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055

主题

华中

郁郁葱葱、攘攘熙熙——五一假期南太行徒步杂记

查看:5692 | 回复:41
发表于 2021-9-14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郁郁葱葱
攘攘熙熙

五一假期南太行徒步杂记


观看指南:整篇游记分为前言、出发前、在路上、结束语暨户外徒步新人常见问题交流,共四个部分。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9-14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前言

刚徒步完,又被催写游记。搜了一下“盛情难却”出自《胡雪岩全传·平步青云》,可又总觉得不应是个现代词,再一思量这个格式,似乎应该出自“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每一次的徒步也好,旅行也罢,都是一次不常的胜地,难再的盛筵,如同每一篇的游记都是一次盛情难却。

每次跟着徒步强国出来都要被催稿,上次是阿凯,这次是victor、小克。感觉像是上了当,我怀疑从喊我来南太行之前,你们就是抱着让我写游记的目的。于是愈是多想,愈觉得被人抬举,众所周知被人抬举还是蛮愉快的事情,也就有了这篇杂记。(“欲使人毁灭,必先使其膨胀”的生动实践,人果然是难挡糖衣炮弹的,手动白眼)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9-14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很多山西省内的美景,我总是最后才来。身为山西人西藏跑了三次,冈仁波齐都转完了,才去的五台山;敦煌、麦积山、龙门三大石窟都去完了,最后才看的大同云冈。要不是此行,很难想象就在晋豫交界的北方,居然也能有这么壮丽且秀美、俊雅且幽深的山与谷。可能每个人都是近视眼看不到身边的幸福,用在风景上也同样适用?——身边的总不担心溜走,也不用担心没有时间前往,所以总是一有空闲就跑的很远。——这本没什么错,可一旦有了远方总比近处美的想法,便属实有些妄自菲薄了。(这样看来,坐井观天和好高骛远,其结果同样都是“一叶障目”,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发表于 2021-9-14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1-9-14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出发前


这次五一南太行出发前并不顺利,到了奔事业和结婚的年纪却总想着出去玩,爸妈一直叨叨(孝顺,好歹有个顺字)亏得高叔叔出手相救,对父亲一番“教育”,才得以有了这次的出行。

原本买的4月30号从太原到长治的车票,可到了太原却发现“儿子”出了点问题,至今仍身陷囹圄,可能本身也帮不上太大的忙,且人多手杂容易越帮越忙,于是晚上匆忙打了照面后还是决定第二天照常出发。



  ?  旅途风景


发表于 2021-9-14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在路上



第一天

双地村—南北绝梯—双底村

5月1日一大早从太原到长治,然后客车到陵川县,再包车到了本次徒步的起点马圪当乡双底村。从北京出发的近40个队友,原计划早晨10点到双地村,12点开始徒步,却因五一堵车一路奔波,下午一两点才到村中,随后在一线天客栈吃了午饭,到正式出发走第一天的南北绝梯时,已经是下午3点。

发表于 2021-9-14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南北绝梯这段的路的危险程度,个人感觉高于华山。首先,道路狭窄,不少地方甚至难有下脚的地方;其次,几乎一直在绝壁上缓缓上升,有些路段必须得手脚并用才能通过,有恐高症状的基本劝退;最后,全程没有任何护栏等保护措施,必须万分小心。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9-14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因道路危险且队伍庞大,很多路段通过的都极其缓慢,加上比原定计划晚出发了三个小时,到下午4点多钟时仍只爬了一小段,询问了正在下山的驴友后,普遍预计我们的登顶时间在5-6点,加上下撤至少两个小时,走夜路几乎成了必然。关于走夜路,无论新藏线还是库拉岗日,都有过“惨痛”的回忆,加之这样危险的路段,所以选择了与三个小伙伴一同直接下撤。下撤到客栈时大约六点,买了两副牌跟来自陕西的驴友“玄冥二老”(蜜思wang和亚南好兄弟)打起了斗地主,只玩了两个小时却战果颇丰,最终赢了一盘农家小炒肉当做加餐,hh。

发表于 2021-9-14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关于第一天的下撤,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是安全第一,同时我也深知对于一群热爱徒步、户外、挑战的人来说,很多时候选择放弃远比坚持来的痛苦。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旦发生危险就啥都没了。而就在5月1日我们走完南北绝梯后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2日,有一位50多岁的女性驴友在南北绝梯处坠崖遇难。——如果一件事坚持更有意义那可以选择继续;而有些经历过后都会后悔的,放弃或许更好。

发表于 2021-9-14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在路上



第二天

双底村—双龙洞村—马武寨

这是我单天走的最长的一天,走了33.7KM。这天的路程分为上午和下午两段,早晨从双底村途径双龙洞村再返回双地村吃午饭,下午再从双底村走到马武寨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