公里的下坡。原计划是走老315进大煤沟,下坡时滑过了旧315的路口。很遗憾地错过了大秦贴子里记录的所有场景。我们在时空中并行,象两颗流星,他并不知道我在遥望。


     下到坡底后,有十公里的缓坡到大煤沟。背对着夕阳。前方影像清晰。大煤沟的红房子近在咫尺,远在天涯。因为体力耗尽,最后的十公里花了近三个小时。象归家的游子一样满怀期待地一步步地靠近。到了大煤沟被告知疫情期间矿区禁止游客进入。呆若木鸡,还要退回315国道找地方扎营。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了。保安帮我拦住了一台皮卡。谈好价格搭车去了大柴旦。当时只有对保安的愤怒。记忆回放时才生起感恩之心。


      这两天累计骑行210公里。



昨天晚上住的农家乐,草生的茂盛,象个野地。




猜猜这是什么。



告别怀头他拉



怀头他拉镇的对面有个服务区,也可以住宿。我选择住进镇子里是以为有更多的选择。



准备上高速了,西北的高速都是可以走自行车的。正式向德令哈告别




鱼卡在国道215上,我并不经过。那是雨人大秦的路径。



都是原片,以往我会加大饱和度。周哥称这种天空为“惨白蓝”。




汽车不多。但这十年汽车的数量在迅速增加。




因为车少,司机都会开的很快,在过弯的时候就容易出危险。这是一台车子的残骸。




把残骸当雕塑是残忍的事情。除非经过事故当事人同意。



想起甘南出玛曲时的飞云,象我自行车的翅膀。





一台车在高速上调头。




非常喜欢这小花,再往前走,寸草不生。我在向草原告别。小花在给我送行。





惨白的翅膀。



每一丛小花,都是一份心意。





以为在违章,没想到是合法的。




还是那片云,在悄悄弥散。




很多小花生在公路的缝隙里,一点缝隙,一线生机。





太阳被云挡住了。





开始都没想到它是蚊子,金黄色的。直到它把我手咬出血。我还发现它们有极恐怖的嗅觉。出血的地方围了许多蚊子。





这是甘青铁线莲。我在三个地方见过它。哇玉香卡,羊湖,怀头他拉









这是到坡顶了。逆光中。




差不多下到坡底了。山的背后就是大煤沟。



微信图片_20210911155045.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是雨人大秦13年前从旧315国道上眺望大煤沟。在柴达木盆地人烟总是让人感觉温暖。这张照片我印象很深,莫名地感动。






315的315,有纪念意义。




我从不在石碑上写字。不过,我很喜欢看别人的字迹。这些字迹最后都会变成遗址。






拐向大煤沟,还没架线的线塔。有点卡通形象的呆萌。




它们看起来淘气又天真。





到大煤沟前,问两个姑娘可不可以进大煤沟。她们说可能不让进。这里蚊子好多。在外的行人都带着头套。





这是搭我去大柴旦的小马,回族人,不抽烟,不喝酒。他18岁就结婚了。今年27岁仍然是少年面孔。没有欲念的民族,让人心生敬畏。我请他吃饭表示感谢。他说搭车的钱不要了,我还是坚持给了他。小马对远方没有幻想。我们这一别就是永远。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